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七章 张古山血战(下2)

丁老大 收藏 21 159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七章 张古山血战(下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第二天,鬼子也没有攻山,底下也没有上来人,韩文德他们三个又渴又饿,也不知大部队撤走没有,这样不死不活的也不是个办法,他们商量往西山头去看看,刚到山腰,就发现上面是鬼子,三个人这时也回不去,也上不了山。韩文德对两个兵说,咱们各自找位置躲避,逃出一个是一个。

三个人分开,韩文德沿着山边走,见山边是一条自然水渠,水位有深有浅,他把边上的草拨开,见有一个一人多深的坑,就蹲下去,心说死活也不走了,鬼子如果离我远,我不打他,到跟前发现我再打。反正也就是个死。

他从草缝里望出去,听见枪炮声,飞机声轰隆隆响,照明弹照得大地雪亮,想起营长王之干和于副团长都死在战场上,昨天他把一个受伤的高陵兵雷玉河扶上担架,不知是否运到后方去了?敌人的武器这么强,兵的战斗力也强,敌人又有烟云毒气,而我们队伍每人只有一个防毒口罩,支持的时间不长,而我们国家就没有造出压倒敌人的武器。而只能用生命拼杀。这太可怕了。他想不通我们的指挥员为啥不想些巧办法消灭敌人,只在兵的后面督战,枪杀自己人。

他感觉他的生命可能像于副团长说的那样,活不过一两天了,他因为两天没见到食水,口干舌燥,身上无力,歇了一歇,觉得这样藏着不是个办法,就想往坑上爬,身上的包坠着,一下没爬上去,感觉是背上的包太重,就把包解下来,忽然手碰到包里一个硬东西,想起里面有缴获日本人的牛奶罐头,给营长背着,没想得起给营长吃,营长牺牲了当然吃不成了。又伤心落泪。

到后半夜枪炮声缓了,他实在饿得不行,就把背包解开,把罐头盒取出来,好在他没有受伤,摸摸左轮枪还在腿窝里。就取出一粒六五子弹,用子弹头把罐头击了两个洞,往口里倒吸,不知不觉吸完了。过了一会觉得身上有力量了。就模模糊糊坐着睡觉了。

这一觉直睡到第二天中午,飞机的“嗡嗡“声把他惊醒了,他拨开草枝向外看,不见了战斗的烟云,也不见人。他又取出仅有的一筒罐头,分两次喝完,这才决心冲出去。他把传令班长交给他的德国造二十粒的子弹装满,扳开机头,送上保险,又把左轮手枪的六粒子弹装满,爬出坑,向南走去,他知道南边有个山口,就是督战队督战的地方。到了南山口,只见小道两旁零落着尸体,担架。没有一个活人。

正走着,忽然发现后边呜哩哇啦来了十多名鬼子兵,趁鬼子兵没有发现他,连忙爬倒在草从里,鬼子兵过去后他才爬起来,远远的跟在鬼子兵后面,见道旁有一个日本钢盔,就拾起来戴在头上,又见一个死了的鬼子兵身上衣服还新,又脱下来穿在身上,简直成了一个鬼子兵,只是衣服大了些,与他单薄的身子不大协调。他把换下了的衣服揉成一团塞在背包里,随着那十几个鬼子兵到了哔叽街,发现街上尽是鬼子来回走动,有的在烧火,吃饭,身上都干干净净,不像是才打过仗,好像是新来的敌人。

韩文德不敢说话,他懂得的日本话不多,只是简单的几句“米西米西”“八格牙路”什么的,一说话就要露馅。一个鬼子向他呜哩哇啦,他只是摇摇手,不敢开口,那个鬼子也没再问。

韩文德从鬼子丛中穿过,出了街,向桥上走,想过桥。离桥大约百十步远,发现桥上有鬼子守桥,连忙下到路旁的草丛中藏起来,路边的草丛很高,人窝进去一点也看不见。一直等到天黑,这才下河凫水到南岸边,在水中抓住草和树枝慢慢挪行,不让水发出声音。

这时候一轮明月已经升起,大地晶莹透亮,韩文德却不喜欢这种亮,他想,只要有一片云遮住月亮,我就能摸到桥边。可是天上没有一丝云,他只得一点一点的挪,好不容易挪到桥下的黑影处,听见两个鬼子兵就在头上说话,说的日本话,他也听不大懂,鬼子兵不动他也不敢动,直到两个鬼子走向桥北头,吸烟的火一闪一闪,他才又向东轻轻游了约百米多,爬上北岸,换上自己的衣服,顺草路慢慢前行。

正走着,他忽然感觉南岸山边上有人影,就停下来细看,当判明是鬼子哨兵的时候,见月亮很亮,四外看看,发现自己脚下往东是片开阔地,便于逃跑,小孩子的恶作剧上来,心说,给鬼子添点麻烦。于是,把二十响掏出来,瞄准鬼子的影子就是一梭子子弹,只听对岸日本人乱喊:“中国兵的。”他便向东急跑,跑了约一里路,过一个小桥,到了南山脚下的村庄。

这个村庄已经遭到日本鬼子的洗劫,有的房屋被烧了,还继续冒着残烟。这时天已经亮了,韩文德在村子里碰见一个受伤的中国军人,左手绑带挎在脖子上,右手里拿一根木棍在猪圈里打小猪,见韩文德来吃了一惊。一开口,听是河南口音。他问清韩文德是五十一师的,就说他也是五十一师的,并和韩文德在一个旅,旅长是李天霞。

那受伤的兵说他手上有伤不方便,让韩文德把他已经打死的五个小猪拿上,到一家顺路的人家门口,在无人的屋里弄了口小锅,用柴火烧水。把水烧开后,韩文德烫了猪毛,用刀砍去猪头猪腿。去掉内脏,也不洗,放进锅内加火煮。煮了几滚,那受伤的兵用筷子一捅,说,中了。

正在这时,空中响起了飞机声,受伤的兵捞出三个煮得半生不熟的小猪,在凉水中一涮,用没受伤的手往怀里一抱,说声快跑,飞机要撂炸弹。撒丫子跑了。

韩文德急忙把剩余的两个著述的小猪倒在篮子中,也在凉水涮涮,提着边跑边撕着吃,进了一个山口。

正走着,发现后方的新部队头上插着伪装上来了,韩文德迎上前去,有位营长问明他的来历和前方的地形和敌情,韩文德说了,他把韩文德叫到队上吃了两碗饭,菜盆内是带毛的瘦猪肉。

营长想把韩文德安排到军中去,韩文德说,不,我还要找部队。

营长说,那你向后走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