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忍者之痛

i_pen 收藏 1 39
导读:[原创]忍者之痛

因为“戈恩旋风”带来的高失业率,法国佬戈恩让普通的日本老百姓为了保住手中的饭碗而战战兢兢,并在精神即将崩溃的边沿感受着切齿之痛;

由于养老金丑闻而卷入的政府诚信危机,则使傲慢的自民党人和小泉内阁体会着因失信而失去民心带来的噬心之痛;

日本人怎么啦?

日本怎么啦??

痛,


忍者之痛

——日本经济冷思考

文 □ 彭建波


5月14日,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的秘书官饭岛勋迫于舆论压力,通过媒体透露,小泉从1980年4月到1986年3月之间的6年未交养老金。

据日本媒体称,小泉是养老金丑闻中曝出的最高级别官员,而事实上也不可能有再高过他的官员被曝出了。2004年4月以来引发的养老金丑闻,已经导致了官房长官福田康夫和民主党党首菅直人辞职。此外,还有多达115名日本议员和12名都、道、府、县的知事存在着同样的行为。

公共养老金制度是日本经济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由国民年金、厚生年金以及共济年金三部分组成。国民年金为强制性加入制度,按规定在日本拥有居住权、20岁以上60岁以下所有居民都必须加入,因此它又被称为“基础年金”。当投保者投保满25年,就有资格在65岁以后领取养老金。由于这项制度直接关系到每个人的晚年生活,因而倍受国民关注。

近年来,随着人口出生率的持续下降和老龄人口的不断增加,这一关系国计民生的“基础”日益捉襟见肘,早在2002年国民年金就不得不从公积金中拆借382亿日元来填补亏空。为了尽快解决这一问题,小泉内阁痛下决心对养老金制度进行改革,今年的5月11日,新的改革法案在众议院顺利通过。而在此前后却被媒体抖出上至首相、下到府县知事以及人数众多的议员们都在养老金问题上玩猫腻,这就难怪日本国民会对小泉内阁产生强烈不满和不信任感,一位49岁的日本职员就认为:“我们都不得不缴纳养老金。我认为他应该辞职,作为一位领导人,他必须做到百分之百的诚实。”

如果仅仅因为未缴养老金就要求国家元首辞职,确实有点小题大做。但是,养老金事件中凸显出来更多的是小老百姓对政府的信任危机。

日本曾经是亚洲其它国家经济发展的楷模,它从二战后的一贫如洗,发展成为今天的世界第二大经济国家,只用了短短三十年左右的时间。而今天,仅仅为了养老金的问题,就让大多数的日本人都惶惑不安,这不禁让世人纳闷:日本,究竟怎么啦?


樱花 忍者 症候群

一对浪漫情人偎依在樱花树下生死离别,清风卷起烂漫如荼的樱花,漫天飞舞。这是很多的日本电影、电视里常见的画面。

离别,几乎是每个日本人都会面临的事。

日本是一个陆地面积不到38万平方公里的小岛国,由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4个大岛以及近7000个小岛屿构成。在这块弹丸之地上,生活了近1.3亿的人们——差不多相当于中国的十分之一。同时,日本的火山、地震相当频繁,台风与海啸也时常光顾。生活资源的极度匮乏和生存环境的极端恶劣,使得日本人为了生存,经常发动侵略战争。大规模的侵略战争,最早可以追溯到战国末期(相当于中国的明朝中期)的丰臣秀吉发动的两次侵朝战争。直到1945年,在二次世界大战后被迫取消军队,日本的军国主义势力才被削弱。

频繁的侵略战争拆散了无数热恋中的男女,于是便有了樱花树下生离死别的凄美画面,也由此产生了成千上万的怨男旷女。战争产生的另一个附属品就是武士,忍者是武士中的精英。

如果漫天的樱花飞舞是爱情片的经典画面,那么,一身玄装、手持长刀,黑面巾外露出的一双冷眼就足以将围攻的敌人通通杀死的忍者,则是动作片的常见人物。忍者恐怕是日本人所特有的一个另类群落。

在日本,我们看到小姑娘一年四季穿短裙,任由凛冽的寒风将裸露的小腿冻得红通通的,据说这样做的不独是女孩,男孩也是如此,而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培养孩子的抗寒能力和意志力,这就是日本人的教育方式。日本人十分重视教育,从明治维新以来,日本政府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对教育的重视和资金投入,即便是在遭遇毁灭打击的二战后,日本政府在教育方面的投资并未有过减少,这为此后日本的经济复苏奠定了坚实的人才资源。日本的教育很大程度是克隆、复制其它外来文化,但是培养人的忍耐能力,却是一脉相承下来的日本独有的教育方式。

日本人的这种教育方式让很多的外来人难以理解,因为在我们看来,这样过分强调忍耐力的培养,常常会扭曲了人的本性。记得在一个日本电影里看到:副官因为与长官的夫人说了几句话,便惨遭长官用打火机烧烤下颌的虐待,这位副官别说反抗,硬是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忍耐之功修炼至斯,就令人难于接受了!

