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81节 蛙跳做战—登陆战(二)

不笑生 收藏 0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面对网络,时时需做出选择,那么我选择……即便是仆街。

徐烈钧正待缩下头去时,这时炮弹呼啸而来的尖啸声已然到达头顶。

“轰”的一声,水柱起处,徐烈钧三车的三角编队中的一辆战车后部被击中。

腾起的水花溅起淋了他一头一脸,待他明白过来时,探出半个身子向后观看,眼见那辆被击中的战车后被已被炸了了个不知去向,隐约传来伤者的叫声。徐烈钧铁青着脸回到战车内,冲着那些本已十分卖力的士兵大叫:“快,快……”

说心里话,他很想调头去救那几个士兵,可是在平时训练中就说过,冲滩之时最为忌讳的就是犹豫不决,想要战胜对方唯一的选择就是冲上海滩。

徐烈钧睁大充满喷火的眼睛,心中大骂“妈的,侦察连我是送你们上岸观光的么?怎么还不见你们动手。”

许多是他骂的话侦察连听见了,为了回应他的报怨,岸上的永安堡中腾起了大团的白烟,侦察连打响了。两个侦察连按照约定的时间,一齐从村中摸出来,悄悄靠近这永昌堡。一串榴弹拖着身后的绳子飞向堡中。

要说这永昌堡中实力颇为不弱,现在还有兵三千,只是这三千兵都是过去明军的降军再加上防守此处的鲁监国手下,虽然涂千总手下跟着清兵作战已有相当时日,也颇有了些胆气,只是被人从想不到的地方奇袭即便是清兵也少有不慌乱的。

岳效飞在旗舰上举着望远镜把刚才那一幕看了个清清楚楚。战车后部中弹。实心炮弹的冲力生生把连接两边平衡浮桶的连接杆打断,两个浮桶飞起老高,而战车则由击的差点就翻个跟头,然后又落回到海面。最为糟糕的是那战车的后门被水压着根本就开不开,只有前边正副驾驶以及战车中间的炮手处有舱门,那也是车里的人唯一的逃生机会。

说起来岳效飞有几件后悔的事情,当时以为一样战车就可以包打天下,看来这水上的战车与陆上的是有所不同,其次也一直没考虑移动的战车会被击中,所以逃生出口设计不足。再者为了好看这些战车排的队形也太过于狭窄,极易被这种打西误伤。最后缺乏压制手段,说白了就是火炮。

且不说岳效飞在旗舰上自哀自怨,这边永昌堡中彻底乱成了一团。

要说这打仗全仗的是一口气,就说这涂千总手不,过去当明军时,十不当一,后来跟了清军,再打明军时又以一当时,故此这也就是一口气罢了。

“大人……大人……”堡子北门守军的传令与西门的传令几乎同时到来。

“何事如此惊慌,北门和西门处何来炮火。”

“大人,那门外突然出现人马,这炮火来的是无声无息,小人敢拿人头担保,绝没有看见对方有火器。”

听了这话,涂千总心道:“此刻只有东门没有动静,莫非只来自其他三个方向,这个可不是那围三缺一之计吧!我却万万不能中了他的计。”原来想着东门毫无静,敌人定然是只来自这三个方向,那就可从东门调一哨人马和北门守军一起冲出,先保了后话无忧再说,可这转念一想万一中了他那个计可不是大大不妙,这东门的兵马需是动不得的,看看再说。

“回去对两个把总说,紧守堡墙,不可随意出战。”

“得令,”两个传令兵飞跑而去。

徐烈钧嘴里呼出一口气“终于上岸了”这时他的战车已经进入了火炮射击的死角,而那些射过来的密鲁铳打在车上发出扑扑的声音,并不能击破车上的复合装甲,战车上岸徐烈钧走到后部向从射击口向后张望了一下,那些战车陆续近岸,也有偏航的战车甚至进了那江口处,又被江水冲了出来。

“笨蛋,”这里大炮打不着,徐烈钧算是松了口气,发出命令道:“收起浮桶,然后替换人员,准备继续进攻。这个是这人力战车的缺点,经过这两千米的浮渡,虽然不至于把人累的厉害,可是四人一换还是必要的,毕竟这样可以保持作战的连续性。

实际战车平时只有四人驱动,两名车长一人驾驶,一名换作武器,其余四人保持战斗,如果遇到今天这们的情况,就要四人一换了。

很快收了卸下两侧浮桶带固定杆。徐烈钧组织起大约二十辆战摇摇晃晃向那边五百米开外永昌堡攻去。这会海里的战车全乱了,徐烈钧带的二十辆战车里有多一半是为施琅那个团的。

岳效效飞刚刚听到传令兵报告,那辆被击中的战车中死亡四人,重伤两人,现在尸体及伤员已由梭鱼号抢了回来,这个时候顾不上伤亡了,自从上次去延平时首次出现的伤亡后,岳效飞已经接受了战争没有不死人的这个观念。

所以传令兵报告完了,他只说了句:“遗体好好清整,伤者尽快治疗。“接着又自言自语道:“两边的登陆滩头靠的是太近了,以后可不能再犯这个错误。”

“大人,大人不好了,那些怪物不但上了岸,现在正摇摇晃的向我东门驰来。”

涂千总早傻了,炮打的是热热闹闹,打了半天打沉了一辆怪物,更令人没想到的那些怪物上了岸毫不停留,直接奔着自己这边就来了。

“快……快……调转炮口……”涂千总大吼着。

手下军兵齐心协力调转炮口之际,涂千总跑到了东墙扶着胸向外一望他傻了。很显然是来不及了城外七八十米处,二十辆战车已排成了一列横队,向这边射来了一片箭的乌云,还有冰雹样的榴弹。

他蹲下身子,回头看去,炮口这会才掉到了一半,而且看那些战车的模样,一时就要到了堡下,真是掉过了头也打不着。

这时他看见了他此生看见的最后一场美景,从南边海边处,平地升起一片流星,带着美丽的焰尾,和啸叫(岳效飞给火箭上加了种哨,希望取得施图卡的心理作用)飞过来,有的就飞向墙头,又有的落在堡下就炸开了,还有一些飞的更远,落在堡子中心,正看着心慌只听有一声越来越近的啸叫,如一支怪鹰般冲他这里一头扎下。

轰鸣声中他只觉的自己终于摆脱了大地的束缚,飞向了蓝天,他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