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三章 第一次当传令兵(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这一队人马徒步迤逦而行,黄土铺垫的道路崎岖不平,太阳在头上火辣辣的照着,壮丁们都耷拉着头,真像一队大兵押着一群犯人。韩文德也早已把打着的旗卷起来了。上塬下塬,坐船过渭河,终于来到繁华的西安城,韩文德见西安人很多,就问他后面的程久和,今天西安市不是逢集日?韩文德知道高陵城是阴历四、九逢集,以为西安市也有集日。

程久和笑他没见过世面,说,大城市就没有集日,每天都逢集。

韩文德就不明白,怎么能每日逢集?又不敢再问,怕人笑话,在心里画了个大大的问号。

来到西门外的大营盘,双方进行了详细的交接手续。

部队住的这个营盘实际上就是飞机场,场里停着几架银白色的飞机,韩文德是第一次看见飞机,觉得很新奇,人员交接完后他以为没事了,想到跟前去看飞机,刚走了两步就被喝止,一个戴大盖帽的长官问他,你干啥?韩文德说,去看飞机,长官问,你没见过飞机?韩文德不想说没见过,怕长官有笑他没见过世面,犹豫了一下,说,见过。

长官问在哪里见过?

韩文德说,在天上。

长官笑了,说,队伍住在飞机场,让你把飞机看够。

韩文德被分在二连,因为年龄小,给连长当传令兵,那个问他见没见过飞机的长官就是二连的寇孝维连长,这支新兵队是二十八师的一个补充旅,补充旅,顾名思义,就是给前方打仗损失了兵员的部队补充,负责训练的这个师的师长叫董钊,旅长郝瑞征。团长候桂亭。都是以后比较有名的人物,董钊是陕西长安县人,以后升任第三十四集团军总司令;郝瑞征是陕西兴平人,后任冀察战区第5游击挺进纵队司令,两人都是黄浦一期的学员;候桂亭以后也当了将军。这个补充旅共一千多人,主要是陕西的壮丁。负责训练的二十八师是陕西的部队,新兵训练好了以后就要送到前方去,不留在二十八师,至于补充哪个部队,要由中央政府作决定。训练的内容主要是每天出操走队列和练打枪。

韩文德因为是连部的传令兵,相对比较自由一点,虽然也参加训练,但是不像其他的兵一天到晚那么练,有事就走了。韩文德过去从来没到过大城市,这次到了西安城,看见一切都很新奇。他先是喜欢飞机,时间稍长一点也看腻了,又喜欢爬城墙,从城墙上边走边往下看西安城的景色。

这天韩文德没事干,又爬上城墙,正在上面走,忽然看见队伍都集合在营房西边的城壕下,正是他们团的兵,他们连的兵也在队伍里。不知道发生了啥事,站住了看,只见一个兵被五花大绑,靠壕站着,团部的胖副官手里持一把王八盒子,瞄准那兵的脑袋,啪的一声枪响,眼看那兵头上冒出了血,倒了下去。这是韩文德第一次看见枪毙人,把他吓得心里突突突跳。无心再逛了,赶紧下城墙回到营房。

见了连长。连长问他干啥去了,部队集合不见人?他说,我上城墙玩了,看见了团部的胖副官枪毙人。连长说,枪毙的是个逃兵,没逃脱被抓回来了。韩文德问,为啥抓回来要枪毙?连长说,如果不枪毙,这些兵都想跑,不想上战场。枪毙就是栽娃样子,看谁以后还敢跑。你可不敢跑了。

韩文德说,你打我我也不跑,我就是来上战场打日本鬼子的。我已经在县上宣了誓,不打倒日本鬼子不回家。

连长说,你有这个志气好,部队上是有纪律的,你以后不要自由散漫随便乱跑,小心把你当逃兵抓了。

正说着,忽然警报凄厉的响了起来,韩文德听见拉的是防空警报,随着整个营房就乱起来,连长让他赶紧通知各排排长带兵钻防空洞。他跑着通知完,见全团的兵都乱哄哄的钻防空洞,就把连长不让他乱跑的叮咛忘了,一转身又爬上城楼,从城楼上往下看,只见高射炮兵正在乱哄哄的转动大炮,炮口指向东北,随后听见远处嗡嗡声传过来,眨眼工夫就看见了九架飞机编着整齐的队形,像黑老鸦一样飞过来,飞机的肚子底下也出现一串串黑点往下掉,炮兵向飞机开炮,打炮的声音震耳欲聋,城墙都像在晃动,他也看见了炮弹在空中爆炸,像一串串银球,还有一团团的黑烟乱飞,他知道是飞机撂炸弹,只听一个声音喊卧倒,他也急忙卧倒,接着就响起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他一直抬头看飞机,见飞机在西安城上空盘旋了有半个小时,不断传来爆炸声,接着就飞走了。他下了城楼,来到那一排大炮跟前问炮兵,打了那么多炮弹咋没打下一架飞机。

一位满脸黑灰的炮兵说,鬼子的飞机飞一万多米高,咱的大炮只能打八千米,连个飞机毛也打不下来。

韩文德想,飞机是人造出来的,不长毛,长毛就成了鸟了。他问高射炮兵,既然打不下来飞机,你们的炮不是白打了?

那炮兵说,也不白打,鬼子的飞机是来炸飞机场的,他们知道有高射炮,飞机就不敢飞低,飞机飞高了炸弹就撂不准。撂不准就炸不了飞机。

韩文德说,城里又不是野地,炸不了飞机把房子和人炸了。

炮兵说,我们只管守卫飞机场,炸其他地方我们管不着。

韩文德回到营房,见部队的官兵已经从防空洞里出来,有人集合检查人数,有人检查房子,韩文德听连长说,人数一个不少,也没有伤亡,可是,营房被炸塌了不少,并把一个请来给部队补衣裳的妇女炸伤了肚子。韩文德去看那个妇女,只见这妇女有三十多岁,穿的粗布衣裳,脸黑黑的,像个穷人家的媳妇,血从衣服上渗出来,脸黄得像一张表,哎哟哎哟的呻唤流眼泪。被担架队抬走了。

这是日本飞机第一次轰炸西安,西安城被炸死的人不少,敌机的攻击目标主要是飞机场,所以西门外的居民就糟了殃,死的最多,日本人的消息灵通,知道飞机场有高射炮保护,所以飞得高,因为飞得高,又有高射炮干扰,弹就投得不大准,就这投得不大准的炮弹也把两架飞机炸坏了。韩文德不明白日本人的飞机能飞到西安轰炸,我们的飞机咋不飞上去打日本人的飞机。他不知道中国的航空事业落后,在西安飞机场停的几架飞机都是蒋经国在社会各界进行募捐,然后用募捐的钱买的。机种非常落后,跟日本人的飞机根本不能比。

第二天上午,韩文德的父亲和李赵村刘文海的父亲、绳刘村于克俭的父亲来了西安。三个老人是一大早步行来的,到营房时部队正在吃午饭,三个老人见到儿子才放了心。父亲拉着韩文德的手说,县上传说飞机撂炸弹把高陵的壮丁都炸死完啦。韩文德笑着说,没事,你们回去叫壮丁的家人都放心,飞机来了我们就钻防空洞,飞机根本炸不着我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