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2章铁打营盘 2

ZONGJIE 收藏 0 28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12章铁打营盘 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回营区途中,我往家里挂电话,委托妈妈派小芳去超市采购,再准备一些现金,等小娜来取。妈妈什么话都没问,记下我草拟的物品名单。一年来,我的实际花销还不及入伍前一个月多。妈妈每月都查询我信用卡内余额,通电话时不忘嘱咐我,吃不惯部队伙食,设法到营区外的饭店去改善,多吃肉、蛋、鱼以补充营养。妈妈甚至要买国外营养品寄到部队来。我向妈妈详细介绍了现在连队的就餐环境和伙食标准,才打消妈妈的忧虑。

随即我又给孟雷打电话,吩咐他安排车送小娜到指定的地点,具体行动时间由小娜决定。

“老大,得挑你理了。我老婆生孩子,你可没这么上心过。”

“她不是有你在身边照顾吗。我这个战友想回家,部队的规定太死,他回不去。”

“涛哥,跟你开句玩笑,别当真。只要你没忘了我孟雷,有事尽管说,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如何通知小娜让我犯了难。白天,她上课,一般不开机。只好等到晚上再联系她了。

谁知中午就接到小娜的电话。原来妈妈亲自上街采购,然后将钱物送到小娜家。白阿姨从单位赶回来,见到东西,疑窦丛生,急忙到学校接回小娜。两位母亲大人旁敲侧击,威逼利诱,也没问出个子午卯酉,反而惹得小娜大哭了一场。

“老公,她们究竟要干什么?”

“与她们无关,是我要请你出面帮我办一件重要的事。”

我向小娜仔细交待了去刘铁柱家的路线,见到小丽该怎么说。

晚上,小娜又一次打来电话。

“老公,小丽姐的儿子好可爱哟,就是总哭。小丽姐说是饿的,太可怜了,他那么小,又不会吃东西。”

“所以,你送去的物品很及时,对吗?”

“嗯。小丽姐起初还不肯收呢。我说:孩子这么瘦,你又没奶,忍心看他哭?”小娜停顿一会,象是在想事情。“老公,将来我也给你生个儿子。你喜欢吗?”

连部电话声音很大,也许和炮兵职业有关。每年我们打的炮并不多,却免不了有炮手疏于防护,被炮弹出膛的巨响震聋耳朵。

马亮在旁边竖起耳朵听我和小娜通话,脸上的表情怪异。

当天晚些时候,刘铁柱也接到小丽的电话。我本想策略地告诉刘铁柱他,后顾之忧已经排除。

他见到我第一句就说:“肯定是你派的人到我家送东西。”

不必再多说什么。我笑了:“柱子,就坚持一年。如果你转上士官,就有工资了。虽然少点,老婆孩子也不不至饿肚子。”

“海涛,我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刘铁柱感激地抓住我的手,握得紧紧的。“我始终不了解你家究竟有多富,到底有多少钱。”

“说实话,具体我也不清楚。”


徐副团长来电话时,我们一排正在上理论课。冯志强接的电话,过后派通信员找我去连部。

“徐副团长说事情都办妥了。”

我知道,张卫国的义务兵补贴已经得到当地政府落实。本来不抱多大希望,听到这个好消息,我心里的一份牵挂消除了,喜悦溢于言表。“太好了。”

“刘海涛,你托徐副团办的事,可以向我透露一下吗?”冯志强并不掩饰疑惑。手下士兵越级请托,可能对本职工作不利。

“报告连长,纯属私事,与咱们连队毫无关系。”

从连部出来,我又与徐副团长联系:“还有一件事想麻烦您。”

“上次怎么没一起说?我最近……”

我向徐副团长说出请求理由。西藏阿里军分区的将军虽然不能完全决定我们部队的事情,但他的话也会产生影响。团“一号”首长当时态度明确。若徐副团长联系地方的事再被团里知道,估计请功一事将成定局。等到上级的决定公布出来再推托,恐怕为时已晚。

