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幻游记 白虎大陆篇 第四十三章 碧钿之灾 之 生死险情(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64/


一刻钟后一人一怪方才骤然分开,际云首先退回原处,大口喘息,手臂、脸颊上多处擦伤,接着从半空中飞落一条墨绿暗影。落地一看,正是那碧钿猴,长尾已断了一小截,血迹淋漓,身上皮毛零乱,也有好几处伤痕。那猴怪落到地上,略一喘息,两长臂往地上一插一扬之间,便是两大把碎石沙土扬起,想要朝际云砸去,兰雨见状立刻连发魔法,火箭如雨般的飞射猴怪身上,帮助际云拖延时间。在此空隙时,际云趁机调节休息了一下,他因新伤未愈,又连番打斗,消耗巨大,早已疲惫不堪,心里大体估量一下,自己所剩气力值无几,顶多还够发3、4次剑气,只能趁碧钿猴也还没有恢复之际,铤而走险、孤注一掷、速战速决了。

下定决心后,他忽然和对面的兰雨使个眼色,又打了个他们三人间心知肚明的手势,待她点头会意后,一个穴中擒鼠之势,前高后低,朝猴怪直扑过去。身才纵起,猴怪已是拔空一跃,超过际云,两只长臂舞起,比蒲扇还大的利爪一分一合之间,径向际云脖颈上抓去。不料正中际云的计谋,原来际云的来势竟是虚的,未容猴怪两爪抓到,倏地一个大转,整个身子翻滚过来,仰面朝天,脊项朝地,两只手分别握紧神匕和灵剑,聚起所用气力,先往猴怪胸前一挥,猛地长啸一声,神匕灵剑齐发,连身往上猛窜而去。猴怪见势不佳,知道中了算计,忙将双臂往回一收,身子往后一仰,意欲一绷劲,退避出去。无奈去势太猛,骤出不意,身又凌空,相隔际云不过半米,想躲哪里能够。加上忙中有错,两爪分抬,前胸凸露,全没一丝障蔽。势子还未及于收转,地上际云已腾身而起,紧随剑气之后,击中了怪物的前胸。长剑半插入碧钿猴胸口,虽重创它却未致命,际云见机不可失,无视当空袭来的猴怪双臂,用尽全身力量,顺势狠撞过去,把惊魂灵剑和左手里的暗夜神匕完全送进碧钿猴体内,而后无力的倒伏在碧钿猴的胸前怀抱里、动弹不得。

早在收到际云手势眼色之时就有所准备的兰雨,虽不太清楚他到底要干什么,却明白他要和碧钿猴决一生死,于是按照际云指示绕到碧钿猴正前方,准备就绪、蓄势待发。见到际云这般情景震惊的肝胆俱裂,忙不迭密集连发如雨般的魔法火箭、火球,阻止延迟碧钿猴双臂死前反击的万钧来势,此刻全身脱力、毫无防备的际云可受不了它这当头一击,要是被它击中,就真的会如它所愿,一起同归于尽的。同时脚尖点地、连施轻功,疾速飘到碧钿猴面前,在它手臂落下来的千钧一发之际,眨眼间抢抱过际云,这时已来不及秉神提气、再用轻功逃离了。眼见形势危险,她急中生智的速施舞空术,向前上方斜穿出去,由于她的魔法发动时间减半,又在梵达兰雅基山峰时受过梵兰基的亲自指点和练习过,因此比起她现下里还没有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轻功要快上些许,救命的些许。

即使这样她还是被碧钿猴双掌余风扫中后背,霎时不堪一击的半新中级下品魔法袍背部化为片片碎布细屑,轻悠悠的悬浮在半空中,随风飘荡、久久才落到地面上,里面的层层衣衫也全都破碎不已。掌风直接打到她的背心,顷刻之间痛彻心扉、疼痛难忍,胸口气血翻腾,兰雨知觉喉咙一甜,顿时忍不住张嘴喷出大口鲜血。这一受伤便无力继续控制舞空术,失去魔力支持,魔法立刻消失,他二人措不及防的从半空中跌落下来、摔到地上,其实他们并没有逃出多远,落地也是在离碧钿猴的尸体只有2米远的正前方,非常危险的距离,要不是刚才跑的及时,现在大概已经死后重生了。也幸好她心思缜密、早有准备,再决定前来协助际云杀死碧钿猴,干拼命冒险事情之前,就未雨绸缪的把小雪球放到一旁去了,否则这个脆弱的小家伙,早就香消玉殒了,

兰雨坐起身来,强忍钻心疼痛,颤抖着纤细、苍白的玉手十指,从怀里再次拿出疗伤灵药和恢复药水,先是一股脑的塞入际云口中,用来治疗他先前的内伤和现在的脱力,接着自己也各吃了一颗,她一边吞咽药品,一边嘟囔埋怨着:

“唉,真是的,一个个都是这样!”

