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幻游记 白虎大陆篇 就在众人沉默无语、默不作声的时候,一位店里管事来到凉亭,向芙丽雅和威尔躬身行礼道:

xiaoxiaoshsheng 收藏 0 26
导读:真幻游记 白虎大陆篇 就在众人沉默无语、默不作声的时候,一位店里管事来到凉亭,向芙丽雅和威尔躬身行礼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64/


就在众人沉默无语、默不作声的时候,一位店里管事来到凉亭,向芙丽雅和威尔躬身行礼道:

“小姐好,威尔少爷,老主人要你立刻带着三位客人去贵宾室见他。”

“知道了,我这就去,你下去吧。”威尔待他说完,便挥手要他退下,首先起身。

“我也和你们一起去。”芙丽雅闻言立刻表态,抱着小雪球站起身来,她也想知道是什么事情,更重要的是,她还舍不得这么快和小雪球分开。

“好吧,大家都去。”威尔点头答应,小事一桩,不值得争议。

际云三人也相继站起来,带着三只小墨凤鸟,跟随威尔和芙丽雅再次来到贵宾室。只见肯莱德正背对着房门,反手站在窗前,双眼直视窗外,凝目沉思。旁边的银香杉木做成的方形大桌上,琳琅满目的交错摆着许多工具,均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奇怪物品,想来是鉴定大师们专用的特殊道具。三人正在胡乱猜测之际,便见肯莱德突然转过身,先缓缓走回座位上坐好,然后又徐徐的对他们说:

“你们来啦,哦,小芙丽雅也来啦。先各自坐好再说话吧。”

际云三人在威尔和芙丽雅坐下后,才依次道谢入座,甫一坐定,就听肯莱德拿起桌上的惊魂灵剑随意把玩,威尔凑上去仔细端详,他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也是第二次见到此剑。第一次就是一个多月前际云三人杀变异后的碧钿猴的时候,那时事态紧急、天色又晚,没有注意,现在看来真是一把令人爱不释手的宝剑。它是一柄古香古色的奇特短剑,剑鞘不到半米,介于匕首和长剑之间。沉甸甸的剑鞘上雕刻着一幅山水花鸟图,剑柄上还有一块由一束非金非丝的七彩绳索系着的鸡蛋大小的紫色古玉,色泽旋转、流光溢彩。威尔忍不住拔出剑来,碧幽幽的青光闪烁,异常耀眼,吹毛可断的轻巧剑身末端刻着一行龙飞凤舞的古文字——“德拉克尔”。

“德拉克尔?这个人好像是传说中的剑神呢。”威尔喃喃的说,身为一位知识渊博的天才剑士,这个名字他当然知道。

“是吗?我不太清楚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呀?”际云不动声色的问,事实上在新手村的村长图书馆里的一本残缺不齐的古文字旧书里有记载,好像的确和威尔说的一样,据说剑术出神入化。不过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一般人都不知道。

“呵呵,我是天才嘛,凡是与剑士职业相关的事情我都知道。”威尔得意洋洋的吹嘘。

际云三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肯莱德便先开口训斥他:

“威尔,你不要太狂妄自大了。”

接着又不急不慢的转问际云:

“这把剑是不是曾经被人鉴定过?”

“正是,曾在巴哈那小镇,被一位中年鉴定师鉴定过,也是他推荐我们来找你老的。”际云闻言,急忙如实回答。

“哦,看到这熟悉的手法,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欧文那小子,他是我的不屑徒弟之一。”肯莱德一听便恍然大悟的说。

“也是他说只有你老这个大陆第一鉴定师才能鉴定成功,所以我们才拜托威尔引见。”际云半真半假的吹捧,怪不得欧文能够鉴定出三灵的名字和部分属性出来。

“呵呵,我的确可以成功鉴定这把剑,不过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鉴定出它的准确属性。”肯莱德如是说,对他的吹赞不表态度,只是笑了笑。

