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十三卷 凇沪会战 第一百五十九章 凇沪会战(六)

漫步云端风云大陆 收藏 6 37
导读:新中华抗战风云录 第十三卷 凇沪会战 第一百五十九章 凇沪会战(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5/


第一百五十九章 凇沪会战(六)


作者:漫步云端


“连长!鬼子开始炮击了!”


随着观察哨的呐喊声,鬼子的炮火开始进行了进攻前的火力覆盖,而且根据炮弹的落点以及爆炸的威力来看,一连长王新国判断,日军在江面上的军舰也参与了此次炮击。于是,王新国在自己的连指挥所里,拿起电话向营长吴魏(铁血读者)报告道:“301!301!我是401!敌人已经开始向我阵地进行炮击!重复!敌人已经开始向我宝山阵地进行炮击!除了地面的炮火之外,日军在江面上的军舰也对我阵地进行炮火攻击!完毕!”


放下完步话机的话筒,王新国又扭头对着警卫员命令道:“传我命令, 各排迅速进入防炮洞进行躲避!阵地上只留下观察哨继续监视敌人!”


“是!”


“营长!看样子小鬼子对宝山阵地势在必得啊!从小鬼子这么猛烈的炮火就不能看出将会有一场恶战在等着我们。”指导员高震声指不远处炮火连天的阵地说道。


“是啊!看样子小鬼子真的打算豁出去了,不夺回宝山势不罢休啊!看样子这仗是有得我们打了。”吴魏也赞同的说道。


“呵呵!那当然了!要知道我们一夺回宝山阵地,小鬼子肯定会立刻反扑的,要知道这里可是连接他们两大登陆场的中心地带,这里被我们占领了,那就意味着两线登陆的日军就有可能被我军分割包围并吃掉的危险,你说他们能不急吗?”高震声笑着说道。


“日!”


“卧倒!”听到尖锐的呼啸声,吴魏大喊一声卧倒,并条件反射的趴在地上。


“轰!”一发重口径的炮弹砸在离营部不远的空地上,将地上炸出一个直径五、六米的大坑来。


“营长没有事吧?”高震声扶起趴在自己身边的吴魏大喊道。


由于炮弹的威力太大,以至于将吴魏只听到自己的耳朵嗡嗡直响,什么也听不见了,但是他却知道扶起自己的高震声嘴巴在动,好象是在和自己说话,但是自己却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于是大声的问道:“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我说营长你没有事吧?”高震声再一次大声的喊道。


“哦!没事!没事!只是刚才的爆炸冲击力太强了,耳朵暂时有点失明罢了。”吴魏晃了晃脑袋,然后解释道。


“我知道!看来小鬼子对我们挺照顾的啊!看这发炮弹威力,口径少说也在二百毫米以上!”高震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道。


“呵呵!老高,你说的没有错!这发炮弹的口径的确有二百毫米以上了,我想它肯定是日军在江面上巡洋舰一级别的军舰发射的,而且我没有计错的话,日军巡洋舰一级别的舰炮口径恐怕都是203毫米。”


“天?不是吧?203毫米?那砸下去,岂不是连骨头都找不到了?”高震声到吸了一口冷气说道。


“呵呵!那可不?所以我们要小心了!一会儿马上通知一连和二连,一定要加强阵地上的防御工事,同时尽可能多的挖防炮洞让战士们躲避。另外通知三连和四连,已经要将他们各自的隐蔽处隐藏好,绝对不能让小鬼子的侦察机发现!高射机枪连要密切注意天空,尽一切可能阻止小鬼子的侦察机飞入我方阵地的上空!”吴魏站在掩体口,一边举着望远镜看着外面炮弹的落点,一边对着身后的参谋下着命令。


“还有!告诉李连长,没有我的命令,他的炮兵连决不可以自行开火!”


