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幻游记 白虎大陆篇 第三十七章 好友重逢 之 叙旧琐事(上)

xiaoxiaoshsheng 收藏 0 0
导读:真幻游记 白虎大陆篇 第三十七章 好友重逢 之 叙旧琐事(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64/


三人商量妥当后,便迅速行动起来,首先是兰雨为了接下来着一个学期的练级制作各种药品。原则上讲,四年级上半学期还是练级集训,不过是按照等级的高低,分层次进行的。接下来的四、五天,再加上刚开学的一周多,这一共将近半个月的空闲时间,算起来是绰绰有余了 ,更何况他们腰带里还有不少兰雨在圣殿炼制好的各种成药。第二天一大早,他们便一同去买各种初、中级原草药材料,主要是中级的,只有少部分初级的。不过在此之前他们先要去宝石收购行,处理身上积累的大量橙色宝石,换来足够的金钱,一年的杀怪战利品果然不容小觑,整整卖了10个晶币,不过这些钱显然还不够买草药的。于是他们又把用不到的那十几本中级技能书,统统卖掉,平均每本3个晶币左右,一共卖得将近20个晶币,这样一来加上他们以前的微薄积蓄,就有20多个晶币了。于是乎他们一口气买了十四五个晶币的各种药草,均由影风这个移动仓库,运到了兰雨的练药房里,满满的堆积在一侧的药架上。

暂且不提兰雨独自在练药房里闭关练药,单说际云和影风带着小雪球正准备去找席萨,问明事情原委。因为席萨已经毕业了,大过年的他们也不好意思直接去他家里,幸好的是几经打听,他们得知席萨已经正式的拜学院长温瑟教授为师,跟随他左右学习,因此现在还是住在智者分院的宿舍里,离院长家并不远,每天都去那里读书,同时接受温瑟教授的亲自指导。他们两人来到席萨宿舍,发现他人不在,一问才知道又去院长家里了,要傍晚才能回来,二人无奈,只好留下口信离去。对智者学院很熟悉的际云并没有离开,反而是进入分院图书室读书去了,顺便把影风也拖了进去。

经年没碰书本两人,好不容易有机会静下心来,便如饥似渴的阅读了起来,就像干躁的海绵一样,迅速的吸取各种知识,他们以前不明白的许多东西、不清楚的各种事情,在书本条理、系统的讲解下,迎刃而解,还有前人的经验教训、理解认识,都给他们极大的启发和鼓舞。小雪球也在一旁专挑带图画的书籍,津津有味的看着,煞有介事的,不知道它是否真的能看懂。不知不觉一天光阴便过去了,他们连午饭都忘记了吃,真是废寝忘食,不过耐不住饥饿的小雪球还是有吃果子的。傍晚时分,际云想起了和席萨的约定,便和影风带着小雪球离开图书馆,意犹未尽的二人决定未来几天全部泡在这里了。

再次来到席萨宿舍,发现他早已等在门口了,一年没见的三人也不急着发问,先是叙旧、说笑了一会,然后便移师餐厅去打牙祭,顺便用指南蜂鸟叫上闭关练药中的兰雨。这指南蜂鸟倒也奇怪,一年没有照顾它们,竟然没有逃跑,还肯听话,感动得影风当场拿出一颗赤浆金实,分给三只忠心耿耿的信使,以示他这个主人的慷慨大方。这一出手不要紧,果然是威力无比,使小小的无害雀鸟一跃升为顶级的墨凤鸟,等级大大提高了许多。名字是影风根据它们现在的样子随口取的,由以前细脚长嘴、鹰爪铁羽、绿黄相间的小蜂鸟,变成了现在全身墨绿、钢爪利喙的小巧凤鸟。

席萨看了,说它们至少升了4、5个层次,从低级上品直升到高级中品,忠诚度也大大提高,应该是在有生之年,永远不会背叛影风了,同时也使影风的初级动物驯养驾驭一跃升了5级。幸好是三只分食的,否则还真不知道它们是否能够承受得起。这个情况把影风和际云惊吓了一大跳,以前小雪球吃这赤浆金实,除了开始的时候升了几级,并没有显出多大的功效,后来更是没有任何的变化。虽然他们也曾听说席萨的哥哥斐克的爱宠‘银鳞飞驹’,吃了以后不但伤好而且还升两品,变成‘金鳞飞驹’,但那也只是耳闻而已,并没有很大的感触,以为灵药夸大其词、不过尔尔。没想到这次亲眼目睹指南蜂鸟蜕变成墨凤鸟,震惊的目瞪口呆,三分之一的赤浆金实竟有如此功效,这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影风的一时好玩,竟然造成了这种后果,真是所料未及!

