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十章谁知我心 七十七

赵启杰 收藏 1 2
导读:别叫我老大 第十章谁知我心 七十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等鲁兵洗过澡回到部队的时候,晁显在房间内已准备好了饭菜。晁显说,你先等片刻,我去一下炊事班,等他们都买过饭,我就回来。你要是饿,就先吃点儿垫垫肚子。鲁兵我等你,在基地的时候,我总是很晚才吃饭呢。晁显就带上门出去了,他才出去一会儿,电话就响了,鲁兵伸手去摘话筒,一个女声在耳边响起:“喂?晁显吗?”

“我不是晁显,请问您是?”鲁兵问。

“你是谁?鲁兵?”对方惊喜地问道。

“对,我是鲁兵。你是……”

“鲁兵,我是蓝萍,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对我说一声?”蓝萍在电话中问道。

“哦,我也是今天才回来,参加一个笔会,刚洗了个澡回来,正准备吃饭呢!你找晁显有事吧?他去炊事班了,一会儿就回来。”鲁兵回答。

“哦,找他找你一个样。听说任柯出事了?我打电话问问。你们那个通信员叫什么来着,对,甲子,上午碰到他的,他说任柯出事了,也没有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事呀?”

“哦,他老爸去逝了,还有,他的那条军犬也牺牲了。现在回老家处理他老爸后事去了。”

“那他一定伤心死了。”蓝萍又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呢,我今天才让邓宏拍电报给他的,让他早点回来。”鲁兵说。

“那你呢?还去基地吗?”

“去,我开过会就回去。”

“那你能到我家来一趟吗?我有点儿找你。”

“什么事?我可能没有时间,开会这几天都要住在龙江宾馆,晚上不回部队来了,开过会我就直接坐车回基地了,邓宏在那边等着我呢。有事就在电话里说吧。”

“哦,也没有多大的事儿,我写了点东西,想让你帮着看一看。”蓝萍说,“那你先吃饭吧,吃过饭能不能到我家来一趟呀?”

“这么急吗?”鲁兵问。

“是呀,你难得来一趟呢,任柯又不在,要不我过几天自己送过去?”蓝萍说。

“算了,那么远的路,等会儿再说,不行我过去拿吧。”

“好,不见不散,我在家等你。”鲁兵还想说什么,蓝萍就挂断了电话。这时,晁显走了进来,问,谁打来的电话?

“蓝萍。”鲁兵说,“想找你问问任柯的事儿,结果被我接到了,说她写了些东西想让我帮着看一看,还让我去她家里拿。”

“什么时候去?”晁显问。

“要去只有今晚去,否则我也没有空。”

“嗯,那我们先吃饭吧,正好晚上我们可以到外边走走。”晁显说。

“好吧。我话没有说完,她就把电话挂了,蓝萍性子也挺急得呢。”鲁兵笑了笑说。

“她性子要是不急,能和任柯走到一块呀?呵呵。”晁显笑着开起了啤酒,“咱今晚不喝多,弟兄俩,每人搞个四瓶!”

“呵呵,我可是好长时间没有喝酒喽,你知道,只有我们弟兄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能喝点。对了,你最近也一直没有老家吗?”

“没有,没事回去干什么。”晁显递过一瓶啤酒。

“你现在提了干,部队又不忙,应该回家去看看,让家里人为你高兴高兴。”鲁兵说道。

“唉,一言难尽呢!”晁显端起杯子,“来,老大,我们先干一杯!”

“干!”

晁显挟起一块菜放到鲁兵的碗里,叹了口气说,“早盼你回来了,我一肚的苦没有地方倒啊!”

“你苦什么?应该春风得意才对呀!”鲁兵开玩笑地说,“怎么,现在走上领导岗位了,把而苦起来了?”

“唉,老大,有些话我只能对你说说。”晁显一口气又干了杯啤酒说道,“我和亚梅的事你是知道的,我们根本过不来,我一直有离婚的念头,只是当初怕部队处分,才勉强维持着。想等过两年转业回去再说。现在一提干,一时也走不掉,想想将来的日子,唉,真他娘的没劲!”

“哦?”鲁兵放下杯子劝道,“你呀,一天到晚胡思乱想的,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好好过你的日子,过几年亚梅随了军,在一起生活了,慢慢就会好起来的。我想,你们可能缺乏了解。”

“好不了喽,我现在才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晁显脸上泛着酒晕,“不谈这些了,扫兴,我们喝酒!”

“老弟,你给我说实话,你心中是不是装着你的那个女同学呀?”鲁兵试探着问。

“唉,”晁显往外望了望,压低了声音说,“我也不瞒老大,过去没见着她也就死了心了,可偏偏我又见到她。感情这东西真搞不明白,一点也欺骗不了自己。”

“那你们现在的关系发展到什么程度了?”鲁兵又问。

“能到什么程度?”晁显沮丧地回答,“我是有妇之夫,人家是黄花姑娘,能怎么样?”

“所以你才想离婚?”

“嗯。”

“你呀!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我虽然理解你的感受,但我不支持你的想法。你说过,如果她不出现,你也许能与亚梅好起来,这主要的原因还是你的心在作怪。你想过没有,你现在刚提了干,又是部队树立起的典型,你这样做会还带来什么影响吗?就算是组织上不处理你,战友们会怎么说你?我看你长痛不如短痛,趁早与静子断了算了,别藕断丝连的,这样对她对你都不好。”

“老大,我问你,你真正爱过一个人吗?你知道这其中的感受吗?不是你说的那么轻巧的。”晁显说道,“要是你也有这样的体会,你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真的!”

“也许我没有爱过,但我绝对能感受到。不过,我们还要面对现实呀。或许分开是痛苦的,真的,特别痛苦,但咬咬牙,一定能挺过去,真的!”鲁兵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也一口干了杯中的酒,“来,给我倒上,今晚我陪你喝个痛快!”

“好!咱哥俩喝个痛快!”晁显取出一瓶酒来,用牙齿啃开了瓶盖,然后一口将瓶盖吐出老远,“咱不醉不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