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霸业 5 59

wwll1234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2/


叶鹰摸了摸右耳,耸耸肩笑说:“怎么称呼你呢?富有骑士精神的先生?”


天心倾听出话中的讥笑之意,脸都气白了,但仍然格守着挑战者的礼节,左手举起了佩剑,郑重的说道:“天心倾,天心骑士团团长,剑名天倾,采集陨石精铁所铸,长三尺三,宽一寸。”


此时,白胡子们并没有出言阻止,都想看看这个和天使有关系的人类武功如何。叶鹰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沉重压力,明白对面这个长得十分英俊的家伙武功一定不错,不然也不会让他出手来试探自己了,可是他依然不在乎地说:“对不起,这是不公平的挑战,我拒绝接收。”然后不管天心倾因暴怒而变得半白半红的扭曲的俊脸,叶鹰转向曾经说话的白胡子老头说:“我是来谈判的,应该享有使者的特权,我想尊贵的天心族自然不会玷污自己的声誉,胁迫一个使者接受武力的威胁吧?”


一顶高帽子送出之后,白胡子也不好再沉默了,“年轻人,在我们长老会讨论之后,才能决定是否和你合作。”


“你的意思就是说我暂时还必须留在这里是吧?你不认为让我参观一下高贵的天心族的领地是表现你们礼貌的更好的方式吗?”


天心倾现在十分尴尬,族长已经搭话了他自然没办法强迫对方决斗,可是他左手还举着剑不知该如何收回是好,在天心莜轻碰他一下之后,才愤然丢下一句“懦夫”离开大厅。


顺利攻占了吐尼国的印月王尼卢布*纳罗不但没有应有的喜悦,看过这些天情报系统传回的情报,反而变得有些忧心。国师云戈费耶亲自前往前线,身边没有一个真正可供商议的人让他感到有些孤独。


龙之帝国的反应情况有些平静得过分,正常情况下,即使没有进攻的打算,也应该调整一下军事部署,做好防御的准备。可是巴蜀二州却没什么动静,这让一向稳重的尼卢布.纳罗十分不安。秦州的反应则显得有些怪异,既没有调集重兵,也没有收缩防线,但是西北军团的战旗却突然飘在秦印关上,雷多特也亲自出现在秦印关,封锁了边界,使得情报难以传递,是要进攻?还是要防御?根据现有情报猜不出来。秦州的户籍整顿使得情报的刺探收集变得十分困难,各方之前派出的大批间谍如今都不敢轻易活动,稍不注意就会被老百姓举报。这可以说是费信的功劳,利用老百姓避居秦州的情况,把迁来的百姓每五户编为一伍,设伍长;十伍为一组,设组长;十组为一乡,设乡长。一般一个乡聚集在一个有秦州援助建设的乡镇,开垦政府划分的荒地或者参与政府的一些工程,每伍都互相监督,发现可疑情况立即上报,否则一旦查出间谍,伍内所有百姓一律罚做苦役5年,同组者罚苦役1年,同乡者皆杖三十;相应的,举报一个被抓捕的间谍,赏银1两。对于一个普通百姓家庭,1两银子就够半年生活了。而这些逃难到此的百姓更愿意协助政府打击间谍,保护自己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包括秦州原有百姓也编辑造册,互相监督,以至于大批间谍在没有意识到百姓的强大监督力量之前,被秦州反间谍机构抓获。在抓获了大量间谍之后,秦州的潜伏间谍只能老老实实做百姓,不敢轻易活动了。


公主龙昭等的人没有来,却来了一个帝国的特使,身份十分重要的特使。当费信听到城防军的报告时,立即意识到需要提前向公主交待一下,于是急忙穿好衣服,吩咐东门城防军秘密护送特使去西府,自己先一步去见公主。


安西城 东门 东门城防军统领成武阳接到命令,亲自走到马车前,却被护卫所阻,只得打消上车面谈的念头,低声向护卫长说:“请转告特使,为了保密,希望他化装成我们的士兵觐见公主殿下。”


护卫长上了马车,片刻后下来对成武阳转达:“我们必须保护特使,直到见到公主殿下。”


“这个没问题。”成武阳向后挥了挥手,士兵送上来了数十套军衣(就是平时穿的军装,不是执勤或战时的盔甲),在黑暗中摸索了约摸一炷香的时间,特使团被引进了城门。


可是,当成武阳告诉对方到了的时候,护卫长发现前面竟然是军营,不由得愤怒的低声质问:“这是军营,我们要见的是公主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成武阳解释道:“请你转告特使,这是为了保密的需要。你们深夜入城肯定引起了暗处的注意,所以必须在军营内等到天亮,再安排你们觐见公主殿下。”