经过这一个小插曲,三人来到假日餐厅时,兰雨也已经赶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兰雨和小雪球,立刻热烈的拥抱在一起,窃窃私语个不停。餐厅的人并不多,他们随便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各自点了些寻常食物,边吃边聊。

“席萨师兄,我们首先要感谢你的帮忙请假,才使我们不至于被学院处分。”际云动作优雅的吃了几口菜肴,又轻啜了一口沙梨甜汁后,才开门见山的对席萨道谢。

“对呀!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啊?”饿了一天的影风可学不来际云的悠闲惬意,狼吞虎咽之余,不忘帮腔的问出三人疑惑不解的问题。

席萨停下手中的刀叉餐具,清了清嗓子,开始慢慢的向他们说明其中的原委:

“嗯咳,其实我也是在你们开学一周多以后,因为有事情找松云你,才这样恰好发现的。因为你们三人一起失踪了,又没有任何的线索,你们的同学麦斯等人很担心,但又不知如何是好。由于你们都是孤儿,没有什么亲人可以联系,他们也知道你们假期从来不回家的。这次突然的不知踪影,他们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在发愁的时候,恰逢我去找你们,便全部如实的告诉我了。我刚开始也摸不着头绪,想了好半天之后,才突然记起你们年前曾去拜访过里葛院长,便贸贸然的找他询问。了解事情的始末后,他老人家猜测你们一定是去山里寻找凝脂琼果了,大概是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被困住脱身不得,当然最坏的结果也有可能是已遭不测了。一时无法下定论,我们又去找魔法占卜巫师菲菲琳老师去询问情况,她是学院专门负责卜算未来和不明事情的巫师,经她卜算知道你们并没有性命危险,只是会有一年多的束缚之灾。得到答案后,里葛院长便吩咐我帮你们办理休学手续,我就依言照做了,喏,事情的经过就是这个样子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真是多谢你了,还有里葛院长他老人家。只是小风、小雨的院长们又是怎么知道的呢?”际云了解始末后,再次向他道谢,只是仍旧不解的问。

“这个我不太清楚,大概是里葛院长告诉他们的吧。”席萨猜测,不太敢确定。

“嗯,看来我们三人还是应该再次登门拜访里葛院长,当面向他道谢才是。”际云略一思考,半询问的沉声说道,想听听席萨的意见。

“目前大概是不行了,听我的师傅说,里葛院长已经在几天前动身,前去本大陆的另一大名城了,就是塔尔格帝国的首都维伦比夏,那里有大陆的第二大学院狄美洛学院。它和咱们学院每年举行一次友谊交流大赛,这也是你们四年级生下半学期最重要的事情。比赛的地点有两个学院交替承担,六大分院长轮番负责,今年正好轮到在咱们学院举行,由里葛院长主持了。鉴于这次是两个学院友好相处、互相交流的300年纪念赛,规模盛大、影响深远,于是他老人家便代表学院和对方提前洽谈有关事宜去了,并且归期不定,即使回来了,这个学期也会一直都很繁忙、无暇分身的。你们还是算了吧,等到下半年就会有很多见面的机会,那个时候再向他致谢也不迟。”席萨说出他从自己的恩师温瑟总院长那里得到的最新消息,劝他们耐心的等等。

“嗯,既然这样,也只能如此了。”际云听后,沉思一下便接受他的建议,微微点头的回说。

“呵呵,这样正好!能晚一点见他最好,省得挨训!”影风高兴的手舞足蹈,他对于瞒着里葛,偷偷的去梵达兰雅基山峰寻找凝脂琼果,因此被困一年这件事,心里还是很忐忑不安的,毕竟他们没听他的嘱咐在先,后又给他带来不少麻烦。见到他被训一定是免不了的了,这对最怕听长者说教训话的他来说,无疑是一件酷刑。现在有机会推后甚至是逃脱,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嗯…,半年以后,里葛老先生很有可能早就忘记了,那时就可以不了了之、万事大吉了,哈哈……,影风心中得意的狂笑不已。

“是呀,你现实中就最怕爷爷、长老们的长篇大论了,没想到现在进来这里,又要遇到同样的遭遇,这是不是命中注定、无可避免啊?呵呵……”兰雨知道他的心思,故意当着席萨的面,拆他的台,笑呵呵的调侃。怀里的小雪球也很给她面子,咿咿呀呀、笑开怀的表示赞同。

“哼,不要五十步笑百步啦,你也好不了多少,要知道里葛院长真的训话时,你也逃脱不得!”影风龇牙咧嘴的针锋相对,并不介意提醒她,他们是一条船上的蚱蜢、同生共死,不要扯他后腿。

“对啊,家族里爷爷他们滔滔不绝的说教神功,实在是一大噩梦!”际云想起三人小时候每次回族里时,就会经常因为顽皮受训挨罚,惨痛的精神折磨令人怕畏极了。

“那个…,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太明白呢?”一时被晾在旁边的席萨困惑不解的插口问道,不理解他们所说的“现实”和“这里”指的是什么意思。

“呃……,那个…,那个,我们是说在鲁鲁塔村时的童年趣事,呵呵…呵呵…。”际云被他这么突然一问,立刻心惊到他们太过大意、口无禁忌了,急忙绕口解释,心虚的干笑着掩饰。