也许是世世代代生活在一个海阔天空、却又极度封闭的小岛上,日本人的血液里都浸润着“自大”与“自卑”这对完全矛盾的品性。这些都在忍者的身上得到了最大的诠释,忍者在数十人的围攻下目空一切,以一己之力极尽杀伐;而面对首领的斥责,忍者只有唯唯诺诺了,完全没有杀人时的那份霸气。

这些品性一方面造成日本人有着强烈的“自身优越感”,一方面又形成了大众特征的“症候群”。大多数的日本人认为,在企业或是社团里,只需要有几个出类拔萃的人才和英雄就足够了,其他人便仅仅作为“机器”里的一个小部件,按照程序运转就行了,不需要过多的思考,因为天才们早已经将前进的路开拓好了,其他人只需要齐步迈进就好了。

很难绝对的就认为日本人的这种特性好或是不好。

作为一项大的事业或者工程,显然是需要一大批步调一致的参与者,太多的声音和叛逆的情绪无疑将滞缓事业的进程,甚至导致事业的失败,这个时候,日本人的这种特性无疑是有益的,这或许就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日本经济能够飞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

然而,缺乏主见和个性,对于一个民族或者企业的长远发展来说,显然是不利的。首先,我们没有办法保障那几个英雄式的领袖能够长命不死,如果没有足够能耐或是心术不正的人接了班,那将给这个民族或是企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再就是我们无法保证英雄式的领袖做出的每一个决策都是那么完美——人总难免会犯点小错,当其他的人们盲从一个错误的决策时,其后果同样将是灾难性的;其三,欲望和创造性是人类前进的动力,两者缺一不可,而缺乏个性和独断意识的人同样缺乏创造性。日本经济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持续陷入低迷的原因很多,日本人的品性显然也是其中之一。

无论是企业,还是社会,其最基本的元素是人。因而无论是企业文化,还是民族文化,其根本还是人的文化。日本人的品格还有很多,但究其根本还是“自大”与“自卑”的矛盾组合,这也就难怪一些风度翩翩的日本人在喝了点小酒之后,就丑态百露了。有人因此认为日本人虚伪,其实未必如此,很可能酒前与酒后都是他们真实的表现,因为日本人血液里流动的就是矛盾的融合体。


商道 日企 过劳死

如果说“自大”与“自卑”是大和之“魂”的话,“县民性”则是日本的 “商魂”。

在日本,出生在不同地区的人适合干的工作是不同的,这绝对没有丝毫职业歧视的缘故。出生在北海道的女性,伦理观念淡薄,因而做“酒吧女”、“风尘女”的最多;而秋田县则“盛产”花花公子,为了习惯男人们的评头品足,女人们便纷纷作美容,由此,秋天县的美容行业异常发达。这些由于历史原因形成的县民之间的地域性格差异,使得他们对于本行业以外的工作难于适应,如果贸然更换工作,往往会导致事业的失败。

地 点 性格特点

北 海 道 典型的移民地区,类似大陆气质,伦理观念淡薄,习惯我行我素

广 岛 县 以乐观闻名,这或许是广岛人能摆脱原子弹阴影的最好办法

长 崎 县 对自己不知道的事物有着强烈的探知的欲望,好奇心强

鹿儿岛县 如同我们的东北大汉,讲义气、好喝烈酒、不会花言巧语

关 东 县 温文尔雅,儒气十足

关 西 县 粗犷、豪放,有一股霸气凌人的气势

福 冈 县 花钱如流水,道德观念淡薄,犯罪率居全国第二

山 梨 县 善于交际,他们能广交天下朋友

山 口 县 好“吹牛”

静 冈 县 婆婆妈妈,决断能力差

秋 田 县 习惯对女性评头品足,盛产“花花公子”,观念封闭,自杀率全国最高

青 森 县 相当顽固,忍耐力极强,“不撞南墙誓不归”的秉性

大宇是关东人,一直从事IT行业的工作。后来,由于业务拓展后,大宇被上司派往一个下游工厂做负责人。成天面对生产线上的工人,听着喧嚣的机器轰鸣声、闻着汗臭味,让大宇觉得痛苦不堪,三个月不到,他便打道走人了。

“县民性”影响的不单是个人,企业如果违背这一规则用人,则有可能导致企业的生存危机。因此,日本人极少愿意跳槽,而日本的企业通常也不会轻易开除员工。这样,企业就逐渐形成了一套十分森严的等级制度。我们经常看到,在一些大公司或者是政府机构里,如果上级没有离开,即使到了下班时间,属下是绝不敢轻易离开的。

