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第十四章 救美

hcszzq520 收藏 0 15
导读:转载!第十四章 救美

夏天虽然有着过人的头脑,但却忘了一点,佐氏影视公司可是他佐叔叔的企业啊,如果直接打电话给他,那事情不就好办多了?


夏天骑着摩托车连闯了三个红灯,这才想起来,气的破口大骂:“我怎么变的那么笨了!”他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摘下头盔远远的扔了出去,从口袋中取出手机,单手摁起键盘来。


这时一辆大卡车呼啸着从前方的拐角处冲了出来,夏天吓出一身冷汗,使劲扭转了一下车头,摩托车打了个转飞二十米开外。而夏天本人也被甩到了一旁,幸好他用单手撑起了即将堕地的身体。


这一幕吓坏了路上的行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拍电影。


夏天没理会擦伤了的手掌,按了一下手机上的通话键。


“嘟…嘟…”


佐威此时正在吵嚷的酒吧内看着热舞表演,一边看一边对身旁的张导说:“这女的不错,问问她拍不拍片,拍的话带回去,给她二级待遇。”


张导有五、六十岁了,是佐氏影视公司的资深导演,虽然已经没拍片很多年,但在色情娱乐的圈子里可是占有很大份量的,就好象文坛里的金老先生似的。


张导笑道:“没问题。”


佐威一直都没发现口袋里的手机正发出绚烂的光彩。


“啪。”夏天将手机狠狠的砸碎在地面上,咬着牙冲过了车流,扶起那辆还在‘呜呜’往外喷着废气的摩托车。


————


“陈哥,你脸上的表情应该再丰富一点,不要急着脱光这小妞的衣服,现在的观众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没情节的肉戏,一点艺术性都没有,再加点激情,对,激情!”摄影师提点着。


色魔陈心中欲火焚烧,看着面前这个极品美女,又不能马上提枪上马别提心里有多着急了。


段无双的理智眼看就要被春药掩埋了,她的手在颤抖着撕扯着上衣,双腿在毫无规则的乱蹬,身体也有微微的抽搐。


“老子上过的女人有无数个,这么诱人的还是第一次,你小子好好拍吧,看老子的表演有多么精彩!”色魔陈一把扯烂了段无双的上衣,洁白的肌肤,段无双的呻吟让色魔陈彻底失去了理智,他扑了上去。


“砰!”紧锁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色魔陈吓了一跳。


左手粘满血的夏天面色阴沉的看着被摔在地上的手机、半裸着的段无双。


他冷冷的说:“放了她。”


“你他妈的是谁啊?”色魔陈可从来没见过夏天,所以说起话来并不客气,还随手从裤腰后面拔出一柄匕首,这是用来防范女人挣扎时用的,不过多数时候都会用在增加戏份上。


夏天喝了一声,横摆出右拳,拳头狠狠的砸在呆楞着的那个摄影师脸上,摄影师身体直着飞了出去,撞在三米外的墙上,脑袋顿时开了花。


“你……”色魔陈有点害怕了,谨慎地看着面前这个来者不善的年轻人。


“放了那个女孩儿,然后砍了自己的胳膊,今天的事情我既往不咎。”夏天收回拳头,伸出手指直指色魔陈的鼻梁。


色魔陈冷笑:“小子,口气太大了吧,你以为你是谁?这是佐氏影视公司,你以为你能走出这里么?”


“我是夏天,我父亲是夏宇,天门的龙头。”夏天说完这话之后,色魔陈的脸色狂变,他使劲咽了一口吐沫:“你是……你是太子爷?不可能的……”


一股恐惧感在色魔陈身边环绕,天门夏宇,就连自己的顶头老大佐威——威爷也要怕上七分的人啊,凡是惹了夏宇的人根本就没一个好下场,不管是什么人,多大的官,背景有多厚…


道上也曾经传过他有这么一个儿子,再看看面前少年的长相果然与他的父亲有几分神似,这更断定了眼前人的身份。


“太子爷,太子爷,我错了。”色魔陈扔掉手中的匕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如狗一般哀嚎:“太子爷,我有眼不识泰山,您这次就饶了我吧。”色魔陈这次是真的害怕了,但在害怕的同时他不忘观察夏天脸上的表情,那是一种愤怒,极其愤怒的表情。


夏天没有理会地上的色魔陈,脱下自己的衣服将段无双的上身包了起来,然后将她整个人都抱在怀中,扭头走了出去。


“你今天别想走。”色魔陈见夏天转身,偷偷的又将匕首拣了起来,猛的冲了上来,对准夏天的后腰狠狠的就是一下。


“啊!”夏天由于手中还揽着一个人所以行动不方便,更没想到的是,这个色魔陈竟然会趁机发难,原本自己的打算是稳住色魔陈将段无双送到安全的地方再来慢慢收拾他,没想到他竟然先动手了。


夏天打小经历的武术训练使他的身体异常结实,虽然刀扎进了他的肉里,但却没伤到骨头,夏天忍着剧烈的疼痛用尽全身的力气向后一踢,色魔陈‘啊’的一声倒撞在桌角处,昏了过去,他的手里还握着一柄挂着碎肉滴着血的匕首。


夏天抱着段无双,上了‘自己的’摩托车,腰部的血将他的大半条裤子都染红了,幸运的是,没人敢去拦他,不然这个黑道太子爷真的有可能会死在这个自己老爸旗下的公司里。


坐在摩托车上,风在脸上吹拂,段无双恢复了少许神智,她能感觉到自己正靠在某个男人坚实的厚背上,这个男人只穿了一件背心,身上的肌肉很结实,很结实。


鲜红的血液在马路上肆意的挥洒着,夏天面呈土灰色,渐渐感觉呼吸有点困难。


“喂。”夏天干涩的喉咙里发出声音:“你家住在什么地方,我可能坚持不到回别墅了。”


段无双迷迷糊糊的说了个地址,夏天硬着头皮将车开了过去,他不敢去医院,也不放心将段无双一个人扔在医院里,这种情况下首先想到的当然是回家了。


夏天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将段无双送回家的,如何掏出钥匙开的门,他将段无双扔在沙发上,半跌倒似的从冰箱中抠出一大堆冰块敷在了自己受伤的腰部。


冷冷的冰刺激着夏天的神经,夏天凭着他那高出常人的意志力给别墅播了个电话,等电话接通,他却发现忘了段无双家里的地址是在哪儿……


夏天昏死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