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四章 童子军(上)

丁老大 收藏 34 1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过了几天,团长候桂亭听下面反映,十来岁年龄的新兵有好几十个,不好管理,开了个会研究一下,决定成立童子军队,韩文德就被调进了童子军。

童子军都是些小孩,年龄最大的十七岁,最小的十四岁,共七十二名,每人发一根棍子当枪,每天扛着棍子和那些大人同一个时间出操上课。韩文德把这七十二个童子军称作水浒传上的七十二地煞星。他自称为天杀星,并与一个自称为地煞星真姓名叫王志杰的臭味相投。

这天下午下操后,天快黑了,韩文德和王志闲着没事,手拉手在军营里转,见团长候桂亭带着那个枪毙人的胖副官和两个护兵从他们身边过,到他们跟前时说扭回头对那胖副官说,快走。眼看着出了军营大门,。韩文德问王志杰,你说团长干啥去了?王志杰说,不知道。韩文德说,你干啥事一点也不用心,将来怎么打仗?王志杰反问,你说团长干啥去了?你也不知道。韩文德说,我肯定知道,团长看戏去了。这几天西门戏园子里演秦腔三滴血,团长每天都去看。王志杰说,咱要是团长的护兵就好了,也能看戏。韩文德说,不是护兵也能看戏。王志杰说,吹牛,咱连营房门口都出不去,还能看戏。韩文德眼珠子一转说,只要出了营房就能看戏,你说对不对?王志杰说,对,但是,营房根本就出不去。韩文德说,我有办法。王志杰文,啥办法?韩文德说,你去多找几个童子军,都把棍拿上。

王志杰疑疑惑惑去了一会,找来了八个童子军,连他和韩文德共十个。他说,人找来了,你有啥办法?

韩文德问他们,我带队行不行?你们听不听我的号令?

他们都说听。

韩文德说,听了就好,大家先排好队。

队排好后,这些童子军挺着小胸脯,肩膀上扛着比身子还长的棍,雄赳赳气昂昂的。韩文德站在队前,表情严肃,学着教官的口气像模像样的喊,立正,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然后小声说,我们要出营房看戏,哨兵不准出去,咱们排成队,他们就让出去了。接着就大声喊,向左转,齐步走。小队伍向营门口走去。他口里脆亮的叫着,一二一,一二一。

到了营门口,哨兵微笑的看着他们,不但让他们出去,还给他们敬了个礼。

出了营门,韩文德喊声,跑步走。这些小玩意们就嘻嘻哈哈稀稀拉拉在大马路上跑,但是始终持着基本的队形。远远的看见了团长和他的护兵,韩文德就对这些气喘吁吁的小兵说,走慢点,不能让团长看见。只要团长进了戏园子,咱们就能看戏,如果团长不进戏园子,咱就看不成啦,只好赶快往回跑。

果然与韩文德判断的一样,团长和胖副官进了戏园子,韩文德喊声口令,枪下肩。他们便把棍子提在手里,向售票口走去,过去的戏园子的售票口就是出入口,售票员坐在进出口售票。售票员见他们提着棍子要进去,就问他们,干啥?韩文德说,我们团长进去看戏,我们是保护团长的警卫。售票员翻翻眼皮子,知道惹不起这伙看白戏的当兵的,只得放进去。

戏院里的灯虽然有点黑,但是小孩子眼尖,进园子一扫,就看见了坐在前三排位置的团长,韩文德摆摆手,让其他几个同伴不要吭声,然后引领着他们坐在后排,与团长隔了十来个位子。

板鼓“嗒嗒嗒“一响,紧接着锣鼓铜镲齐鸣,大幕徐徐拉开了,一阵悠扬的板胡声响起,戏就开场了。周老汉领着儿子周天佑回陕西韩城老家,因为儿子的问题,弟弟要把他告到县衙门,说他哥哥这个儿子不是亲生的,不知从哪儿抱养这么个儿子,回来要分组上的家产。韩文德就想起了他的二哥。他父亲告诉他二哥不是亲生的,不能让二哥当壮丁,他至今也不知道二哥是怎么个不亲,就是这个不亲的儿子,父亲还舍不得让二哥当壮丁,父亲说是怕人家说闲话,现在看了三滴血的戏,一想,可能二哥是抱养别人的?他想不通,父亲已经有了大哥,为啥还要抱养人家一个二哥,以后母亲又生了他老三和老四老五,咋不把人家的娃还给人家?正想着,有人查票来了。

查票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伙计,他见是一伙扛棍子的小兵,就问,谁带队?韩文德说,我。伙计问,你们买的是不是集体票?韩文德说,不是,我们不是来看戏的,我们是团长的警卫,我们团长在前面看戏。

查票员点点头走了。

戏演到中腰换场,团长尿憋了,起来上厕所,韩文德他们紧躲慢躲,团长还是看见了他们,团长走到跟前,他们便拄着棍齐刷刷的站起来。

团长问,谁带你们来的?

韩文德胸膛一挺说,我。

团长沉着脸问,你们怎么随便来看戏?

韩文德说,是团长你叫我们来的啊。

团长很讬异,我啥时候叫你们来了?

韩文德说,你从我们身边过的时候说,快走。

团长想了想说,我是叫张副官快走。

韩文德嘻嘻一笑,说,团长,这是你没说清,不能怪我们,我们以为团长是请我们保护,我们也想看戏,就跟来了。

团长看了看笑了,一个指头指点着说,你们这些孩子真淘气。然后去上厕所。团长刚转过身,韩文德就把舌头一吐,向伙伴们作了个鬼脸。

团长上厕所回来,叫张副官,给后面那伙孩子送两盘瓜籽去。这个张副官端着两盘瓜籽放在这伙童子兵面前,韩文德看着那双手就有点害怕,其实,张副官的手很白很软,就不像个能杀人的手。张副官临走说了一句话,胆大!把这一伙孩子吓得胆颤心惊的。

戏看完以后,团长站起来走,韩文德和那伙童子军就跟在后头。进了营门,团长把韩文德挡住问,你们队长知道不知道?

韩文德说,不知道,我们走的时候时候不能让队长知道,队长知道了我们就不能保护团长了。

团长问,你们真的为保护我?

韩文德说,是

团长眼一瞪说,是个屁,你老实说,是不是偷着去看戏?

韩文德说,团长,我说实话,想看戏是真的,但是,团长不去我们也不敢去。接着又映求团长,千万不敢让队长知道。

团长问,为啥?

韩文德说,队长知道了我们就要挨打。

团长说,你也知道会挨打。好了,回去悄悄的睡吧,我不说,你们可下不为例。

韩文德说,团长下次看戏给队长下个口令,叫上我们保护你。

团长没说行,也没说不行,只是笑着说,快回去睡吧。

韩文德走了以后,团长侯桂亭看着韩文德的背影,心说,少年不知愁滋味,马上要上战场了。还顾得看戏,这小家伙挺机灵的,又识字,只要不在战场上早早被打死,将来就是个当官的角色。没想到两天后韩文德和王志杰差点被活埋。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