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那道长笑道:“看你,如此心急又有何用?贫道所说的老子,便是我道教祖师是也,说起来,也还算得是你孔家老祖宗孔子的师父呢。”


其实老子算不算是孔子师父这话实不好说,因为孔子的确请教过老子,并说过“老子真乃吾师”的话,但并没有真正的师徒名份,而孔子常言“三人行必有我师”,如此看来,孔子因当只是属于虚心请教,不过在其心中是否视老子为师,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啊!”孔孝天一惊,想起自己方才言语上的冒犯,忙道:“当真如此,那晚辈方才多多冒犯,实望道长见谅。”


那道长仰头又想“哈哈”大笑,想起方才,又连忙止住道:“小兄弟不用多礼,方才贫道举止无礼是真。其实,贫道只是希望小兄弟你明白几个道理。”


孔孝天忙道:“请道长指点晚辈。”


那道长点头道:“嗯……果然不愧孔门子孙。”接着道:“其实贫道只是想说,第一,那位年轻人其实乃是一片好心,若用你们孔门的话来说,那便叫‘仁’了,对吧?而你方才却只因人家误会了你是乞丐,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用你们读书人的话说或者叫尊严受损吧,而反而以怨报德,小兄弟,贫道说得可对?”


孔孝天想想也对,惭愧道:“晚辈知错了。”


那道长又接着道:“其二,既然人家好心一片,而你又的确面临困境,又如何不接受人家的一片善心呢?”


孔孝天道:“道长,这一点晚辈是怎么也办不到的。”


那道长道:“哈哈……哈……小伙子,有骨气是对的,但你以为,你这样就叫做有骨气么?恕贫道出言无礼了,小兄弟此举,实乃可谓愚不可及,其一,那位年轻人出于一片好心,乃是诚心帮助而绝非施舍,你方才所言不移,不屈,半点没错,但你于此逆境接受有心人的帮助难道就叫移,叫屈了吗?其二,且不说小兄弟方才自己说了尚有父母在堂,就说你身边这两位朋友,莫非小兄弟就为了自己的尊严而让他们跟你一起就这么饿死么?于贫道看来,恐怕那不叫尊严,叫面子多些吧。”


孔孝天听得无言以对,心中对这方才口中的臭道长不禁渐生敬意。


那道长继续道:“其三,所谓‘曲则全,枉作直’,你今日若不肯受人恩惠,就此饿死街头?连你自己方才也说了‘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既是如此,又为何不受呢?况且,那位小兄弟只不过一片好心帮助于你,并非如贫道这般恶意奚落,或是威武相逼吧。”


孔孝天一脸的惭愧,抱拳一揖道:“道长指点得极是,晚辈今日受教了。”


那道长“哈哈”一声畅笑道:“贫道方才本确是看不过你霸道欺人,想要教训你几句而已。”


孔孝天道:“道长教训得极是。”


那道长颔首点头,又指着孔孝天身后道:“小兄弟,你看你方才坐那里。”


孔孝天奇怪的依言望去,只见方才自己所坐的石头缝里,竟然长着一根绿草,心中尚存的疑惑顿时恍然。林若雪也与他一般感悟,心想:义父当日所言果然不错,张松哥道家的学论果然博大精深。连忙回头道:“道长,小女子林若雪今日也受教了,不知道长可否帮帮我们。”


那道长道:“嘿嘿,贫道银两无多,就给你们免费看个手相吧。”


林若雪大喜,和孔孝天齐声道:“多谢道长。”


那道长道:“小伙子,你先来吧,把左手伸出来。”


孔孝天依言伸出右手,那道长细细端详片刻道:“呵呵,年轻人将来不错嘛,哈哈……哈哈……果然是条好汉啊!将来定非池中之物。”


孔孝天本来并不信命,只是方才听了那道长一番教训后对之敬佩不已,所以第一次让人看手相,这时听道长如此夸赞,心想:是不是真准啊!?于是道:“道长,那你可知道我最近发生了什么事不?”


那道长微微一笑道:“小兄弟,既然是一道创伤,那还是不提罢了吧。”


孔孝天大是震惊,道:“道长果然是高人,可是……可是……你怎么可能知道呢?”


那道长道:“人的命运本就乃是先天气运与后天行为结合而成,小兄弟你看,这许多的障碍线都预示着你以后的路磨难重重啊!不过,只要你坚持得过去,以你这直冲天纹的功业线来讲,必定非同一般,知道吗?”


孔孝天点头道:“晚辈一定谨记道长教诲。”


那道长又看林若雪的手纹,却是立时眉头深锁,林若雪问道:“道长,怎么了?”


那道长叹一口气道:“这位姑娘心地善良,只是……唉……”


林若雪道:“道长有话不妨直讲,若雪自知命苦,勿须忌讳什么。”


那道长道:“姑娘,你父亲身前所为,给你带来不少苦难啊!”


林若雪一惊道:“道长果然是世外高人,但若雪先父身前对若雪百般疼爱,就算累我再多,若雪也不会怪责于他的。”


那道长叹一口气道:“你识得这样想就最好了。”又对一直默不作声的赤狼道:“这位小兄弟面相奇特,也让贫道看一看手吧。”


赤狼一直满脸疑惑的看着他们,心中大是不解,这时听叫自己,伸出手道:“你……怎知道?”他是搞不懂为何这道士看一看手就能知道别人的事。


那道长也不立即回答,接过他手一看之下,微笑道:“小兄弟,人世间的事,你不明白的可还多呢!”


赤狼微微一惊道:“又……知道?”他的意思是说那道长又知道他不是在人世长大的。


那道长点头道:“小兄弟,这未来的几年时间,便是你成长为一个真正的人最关键的几年,贫道赠你一句话,你切切牢记。”


赤狼轻轻点了点头。


那道长道:“听你身边人的话。”说完望向林若雪。赤狼也跟着望着林若雪道:“嗯……谢谢。”


林若雪笑道:“道长你放心好了,赤狼从来都很听我话的。”


那道长微微掠过一抹苦笑,由怀里掏出一绽银子递到赤狼手里道:“这个你们先收下。”


孔孝天忙道:“道长,这怎么成……”


那道长道:“小伙子,又忘了贫道方才的话么?”


孔孝天道:“可是……可是……”


那道长把银子放到赤狼手里,道:“贫道最讨厌婆婆妈妈,别可是可是了,方才贫道已经为你们卜了一卦,你们往南走应当可以找到出路,不过卜卦之术贫道亦不精通,所以这点银子就当给你们急时所需,不必再推迟了。”


孔孝天与林若雪大是感激,齐声道:“多谢道长。”


那道长道:“不必多礼,你们快去吧,呆会可就误了时辰了。”说完转身离开。


林若雪看着那道长离去的背影自语道:“张松哥的道家学问果然博大精深。”


孔孝天没听清楚,于是问道:“若雪,你说什么?”


林若雪道:“哦,没什么,不知道你见过我刚来黄坡村时一起的那个张松哥没有,他也是半个道士吧。”


孔孝天笑道:“哦!怎会没见过,当时你们一进村,我们一大帮人跟着看呢,嘿嘿。”


林若雪想起当时张松柏说那些男人都是在看自己,不禁立时粉面羞得红一大片。


直到那道长转过一个弯道,三人方依其所言往南寻去。



弯道处,那道长摇头叹息道:“唉……人生在世,又有谁,能把握自己的命运呢,可惜啊,可惜……”


命运!?


可惜?!


谁的命运——


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