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77节 蛙跳作战——战温州之大航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自问从小就是个反传统的人,而且很难相信权威。所以看了网上写作的原则颇不已为然。所写的涂鸦之作能有人来看,不能不说是一种缘份,是不是也该好好努力,写得更好!换句话说,网络的读者不是傻子,虽然轻松娱乐是大势所趋。虽然,烈酒不是人人喜欢……

那个“岳家小贼”失踪了。纪敏萱心精多少有些不好,连着三天不但不见了他成天乱跑的身影,而且接连着去了总部三四次,也未见人。问了徐执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难道,那个做事糊涂的岳家小贼只管丢了满城的人跑了!

“哦……我靠……哇咔咔……胆都吐出来了!”岳效飞出海的第二天就遇到了中等以上的风浪。小山般起伏的波浪中,旗舰闽江号是怒力挣扎着从浪的谷底钻出来。腹内吐空的岳效飞向外望去。海面就象一块慢慢抖动的大毯子,一波波的浪头不断湧过,其他九艘船离他们不远。按照船员们的说法,这还算不上大风大浪呢!。

徐烈钧叼着个早被海水浸透的烟袋,一边拍着岳效飞的背一边呕他。“我说长官,你好歹也给咱带个好头啊!打从一上船就吐啊吐的。”

“你以为我喜欢啊!我……哇………我………哇……去,你走,看你战车去。”恼羞成怒下岳效飞把徐烈钧赶走了。

徐烈钧摇摇头,指派其他士兵顶着他,自己去看心肝宝贝武士战车。

进入船中部的建筑中,顺着楼梯下到下一层,这里就是宽大的货仓了,两侧及舱顶上布满了各种形状的洐架,听长官说是为了防止大船起拱的,洐架之间是士兵们的床铺。

货舱之中由于人太多,气味显的有些不好,和动力系统连在一起的通风系统沙沙作响,可对于解决这里的气味问题没有多少帮助。

徐烈钧摇摇头,也没向舱里去,现在这些士兵们因为昨夜连晚的蹬船都还在休息。他心中觉的很过意不去,让士兵们在如此狭小的地方。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十艘船里面两艘做了货艘,只有八艘船在运兵不挤才怪。

再下一层,还是同样拥挤的统舱,只是气味更加难闻些罢了。这次他倒看见了蒋钰在查铺,由于士兵们是三班的休息,连睡觉开饭都是三班倒的。说起来蒋钰,徐烈钧觉的似乎太年轻了些,虽然他也是由老军营出来的。不过这小子倒是好样的,从一个排长一层层考上来,直到副团级。除了过于年轻了些,徐烈钧对这个团副没什么好挑的。

神州军的军官晋升制度是这样的,首先得有一定的资历,其次必需得要在沙盘战场和战术考试中胜出才有可能,然后什么情报运用、笔试之类等等的更是不一而足。并坚持进行统考,严格杜绝什么人情官、朋友官、甚至钱卖官之类的狗屁官的出现。施琅也不算是一个特例,他只是运气好来的时候这个制度还没有实施罢了。现在的四位副职就是如此出来的。

岳效飞吐着羡慕的看那些船员“啧啧,看人家别说吐,站都站得那么稳,咦!那个人……”。那个拿着望远镜的人的模样,依稀仿佛认识似的“噢!这小子不是上次郑家派来那个翻译吗!叫什么来着……郑肇基,对就是他。哎,奇怪了,这小子什么时候上我的船么?看模样还是个大副呢!”

说来也奇怪,他这一动脑子似乎也没那么难受了,也不怎么晕了,也不想吐了。

再次漂在大海之上,郑肇基有种回家的感觉。他来这艘船上也快两个月了,时间越久他越觉昨越喜欢这条船。

船的外形和挂的软帆怎么看都有点像红毛人的夹板船,可又不完全一样。在船上呆的时间长了,他对这船的优点了解的更多。

舵轮操纵的升降舵,还有船长最喜欢的那个水棺材,里面的海盐本身就直接扔了,现在变成了船长私产了。那玩艺不值钱,可这样的船要去趟南洋,数量就大了。

还有就是那个人力驱动系统,刚上船的时候见惯了海船,他当初感到这个是最为好笑的,以为跟车船一样“这若上远洋了能派什么用场?”可那次到泉州的比赛让他服了。稍稍逆点风头,别样的船只好用之字航法往前走。这船主帆哗啦啦一降,速度不但丝毫没有减弱,反而直着就去了。这样的船他怎么不喜欢,就象现在一帆不张,在风浪之中就平稳很多,搁着平常的船早找其他地方避风去了。

“大副,大副,那边有人叫你”一个船员走来地告诉他。

“谁呀?”船弦边趴了一卜溜的人在那吐,各个身上的衣甲都差不多。

“这呢……这……”有个人爬在船舷边上举着手应了一声,回头又去吐了起来。眼前此人被风浪折磨的是眼圈也黑了,脸色也腊了,真好似生了场大病一般。

“长官?!”

“长官。又见面了,你好……”一旁的刘虎立正敬礼,要说这山贼的适应能力是强,他也不晕船。

“下次,下次我肯定不晕了。我……我想到办法了……哇”正吐的岳效飞想起来在电视上见过飞行员训练的那个大转轮,真要转着那个玩艺也不晕了,恐怕到了海上也不会晕船了。

到了三天头上,风浪算是止住了,风也只剩下海员们常说的满帆风。舱里的士兵们被捂了这几天后,一个个跑到甲板上来晒太阳,到了下午岳效飞就回过了精神头。这时却是该准备做战的时候了,因为温州港就在眼前。

太阳西斜的时候,十艘大船组成的蛙跳作战部队来到了温州洋面,从船上已可以望见温州海边那高耸的永昌堡,那里就是温州城最为坚固的屏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