未等护卫长表示不满,车内传出了声音:“翔弟,一切听统领的安排吧。”车中人很清楚,虽然说保密很重要,其实自己一路行来自然有人注意;不过既然到了人家的地头,想不听安排都不行了。


第二天,特使见到了公主殿下,而我们的公主殿下这时才发现这位特使并不是公文上所说的军务尚书劳珙彦,而是自己的三哥龙卡亚。


在客套之后,龙卡亚问自己的妹妹:“七妹,你对于印月的侵犯有什么打算?”


龙昭一脸茫然的反问:“还能有什么打算?总不能让我进攻他们吧?听说印月的兵力超过了200万呢!”


龙卡亚根本不相信秦州会没什么计划,只是自己的情报系统在秦州近乎瘫痪,才不得不亲自和这个刁蛮的妹妹来谈谈。他耐着心问:“按照父皇当初的旨意,西北军团还需要担负帝国的防务,在帝国受到威胁时听从调遣,你不会忘了吧?”


“没有呀,我没忘呀,”龙昭的眼神有些奇怪,“哥,你不觉得对不起咱们龙家吗?因为你和二哥的争斗,弄的帝国分崩离析。现在呢,好好的一个帝国只剩下巴掌大一块地方。”


一席话说的龙卡亚面有愧色,不知该如何接口。不能不佩服这个刁蛮的小公主确实有一套,昨晚的临时会议上费信只是让她先打击使者一下,然后再提条件。现在的表现完全超出了预期,只听她继续那种不温不火的口吻说道:“还好后来你和二哥意识到了自己的罪恶,总算守住了最后一点地方。如果你们和六哥一条心,加上老元帅的支持,收服各路诸侯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话又说回来,如果当初父皇不是看出来你们难以同心合力,对付不了那些开国世家,也不会让我到秦州来,还把雷家父子交给我。”


龙卡亚无语,他在明辉自立之后已经意识到这些问题,所以才能与龙都暂时和解,可是,要想让他放下到手的权力,那是绝对绝对没有可能的。所以至今为止,虽然有足够进攻的兵力,却始终不能组织起来向各路诸侯进攻,捍卫帝国的尊严。


“算了,过去的都不说了。咱们也别绕圈子了,说说你来这想干什么吧?”


龙卡亚想了想,还是决定直接说比较好,“能不能在秦州征集大军,至少也要给印月一些压力,不然其他小国也会被她们吞并的,而且巴蜀看到你们毫无作为的态度,将会不再顾忌帝都的存在。所以我们希望你能以帝国的名义征集大军,同时发表一个坚决维护帝国尊严和统一,服从帝国命令的宣言昭告天下。”


龙昭不说话,可是那怪怪的眼神让龙卡亚心里发虚,感觉自己就像当着主人的面偷走了人家的母鸡刚刚下的蛋,还要主人说声谢谢那么无耻。就这么静静的过了一会儿,龙卡亚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发虚的心理压制,喏喏地小声说:“当然了,你可以提条件,只要不过分,我们都尽力满足你。”末了又加上一句,“毕竟我们是兄妹,总好过江山被别人夺了去。”


可是,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句话的真实性。龙昭用一种可怜的眼光看着他,仍然没有说话,其实已经用上了高级法术“幻惑”——这是一种专门控制人心的魔法,首先通过交谈打击对方,在对方放松戒备之时,施展法术通过眼神和声音去控制和透析目标的心理。


龙卡亚在龙昭的魔法影响下,自己继续说道,“只要你发表宣言,我们会出动皇家骑兵表示对你的支援,而且牵制南宫世家。”


“帝国为你负担10万人军队的军饷,不——以帝国的名义组建一个10万人的军团,一切开支算帝国的,指挥权归你,这总行了吧?” 龙卡亚声音都变了。


龙昭得到了三哥心中的底线,这才开始还价:“不行,别说你们帮我牵制南宫世家,要不是我牵制,南宫世家早已经向京城进攻了,这条不算。我们要是发表了宣言,就等于把各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了,成了众矢之的,没有足够的兵力根本无法生存。”


“秦州有大量的逃来的百姓,不缺兵员。”压力减轻的龙卡亚脑袋可以半正常的思考,自然会努力劝说,这也正达到了公主的目的。


“我们是不缺兵员,可是我们缺钱,缺武器,缺装备!”