“是!”作战参谋记录完之后,就转身派人去传达命令去了。


“老高!我看今天的战斗一定会很艰苦,我想我还是到前沿阵地去走一趟吧!要不然我放不心。”


“老吴!我看还是我去吧!你留在这里指挥战斗!”指导员高震声一把拉住了拿枪正准备往外走的吴魏。


“得了!老吴!你应该明白,我不亲自去前线看看,我的心里就放不下心来。”


“那我和你一起!”高震声说完,也转身从墙上取下自己的配枪也准备一起走。


“行了老吴!你也知道,要是我们都走了,那么谁来指挥部队作战?所以你还是继续留在指挥所里统揽全局,而我则到前线去指挥部队进行作战。”


“那好吧!那你自己一定要万事小心!小心鬼子的炮火和子弹!”高震声关心的说道。


“知道了!能打死的炮弹和子弹还没有造出来呢!”吴魏说完就带着一个警卫班的战士冲入炮火中。


“阁下!陆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将军又发来电报!”舰队参谋长武田精一中佐拿着一张电报纸走到舰桥上,将手中的电报交给了巡洋舰舰队指挥官岛三栖夫大佐。


“电报上松井石根司令官说什么了?”官岛三栖夫放下了手中正在观察远处炮弹落点的望远镜,转过身来,接过电报,然后面无表情的问道。


“司令官阁下发电报说,让我们巡洋舰分队加强对宝山地区的炮火攻击,并全力配合天谷真次郎将军的第11师团反攻宝山阵地。”


“我知道了!陆军都是一群笨蛋,连一个小小的宝山都守不住,最后还是需要依靠我们海军来解决。”官岛三栖夫将手中的电报又递回给武田精一说道。


“是啊!陆军就是无能,否则否则不会三番四次发来电报询问!看来松井石根司令官非常关心宝山方面的进展,只要我们军舰能用我们的舰炮将宝山遗为平地,为陆军的地面进攻打开一个缺口,那么将来我们海军在陆军的面前就会更加的有资本了。”


“恩!这个我知道!传我命令,命令舰队靠近继续向江岸边靠近,同时命令一号到五号炮塔全部进入自由射击状态,各副炮炮位也向宝山阵地射击。另外命令川内号和神通号也全力向宝山阵地炮击。”


“嗨!”武田精一转身又离开了。只留下了官岛三栖夫继续战在舰桥上观测炮弹的落点。


“轰!轰!轰!”一时间炮火声轰鸣,浓烟四起。


三艘日本军舰在江面上排成一字队型,并以左舷的全部炮火向远处的宝山阵地倾泻炮弹。


“营长!你怎么上这来了?”一连长王新国看到营长猫着腰带着一个警卫班钻进了自己的指挥所里,于是担心的问道。


“没什么!我看小鬼子的炮火打得这么凶,所以有点不放心,就过来看看!怎么样?有什么困难吗?还部队的防御工事修的怎么样?”


“营长!情况你也看到了!小鬼子的炮火实在是太猛烈了,部队刚刚修好的工事有一多半都被炸毁了,而且差不多所有的战壕都被炮火掀起来的泥土埋了起来,根本无法使用了,情况不容乐观啊!”王新国满脸愁容的报告道。


“恩!大概的情况我都已经知道了!小鬼子的炮火属实厉害,看样子小鬼子在江面上一定聚集了不少的军舰。”


“是啊!鬼子的军舰属实厉害,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威力巨大的炮弹,那炮弹落下来,就会在地上炸出一个直径四、五宽的大坑!那爆炸力和破坏力我以前根本没有见多。”


“放心吧!小鬼子的军舰猖狂不了多长时间了!我们的空军和海军已经出动了,用不了多久,形式就会调转过来的。”


“是吗?难道我们的海军和空军准备出动了?要攻击江面的鬼子军舰?”王新国有些兴奋的问道。


“是的!但是那已经和我们没有关系了,我们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如何防守住宝山阵地,不让它被敌人重新夺回去!明白吗?”吴魏用不容质疑的口吻说道。


“明白!”