际云听了微微苦笑,困难的挣扎想要开口说话却是力不从心,嘴巴几次张张合合,发不出任何声音,兰雨见状再次没好气的说: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无非就是不杀死碧钿猴,大家都得死,咱们死了可以重生,他们却不能,不能见死不救之类的。你快点休息吧,不要挣扎开口了。”

际云闻言勉强扯动嘴唇,做出微笑状,接着便疲惫的闭紧双目,很快陷入沉睡中,显然是体力透支、劳累至极,兰雨也随后打坐起来、运功疗伤。其余怪兽早在碧钿猴骤死的那一刻,便犹如惊弓之鸟、丧家之犬,四散飞逃开来,顷刻之间无影无踪,这对还在苦苦支撑御敌、保护受伤的际云三人,濒临崩溃的约纳森他们无疑是救命春雷及时雨。他们疲惫不堪的当场倒躺在崎岖不平的地面上,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从刚刚傍晚开始到夕阳如荼结束,经过几个小时的高度紧张恐慌,现在猛地一松懈下来,顿时浑身酸软、筋疲力尽,各种不适的感觉如潮水般的狂涌上来。此时的六人三个受伤三个力竭,如同待宰的羔羊,全无还手之力,随便一只小怪就可以杀死他们。

不到半个小时,兰雨便睁开双眼,最先成功收功,她被碧钿猴掌风余威波及,受的只是轻伤,又有极品灵药服用,因此复原的最快。际云和影风还在沉睡之中,他们二人一个身受严重内伤,一个先受内伤未愈后又杀敌力竭,半斤八两的情况,真不知谁会先清醒过来。兰雨刚睁开美目,便见到小雪球正偎依趴卧在自己盘起的两腿上,细小雪白的小手爪紧紧攥握着自己的上衣前襟,一双湛蓝大眼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水汪汪的充满关心和期待,见到自己醒来,顿时扬起嫩红如花瓣的樱桃小嘴,咯咯的笑开了怀,娇憨童颜灿烂至极。兰雨见它如此也不禁欣慰的舒展眉宇、启唇轻笑,顺手抱起它亲了亲,小雪球也热情的回礼,搂紧兰雨的纤纤玉颈,口水顷洒的她满脸皆是。尔后又充满关切的看了看仍旧不醒的际云和影风,询问的回望兰雨,咿咿呀呀不止,兰雨明白它的意思,知道它是在担心二人,便柔声安慰它:

“别担心,云哥哥和风哥哥很快就会好起来,继续活蹦乱跳的和你玩耍。”

有了兰雨的保证,小雪球再度高兴起来,继续窝在她怀里撒娇,兰雨一边抬手轻抚小家伙的柔背,一边仰头四下打量,发现约纳森他们还躺在凸凹不平的碎石地面上呼呼酣睡,不仅会心一笑。此时已是快要黑天时刻,太阳早已躲到地平线下,完全不见踪影,只有折射的余辉照在附近云层上,映出绚烂异彩,山间晚霞如火如荼。看着万缕阳光透过云层洒下来,浓云拼命要拦住夕阳光辉,阳光还是奋力冲破了……,随着云朵的飘移变化,形成各种各样、色彩斑斓的有趣图案,令人兴味盎然。

兰雨看到此情此景,不禁悠然陶醉,没想到大战之后,竟有幸欣赏到变化多端的火烧云奇景,难道是劫后重生、上天给他们的奖励?忆起上次闲游那达撒彻峰时,也曾观赏过黄昏夕阳,当时只觉得闲云野鹤、心旷神怡,现在则是劫后余生、活着真好的感觉多一些,心境的变化不同可见一斑。再看约纳森他们不知何时也都坐起身来,静静的凝望着西方奇景,若有所悟的一语不发,知道大家齐心协力拼搏一场,此时心心相通,都深有感触、所思所想亦是相同。

“哎!‘早烧不出门,晚烧行千里’,看来明天会是个好天气呢!” 兰雨喃喃低语,想起地球上民间流传的谚语说法,火烧云或火烧天如果出现在早晨,天气可能会变坏;出现在傍晚,第二天准是个大晴天。

又过了一两个小时,际云和影风相继转醒,小雪球见状,忙不迭的扑到他俩怀里,手舞足蹈、细言细语的撒娇不已,灿烂笑靥如花绽放。之前大家怕高谈阔论妨碍到他俩,一直保持沉默,不敢相互交谈,现在方才放开胆子,大声发表言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就方才那场惊心动魄的殊死战斗说个不停,惟有麦斯从头到尾始终一言不语,他刚刚被救两次,感慨良深,只见他终于下定决心鼓起勇气,来到际云和影风面前,脸红得和他的发色一样,低头对二人支支吾吾的说:

“那个,多谢你们救了我两次,没想到我那么弱,真是惭愧啊。还有就是对不起,要不是我提议非要来这里,也不会害得你们三人都受伤。”

