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变 第一卷 风起江南 第二章 害虫集团的末日

雨夜烟火 收藏 1 9
导读:风云变 第一卷 风起江南 第二章 害虫集团的末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04/


宋历176年湖州府青云镇

青云镇,说它是镇不比小山村大,田地少的可怜.虽然不处在交通要道上,只因附近有个不大不小的官办铁矿,有些矿工和管工,在所以人烟还是挺旺盛的.


“架,前面的快让让,马受惊了,我停不下了.想没事的快让啊....”


一匹马冲进小镇,小镇的路不宽,行人纷纷避让,但没人露出慌张的神情,相反有些人还面带微笑.


“老张啊。这是老郭家的马今天第几次受惊了,”


“现在是晚饭时间,应该是他家的马今天的第三次受惊了”


“哦,看来我们也到时间去吃晚饭了.”


*********


马在一户人家面前停下,从马上跳下一个灰衣少年.少年下来后朝着马屁股就是一脚.


“叫你快点还这么慢,想饿死我啊,今天晚上罚你没消夜吃”


马儿流着不知道跑出来还是气出来的汗,不满的冲主人叫了一声.然后灰溜溜的自己跑回马棚.


少年理也不理的直冲进房里,嘴里还嚷着:


“老爸,老妈,晚饭,我回来了”


房间里一个妇人正摆着碗筷,看到少年进来,带着微笑责怪着:


“又跑哪去玩了,不到吃饭时间就不回来,下次别人给你做饭你是不是就在外面不回来了。”


“别人做的饭哪有老妈做的好吃,我就算迷了路,只要闻着饭香就找到家了。”少年嬉皮笑脸着.


“你就是这么不正经”老妈心里暗爽,还是板着脸”下次回来不要叫老妈,我很老吗?”


“那下次我叫老爸,小妈吧,不过这样别人听了会以为老爸又找了个小的”


“你敢”老妈把手里的碗在桌上摆的砰砰直响.


“我是不敢,不过老爸敢不敢我就不知道了”少年开始挑拨.


“我有什么东西敢不敢的?”老爸刚好从里屋出来,被卷入战团.


“哦。我先去洗脸准备吃饭了”少年不负责任的撤退了。


“你说你有没有想过找小的?”老妈开始挑衅.


“找谁啊?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老爸无辜中.


“那就是有想过了,只是没人要你是不是?”老妈声音明显提高.


“我怎么会没人要,男人四十一朵花”老爸不服气开始辩护.


“好哇,是我挡住你的机会了是不是?”老妈快开始抓狂.


“怎么会.我这朵花可是残花败柳,只有你会好心收留我。”老爸开始投降.


....


*********


少年叫郭笑天,今年十五,随父母迁入青云镇.


老妈是位持家的家庭妇女,爱开玩笑,老爸总说笑天这么调皮就是受了某人的遗传,老妈反唇相讥说还好笑天不象另一个某人那样痴痴呆呆的.


老爸是矿上的设备库房总管,不大的官被他作的勤勤恳恳,是个人缘颇好的老实人。有关矿上的设备和采出来的矿的采购,保管和运输都要通过他,因为矿小人少很多事情都要他亲自办,所以经常要到外地去,没时间管笑天。


郭笑天从小就不调皮,经常躲在山坡上发呆发一下午,只是偶而会好心把老张家的水果树摘光顺便品尝一下今年水果的质量问题,或是把镇长家的纯种战马”大灰狼”偷骑一阵子又忘了送回去.笑天认为自己除了逃逃老夫子的课外基本上算的上是个乖小孩.


笑天家的第四位成员就是那匹小马,小马的名字就叫小马,以后会不会改叫大马或老马就看笑天的心情了.小马不象镇长家的”大灰狼”一样是纯种战马那样威风凛凛,长的很普通.小马更多的象匹骡子或驴,被套上车当运输工具,马在镇上可不是家家都有的,在这江南的地方上都是河或稻田,家里有点钱的人宁愿买头牛.小马是矿长去年送给他家的,刚开始还有点脾气,不过不久就被笑天降服了.