“那就好!现在你就向我介绍一下,你们一连是打算如何用手中这有限的兵力来守住宝山阵地?你有什么计划吗?”


“有的!具体的部署是这样的,我原来的打算是将我连的三排、四排部署在城外,并依托原有的防御工事进行层层抵抗,削弱小鬼子的进攻势头,然后部署在城内的一排、二排则依靠各种火力大量的杀伤进攻势头也些削弱的日军。但是在见过日军如此猛烈的海军炮火之后,我就打算改变原先制订的防御计划。”


“哦?是吗?那新的防御方案你打算怎么布置?”吴魏双手抱胸,侥有兴趣的问道。


“这样吧!我让这个方案的倡议者,刚刚分配到我们连部实习的军事学院学员薛为民向营长你详细的解释一下吧!”王新国用手一指在连指挥所一角的一个年轻人说道。


“哦?学员?”


看到营长疑惑的表情,王新国连忙解释道:“是的!他是军事学院分配到我连实习的预备役连长,这个新的防御计划就是他提出来,我听了之后,感觉非常的不错,而且也非常可行,因此就同意了他的方案。”


“那我可要好好的听听了!说说看!对于目前的情况以及形式,你打算怎么部署你们连队?”


“我的计划是这样,首先敌人的目的很清楚,就是不昔一切代价都要重新夺回宝山城,那么我们就可以根据敌人的这一企图,就可以打敌人一个伏击。首先我们可以先派出一到两个排的兵力,事先埋伏在道路两侧,然后等小鬼子出现之后再开火,给敌人以最大程度的杀伤,然后迅速撤退回主阵地进行防御。其次为了减少敌人海军和地面炮火对我军的伤害,我还打算给小鬼子下一个圈套,先放一部分小鬼子进来,然后让他们的军舰和大炮都使不上劲,而我们则可以集中兵力先消灭一部分敌人,然后我们再依托有利地形,节节抗击并大量的杀伤敌人,这样一来,敌人进攻的锐气就会被我军严重削弱,使他们不能一鼓作气的攻击!而我军也可以因此减少敌人炮火对我军的打击。”薛为民详细的解释道。


“恩!不错!想法和战术都不错,我看你的这个方案可行!王连长,你这次可是找到了一个好帮手啊!小薛啊,有没有兴趣到我的营部去当参谋啊?”吴魏(铁血读者)打趣的说道。


“哎!营长!我说这可不行啊!你怎么抢人抢到我的头上来了!这可不行!小薛就留在我们一连,那也不去。”王新国赶忙护在薛为民的面前,那架势就像是老母鸡保护小鸡似的,样子惹人好笑。


“好了好了!人我不要了总行了吧了!看你那小气样!”


王新国听到吴魏不要了,连忙松了一口气埋怨道:“我的营长大人!你可是财大气粗压死人!我可不敢和你比,我这就这么一个宝贝咯哒你还要抢!真是的!”


这时,外面的炮声突然听了。


“营长!敌人的炮击停止了!”


“快!命令部队马上进入阵地!炮声结束了,那么就意味着鬼子的步兵马上就要展开进攻了!”吴魏(铁血读者)一听炮声停止了,就猜测鬼子步兵即将发动进攻了,于是从枪套中掏出自己的手枪,就带着警卫班冲了出去。


结果刚刚跑进战壕里没有多久,不远处的公路上就传来巨大的爆炸声和密集的枪声,同时滚滚的浓烟也在远处升起。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吴魏站在战壕里,指着远处的爆炸声和枪声对站在自己旁边的王新国问道。


“营长!怎么你忘了啊?刚才小薛不是才和你说过,我们的作战计划吗?怎么才这么一会你就忘了?”


“哦!对啊!我把这事给忘了!”