龙都急忙道:“这些帝国可以提供一部分。”


龙昭又用刚才那种奇怪眼神看着他,缓慢的说:“三哥,你也好意思说,让妹妹为你们在前面挡住刀剑弓枪,你们躲在后面享清福,还挺舍得下本儿的。”


龙卡亚唯唯诺诺说:“不都是为了父皇留下来的江山吗?你也是龙家人,也要承担责任呀。”


“好吧,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就照你说的,我发表宣言支持帝国,给印月点压力。不过为了应付可能出现的危险,你们三位哥哥必须答应我如下条件:1、以帝国名义组建的军团编制为30万,其中10万骑兵,”


“30万?你疯了!” 龙卡亚惊呼道,却换来公主的白眼,没有理会他的惊叫,龙昭继续说道:“2、给我5万皇家骑兵,作为帝国对我的支持和抵御印月的重要力量,这五万人将有我任意使用。”


“七妹,你一定是在和三哥开玩笑吧?”可是连他自己都知道这不是在开玩笑。


“3、提供相关技术人员若干,帮助我们进行水利工程和其他基础设施的建设。就这三条。”


“三条就要了我的命了,七妹,三哥从小都护着你,看在一母所生的份上,能不能少点?”


龙昭的态度很坚决:“不能!母亲就是被你气死的。”


“你知道,现在帝都那边想买匹战马都难,哪里去弄十万匹战马呢?你这里有万马会的马场,又挨着蒙古——”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嘴巴就这么开着,看着龙昭接过话去:“你可以出钱嘛。”


龙卡亚知道一开始就上了这个刁蛮妹子的当了,一定对自己使用了什么法术,狠狠瞪了一眼后,开始讨价:“不行,最多只能提供一万匹马的钱,兵团最多10万,不能再多了!”杀价十分狠,语气十分的坚决。


公主殿下自然不怕,“不行,太少了不值得我冒险替你们当盾牌。10万匹马,30万人,一个都不能少,否则免谈!”


“不行,帝国已经没有这么大财力支持,各退一步,三万匹马,15万人,这已经超过底线了,再多我就要回去请示。”


龙昭不为所动,“少糊弄我,我也是从皇宫走出来的,什么事我不知道。10万匹,30万人!想请示就回去吧,我不在乎。”不知道是不是跟叶鹰学的,怎么口气和计划根叶鹰的素伦谈判一个模子呢?


“你太狠了,少点儿吧,五万匹,15万人,看在死去的父皇的面子上。” 龙卡亚近乎哀求,连死了的老爹都拉出来了。


没想到他那死鬼老爹对于公主殿下还是有影响的,“好,就算看在父皇的份上,8万匹马,20万人。”


龙卡亚咬咬牙认了,“皇家骑兵只能派1万过来显示帝国的态度,事后必须返回。京城的压力很大。”


“行了吧三哥,你以为咱们是街上买菜的呀?别讨价还价了,也不怕丢你堂堂亲王的身份,不就给妹妹五万护卫吗?也值得你讨价还价,刚才还说从小照顾我呢!”


“护卫?咱们龙家的护国军怎么能和护卫相提并论呢?没得商量,就1万,算三哥送你的嫁妆好了。” 龙卡亚忍痛割爱,当然不全是他自己的,实际上只能算是割他自己的四分之一,如今皇家骑兵作了皇帝的老六占一半,他和老二各占余下的一半。


“那你走吧,我们没什么,我可不想做盾牌,整天被刀砍剑劈的。”龙昭站起来就要往后走。


龙卡亚急忙上前拉住说:“给你两万,再给你一万装备,这总可以了吧?”


“三万人,两万装备!”


“两万五,一万五装备,最多了,帝国已经失去一大半兵器场了,你就别再逼我们了!”龙卡亚简直要哭了。


“成交!”


由于龙卡亚对第三条没什么意见,于是在公主殿下的再三坚持下,二人根据谈判结果草拟了一份协议,双方签字,各执一份。当龙卡亚走出西府之后,浑身酸软无力,脑中一片空白,魔法的副作用加上后来的精神压力让他再也支持不住,勉强在护卫的帮助下上了马车,就软倒在车厢里。


而未来的金鹰大帝,却同样在折磨着整个天心族的精神和肉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