“县民性”还使日本人长时间里压抑着自己。他们在做出决定前,总是把事情的发展逻辑尽可能周密、详尽地予以考虑,尽可能做到事无遗算之后才采取行动。

那样原本也没什么不好的,周密详尽使得日本人生产的产品十分精细。象丰田、本田生产的汽车,索尼、松下生产的影像设备,任天堂生产的电玩……这一切都无一不让我们享受着日本人精雕细琢带来的愉悦。不过,太过于苛求就不好了,尤其是在日本经济日益萧条的今天,人们本来就已经人心惶惶,森严的等级制度加剧了这种惶惑。

40岁的河野,是某铁路公司的随车乘务员。每天上班前,他总是站在门前,将门锁上然后再打开,如此反复几遍,然后嘟嘟囔囔地朗诵一阵,最后才夹着包离开。在别人看来,河野的行为是乎象个疯子,因为他的工作不过是给列车车厢开门,迎接乘客上车而已。但是,为了避免在工作中出现差错,河野只好每天早上战战兢兢地预演几遍,以保住自己的职位不会因为一点小小的错误而失去。

在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的一项调查报告中显示,截至2003年3月底的过去一年中,日本已认定的“过劳死”人数达到了143人。

据负责调查的官员认为,由于日本企业的用人制度正从传统的终生的雇用制,转向以工作表现为基础的工资发放制,这一转变的最直接后果,便导致许多员工为了力保饭碗而频繁加班,这必然又将导致“过劳死”人数在今后还将会继续攀升。


戈恩 失业 老龄化

戈恩,这个法国佬,可能会让几代的日本人都难于忘记。

1999年12月,法国人卡罗斯 戈恩接管了即将倒闭的日产汽车公司。日产汽车由是摆脱了所有的日本情结,以全新的欧洲模式开始运作。因为戈恩完全没有了日本传统文化产生的心理压力,也完全无视日本人所谓的“禁忌”,于是他抛弃了公私情感交融带来的困惑,大胆地削减冗员,为企业的改革再生和寻求新的出路实现最大的减负。

戈恩不仅让日产公司成功的摆脱了困境,让日本产业界刮起了一股浪漫法国式的经济改革旋风,他也征服了傲慢的日本政府的高级幕僚们。2003年1月,经济产业大臣竹中平藏秘访戈恩,请他出任新成立的、寄予着大和民族无限希望的“日本复兴本部”部长,戈恩欣欣然接受了。

到2003财年结束时,日本国际收支经常项目盈余比上个财年增长29%,达17.2667万亿日元,更新历史最高记录。虽然说这不是戈恩一人就能创造的成就,但他对于纪录的创造显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过,不容忽视的是“戈恩旋风”带来的一个令日本人窒息的后果,那就是日本的失业率开始持续攀升。

失业是每一个国家,每一届政府都可能会面临的问题,这符合自由经济社会的基本规律,无需回避。它不是日本所特有的,美国也有,英国也有,中国同样也有大量国有企业员工下岗。面对失业,政府需要的是避免失业率居高不下和保持失业民众的情绪稳定并尽力为其提供再就业的机会。

然而,就像前面铁路公司的河野那样,大部分的日本人因为长期的压抑生活,早已处于神经崩溃的边沿,失业的压力,使得他们惶惶不可终日。

其实,日本的经济还远没到岌岌可危的程度,日本人之所以有如此过度的反应,完全是由于日本人的品性所致。“惶惶不可终日”的是自卑情绪占据上风的一群人,而那些自大情绪占上风的人却还在叫嚣“中国的未来取决于日本”(日本国际经济学家长谷川庆太郎认为“日本越来越有能力控制中国”)。日本的教育曾经一直被人称道,因为它将日本人培养成了一个想事情缜密细致、做事业团结一心的团队。而今天,当我们回过头来再看时,就会发现它很多的地方其实过了——它让日本人丧失个性和独断意识,而且盲目自大。

通过反思日本教育方面的失误,我们会发现其实老龄化、养老金,甚至是高失业率都不算什么问题,日本人最紧迫需要改变的是血液里流动的“自卑”与“自大”相交融的情结。不过,这种刻写在DNA链条上的痕迹,只怕不是日本人短时间能够改变的。

日本人有什么样的改变对于我们中国人来说,本来是用不着操心的。不过,作为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和第二大经济国,其经贸往来显然是频繁的。我们只有了解了日本人最本质的东西,才会在与日本人的交往过程中不至于盲目,因为日本企业秉承着日本人这些最根本的品性。

尽管法国人戈恩为日本经济发展注入了一剂“强心剂”,但要想从根本上解决日本经济所面临的问题,还是需要日本人自己来做。戈恩毕竟吃不了一辈子的日本料理,日本人也未必人人能吃得惯法国大餐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