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二部 雀占鹫巢 第十一章

一木人 收藏 3 7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让这位按摩女没想到的是,还没弄上十几分钟呢,血从安抚民嘴里狂喷而出,安抚民是真废了,事后被医生诊断为“马上疯”。你想他为在谭燕面逞英雄,昨天晚上到现在吃了二粒伟哥,喝了一瓶体能快速补充液,本来这心脏负合就已经有些受不了,加上一听李岩告诉他的消息,急火攻心,一口血喷了出去,就完事了。而谭燕此时正在女浴室,一听这消息,急忙买单走人了,边走边庆幸自己有远见,但还恨自己弄少了。

休闲中心可乱套了,110、120都来了,一查一看死者是位正部职在职干部,身上各种卡证值百万,马上上报吧,立案调查。可按摩女怎么也没有找到谭燕,一是老板怕摊事将小姐们都放了,二是女浴室没有闭路监控,因此谭燕躲过了一劫。

这些情况李岩和赵宁并不知道,在两人认为已经是天衣无缝的情况下,李岩来到了经计委大院正常上班。可是看到他的人无不切切私语,指指点点,让李岩觉得今天这个大院有些异常。但他没有管那些,头也没歪一下,就进了大楼,来到他的办公室门前一看,一张长长的封条贴在上面。李岩转身就来到司行政办,“哎,我说哥几个,我还没走呢,就封门呀?这茶凉的也太快了点吧。”

李岩的话让行政办的人都站了起来,“李司长,您太抬举我们了,那门不是我们封的,是纪委监察的人封的,我们也是早晨来才知道。”

“纪委监察封我门干啥?”李岩一时没搞明白。

“不光您,李司长,还有安抚民,安主任的门也封了,”行政办的人说道。

“那我上哪儿办公呀?”李岩问他们,他们直摇头,就在这时李岩接到了一个电话。

“听着,老公,别吱声,我还是宁儿。安抚民真的死了,可公安部门却对外说没死,你注意点。”赵宁是用公用电话打过来的,提醒他一下,然后就挂了。

李岩却没挂,“您是怎么知道的,可我不认识您呀,这样吧,我现在已经不在项目司了,您还是去找熊司长谈吧,再见。”说完李岩扣上了7200,“我去找主任去,”李岩说着就要往外走。

“请问,您是李岩同志吧,我们是纪检监察部门的,有点事想和您谈谈,可以吧,”从走廊上过来了几个人。

说实在的李岩觉得自己头皮有些发紧,但仍然没有停住脚步,“等十分钟,我请示一下主任,就跟你们谈。”

“难道您跟纪委监察部门的人谈话,也要主任批吗?”这几个人跟在李岩后面说道。

“什么意思?难道我就不能向主任汇报一下工作?难道我就不能向主任请示一下工作?难道你们说怎么的我就得怎么的?我李岩光明磊落没有见不得人地,要谈什么,就在这儿,当着大家的面,说吧。我李岩不还没有被停职吗?不还没有被双规吗?怎么连点自由都没有了?”李岩在走廊上大喊大叫着,整个项目司和这层楼别的科室的人都出来了,李岩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缓解一下自己紧张的情绪,然后才是弄明白自己的处境和对方的意图。

“李岩同志您干吗这么激动呀,你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情绪,怎么纪委监察部门就不能找你谈话呀?你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态度?”一个象是这伙人的头说道。

“我的态度不好吗?我的情绪有问题吗?我只想请你们等十分钟,你们都不让,你们说还让我怎么的?”李岩调整好心态后,依旧声音不减。李岩记得石头说过这样两句话:“当官没有干净的。纪委要查一个官员,总能查出点什么。”这两句话李岩听起来或许有失偏颇,但经石头一解释还真有道理。身在官场,无论你如何正直,廉洁,总免不了玩些权术,弄些权谋,或凭着对自己经验学识的信任,做出一些拍拍脑瓜就一锤定音的买卖。这些官能说干净吗?或许他们没有贪污腐败,玩弄女性,但是绝对不是党章所写的合格的共产党员,也绝不是人民所希望的父母官。

“你别太嚣张了,我再说一遍,现在谁也救不了你,只有你自己能救得了你自己,坦白从宽,老实交代是你的唯一出路。” 那个象是这伙人的头说道

“请问您们那一位是负责的,我们王主任请你接电话。”行政办的人过来问道,那个象头的人跟过去,到了行政办屋里,不一会儿就出来了,对李岩说道;“你们王主任让咱们到她办公室去,”说着他就先走了。