大约20分钟后,出击的部队安全的返回了主阵地,战士们有说有笑的并带回来不少的战利品。由于这是一次伏击行动,事先敌人一点准备也没有,所以一个中队的鬼子,在没有任何抵抗的情况下,被我军部队伏击并歼灭了,而我军损失轻微,只轻伤了十二个人。


“好!干得漂亮!不过王连长,你马上命令部队马上进入各自的掩体,我想鬼子这一次吃了大亏,那么一会小鬼子肯定会用炮火进行报复的。”


“是!我马上就去通知部队注意隐蔽。”


“八嘎牙鲁!一群笨蛋!”第11师团师团长天谷真次郎中将极其生气的大声骂道。


“嗨!属下无能,还请师团长阁下原谅!”第22步兵联队联队长永津佐比重大佐笔挺的站在天谷真次郎的面前低着头,不停的道着歉。


“八嘎牙鲁!你道歉有什么用?难道你的道歉就能挽救那两百多名已经因为你的轻敌而战死的帝国士兵吗?”天谷真次郎面前阴冷的说道。


“嗨!属下无能,还请师团长阁下惩罚!”


“好了!多余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下午三点种以前不拿下宝山阵地,你就向天皇陛下自裁吧!”天谷真次郎说完就转身离开了作战室,只留下了一脸无奈的永津佐比重。


“武田君!你马上给第2大队大队长岛三栖夫少佐和第3大队大队长谷川幸造少佐发电报,命令他们的第2大队和第3大队在半个小时后对宝山阵地发起全面进攻,届时我会请求海军炮火和炮兵联队为他们的进攻提供炮火掩护。”


“另外你以我的名义给骑兵第11联队联队长田边勇中佐发一封电报,请求他的骑兵联队配合我联队即将对宝山阵地发起的地面进攻。同时请求山内保大佐的山炮兵第11联队配合我联队的地面进攻!最后给巡洋舰舰队指挥官岛三栖夫大佐发电报,请求他们的海军炮火进行火力支援。”


联队参谋长武田精一中佐应声答道:“嗨!我马上就去发电报!”


“日!日!日!”


“轰!轰!轰!”


上午11时,经过周密准备的日军第22步兵联队两个步兵大队,在地面火炮和江面舰炮的联合掩护下,2000多鬼子借着硝烟的掩护从宝山阵地的东面呈扇行向宝山阵地发起集团冲锋。


“秃死咯咯!”第22步兵联队第2大队大队长岛三栖夫少佐半蹲在一挺九二式重机枪的旁边,挥舞着指挥刀大声的呐喊道。


在重机枪和迫击炮以及远程火炮的掩护下,第2步兵大队第6中队很快就接近了宝山阵地的外围防御工事。由于有大量的炮火进行火力支援,所以宝山阵地的外围我军防御阵地的工事被炮火破坏相当严重,大口径的海军舰炮对阵地防御工事的破坏力是惊人的。然而即便是如此,日军给我造成的伤害却几乎为零,因为73团的所有部队都严格的按照步兵训练守则当中的规定和要求去执行的。在《步兵守则》当中曾经写到,在对方进行攻击前的炮火准备时,步兵所有的参战部队,在已方炮火不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绝对不可以在敌人还没有出现在视野范围之内率先进入阵地,而且无人看守的防御阵地必须留下一个尖刀班负责监视敌人的动向,等敌人靠近,炮火延伸射击时,部队在进入阵地。这样一来可以减少不必须的损失,二来可以保持有限的精力和兵力等待对方步兵的进攻。所以,即便是面对如此猛烈的炮火,防守宝山阵地的73团一营一连也是仅仅牺牲两个人,受伤四人,防守日军炮兵阵地的二连,由于开战之前已经将所缴获的山炮全部转移了,因此伤亡为零。


“鬼子上来了,各班准备战斗!”部署在最前沿的三排长趴在几乎被炸得已经失去了防御能力的战壕里大声的命令道。


“咔嚓!咔嚓!”保险枪机子弹上膛的声音顿时充斥着整个阵地。


面对越来越近的日军,三排长一直到等到日军距离自己阵地还有两百多米远地方,然后挥舞着自己手里的驳壳枪命令道:“打!”


