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一章:并肩浴血(五)上

红色猎隼 收藏 14 73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五卷:印度洋 第四十一章:并肩浴血(五)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出于野兽的天性,在人类在潜意识都具有对黑暗与生俱来的恐惧,即便他是如何强壮而勇敢的战士,当面对黎明前那最后一抹无边的黑暗时这种恐惧往往到达无可附加的地步。特别是当你身处于一片完全陌生的战场环境之中,此刻来自中国台湾的李奎麟上尉和他的部下们便能亲身体会到这人类天性的弱点。

安装在钢盔上的美制AN/PVS-14型单目夜视镜将周遍的战场环境笼罩在一片诡异的绿色之下,远处的山坡上中印两军的大口径机枪阵地在夜色中猛烈的对射着,中国陆军所装备的QJZ89式12.7毫米重机枪那特有的撕裂空气般的枪声在谷地里回荡着。这里是南安达曼岛的内陆,在长岛林场的战斗中这支来自台湾的特种部队成功解救了被困在登陆场的数十名中国陆军士兵。按照战区司令部的命令他们已经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可以返回巴伦岛的临时锚地进行休整。

但是李奎麟上尉拒绝了战区司令部的这一安排,理由很简单在目前的战场环境下,中国军队需要每一支可以投入的力量。同样是特种部队,中国陆军的成都军区的“猎豹”特种作战大队和济南军区的济南军区“雄鹰”特种大队都长期活跃于战场之上,作为台岛男儿的代表,台湾海军水中爆破大队没有理由在此刻置身于事外。

所以李奎麟上尉主动请命,在长岛林场登上中国陆军的米—171型军用运输直升机前往更为激烈的战场—南安达曼岛。此刻在这座2300多平方公里的岛屿上,中国陆军各垂直登陆部队已经与依托着坚固工事的印度陆军守备部队展开惨烈的争夺战。

虽然在地面战中印度陆军往往在野外遭遇中表现的不堪一击,但是在要塞工事的构筑上,印度陆军却显然深得其昔日宗主国—大英帝国陆军的真传。在岛屿中央的丘陵地带,大型的地下炮兵工事内重型的要塞炮正在众多机枪掩体的保护下轰击着中国陆军垂直登陆部队的登陆场。

在安达曼—尼科特群岛构筑防御工事以封锁马六甲海峡的计划,最早便是由英国政府提出的。据说修筑安达曼群岛要塞工事群的设计图纸,早在20世纪初期便绘制完成,被封存于英国陆军远东整体防御体系的图库之中。这些防御体系被认为是以英国多佛尔海峡工事群为蓝本,同样的超重型要塞火炮连被配置在混凝土工事之中。但是在经历了一次次大战的血腥消耗之后,已经日薄西山的“日不落帝国”已经再无力、也无兴趣再在缺乏威胁的远东构筑规模如此之大的防御工事群。

不过这些工程图纸图纸却在印巴分治的“蒙巴顿方案”中,意外的由英国政府转移给了刚刚独立的印度政府。这一作法显然是出于英国人天性的精明,他们希望通过这个无谓大型的工程来消耗这个新兴国家的活力,虽然好大喜功,对这些图纸如获至宝,但是国力的限制决定了他们在这个刚刚属于自己的岛群上只有断断续续的打造自己的多佛尔海峡。

“好漂亮的火焰啊!”在丘陵的另一侧,一个中国陆军的火焰喷射器小组正在夜色的用中国自行研制装备的74式轻型火焰喷射器攻击着一个隐蔽的机枪据点。这种由油瓶组、输油管和喷火枪组成的近战利器,全重不过20千克,全长850毫米,口径14.5毫米,配用3个燃料筒,却可以最大射程40米~45米的距离内,轻易消灭掩蔽部、沟涧、防空洞、工事、暗堡中的敌方有生力量,燃烧摧毁易燃易爆物品,以及轻型车辆等。

具有很强的震撼性的火焰喷射器一度被反战人士认为是一种极其不人道的武器,但是只有军人明白使用这种武器不仅对别人是一种威胁,对自己更是一种极大的冒险行为。

“但我愿意哪怕是不得已而在战斗中使用这种装备吗?不!多谢了。拒绝的理由很简单,在战场上,你被手枪、步枪甚至是机枪击中,无非也就是在身上留下一个窟窿眼儿罢了,但如果你不幸背着火焰喷射器,那随便一块小小的弹片也能把你烧成一个火球。当敌军士兵听到你的火焰喷射器发出的声响后,所有的子弹都会落到你的周围。没有哪个士兵愿意被烧死,所有有经验的士兵都会优先用他们的子弹‘照顾’那个试图用火焰喷射器烧他们的家伙!”看着自己的部下眼中羡慕的表情, 李奎麟上尉小声的提醒着他们这些看似辉煌的工作背后,是绝对是拿着自己的生命去冒险。