笑天从小就爱在老爸送货的车上窜来窜去,不管是骡子是马都能轻松驾御.有了小马后笑天的骑马和架车技术越发的好了,山里的路崎岖不平,他一样跑的飞快.没事时就和小马两个满山坡的撒野,他现在就是在老爸忙时的免费马夫,被要求帮忙送东西到这里那里.有时镇上有人让笑天帮忙送点东西,笑天也愿意帮忙,所以镇上相当纵容笑天的调皮,让小伙伴们羡慕不已.


吃完晚饭,老爸问笑天老夫子的文化课学的怎么样,笑天垮下脸不说话了。老爸叹口气:


“今天我碰到镇长,他告诉我准备送他们家的石头去城里的学堂上学,问你要不要去,刚好做个伴。那里的老师都是很好很严格的,咱们这里的老夫子是不敢管你们几个的,我早想把你送去,就是没有门路。刚好镇长这么说,我看你还是一起去,学点东西回来刚好接老爸的班,免得的你天天玩野了”


“石头去啊,夏雨他们去不去?”笑天吃惊的抬头问。


“傻小子,你以为那里想去就可以去啊!”老爸又叹了口气。


笑天听到外面有人叫他名字,出去一看,几个死党都在了。


镇长的儿子石洋帆,外号石头。


矿长的儿子夏雨,因为考试常考鸭蛋,所以外号下蛋。


笑天被其他人叫做小天,反正音差不多.他是几个人的军师,出坏主意的都是他,可是如果被抓住的都是别人,让其他人郁闷不已.


还有个是村口花寡妇家的刘剑,是笑天三人的跟班,兼头号打手和替死鬼。有事他第一个上,出了事他先顶着。外号小剑。


最后一个是个女生,石头的妹妹石婷婷,喜欢流眼泪,所以外号石榴(流)。她负责望风和骚扰敌人,本来其他几个都不想带着她,跟着个小屁孩在身边实在是不拉风也不方便,可是石榴就是有办法找到他们,不让跟就哭,象条尾巴似的甩也甩不掉,大家只好认命。


这三个恶霸和一个跟班一条尾巴就组成了青云镇最大的害虫集团,在镇上横冲直撞。


*********


今天这个害虫集团没了往日的嚣张和吵闹。


“笑天,你知道吗?石头要去城里读书了。”夏雨问道。


“知道,我爸也让我陪石头去。”笑天淡淡的说。


“你们都走了我们怎么办,不行我也要去”下蛋嚷到。


“我们去念书,你每次都考鸭蛋,不要去给我们丢脸好不好”笑天打击夏雨。


“我不管,那里的老师敢给我吃鸭蛋,我就打破他们的脑袋”夏雨知耻而后勇.


“我也要去”石榴发言。


大家的眼睛看向小剑


“我家没有钱”小剑垂头说。


“没关系,我叫老爸帮你吧,他敢不给,我就把他陈年老酒都偷来喝掉”夏雨一拍胸脯。


“我老爸是镇长,贪污了那么多,拿点出来是应该的”石头大义灭亲。


“我也有很多私房钱,小剑哥哥我也可以帮你啊”石榴又钻出来。


“石榴,你的私房钱不是都上次拿出来当入会费了吗?”笑天问道。


“我还有那些风筝和养的小金鱼,卖掉也有很多钱的哦”石榴乐呵呵的说。


众人绝倒,转身不理她。


“那我回去问我妈妈”小剑眼睛发亮。


*********


第二天,害虫集团再次集合。这次表情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


“我老爸让我去了。哈哈,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夏雨兴奋的抢着说。


“呜。。。”石榴又开始大哭。


“我爸说石榴年纪不到,要去也只有过两年去”石头只好帮忙解释,十二岁的石榴根本就是超级问题儿童。


“我也不能去了。我妈说家里的田要人照顾”小剑闷闷的说。


“没关系的,等会我们去和你妈说,你家的事我们找大家帮下忙就都可以解决的。”笑天安慰到。


“谢谢你们了。可是我走了我家就我妈一个,她身体又不好,总麻烦别人也不好。再说,我妈说了我不象你们,我读那么多书也没有用,不如早点帮家里赚点钱。”小剑哽咽道。


几个人都是少年,还没有学会该怎么安慰同伴.


谁说少年不识愁滋味。


温暖的阳光照在身上仿佛也失去了热力。


轻轻的风,淡淡的愁。


几个少年人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无奈的苦涩味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