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四十一章

巴渝 收藏 5 30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四十一章


江海洋穿着军装出现在加工车间,使很多工人,特别是跟他差不多大的青年都与他主动打招呼。江海洋一当兵就与老百姓打交道,所以见面就拿出烟来散给他们。他抽的是二毛七分钱一包的巨浪牌香烟,当然要比他们抽的一角二分钱一包的劲松牌香烟要强一培,每个人接到烟后,都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忙笑眯咯呵的给他一个笑脸。他们大多是季节性临时工,但除了农忙时赶回家忙完农活后,又马上回粮站上班。他们在这里都做工好几年了,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转为正式工,所以对这里的人员环境都十二分熟悉。

没过几天,江海洋就从这帮年青人嘴里,对粮站的人员和大致情况有了一个比较的了解,他们甚至于还向他介绍了粮站的几桩风流韵事。

那个正站在高高打米机台上,一副样子不得了的李单萧,其实就是一个“绿帽子将军”。他老婆也是粮站库管组的临时工,他自己也不过是一个资格稍为老一点的季节工,正在积极争取加入正式工的行列。他老婆有一天被库管股长黄则仁,大家背后叫他“黄世仁”的按倒在粮仓里奸污了。他知道后也不敢反抗告状,而是忍气吞声。老婆也是打掉牙含着泪水往肚里吞,目的也只有一个,两口子一心一意想转成正式工,不敢去得罪“黄世仁”这个正式工,何况还是一个带“长”字号的。再说,在当时正式工与临时工有天大的区别,不过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也实在太沉重了。

江海洋听了后直摇头说:“哎,看来他妈老汉给他名子取得不对,真他妈的是一个‘你胆小’!”

但不管怎样说,他还是很理解新邻居“你胆小”的心态,于是同情多于反感。在后期的工作和生活也颇有互相帮助和照顾。


这天江海洋下班回屋,恰好碰到隔壁另一个邻居。他早就听“你胆小”说起过她,她叫樊彩凤,也是库管组的长期临时工。她老公去年在县城搞建筑,不小心从六层高的脚手架摔下来死亡。年前回娘家处理一些后事,所以一直未能与江海洋见过面。此时她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正要出门,见到他开门进屋,面无表情冷若冰霜的她拉着举头看“解放军叔叔”的儿子就走了。江海洋本想与她打个招呼,一看她那副样儿也就算了,他想:“反正寡妇门前是非多,还是装得什么都不晓得为妙。”


日积月累,江海洋眼看着堆在加工车间角落里的糠粉越来越多,只要再忘命干上几天就可以满载而归了。他打算到时顺便回部队去向领导汇报一下自己的思想工作情况,同时把津贴费和生活费也一并领了,当然他更主要的是想见见久别的战友。不管怎么说,第一次远距离单独执行任务,就象断线的风筝,总有些失落感。

正好这几天粮站忙得很,上级催要的援越大米务必在近两天完成。那一袋袋印有“中国制造”的精白大米,在库房里堆积如山,等待装车匹发运,那都是七亿中国人民勒紧裤腰带省下来的。然而七年后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当江海洋所在部队,从云南省的红河边打到越南的柑塘时,战士们看到越军的阵地上,全是用中国制造的大米来垒成的工事,都傻眼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当然,这对前中国领导人提出的坚决支持“兄弟的越南人民”,无疑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江海洋决定加班,他连续三班二十四小时工作,看到一车都拉不完的糠粉,他笑了。

第二天早上,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到伙食团买了二两稀饭,几口喝下去后,便匆匆洗完澡就躺在床上昏睡起了。也不知睡到什么时候,他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他衣着不整的爬起来开门一看,是张管理员站在面前,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管理员。

“不要不好意思,你的情况工人师傅都给我说了。干得不错!”管理员进门就夸奖道,“你这里比刘成通那里收获要大得多,我们在他那里才拉了几包糠,没想到在你这里搞了大着。哎呀,全营一百多头猪饿得嗷嗷叫,要东西吃啊。这回好了,我拉回去后还可解决七八九连的燃眉之急,先分给他们一些,让他们慢慢再还给我们。”

张管理员坐下来打量了一下房间,一边递了一支烟给他说:“格老子的,环境是差哈,比刘成通那里还差劲。哦,我给你把钱都带来了,这回就不能回部队去看看了,连队还是老样子,训练任务也重,下次再来拉糠时,你顺便回来我们好好聊一聊。……”

“管理员,装车完毕!”蔡志高一阵风的跑来报告。“哎呀!老弟,想死我们了。”他高兴的拉起江海洋的手激动的说道,要不是管理员在场,他可能要拥抱久别重逢的江海洋了。

“没有被战友和领导忘记就好,我也是非常想念你们,特别是一个人的时侯。”江海洋说的时候声音有些发抖和声咽,“请代问首长和同志们好。管理员,志高,我送送你们。”

江海洋三下五除二的穿好军装,用毛巾洗了一把脸便和二人走出房间。送走他们后,他回到屋里,心里久久不能平静,睡意全消,此时才下午三点钟。整栋职工房十分清静,偶尔才从伙食团传来切菜声。

他想离吃晚饭还早,就躺在床上,刚拿起一本借来的小说书准备看,就听见隔壁的寡妇开门进去了。开始他并不以为然,自己仍然看自己的书。一会儿就听见有哗哗的水声,突然只听“哐噹”一声,把他吓了一大跳。他想,未必女邻居出了啥子事?需要帮助。他往墙缝一看,只见一个雪白丰满的少妇身体跃入他的眼帘,她正弯腰从地上捡起一个铝制水瓢,看来是她没拿稳水瓢,才发生了刚才那声巨响。她那肥白的大屁股正朝着他这边,两条白嫩修长的腿微微分开的站在一个大木盆里,把她的下体暴露无遗的给了江海洋看。他感到一阵热血沸腾,赶紧恢复原状躺下看书,但无论怎么也看不进去了。他感到有一种犯罪感,觉得对不起纯洁无邪的夏晓雯,甚至埋怨首长怎么派他来此地打糠,遇上这么个倒霉事。他也报怨那该死的寡妇,为啥不费点力,提桶水绕道后面澡房去洗澡呢。他妈的,居然青光白日的关倒门在屋里洗澡,让江海洋有幸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了异性的裸体。

江海洋翻来覆去的想了很多,最后的结论是,俩人都是无意识的。所以樊寡妇无辜,他也无罪。只不过他暗自决定,一定要保住这一隐私的秘密,不能让第二个人知晓,免得别人听说了,说他思想意识不好。但樊彩凤白嫩光洁丰腴的身体已给他留下深深的烙印,令他想不通的是,一个相貌一般的女人,她的肉体却能让男人看了后,感觉是那样兴奋不以,挥之不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