部署在三排长旁边的重机枪就欢快的“哒哒哒”的叫了起来。充满仇恨的子弹呼啸着钻入了侵略者的胸膛。


顿时枪炮声阵阵,密集的子弹和炮弹漫天飞舞,日军密集的冲击队型中不时的升起一团团血雾。精确无比的命中率让这些刚刚从国内组建完成并初入战场的善通寺新兵们心惊肉跳不已,面对自己身边熟悉的战友一个接一个的中弹倒地,有不少新兵已经麻木了,有的新兵冲锋的速度也慢了下来,更有甚者,有的新兵已经慢慢的向后退却了。


“八格牙鲁!前进!前进!不准后退!机枪准备!”第6中队中队长田上八郎上尉趴在一挺掩护部队进攻的轻机枪旁边,一看对面中国军队的阵地子弹密集,自己的部下已经有不少中弹倒地,由于距离中国军队的防御阵地过近,以至于自己的部队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伤亡很大,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让不少刚刚入伍的新兵产生了巨大的恐惧,使他们不自觉向后面撤退。


“开火!开火!打死这些胆下鬼!”田上八郎上尉挥舞着指挥刀大声的命令道。


“哒哒哒……”两条火舌犹如一条夺命的火焰立刻鞭打在日军士兵的身上,十几个正在向溃退的新兵立刻中弹倒地。


“前进!前进!”田上八郎上尉左手挥舞指挥刀,右手握着王巴盒子大声的呐喊着,并不断催促着自己后面的督战队向前冲锋。


“通讯员!立刻命令迫击炮班给我把小鬼子的机枪阵地给我敲掉!快去!”


“是!”通讯员立刻带着三排长的命令向迫击炮班所在的发射阵地跑去。不一会儿,两发迫击炮炮弹就呼啸的落在正在疯狂扫射的日军机枪阵地旁边,四名正在向溃兵扫射的机枪手顿时被炸飞了,在旁边的田上八郎也差一点被炸死,但是由于距离有些远,而幸免遇难,但是后背也被一颗弹片撕开了一条大口子。


“巴格牙鲁!可恶的支那人,统统的死拉拉地!”田上八郎趴在地上,痛得咬牙切齿的骂道。同时也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步兵中队在自己的督战队和中国军队的双重打击下已经全军覆没了,整个战场上几乎没有自己中队的士兵在站着了。而后面的第7中队和第8中队的士兵也已经踏着已方阵亡士兵冲了上来。


“咚!”


“轰!”


哒哒哒……”


日军的迫击炮和轻重机枪也不停的怒吼着为已方的士兵进行掩护,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


三排以一排的兵力承受着两个日军整编大队近两千多人的集团冲锋,虽然大量的杀伤了日军,近两百多日军的尸体尸横遍野的躺在三排的阵地前。但是自己本身也因为工事及掩体的不完善而伤亡惨重,一个排六个步兵班的兵力打到最后就只剩下不到三个步兵班的兵力了,可是日军还是犹如潮水般的拥上来。已经负伤的三排长看到己方的阵地已经守不住了,于是不得不下命令道:“命令担任预备队的一班断后,其余各班交替掩护向四排的阵地撤退,机枪班机枪掩护!”


“哒哒哒……”清脆的机枪声顿时在三排的阵地上响起,三排机枪班的四位勇士用他们的生命掩护排主力进行撤退,他们决定用他们的生命来掩护战友们可以安全的撤退,于是他们奋不顾身的用他们的身体去阻挡日军的冲锋。正在有了四位机枪手的掩护,伤兵一多半的三排残余部队才可以顺利的撤退到四排的防御阵地上,但是四位机枪手却是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四位机枪手拉响了绑在身上的手榴弹,于是只听见阵地上两声巨响,在一片硝烟中,整个三排阵地又恢复了平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