“噢…,就是这样,呵呵……,爷爷们则是指村里的长老们,他们最爱唠叨了,老是罗嗦个不停,很烦人的耶。对不对啊,二哥?”兰雨此时也意识到都是自己惹得错,便顺着际云的话,亡羊补牢的接续,最后还不忘“甜甜”的提醒影风。

“嗯?这个…,对…,对啊,一点也没错,烦死人了。哈哈…哈哈…”影风结结巴巴的帮腔,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又怕越说越错,只好尴尬的重复着兰雨的话,最后又心虚的干笑几声,求助的看像际云。

“对了,这个给你,作为你帮我们查找小雪球来历的一点谢礼。”际云在影风说完,不等席萨反应,急急的转变话题。只见他掏出早已准备好的5颗赤浆金实,边说边起身递给席萨,他们不知道席萨缺什么,只好送他们们唯一知道的,他双胞胎哥哥斐克有可能需要的进化灵药,聊表谢意。

“这万万不可,只是举手之劳,一点小事而已,消受不起如此大礼,你们以前送的家兄还没有用完,这些还是留给小雪球食用吧。”席萨见此情形,也忙不迭的起身,双手紧按住际云拿着东西的两只手,不断的推辞,拒绝接受这份价值不菲的厚礼,早已来不及细想深究三人刚才的奇怪言语了。

“师兄不必如此,一来这赤浆金实我们这次又得到了不少,正好送给你哥哥一些以备后用,大家都知道这东西放在骑士手里最能发挥作用;二来小雪球现在也不太需要此物了,即使吃了基本上也显示不出什么功效来,还是不要浪费的好。”际云半劝告半解释的对他说,坚持要他收下,对成功的转移他的注意力一事,放下心来。

“对啊,师兄就不要客气啦,收下它来物尽其用,也省得暴殄天物了,小雪球不介意的,对不对啊?”兰雨也帮忙劝他,最后还向自己怀里正吃喝玩乐的小家伙寻求支援,早已懂得人言,又聪明伶俐的小雪球,明白她的话后,不再像上次那样闹场,反而是连连点头不已,笑容可掬的看向席萨,两只天蓝的大眼睛眨个不停,十分的惹人怜爱。

“既然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席萨这才爽快的收下赤浆金实,大手轻抚小雪球的小脑袋,宠溺的揉了揉,随后又看着它背后新生的灿黄双翼,笑容满面的问:“看它现在这个样子,你们是成功的寻找到凝脂琼果了?”

“呵呵…,是啊,我们运气还不错,虽然中间发生一点意外,被困在一处练级场整整一年,但是最后结果不错、收获也挺多的,总的来说这次冒险还是非常值得的。”际云心情很好的对他“如实”直言,梵兰基还有终极系统任务的事情是不能随随便便的对外人说的,三人早已准备好了另一番合理的说辞。

“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危不危险呢?”席萨听他这么一说,好奇不已的追问下去,对他们这一年中的遭遇很感兴趣。

“我我我,还是让我来说吧。”心痒不已的影风不待际云开口,便忍不住的插话,他可是非常擅长讲故事的哟。

“也好,就由你来说吧。”际云无所谓的说,重新惬意的坐下,拿起吃了一半的饭食,继续用餐,反正三人已经统一好口径了,不用担心他会出什么差错。

“事情是这样的……”影风得到他的首肯,看到席萨也坐好后,开始声情并茂的叙述了起来:

“现在说来应该是前年了吧,就是二年级的寒假刚一开始时,我们在拜访完里葛院长,听了他的冒险故事后,就是那个遭遇赤尸魅、墨鳞蛸和飞金雪兽、凝脂琼果的经历,你应该也听他说过了吧?”

影风中间停顿的询问,并看向席萨,在他点头表示知道后,又接着说:

“从他那里我们知道梵达兰雅基山峰有凝脂琼果,便想趁着假期里无事可做去找找看,运气好的话,真会寻到也说不定。呵呵……,当时我们从来没有出去游历过,不知其中凶险,便冒冒失失的依言长途跋涉的找了过去。果然,山中怪兽群集,我们才进入没几天便‘好运’的碰到了里葛院长所说的赤尸魅群,不知早已找错方向的我们,心中大喜,以为事情有了眉目,再次掉以轻心的尾随其后、跟踪过去。谁知这才是悲剧的开始,胆大包天的我们从此陷入了逃脱不出的牢笼,那是……”

影风娓娓而谈,从遭遇赤尸魅群,一直到误入怪异山谷、迷雾陷阱,都是他们的真实经历。不过在他绘声绘色的描述之下,一切就更加显得惊险、古怪、离奇了,尤其是在讲述三人崖壁上和赤尸魅云梯的恶斗,中间险况以及际云的失足坠崖,丝丝扣人心弦。听的席萨心跳跌宕起伏,就连亲身经历的际云和兰雨,也被他生动细致的刻画,勾引得再次回想起当时的惊险万分,现在还不禁心有余悸、后怕不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