经他这么一说,约纳森和威尔也感到不好意思,当时不听劝告、一意孤行的人中恰好也有他们俩,现在想起来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他们虽然没有和碧钿猴、三眼火狮、独角恶狼交手,但是看到际云他们的惨况也可想而知。更何况他俩对付那二三十只群兽也是惊险万分,最后幸得际云及时杀死头目,才吓跑它们,有惊无险的安然度过难关,否则就凶多吉少喽,此时他们才知道平日里练级时有学院保镖守护,稍有危险就推给他们,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凶险,如同井底之蛙,是多么的渺小和不知天高地厚。于是他们悔恨交加,也纷纷附和着麦斯向际云三人道谢和自我谴责起来。

“对不起,要不是我不听劝告、不知厉害,执意前来打探,就不会落到现在这种地步。我真是……”约纳森忏悔不已,头颅低垂,只能看到他天蓝色的发顶。

“多谢你们,我明明早就知道碧钿猴的详细资料,了解它的厉害,还自大轻狂。幸好有你们在,才没有悔之不及,才……”威尔如是说,清澈的琥珀眼眸染满愧色。

“是我,都是我不好,全都因为我……”麦斯继续抢着说。

眼见他们一发不可收拾,争相说得越来越激烈,大有长久下去之势,影风不胜其烦,陡然振臂高呼:“停!”巨大的音量顿是盖过争论不休的三人,吸引住他们的目光,成功的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

“停停停!我要去收集战利品,再晚就会被刷新没了。好,现在你们可以继续!”影风一本正经的严肃说道,找了个合情合理的借口便迅速开溜,霎时闪出老远距离,把事情丢给际云和兰雨。

“嗯,不错,看来伤势完全好了!”兰雨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啧啧有声的说,没有点破他拙劣的伎俩。

“哦,真是辛苦他了。可叹我们刚才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注意到,现在还要劳驾内伤初愈的他,真是太依赖他了。”老实的麦斯没有多想,只感到更加惭愧。

自从影风升到30级以后,便又获得了冒险者的第二个主职特殊奖励——隔空取物,就是地上方圆10米以内他所专属之物或者是无主物品均可以随手一挥,自动进入他的储物腰带里,不用再像以前那样一个一个的亲自捡拾,不过活的生物、体积重量超过规定限制的东西,或者剩余空间不足,是不能够使用这个技能的。当然随着等级的继续提高,覆盖范围也会不断的扩大,基本上是每升高1级范围扩大1米。同理,腰带里的东西也可以随手一挥,瞬间出现在眼前地面上,只不过没有可选择性,而是包含腰带里的所有物品,因此实用价值并不太高。自从有了这个方便实用的本领以后,练级时收集战利品的任务,就全权由他负责了,反正恰好他的储物腰带空间也够大,不用担心地方不够的问题。顺便一提,四大战斗主职中其余的,剑士的第二个主职特殊奖励是攻击速度加快,骑士是缩短骑宠收放时间,魔法师的是咒语缩略,均随等级的升高而不断加强,基本上是每升高1级提高1%。相比较而言,法师的奖励最好,与攻击力有关系,这也是为什么等级越高,法师实力越强大的重要原因之一;剑士次之,因此剑士们的实力在不断增强中,毕竟这也是为了均衡,总不能让剑士老受骑士的欺负。

“是这样子的吗?我怎么记得练级场外的东西是不会消失刷新的啊?”不愧是威尔心思仍是那么精细、缜密。

“ 咦…?哼!好啊,这小子竟然耍我,看样是又欠…欠扁啦!”麦斯恍然大悟,没想到影风一点感性都没有,开始对自己刚才向他道谢的行为感到后悔,有点恼羞成怒又明显底气不足的说。

“呵呵,他这个样子,还不是因为你们太唠叨啦,说实话我也有点受不了想逃了,唉,只是还没想好借口,慢了他一步。”兰雨笑嘻嘻的戏言,明说约纳森他们太能罗嗦了。

“那是那是……”被她这么一调侃,约纳森有点不好意思了,支支吾吾的、不知该怎么表达才好。

“好了,大家都不用再说了,我们本是同生共死的知己,相互救助是应该的,说谢字就是见外了。只要大家吸取经验教训,以后凡事三思、量力而行、珍惜生命就可以了。”际云一边搂抱着小雪球,亲昵的和它玩耍嬉戏,一边轻描淡画的随意说道,半认真半告诫。

“这是当然,我可再也不敢大意了。”麦斯想起先前所经历的生死险情,心有余悸的连连保证,约纳森和威尔也不约而同的点头称是。

“呵呵,吃一堑长一智,此行收获还是很大的嘛!”兰雨乐观的笑语盈盈。

际云只是低头垂目,继续轻轻抚摸着怀中小雪球圆滚柔软的胖胖身躯,长身直立、但笑不语,心中明白事实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过至少近期他们是不会轻举妄动了,以后时间久了,好了疮疤忘了痛,就不知会怎么样了。然而大家都是这样的,自己三人不更是胆大包天,为了凝脂琼果,不听里葛的再三警告,轻闯梵达兰雅基山峰,被困迷雾陷阱,进退不得差点丧命。人呀,各有各的思量,各有各的活法,谁也左右不了谁,谁也无权控制谁,好坏得失自在人心,即使是朋友,也不能随意干涉别人的事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