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第七章 夏天的第一次

hcszzq520 收藏 0 14
导读:转载! 第七章 夏天的第一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死夏天,臭夏天,难道我就那么惹你厌吗?竟然眼睁睁看着我被人带走,我恨死你了!”段无双坐在床边发着小姐脾气,怀中那有半人高的狗熊娃娃就是她的出气筒。这又掐又捏的,残暴极了。


“我的姑奶奶,你能不能消停点?都几点了还不睡?你爸都发脾气了!”段无双的母亲是个慈祥的妇人,虽然嘴上是在怪罪自己的女儿,但脸上始终带着慈善的微笑。


“妈,你就别管我了!”段无双嘟起嘴巴用被单蒙住了脑袋。


“这孩子。”母亲叹着气离开了,顺手还带上了房门。


“胖熊,胖熊,夏天他到底喜不喜欢我?他要是喜欢我,今天他怎么见死不救?”段无双自言自语着。


段无双自己也很奇怪,为什么自己刚被黄飞带走,就来了两个自称是豹哥手下的男人把自己送回家,这事儿跟夏天有关系么?如果真的有关系,那夏天不就是喜欢自己的么?难道李强说的没错,夏天其实是一家大企业的太子爷?


想到这里,段无双美滋滋的把狗熊抱在怀里,侧过身去,用裸露的大腿夹住了狗熊的身体。


“胖熊,你说我漂亮吗?”段无双按住狗熊的脑袋,然后自己配音道:“当然啦,你是最漂亮的。”


爱美是每个女孩儿的天性,尤其是正在恋爱中的少女,一想到漂亮这个词儿,段无双从床上蹦下地,来到镜子前面,打量着镜中的自己。


穿着睡衣的段无双,曼妙的身材暴露在镜中,让她凭空多了几份自信。


“哼,夏天,我就不相信,你会不喜欢我!就我的身材和相貌当演员都没问题,我就不信摆不平你一个初三的小子。”


段无双作了一个梦,在梦里夏天被她迷的七晕八转,最后一个场景是,夏天握着一个钻戒半跪在地上向她求婚。


“嘻嘻,嘻嘻嘻嘻。”段无双边笑边睡,嘴角还淌出两滴晶莹的唾液。


母亲来到女儿身边,为她盖好被子,轻轻摇头:“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


————


午夜一点,南吴,青年区警察局内额外热闹,数十名南吴有头有脸的人物都齐聚一堂,光是天门的大哥就来了七、八位。


三豹、况天浩、陈霸、白骨、就连夏宇本人都亲自来了。今天可是有个不好的消息,自己的儿子竟然遭到怀疑被警方连夜带回来审讯。


夏天受到极高的礼遇,坐在板凳上喝着咖啡。


对面那个年轻警官如履薄冰一般询问着夏天在李强被害时身在何处。年轻警官的额头净是豆大的汗珠。


对面这个年轻人是谁?夏天,天门的太子爷,天门又是什么样的公司?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黑社会集团啊,别说自己一个小小的警察局,就算是省公安厅想要下来查办也得有那个胆子啊。


可是关于李强的死,夏天实在占有太大的嫌疑了,如果不是夏天在学校将李强打晕,李强也死在医院里,两者间必然有一定的联系。


“当时我在家中看书,你说有没有人能证明……我想,别墅区里有一千多人看到我回家,他们应该都能为我作证。”夏天面色沉稳,说起话来有条不紊,哪里像是一个17岁的小孩?


警官在迅速的做着笔录,这时一个稍微有些肥胖的男人走进来,在那警官耳边说了几句,警官点点头,道:“你可以走了,不过还请你协助我们的调查。”


“好的。”夏天起身,准备离开。


夏宇正敞着衣服向众人吹嘘:“妈的,怎么样。”


况天浩,外号:浩南,天门十三位大哥之一,主管火力调配。


“什么怎么样,老板,这又不是一件好事儿,小天学习成绩那么好,肯定得受这事儿的影响,你还是想想怎么善后吧。”


白骨摸着下巴,说:“如果这事儿真是小天做的那还好办,最怕就是有些人故意栽赃到小天头上,那就麻烦了。”


陈霸点点头:“说的是啊,我明天就让小弟去查一查这件事儿的背后主谋是谁,人死了不要紧,最要紧的是要死的明白,如果是自己人下的手那就罢了,要是别的势力敢在咱天门的地盘上杀人,绝对不能放过他们。”