王华北心中这个气呀,若大个经计委竟然没有几个贴心人,按说昨天下午发生的事儿,经计委竟然不知道。而纪委监察部门半夜来封门,也没人告诉她,等她早晨知道了赶到单位时,李岩已经和纪委监察部门的人起了冲突。

这时各方面消息也传了过来,说安抚民死后,纪委监察部门的人半夜查抄了安抚民的家,查出各种现金证卡及其它物品总值几千万,又连夜秘密检查了安抚民的办公室,但是没有找到什么太有价值的东西。但他们发现了暗门,试了一下,认为李岩能或多或少地知道点安抚民的情况。可当他们看到李岩的办公室陈设时,就觉得哪儿不对劲,但又找不到问题之所在,于是就也封上了。想今天和李岩较量一下,因为他们一直封锁消息,说安抚民没死,没想到李岩炸了,一点不给纪委监察部门人面子。

王华北知道李岩这么做,一是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二是让别人告诉她,我是你的兵,你救不救我,如果我出了事,你面子上也不好看。王华北思前想后决定让这些人到她这来谈,如果他们真的掌握了李岩的重大事实,那她也没办法,只能认了;如果不是小了小去的问题,王华北就可以经计委的名义扣下,自行查处,这样还可以把李岩攥在手里。

赵宁的电话让李岩真是绝处逢生啊!如果纪检监察的人早到几分钟,如果纪检监察的人昨夜就到李岩家,可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所以李岩嚣张呀:“别人无私才无畏,我是无罪才无畏,别人无欲则刚,我是无罪则刚,我没问题我怕谁?就是你们让我坐老虎凳、灌辣椒水、往我手指头里钉竹签子,我也不老实交代,就不交代怎么样?气死你们。”

有人说“生活就像强奸,当你无法反抗的时候,那就学着享受吧。”命运就是这样完全逆转了,就像一个行走在钢丝上的杂技演员,在你完全没有想到的时候,突然来了个漂亮的翻身动作。人的命运真的是一种最难以捉摸的东西,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些什么……

李岩同纪委监察部门的人加上王华北,坐在小会客室里开始了智力游戏。要说有意思的是三方都知道安抚民死了,但还都瞪眼装不知道。就这么绕来转去到了中午,李岩急眼了:“你们如果是有证据证明,就请拿出来,如果没有,我就不陪你们了,再不然你们把人领来我和他对质。”

要说纪委监察部门的人也够遭罪的,忙活了一宿,没有找到可以查扣安抚民家巨额不明来历财产的证明,对李岩审察了半天,也是没有丝毫收获。于是只好换种谈话的方式了,“李司长,说实在的,我们纪委监察部门还是信任你的。我们的意思是您在安抚民的隔壁,您是不是掌握了他什么,所以他才这么咬你?”

李岩知道他们已经没着了,开始求我了,装作欲言又止的样子,但他就是不知声,急得对方没着没唠的。最后那个头出去打了个电话,半天才回来,然后又和王华北谈了一阵,最后对李岩说道:“李岩同志,早上是我们错怪你了。但是请你以一个国家干部,以一个党员的身份,想一想,安抚民家中拥有巨额不明来历的财产,我们却无法查扣。您能不能帮我们提供点线索,我代表组织向你保证,就是里边牵扯到你,王主任说了由她担保你没事。”

这正是李岩要的结果,“难道安抚民一点都没交待?”李岩继续装着胡涂,看你们什么时候说实话,别拿老子当三岁小孩胡弄。

“他已经死了”,那个头耷拉着脑袋没敢看李岩。

“什么?你们、你们,欺人太甚……”李岩“噌”的一下就站起来,指着他们,但没有再往下说。

“李司长,你坐下,听听人家是怎么说,”王华北这回也拿起了架子,心道害得我白紧张了。

“李司长,刚才我们已经向您说了对不起了,您能看在都是为党、为国家的份上原谅我们吧?”那个头没有了底气。

“请问您的职务是?”李岩一直处在被审的位置上,没办法查证对方身份,但现在可以了。

“市纪委二处,副处级纪检监察员马富林,”马富林这个头更是没有底气说话了。

李岩看了一眼王华北声也没说,拎起电脑包就向屋外走去。李岩的意思很清楚,我的大姐,就这样的小人物都敢在经计委里耀武扬威的,你还是王老的女儿,经计委的一把手呢,白混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