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变 第二卷 星殒 第十三章 最后稻草

雨夜烟火 收藏 1 0
导读:风云变 第二卷 星殒 第十三章 最后稻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04/


南思奇接到的公文很快也传到各个高官手中。

宋历一七八年三月二十三日,就在幽灵组进入成都同一天,金国军队涌出金陵城,攻击围困在金陵城外的宋军金陵大营。

由于宋历一七六年九月金陵突围战宋朝军队惨败,两个主力军需要重建,宋军面临军力严重不足的局面,现在原本应该至少驻扎三个主力师的金陵大营只驻扎了三个地方警备师。

经过金陵突围战役后,金兵对宋朝主要产粮区太湖地区进行扫荡,造成大批粮食被毁。

第二年也就是宋历一七七年宋朝发生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粮荒,遍地都是饿死的民众,这时不知哪里传出消息说京城的贵族富商们都在囤积粮食谋取暴利,于是很快生产停工,大批的难民不断涌向传说中满地粮食的京城临安。

在这种情况下,军队内部也人心惶惶,无法进行日常训练。

宋朝判定这一切都是金国人在幕后搞鬼,可是有些事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当务之急是怎么变出粮食平息风波。

很快中央军宣布对所有进京的道路实行戒严,严禁平民无故离开家乡。同时宣布朝廷将斥巨资采购粮食安抚灾民并重点打击囤积粮食的行为。

对军队也开始对物资实行管制压缩日常训练量,暂停对西方军北方军和其他军队的招募重建工作。

宗泽和岳飞等将领对压缩军队开支这种杀鸡取卵的方式上书朝廷表示担忧,很快被斥回。

兵部也调集各地兵员进驻金陵大营防止金兵趁火打劫,经过半年提心吊胆的等待,预料中的金兵并没有来进攻,除了些小规模的骚扰。

历史的车轮终于驶过了难熬的一七六年,宋朝兵部上下都松了口气,军队的招募训练工作也重新开始。

因为春耕的到来需要大量劳力,兵部下令原本调往金陵大营的东方军返回长江沿岸的驻地接替临时召集起来的民兵部队。东方军留下的空缺则由刚补充完兵员的西方军接替。

东方军离开和西方军到达金陵大营的时间相差十天,这十天时间金陵大营就只有三个地方警备师驻扎。

宋军兵部没有人在乎这十天,因为这十天是江南的清明雨季,金兵是北方农牧民族不习惯雨战,从来没有在雨季发动过战争,就算发动了只要不是大规模战斗,大营里还有三个警备师有什么好怕的?

经验主义是会害死人的,不仅会害死人,有时连国家都会被害死。

三月二十五日,由于一年多来没有得到有效训练和物资保障,仅仅三天之后受到优势敌军猛烈攻击的宋军被迫撤离金陵大营,耗费宋军无数人力物力建设成金陵大营被金兵完全摧毁,标志宋军对金陵三年多来的围困宣告彻底失败,从此金兵可以依靠金陵对任何方向的宋朝领地进行攻击或掠夺。

宋朝朝廷大为震动。

于是刚刚返回驻地东方军又重新开始了集结,而风尘仆仆的西方军快到驻地时才发现驻地不见了。

金国对这一系列行动的代号叫做最后稻草,最后稻草计划的目的就是成为压垮宋朝政权的最后一根稻草。

最后稻草计划到目前为止可以说取得超乎金国预计的成功。

后世评论一致认为从金国第一次南侵开始的整个宋朝卫国战争的前期所有战役里,对于宋王朝来说,最后稻草计划带来的伤痛最为沉重,甚至比靖康事变中被劫掠走两位皇帝还要大,宋王朝即将面对的命运没有人能猜到会恶化的如此迅速。

