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第十五章 家长

hcszzq520 收藏 0 19
导读:转载! 第十五章 家长

不知过了多久,继承了父亲野草一般生命力的夏天竟然奇迹般的有了知觉,第一个反映就想到了喝水。他跌跌撞撞的来到饮水机旁,却发现摆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空桶。


“段无双……你家里究竟在搞什么……”夏天轻微咳嗽两声,身上的伤口又让他一阵狂颤,来到水龙头边,夏天将嘴伸了过去,咕嘟咕嘟就是几口水下了肚,这下才感觉舒服了一些。夏天抬起头,发现镜中的男人,面色苍白的犹如一只僵尸,就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天呐,这还是我么!”


夏天一边咳一边来到屋外,看到沙发上的段无双正安静的睡着,脸色红润的好象鲜嫩的苹果,经过刚才那一阵的折腾,也难为段无双这个小姑娘了。


“女人,真是太麻烦了。”夏天摇着头将披在段无双身上的衣服硬生生抽了出来披在身上,衣服上还沾有段无双火热的体温,这让他感觉很舒服。


走出段无双家的时候他反复检查了一下,确定门已经被关严,这才一瘸一瘸的下了楼,走下楼发现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


和平别墅区、太子栋。


“我操,天儿究竟去什么地方了。”夏宇的眉头拧成一团,几个直属的天门大哥也都愁的连脸都拧起来了。


“我接到少爷电话的时候,他只说了‘我在……’这两个字,然后就没了声音,我怀疑可能是出事了。”小本一五一实的回答道。


沙袋是个四十多岁的肌肉壮汉,他挥舞着双臂道:“老大,我马上就吩咐小弟去找,就算把南吴市的土地翻个个也会把少爷找回来的。”


“妈的,连我夏宇的儿子也敢动,老子非要了他祖宗十八代的命不可!”夏宇阴沉着脸,说:“去,给我调查清楚在四个小时之内有没有什么特殊事情发生。”


“知道!”


“老板!”一名小弟在别墅门口出现,面如灰土。


“什么事?”夏宇看着他。


“老板,威爷来了,好象很急的样子。”


“宇。”佐威的脸色很难看,他身后还跟着五个穿着黑衬衫的彪型大汉。


“大佐,现在没时间跟你说用不着的!天儿失踪了,老子正在派人到处找他,你今天见过他吗?”夏宇非常担心自己的儿子,此时的这个黑道枭雄就好象一个无助的老父。


佐威转过头狠声道:“把色魔陈带上来。”


众人不解。


“宇,今天天儿去我的公司了,当时我不在,具体情况你问他吧。”佐威扯着色魔陈的头发狠狠向前一扔,色魔陈如死狗般瘫软在地上,他的气息很微弱,很明显已经被打过一顿了。


夏宇惊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佐威叹了口气,面露愧色,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五一实的告诉了夏宇。


夏宇的脸变的凄厉而阴沉,他看着地上大口喘息着的色魔陈,淡淡的说:“给我全市寻找天儿的下落,要是天儿有个三长两短……色魔陈,我折磨你一辈子,老子说的出做的到!”


这时唐晓敏恰巧从屋外经过,听到了些许关于自己儿子的事,吓的脸色苍白,她走上前抓住夏宇的胳膊,急道:“宇,天儿他怎么了?”


夏宇揽着唐晓敏向众人摆了摆手,众人知趣的退下了。


“天儿被捅了一刀,我也不知道他具体的情况,我想他……他应该没事吧。”夏宇都感觉到这是自己骗自己,一个十七岁的小孩儿,被人用匕首捅了一刀,这……


“天儿……”唐晓敏得知事情的原由之后,昏倒在夏宇的怀中。


过了两个小时,夏天终于回到了和平别墅区,他连车钱都没给就下车了。


“少爷!少爷回来了!”门口的保镖欣喜的走上前扶住夏天的身体,却发现自己的双手全是血。


“快!你去通知老爷,你去通知纯姐,我扶少爷回屋。”保镖头目紧张的吩咐了任务,夏天淡然笑道:“别忘了给车钱。”


“知道了!少爷!”


经过一番抢救……


“儿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夏宇紧紧握住儿子的手,白骨还有那一票看着夏天长大的叔叔们都站在屋内。


夏天笑道:“老爸,我没事儿的!只是一点小伤而已!亏你还是黑社会老大呢,你看,你怎么淌眼泪了。”夏天伸手去擦父亲脸上的泪水。


夏宇见儿子没事儿,立刻干咳两声,一本正经的说:“行了,天儿既然没事了,那你们就去忙吧!”


一干大哥们退了出去,夏宇唤住了‘纯姐’,这个女人与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十几年前要不是他,自己很可能就会冻死街头,如今又救了自己的儿子,夏宇握住纯姐的手道:“纯,谢谢你了。”


纯姐摇摇头笑了:“九哥,看你说的,要是没有你,我哪有今天的生活,应该是我谢你才对。”


夏天呵呵笑道:“纯阿姨,你跟老爸的关系还真是不一般呢……你可是要小心他,他是正宗的花心大萝卜。”


“死小子,有你这么说自己老爸的么,等你伤好了,看老子咋教训你!”夏宇气冲冲的走出了门,这个伤了自己儿子的色魔陈,一定要好好炮制一下才行。


“孩子,你别让妈担心了好吗?”唐晓敏温柔的坐在夏天床边,帮他削着苹果,同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味道:“你爸以前就是这么削苹果给我吃的。”


夏天笑着问道:“妈,你跟着老爸后悔过么?”


“后悔?傻孩子,你说什么呢?”唐晓敏被儿子的一问问愣住了,轻轻点了点夏天的脑门。


“老爸他可是个流氓,是个痞子啊,你跟着他……幸福吗?”


“你这傻孩子,幸不幸福并不取决于你老爸是干什么的,只要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的快乐,那就是最好的幸福,爱情和身份并不矛盾哦,况且你爸这个痞子才是最重感情的人。”顿了顿,唐晓敏道:“听说学校里有个姓段的小姑娘对你还不错,你今天受伤也是因为她,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喜欢她吗?还是……你很介意自己的身份是黑道太子?”


夏天迷茫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想的,真的能给爱着自己的人幸福么?还是如同老妈说的一样:“身份跟爱情并不矛盾?”


“妈,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夏天傻傻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唐晓敏笑道:“作为母亲呢,我要告诉你,你这个年龄谈恋爱是不对的!”夏天的脸‘唰’一下红了。


“不过,作为朋友嘛,还是要劝你把握现在的机会,千万别让它从自己身边溜走。”


“妈,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夏天懂事的点了点头。


————


“我的天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段无双的父母是一家工厂的员工,下班回家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女儿半裸着身体躺在沙发上,身上还沾满了鲜血,母亲第一反映就是联想到了入室杀人,眼睛一翻,昏了过去。


“孩子他妈!”段无双的父亲是个忠厚老实的人,立刻就想到了报警,他刚走到电话旁,段无双却迷迷糊糊的醒来了:“爸……你怎么在这儿?诶?我的衣服呢!”段无双双颊通红,尖叫着跑进房穿衣服,等她进屋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全身都是血,也很干脆的昏了过去。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段无双的父亲也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