“外公,这么长时间你还没有鉴定出来结果,难道这把剑真的是件灵器?”威尔忍不住插嘴问道,都一上午过去了还没完成,看来他先前的最大猜测十有八九应验了。

“对!不但是件灵器,还是件灵冬器。”肯莱德点头,肯定他的猜测。

“啊!”威尔和芙丽雅齐声惊呼,被震得说不出话来。

“那个…,请问,灵冬器是什么意思呀?”影风万分不解插口问道,心中忍不住偷偷抱怨:“拜托!你们不要一直惊诧下去,先给我们当事人解说解说啊,真是不敬业的鉴定师祖孙们!”

“就像三级九品一样,灵器也是可以继续细分的,从低到高依次是灵春、灵夏、灵秋、灵冬四个级别,灵冬器属于最好的灵器,属性接近下阶圣器,顺便一提据说圣器分为上阶、下阶两个级别。因为从来无人见过,所以只是据说而已,没有事实根据。”肯莱德对三人解释。

兰雨暗里偷笑,谁说没有人见过圣器的?现在本小姐身上就有一把,只是还不能装配罢了。那个据说是对的,梵兰基当时就曾粗略的告诉过他们,整个真幻世界,一共有26把圣器,其中所有的圣兽护法使的本原圣器都属于下阶圣器,总计22把,四大圣兽的本原圣器均属于上阶圣器。

“哦,然后呢?”影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接着继续问。

“唉,看来你们还是不明白它的珍贵罕见性。”威尔看到三人不惊不乍、一脸平静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替外公回答:

“要知道灵器的来源有两个途径,一个是灵兽被杀死后的战利品,另一个便是武器铸造师人为的打造。前者要八九十级以上的贤者、大王和圣帝级的人物才能做到,后者更是只有铸造圣帝才能成功,而目前这两方面得到的都只是灵春级,还有很少的灵夏级灵器,灵秋级的几乎没有,至于灵冬级更是从来没有过。现在你们了解它的奇异稀有了吧?”

“原来是这样呀,不好意思,因为我们对武器装备的知识了解得非常少,连中级品都没见过多少,也没使用过几件,所以才不只它的贵重。多谢你的说明啦!”际云急急的解释,要他们千万不要以为,自己三人有很多这种东西,已经习以为常了。

“因此我才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鉴定他,欧文那小子胡言乱语的鉴定结果,不足为信。”肯莱德一直笑着听威尔叙说,直到此时才接过话来。

“好啊,你老请随意,大约需要多长时间呢?”际云没有多想、忙不迭的答应。

“我也是第一次鉴定这种级别的东西,说不准,也许十天也许半个月。”肯莱德不敢确定的如实说。

“那…那要怎么办?要不就把它留在你老这里?”际云不知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

“唉,你们也太天真单纯、不谙世事了,就这么放心大胆的把如此宝贵的东西交给我,就不怕被我私吞了吗?”肯莱德见此情形,面色微变,随后又忍不住重重的长叹了一口气,有点无奈的对他们说。

三人一听显示大惊失色,只见际云起身行礼、强笑着辩说:

“呵…,你老说笑了,尼古拉家族作为古老的鉴定世家,必然信誉良好,决不会做出这种败坏门风、损失颜面的丑事。更何况你老既然有心提醒我们,便表示内心无愧,值得我们信赖。你是威尔敬仰的外公,又和里葛院长、尼塔他们认识,俗话说‘君子不欺暗室、爱财有道’,我们愿意相信你。”

“好好好,好犀利的口才,孺子可教。这样一来就是我脸皮再厚,也无颜私昧了这把剑。”肯莱德被他这么一说,突然朗声大笑,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停了下来,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陷入沉思。说实话没有动心是假的,毕竟是难得一见的超级珍品,不然他也不会出言提醒三人了,这同时也是在警告他自己。不过听完际云这席明戒暗喻、委婉得体的劝话后,也幡然醒悟,对自己刚才的龌龊念头感到羞耻。