************

三月二十六日,消息传到巴蜀首府成都,尤其是在即将开始投票大会的前夕,这给投票大会带来许多不确定的因素。

宋军的失败使主张巴蜀不应该主动参与宋金战争的静观派的声浪大增,甚至提出要对巴蜀要不要宣布中立进行投票。

主张出兵驰援江南宋廷的亲宋派和静观派本来矛盾还没有摆上台面,因为宋军的败退双方的争论突然变得白热化了,双方矛盾的解决变得迫在眉睫。

接下来的一夜是宋朝建国一百多年以来成都最血腥的一夜。

巴蜀亲宋派中坚成都知府刘光远回家途中遇刺重伤,侍卫死亡十六人,伤八人。

巴蜀亲宋派领袖关山渡的侄子关大同家中被蒙面人袭击后纵火,全家一十八口人均被杀害,仅有一名当晚回娘家的小妾幸免。

静观派得力干将成都城卫指挥使莫其飞在卫所内休息时人头不异而飞,当时门外值勤的六名卫兵没有一个人发觉有人进出。

接连不断的坏消息让本就人心浮动的成都城蒙上了一层恐怖的阴影。

静观派和亲宋派互相指责对方进行暗杀,有份参与投票的安防社成员纷纷加强护卫以防不测。

成都城内暗流涌动,局势有失控的可能。

巴蜀总督赵格与巴蜀总兵提督梅非联合下令成都城立刻实行宵禁。

一大早,南思奇被紧急招到总督府。

总督府内正有四个人满脸凝重的在等着他,除了总督赵格和总兵提督梅非两位巴蜀军政首长外还有两个中年人。

身材略胖商人模样的那个是安防社的社长关山渡,亲宋派的领袖,从他脸上看不出刚刚有亲人失去的悲痛。

体形标准的是安防社的副社长张羽,静观派的领袖。

后两人才是巴蜀真正的无冕之王。

几人没有多做客套,作为南思奇名义上直属长官的总兵提督的梅非直接对南思奇说道:“南将军,你的剑阁第一警备师是不是有一支部队在成都附近的军营里?”

南思奇不明所以,但还是很快回答道:“是的,提督大人,属下有一支两千人的部队刚刚押送一批军用粮饷物资到成都,现在就驻扎在城外。”

梅非点头道:“好,我命令你立刻带领这支部队进成都执行安防社会议期间宵禁,成都府的捕快会配合你们实施宵禁。”

南思奇接受命令,虽然更加不解,成都有自己的警备师为什么不用,但军人只有服从的权利。

边上的安防社长关山渡显然看出南思奇的疑惑,开口道:“原本我们是想动用成都警备师执行任务,可是这次情况特殊,成都警备师都是本地出身,关系复杂,所以我们考虑用你们,届时成都警备师将在城外执行警戒任务,城内的安全就靠你们剑阁第一警备师了。”

南思奇可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一听关山渡的解释的这么堂皇,很快就想明白了这次任务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次换防任务是亲宋派和静观派两派斗争的产物,成都警备师一向是亲宋派控制的,由他们执行宵禁戒严当然让静观派觉得不安,尤其是在当下这么敏感的时期。两派妥协的结果就是让中立的剑阁第一警备师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由此可见静观派已经在安防社内部逐渐获得了优势。


***********

南思奇踏出总督府深吸了一口气,明白从现在起自己无可避免地被卷到了两派相争的锋口上,成了两派下一步必须争取的目标。

一条人影突然挡住南思奇一行人的去路,卫兵紧张的拿起武器围住来人,值此非常时期没人知道危险会从何处降临。

来人举手示意并无恶意。

南思奇认出他就是那个最近老是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小捕快风无语,没好气的说道:“风捕快,你就不能消停会,我现在很忙,没空陪你玩查案游戏。”

风无语笑嘻嘻的说道:“你没空我有啊,所以从现在起我就会一直跟着你,也许杀手什么时候再来我就能抓住他破案了!”

南思奇怒道:“我奉命在执行重要军事任务,要严格保密,你再跟着就把你抓起来。卫兵,马上赶他走!”

风无语不慌不忙从怀里掏出一份公文:“我也是奉命执行任务,这是你的上司总兵提督大人和总督大人的命令啊!”

南思奇接过一看,原来是两位上司指派风无语当成都府捕快与剑阁第一警备师的联络官,协助执行宵禁。

南思奇眯起眼上下打量风无语:“哦,没看出你还挺有后台,一个小小的实习捕快就能当上联络官,看来挺有前途的!”

风无语得意的供供手:“过奖过奖,我其实没什么后台,就是上司觉得我脾气好,可以忍受某些将军的臭脾气,所以把这个没人肯来的任务交给我,你知道我也是没有办法选择的。”

脾气好?这句话可以用来形容面前这个人?

南思奇想起一句话。

千万不要和白痴吵架,因为吵到后来,旁人谁也分不清究竟谁是白痴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