“别人争取立功都办不到,你往出推,何必呢?”徐副团长强调说。

因为太不公平!与一个在高原哨所坚守了几年的老兵相比,我所做的事情,微不足道。如果部队可以用金钱说话,我有能力拿出五万、五十万来买个一等功,甚至特等功。军功代表军人的荣誉,是对付出的一种肯定。我不需要凭借徒有其表的东西装扮自己,鄙视那些靠真真假假的证书往脸上贴金的人。

“最后再帮我一次,利用您在炮团的关系。”

徐副团长答应了,称尽力把事情办好。我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有关我家庭的现状,千万别对任何人讲。”


部队是一个特殊的集体,个人荣辱与集体成果息息相关。所有的措施都围绕让人尽快溶入集体展开。

梁君同其他士兵状况一样,初来乍到,也有一段适应期。他的自我意识比较强,希望个人价值得到充分肯定。他自认为有别于普通应召入伍的士兵,属于部队引进的人才。他缺乏军校学习经厉,在部队讲传统纪律,讲带兵的艺术以及讲管理方法的环境中,方方面面都需要认真对待。

“刘海涛,看你每天都很轻松。”梁君推心置腹地说:“我现在却特别害怕。”

“排长,你是军官,怎么说也比我们强。”

“就因为你们,我才担心自己带不好大家,难以胜任本职工作。你说我该怎么办?”

“入乡随俗吧。”我说:“上大学时,我的一位老师说过:如果无法改变环境,那就努力适应它。排长,忘掉个人习惯,也许对你有所帮助。”

“我回去拟订一个计划。”

梁君的计划内容没人知道,从谈话那天起,他在变化。不止我们指挥排的战士感觉到了,连长和指导员看出来了。

“一排长的进步最快。”冯志强在讲评时表扬梁君。“据战士们反映,你最近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我订了自讨苦吃的计划,使自己尽快摆脱大学生形象,更接近一个兵的标准。”

“多研究带兵方法,在组织训练上要有所创新。你们一排要争当全营的标兵排。”

“是,连长。”

梁君认识到:部队是为打仗存在的,战斗力是它的首要标准。平时严格管理、上级按原则办事,下级要学会无条件服从。关键时刻这支部队才拉得出去,才敢于冲锋陷阵。

“多简单的道理,我一直忽略了很久。”

我说:“排长,你越来越不像个大学生了。”

“当然了,我是军人。”

刘铁柱的病完全好了,又恢复原来的状态。见到我,笑嘻嘻地凑过来,递上烟。

“什么意思?”

“喜烟。”刘铁柱抽出一支,塞到我嘴边。“小丽有奶了,我儿子不再挨饿,一星期长二斤多。”

我接烟,让刘铁柱点着。“恭喜你。”

“听小丽说,你派去的女孩聪明,秀气。她看出来了,那女孩和你的关系不一般。”

“嗯,她是我女朋友。”

“你们两个也已经……刘海涛,你不够意思。”刘铁柱注意到我否认的神情。“我的事情可一点没瞒你。反正小丽啥都看明白了,俘不承认也没用。”

我岔开话题。“打算给儿子起什么名字啊?”

“今天找你就为这事。小丽说叫‘盼盼’。”

我笑了起来:“熊猫啊?”

刘铁柱说:“改‘盼军’怎么样?”