“呵,呵呵……,呵”际云小心的赔笑,好不容易用话捆住他,却紧张的直冒冷汗,暗骂老狐狸。后悔自己三人此行的鲁莽冒失、考虑不周,看来‘怀璧者其罪’、‘见财心起’这些话是千古真理。兰雨和影风也觉察不妙的微微警戒起来,一时之间表面风平浪静,暗里波涛汹涌。

“你们这是干什么呀?好好的怎么说到这里啦?”不明就里的芙丽雅,一边逗弄着小雪球,一边不解的问,发现房间里的气氛突然紧张起来。

“外公……?”稍稍意识到什么的威尔也低声唤道。

“没事没事,开玩笑呢。”肯莱德回神后匆忙掩饰。

“是呀,对了,还没有鉴定完毕,你老怎么知道它是灵冬器,说不定事实上并没有那么好呢。”际云也急忙转移话题。

“嗯,这里有一种特殊的工具,可以专门测装备的等级阶位。”肯莱德稳住心绪的沉声说,指了指桌子上那一大堆东西向他解说。

“很精确吗?不会出错吗?”际云继续追问。

“它只能大体测测一般范围,精确分类还要靠我自己。”肯莱德有问必答。

“哦,那就有可能是你老高估了,毕竟灵冬器那么稀有,我们可没有那么大的福气得到。”际云竭力的鼓吹,此时他希望惊魂灵剑的级别越低越好,免得惹人羡忌垂涎。

“嗯,你这么说也有道理,我在鉴定的时候确实感到有古怪、不对劲的地方,也不敢肯定这个判断。”肯莱德被他这么一说,也想起了奇怪的地方。

“就是这样没错,它是不是有什么缺陷、是个瑕疵品呀?”际云再接再厉的胡乱揣测,只求转移他的侧重点,引开他的注意力。

“这个…,没有详细的研究,我不敢随便乱说。对了你们还有其他的东西需要我帮忙吗?一起拿出来吧。”肯莱德不确定得说,随后又问。

“没,没……没有了,就这么一件,麻烦你老人家啦。”际云连忙不断的摇手,表示否定。

他早就改变先前的预定计划,开玩笑一件就引起这么大的反应,管他其余两件是忧是劣,以后有机会再说,至于现在?免谈!他可不想继续测试人心叵测、世间险恶,故意引人犯罪、招惹杀身之祸。影风和兰雨也明白目前情况,知道这才是安全、正确的做法,没有异议,也不动声色。

“不知我们要付多少钱才行呢?”际云想到了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急切切的问,心里暗暗叹息:唉,首席鉴定圣帝的鉴定费用必定非常高,没有多少积蓄的他们,看来又要去挖矿了。

“你们先前给了威尔那么多价值不菲的灵果,我现在又怎么好意思收你们钱呢,就这样算了吧。”肯莱德有点愧疚的说,这也算是对自己刚才的不轨念头的赔罪谢礼。

“那真是太好了,老实说我们现在还真支付不起你老的鉴定费用呢。”际云实话实说。

“赚到啦!这样一来就不用去打工了。”一直默不作声的影风突然开心地说,继续把话题转到休闲的琐事上去,顺便活跃一下现场气氛。

“雨姐姐,你也要打工吗?”专心和小雪球玩耍、一直没有出声的芙丽雅,闻到此言不禁好奇的问兰雨。

她从小就娇生惯养,除了练习主职和学院任务,此外就没有动手劳作过,无法想象打工的事情。绝大部分贵族富豪的女儿皆是如此,就连主职一般也是选择魔法师、骑士之类的相对轻松优雅的战斗职业,不需要太过身体力行的辛苦锻炼身体,或是易受伤的近身战斗,甚至干脆就选药师、智者这两种非战斗型的主职。如此这样,便造成了科伦佛瓦学院各大分院的男女比例极为不协调,不过下层的一般居民,就不是这样了,选择主职时,男女性别虽有影响却很小,相对的所需费用、未来就业才是主要的决定因素。

