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干警察不知所措的同时,夏天和那女孩从二楼走了下来。


“诶,发生了什么事?”夏天看着自己右手边一排神态拘谨的不良青年问道。


“你,把身份证拿出来看看,还有你。”警察指着夏天身旁的女孩。那女孩紧张的躲到夏天身后,双手死死抓住夏天的胳膊。


夏天可懒得理会这么多,他一眼便瞅见老爸和自己的一干叔叔们了,他快步走了过去。


“爸,这是怎么了?”


夏宇一见自己的儿子出来,顿时心情开朗,笑道:“没事,小警察查身份证而已。”


白骨一巴掌打在那名手持天门门帖的警察脸上:“天门门帖已经不起效果了么?宇,这事儿就交给我吧。”


“我操,你敢袭警。”小警察虽然胆颤,但倔强的脾气一起,谁也拉不住。


“把他们全都给拷起来。”小警察很明显是这堆人里的头头,身后那群人立刻冲过来,企图按住白骨。


夏宇有一种受辱的感觉,他掏出手机按了几个号码:“X酒吧,家伙全都给老子带上,如果你们在酒吧见不到我,就直接去C区警局。”


“不用拷,老子跟你们走!”夏宇看了看白骨,道:“走罢,就当是去醒酒了,老子非要看看这帮吃公粮的家伙能把我怎么样。”


夏天在吧台处要了两杯果汁,递了一支给身后的女孩:“喝吧,没事儿的。”


“谢谢少爷。”女孩腼腆的接过果汁,单手攥住夏天的衣角,生怕这个男人会从自己面前突然消失。


“走走走。”一干天门的老大将桌上尚未开瓶的啤酒拎起来浩浩荡荡的离开了酒吧。那些不良青年们眼睛都直了,这些家伙是什么人啊?有这么被逮捕的么?


C区警局。


夏天坐在椅子上看着头上的月亮,叹道:“一晚竟然连续进了两家警察局,果然黑道少爷也不好当,以后还是离老爸远点比较好。”


女孩依偎在夏天身旁,轻轻的说:“少爷,你家里究竟是做什么的呀?”


“别叫我少爷,听着怪别扭,叫夏天就行。”夏天接着道:“我家?一屋子都是混黑社会的,天门你听说过么?”


“天门?”女孩很明显一惊,连忙点头。


夏天道:“我爸是天门的龙头,夏宇。”


“南吴最大黑帮……天门的太子……”女孩异常惊讶,来时只听妈妈说对方是个很有势力的人物,没想到竟然是天门的太子爷,这,这不是上天赐给自己的最好机会么?


“少爷,让我跟在你身边好么?”


“跟在我身边?”夏天想了想,忽然笑起来:“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怯生生的说:“雯洁。”


“雯洁?好美的名字,这事等我跟老爸商量一下罢……”


C区警局内岂是一闹腾了得,一干袭警的流氓头子们正坐在各个办公桌前摆弄着电脑,玩着CS。


“狗日的奶爸,你小子在背后阴我是不?”夏宇很气愤的抓着鼠标,他向身边的一个胖子询问:“你这儿的设施也太久了吧?有电脑是没错,怎么连耳机也没有啊,这么搞下去怎么能行?”


胖子郭铁,C区警局的局长,满头大汗的点着头,心里恨死那个‘抓’夏宇这个瘟神回来的小警察了。


“操!又他妈被暴头了。”夏宇甩开鼠标站起来,邪笑:“郭铁,说吧,把我们请来究竟有什么事儿?”


郭铁急道:“没事,没事!绝对一点事儿都没有,宇爷现在挺晚了,不如我派人送您回去?”


“别介,给我安排一下住所,关押室也行,估计还有几分钟我的兄弟就要来了。”刚说完,门外一阵喧哗声乍起,‘砰’的一声,警局大门被踢开,三豹、四小易七个天门大哥,带着能有数千个弟兄将整个警局围住了,他们手里端的是清一色微冲,易金留着小胡子,一脚踢翻身旁欲拔枪的警察。


“老板,我们来了。”易金转过头对门外的小弟吼道:“听我的命令,随时给我轰平这个警局。”


“是!”齐刷刷的声音同时吼出,警局的玻璃似乎都快震碎了。


“宇爷,宇爷,别啊,别啊!”郭铁一阵心寒,拉住夏宇的胳膊:“小孩子不懂事儿,宇爷你给他一次机会行么?”


夏宇笑了笑:“刚才那个小警察呢,把他叫出来。”


————


“少爷。”几个想快速上位的小弟恭敬的向夏天鞠躬,企图为夏天留下好的印象。这架势可吓坏了夏天身后的雯洁。


“别怕。”夏天站起来皱眉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豹叔叔和易叔叔怒气冲冲的进去,还带着家伙,究竟出什么事儿了?打架了么?”


那小弟回答:“回少爷的话是老板让我们来的,具体是什么事儿我也不清楚。”


夏天无语,老爸怎么年纪越大就越讲究排场了?孰不知这都是因为他的第一次所惹出来的祸。


夏天对这种事早就见怪不怪了,他快步走了进去。


夏宇打量着那个小警察:“你叫什么?”


“严磊,怎么地吧?”严磊的胆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壮,面对那么手持武器的黑帮份子竟然面不改色,也不知是豁出去了还是什么。


“老白,调查一下,顺便向道上吹吹风,接了天门金帖,五天之内你全家如果不死光,我夏宇跟你姓。”


“宇爷啊!千万别这样啊,我求你了,我老郭给您跪下了。”郭铁说着说着就要往地上扑,夏宇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喝道:“老郭,你什么意思?”


郭铁指着严磊,说:“他,他是我外甥……”


“操,又是一个靠关系上来的小屁孩儿。”夏宇邪笑道:“天门门帖他都敢接,就是没把我天门放在眼里,如果这事儿不解决,你说我以后还混什么黑社会?”


郭铁一把拉过严磊,从他手中抢过那张天门门帖,想要递还给夏宇,没想到夏宇却将双手背了过去。


这时夏天走了过来:“爸,这是怎么了?”


郭铁心中狂喜,拉住夏天的手鞠躬道:“天儿,这张门帖请你让宇爷收回去吧。”


夏天听了半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笑嘻嘻的接过那张金帖,转身递给白骨:“白叔叔,这张名片人家不要,你就不要硬塞嘛。”


白骨看着面前这个‘小家伙’笑了起来。


“爸,这个叫严磊的男警官我很喜欢,带回别墅去吧。”


夏宇笑道:“好,就听你的,把这个小子带走。”


严磊咬着牙叫道:“他妈的,你们有种就杀了我,老子不会跟你们走的。”


夏天走过去对着他微微一笑,就在严磊松懈的那一瞬间,肘部撞击在他的肚子上。严磊瞪大了眼睛,昏死过去。


“走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