我笑得被烟呛出流泪。“叛军?亏你想得出,还投降呢?有了儿子,也忘不了当逃兵。”

“是盼望的盼。”刘铁柱更正道。想了想,说:“是有点不好听。”

我脱口说道:“你看尚军如何?国家要强大,民族就应发扬尚武精神,不断提高军事打击力量。”

“嗯,挺有意义的。那就叫尚军吧。”


一年一度的老兵退武即将开始,部队人心浮动。去与留困扰着在军营紧张生活中度过两年的老兵。能否转为士官是留下来的关键。连队早己在一月前进行了摸底调查,士兵心里却没底。要走的,可能被留下。想留的,必须得走。一些注定打起背包,只等退伍命令一下就走人的老兵,心思早己经飞回了家。

我首先想到的人是姜化武,有些话必须当面说清楚。通过刘铁柱约他在星期天出来谈谈。

除非重大节日,我们士兵一般情况下严禁饮酒。远远离开营区大门,我们分头到达会合地点。几个人事先都换上便装,去了附近一家中等规模的酒店。包房里说话方便。如果穿着军服,我们连小饭店都不敢进。让纠察给“纠”住,那可不是好玩的。

先讲明今天由我做东,并说好只喝啤酒。姜化武点了菜,刘铁柱坐陪。

“六班长。”姜化武一直是我心目中的班长。我举起杯说:“要是你打算留,我来想办法,钱也由我出。”

姜化武笑笑,与我碰杯,一口喝干杯中酒。“刘海涛,不必为我的事情费心,你的这份情我领了。有那些钱,干点有意义的事吧。部队的里人虽说拿钱就办事,我也不想再那么做了。助纣为虐,军队一旦彻底腐败,那我们的国家安危就要出大问题。往严重说,直接危及民族存亡”

刘铁柱也喝了一小口啤酒,放下杯用手把玩。“半年来,老姜当战士,不操心了,这觉悟却提高不少。”

姜化武等我喝下杯中酒,拿起筷子,先给我和刘铁柱分别夹上一只鸡腿。“当了一回兵,咱骨子里永远是军人。军人吗,是与国家、民族共存的。”

“对!”我放下空杯,又拿酒给三人斟满。 “六班长,现在社会上盛传一种说法,声称我们80年代出生的这茬人是垮掉的一代。”

“那纯粹是屁话。”刘铁柱平时很少说粗话。他到像个有修养的学问人,爱引经据典。“让他们来军营看看,二百万现役部队,一大半都是我们‘80后’,一但打起仗来,冲锋陷阵的首先是我们。”

“嗨,柱子,你没喝高吧,激动啥?”姜化武一边咀嚼着鸡脖子,一边慢条斯理地说:“那些最爱发表评论的人啊,年龄一般都在四、五十岁以上,算是我们的上一代人。究其根源,真正问题就出在他们那一代人身上,自身没学习好,工作不顺心,社会再没地位,生存压力又不断加大,面临改革,社会动荡,无能为力,却把自己这辈子注定无法实现的一切希望,统统加在我们身上了。”

刘铁柱鼓掌叫好。“精辟,经典。老姜,长学问了。”

姜化武苦笑一声:“是部队造就了我。这五年,我学到了很多知识,一生受用不尽。离开已不可避免,那就趁早琢磨当今社会。”

我又举杯,朝姜化武示意。“回去后,遇到难处,别忘了还有军营里的兄弟。找柱子,找我都行。来,干了它。”

姜化武一仰头,杯中酒被他一口气喝干。他目光凝聚在我的脸上半天,站起来挪开椅子,走到我身边,冷不防重重地打了我一拳,我趔趄着往后退去。刘铁柱先是吃惊,随后笑了。

“刘海涛,我早对柱子说过,你是个真正的男子汉,重义气,负责任。可惜,我没能带你。当然,陈清也是个好士官,还有李勇钢。”姜化武回到座位,也给我斟上酒,端起递给我。“今生今世,我都记着我们之间的战友情谊。”

姜化武为自己做好了规划,趁年轻,先到南方沿海城市打拼几年。等有了资本和经历以后,再行创业。他对个人未来充满了信心,而我却感到惋惜。部队一代又一代培养了无数人才,他们最终的归宿仍然是社会。当然,一旦国家和民族面临危亡之际,挺身而出的还将是这些曾经在军队这座大熔炉中锤炼过的人。

预备役部队就是他们的另一处集结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