文豹一脸怒色:“妈的,不管是谁杀了李强,我一定跟他没完,就算要动我的小弟也得事先通知一声吧?多好的一个孩子,就这么被弄死了。”


夏宇笑了笑,将文豹揽起:“文豹啊,不就是死了一个小弟么,用的着生这么大气么?这件事儿没查清之前,可千万别误会是我儿子下的毒手啊……当天他可的确在家看书的。”


文豹脸色一变,急道:“老板,您看您这话说的,天儿要是想干掉李强只要跟我豹子说一声,哪用麻烦天儿亲自动手?最怕就是有人挑拨咱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啊。”


“说的也是,最近跟咱们作对的帮会都是些散兵(南吴黑话,指小势力帮会),他们有那么大胆子么?”恶豹也开始思虑起来。


夏宇邪笑道:“光是散兵他们当然不敢跟咱们作对了,如果来个有后台的把这些散兵聚集在一起,嘿嘿,那就有对抗的资本了。最近我收到风,说是耶稣回来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耶稣……他二十年前不是让老大你给逼走了么?怎么现在他还敢回来?”况天浩皱了皱眉。


“没关系了,要是十五年前他回来或许还能对我造成打击,可是现在,我们天门的势力阔增了几百倍,还怕他一个老头子不成。”说话间,夏天打着哈欠从局里走出来。


“文豹叔叔,李强不是我杀的。”夏天直话直说,反倒噎的文豹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这孩子,说话够直爽,有老子的风范,走,老爸带你吃宵夜去,所有人都一起去。”夏宇揽着夏天的肩膀,冲着陈霸挤了挤眼,那意思是:“安排一下,我儿子都快十八岁的人了,找个小妹妹服侍服侍。”


陈霸岂会不知道自己这个老板的脾气,笑嘻嘻的拿起电话,播了个号码,然后色色的对电话说:“小吕啊,哦!我是霸爷,有什么好姑娘介绍么,废话,当然要见红那种,不然我找你干嘛,谁要上你就甭管了,我跟你说哦,这次可是我老板的……”陈霸一边说一边往前走。


夏天何等聪明,就算听不见陈霸的话,他一见到自己老爸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这个老爸肯定没安好心,当机立断道:“爸,我明天还要上课,我就不去了……诶,你干嘛,放手,放开我。”夏宇用粗壮的胳膊夹起夏天的腰,直接往外走,嘴里骂咧:“他妈的,陪老爸吃顿宵夜,喝点小酒会死啊,明天就给你们学校打电话,操,都把孩子都教成啥样了!”


“爸~~”夏天使劲挣扎,可惜,身体还是没有完全长成,始终没法挣脱老爸的‘魔爪’。


一众黑道大头子,笑嘻嘻地跟在夏宇身后上了车,离开了警察局。


这下警察局内的一干警官才彻底松了一口气,他们也不希望这事儿和夏天有关系,如果夏天真的承认人是他杀的,估计明天报纸头条又要出现《某某警局失火,烧死若干人等》这样的版面了。


————


“你……多大了?”夏天看着面前那个水灵灵的小女生问道。


那女孩子有点怕羞,抿着嘴,玩弄着她那件粉红色的可爱衣服说:“我十六岁了。”


在霓虹灯环绕的房间里,夏天拄着脸看着面前的这个女孩儿,心里真是不痛快极了。


“这叫什么老爸吗?我还没满十八岁,竟然,竟然让我来这种地方!要是让同学知道了,我以后还怎么混……”


女孩儿走过来,坐在夏天的对面,涨红了脸就准备脱衣服。


夏天急道:“你别,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我不喜欢玩这种游戏,我要随时保持精力充沛才行。”


“少爷,你是不是嫌弃我……我,我这是第一次。”


“我也是第一次。”夏天瘫开手,道:“做这种事是不是第一次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儿在一起才好玩,我对你没感觉。”


女孩轻轻扭开了衣服上的两个扣子,如水蛇一般缠上了夏宇的身体,气喘吁吁道:“少爷,让我服侍你吧,不然我没法交代的。”


说话间,手已经伸进了夏天的衣服里,开始抚摩他的胸肌。


“我的天呐。”随着女孩将灯关掉之后,夏天的脑袋‘嗡’的一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