“对啊,因为我们很穷!小雪球也要。”兰雨半开玩笑的笑着回答,想起一年级暑假和小雪球一同打工采药的往事。

“不会吧,这是真的吗?”芙丽雅不敢置信的追问,看了看怀里的小雪球,怀疑这么小的小家伙能干什么。

“是真的,当时它采摘的药,还没有被它偷吃的药果多。害得我一直担惊受怕,惟恐被工头发现开除。”兰雨啼笑皆非的回忆道。

众人听她如此的说,都不禁笑了出来,就连老肯莱德也白须微颤,轻松诙谐的话题果然是最好的润滑剂,作用不小,不协调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再次变得融洽、和谐起来。际云特意望了望芙丽雅几眼,对她怀有一丝感激,嗯,短短时间里,两次被她的话语所解围,看来她无意中做了个不错的调节者。

“对啦,爷爷。既然鉴定所需的时间不定,不如就请雨姐姐他们住下来,在这里作客等待。”芙丽雅突然如此提议,吓坏了在场的其余所有人。

虽然她只是想要借机和新交的朋友兰雨,以及可爱的小雪球长时间相处,心思单纯、没有其他的含意,然而其他人却并非如此。尤其是际云,一时之间他还真不知道是否应该答应,离开吧,又怕肯莱德鉴定出结果后,再次起不良之心、昧下自己的宝剑,到时候自己三人势单力薄、投诉无门;住下来吧,更是每天担惊受怕、惶惶自危、不得安心。际云左右思量,还是犹豫不决,偷偷瞥向影风和兰雨,发现他俩也是神情不定,再看肯莱德和威尔,均是若有所思的楞坐在那里。

“嗯,这样也好,如果方便的话,你们就在此作客吧。”半响之后,肯莱德终于表态,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雨姐姐,怎么样?这里很好玩的,附近也有不少有趣的商店,改天我可以陪你去逛逛。怎么样啊?留下来吧。”芙丽雅急切的劝说兰雨,显然非常期望他们住下来。

“这……,这个,大哥,还是你来决定吧。”兰雨看着她渴望的神情,不知该怎么回答。面对自己新交的第一个同性朋友,她也希望如此,只是情况复杂、关系重大,不能轻率的作出答复,只好推给际云,让大哥决定。

“承蒙你老盛情,我们恭敬不如从命,只好也可以借机向你老请教,学习一点鉴定术。只是我们还有一位朋友,他知道我们来此,正在学院翘首以待、等着我们回去,他就是席萨*罗兰瑟菲,罗兰瑟菲家族的二公子,也是学院长智圣温瑟教授的关门弟子。因此我们今天必须回去一趟,明日再来作客。”际云搞不清肯莱德的意图,只好先顺着他的意思,不过却故意对他如是说,同时还刻意指出席萨的身份,实际上席萨并不知道他们来找肯莱德的这件事。

“哦,既然这样,你可以写封信告诉他,让你的信使送去便可,不用再专程跑回去一趟了,这几只可爱的小鸟看起来还挺可靠的。” 肯莱德知道他的意思,却故意不动声色的建议,存心不放他们回去。

“嗯,也…也对!多谢你老提醒。”际云一听,无言反驳、只好无奈的点头应承,心中苦笑不已,愈发的不明白他的意图所在。

“好啦,威尔和芙丽雅你们两人先领他们去办一下相关手续,然后就代替我好好招待一下这三个小贵客吧。”肯莱德转过来吩咐二人,下逐客令的说。

“知道了,定不辱命!”两人齐声答应,顽皮的摆了一个遵命的姿势。

“多谢!”际云三人一同起身致谢,随后告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