除了74式轻型火焰喷射器之外,中国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还有另一种对抗地堡工事的无双利器—FHJ01式单兵防化火箭。这种单兵火箭和火焰喷射器一样都曾是中国陆军防化分队的标准装备。不过由于其的武器特性,有效的弥补了火焰喷射器在射程的不足,而得到了攻坚部队的青睐,有效的杀伤、驱赶、迷盲位于碉堡、洞穴及建筑物内隐蔽的敌人。

此刻FHJ01式单兵火箭配有的02式燃烧弹和发烟弹正准确的击中一个个仍在射击着的印度陆军地堡。其中燃烧弹可在相当范围和时间内开成高温火焰,摧毁工事并杀伤内部人员;发烟弹产生烟雾,迷盲和干扰敌观察与射击。

“狙击手!”一声突如其来的枪声突然在李奎麟上尉所率领的战斗小组的队列右侧响起。夜幕下一名印度陆军的狙击手射出的子弹准确的击中的一名台湾士兵的右肩。伤者的呻吟声在满天的枪炮声中却显得极为的刺耳,这名印度陆军的狙击手显然是个难得的老手,一支来自以色列“伽利尔”型7.62毫米半自动狙击步枪正从他所隐蔽的阵地上伸出,瞄准着突遭打击而慌乱之中的台湾海军水中爆破大队。

印度曾与以色列军事工业公司(IMI)签订了一项价值2000万美元的合同,转项用于将向IMI公司购买“塔沃尔-21”式5.56毫米制式突击步枪和“伽利尔”型7.62毫米狙击步枪用于装备国内的精锐陆军部队,以色列军队和特种分队长期装备的是从国外引进后略加改动的狙击步枪。不过根据1973年阿以战争的经验,以色列当局决定,以“伽利尔”突击步枪为基础,研制一种新的狙击步枪配发给军队。该枪就是“伽利尔”狙击步枪,1983年以后投产并装备以色列军队。这种步枪的作用主要是在进攻中对付敌方的机枪手和反坦克火箭筒手,因而被称为“突击狙击手步枪”。

不过此刻这些来自于印度陆军的神射手正隐藏于机枪阵地附近的单兵掩体内。用狙击步枪从侧翼阻击着进攻方的行动,显然这名来自印度南部的射手对自己所隐蔽的位置很有自信。在第一击得手之后,他竟连续的扣动着扳机,用火力压制着台湾海军水中爆破大队的任何行动。

“该死,我们的小队竟然没有配置狙击手!” 李奎麟上尉一边用自己手中的带有40毫米榴弹发射器的T86型自动步枪尝试向狙击手隐蔽的方向胡乱射击着。台湾陆军曾一度很重视狙击手的使用,在每个打击旅的建制下编制了一个约30人的狙击排。台军狙击手在陆军步兵当中的比例,一度与美国陆军持平。在海峡紧张时期更叫嚣要打造“位居亚洲前列的先进的全天候狙击部队”。

但实际上李奎麟上尉向来对台湾军队中的狙击手,即便是自己各特种部队中的所谓精英嗤之以鼻。他自己便用临时用铁丝捆绑3倍瞄准具改装的老式M-16A1步枪在多次战技竞赛狙击枪项目中,击败了使用专业的PSG-1,SSG-2000型狙击步枪的宪兵特勤队和陆战队特勤队中的专业狙击手。所以在战斗编组中李奎麟上尉总是有意无意的忽略狙击手的作用。但此刻当面对隐秘而狭窄的射击孔,T86型自动步枪显然无法有效的压制对手。

但一发子弹准确的击中了李奎麟上尉的一名部下,形势变的更为不利,显然对手的阵地位于李奎麟上尉所属部队的匍匐隐蔽的开阔地上方的丘陵土坡。居高临下的地形优势将令李奎麟上尉的任何反击或迂回行动都难以展开。唯一的选择只有利用对方半自动步枪射速慢的弱点,冒死冲上土坡。不过一旦发起这样的冲锋,那么更为巨大的伤亡将势难避免。

正当李奎麟上尉下达冲锋的命令,半蹲起身体用手中的自动步枪对着敌方狙击手藏身的碉堡猛烈的射击,而在他的身后士兵们也猫着腰开始向土坡冲去,而当对面的印度狙击手将自己手中的步枪转向最近的一个目标时,一发致命的子弹却准确的穿过他眼前的瞄准镜,射穿了他的颅骨。而在李奎麟上尉身后不远处的草丛中一张涂抹着油彩的俏丽脸庞逐渐在朝阳下清晰起来。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