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之龙 第2卷 不安分的邻居 第一卷 抗战风云 第70章 迷途

pkxu8803 收藏 1 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2/


第一卷抗战风云第70章迷途

随着战局的接连胜利,不到三天,联军就已经攻克了列城,沉浸在胜利中的喜悦中的许飞正打算将行动总指挥部搬迁到距列城50公里的顺德县城中,整装完毕后,警卫团护送着许飞的车队想新的目的地前进,行进到噶达大平原的时候,昏昏欲睡的许飞被一连兴奋的许翼叫醒,只听他兴奋的指着天上的一个橘红色尾部拖着长长的尾焰的光球说到:“老大,你看是彗星耶,让我算算,是那颗彗星”。

“不就是一颗彗星吗?有什么好惊奇的”。被许翼这么一闹,睡意全无的我略带不耐烦的说到

“从形状和大小,还有时间上推算,应该是奥比特彗星,奇怪,他怎么会这个时候出现”?许翼一脸疑惑的自言道

“彗星就彗星了,只要不撞上地球就行了。我们那还管它那么多啊,天上这玩意多了去了不用大惊小怪的“。我不以为然的说到

“老大,我也不知道,但是我老是觉得会发生什么事左眼皮老是不听的跳”。许翼揉着左眼说道

“哦!是吗?那恭喜你了。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呵呵看来你要走运了,说不定等战争结束后,也会像金刀驸马那小子一样有公主自动的向你投怀送抱也难说哦!哈哈我这个做大哥的先恭喜你了哈哈”。

“是真的吗”?许翼信以为真的问道

“呵呵心诚则灵,心诚则灵啊”!

车队继续行进,奥比特彗星在空中出现十几分钟后就慢慢的消失在西北角上,在不知不觉中。车队渐渐的被一团奇怪的紫雾所包围,警卫团团长许晓忠跑过来报告说到:“报告首长,我们和外界失去了联系,各种仪器都把指针指向最高位置,所有的车辆都在同一时间熄火,我们检查过了明明一切正常,但就是无法再次发动,请指示”。

许飞沉思了许久说到:“再次检查,命令全体官兵戴上防毒面具,这场大雾不简单,或许是敌人的秘密武器也说不定,命令大家做好战斗准备,继续尝试和外界联系”。

“是”许团长向我敬礼后转身去执行我的命令。

“小翼,看来不幸被你言中了,你这个乌鸦嘴”。我转身埋怨的对许翼说到

“别说了,戴上这个吧,不过我分析这紫色的大雾应该对身体无害,不过紫色的大雾还真是少见,还是小心点好”。说完递给我一个防毒面具,自己也戴上。

随着太阳的逐渐升高,紫雾被太阳慢慢的挥发,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所有异常都恢复了正常,除了无法继续和外界联系和全球定位系统失灵。车队继续向西南方向前进,终于,迷雾散尽。我们的正前方居然出现一个村庄,我连忙叫过警卫团团长问道:“老许,我们前进路线上有这个村庄吗”?

“报告首长,没有,我们一路上都是无人区,是不可能有村庄的”。许团长肯定的回答道

“哦!或许那是”海市蜃楼“吧”。听完我若有所思的说到

但是随着和村庄的接近,我们甚至可听到村子里传来的狗叫声和渺渺的炊烟,我心里想有这么像的“海市蜃楼”吗?还能听到狗叫“?

“老许,你派一个排去侦察一下”。我叫过许团长吩咐道

“是“!

“侦察排,马上侦察前方无名村庄”。

“是”

侦察排长斐济带着自己那二十名队员登上两辆“悍马”军车向5公里处的村庄靠近,到达距村庄200米的时候队员们相继跳下车,在简单的检查自己的武器准备后斐济弯腰对蹲下身的队员们命令道:“我简单说一下,一班长你带自己的队员从村庄左侧侦察,二班长你负责右侧,其余的跟我从正面潜入。有什么情况就向天空发射两枚红色信号弹。半小时后在这里集合,大家清楚了吗”?

“明白了”。

“行动”!

斐济带着队员悄悄的穿行在村庄的小道中,村里似乎没有什么人,有的只是被点燃的茅屋和前方传来的阵阵狗叫声,斐济通过步话机命令道,咚幺!咚幺!发现什么情况没有“?

“咚拐!咚拐,村子里没有发现村民,我们在一件着火的茅屋里发现三具尸体,其中两名是女性,生前似乎是遭受过多人性侵犯”。

“咚幺,咚三。你们前方似乎有情况,马上向我靠拢,我们去看看”。

在村庄的古井处斐济对赶来的队员询问道:“有什么情况吗”?

“排长你看看这个”!二班长递过来一本年历说道

“民国二十六年!什么”?斐济吃惊的说道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伴随着一声绝望的惨叫声从不远处的村广场传来,斐济马上用手势告诉大家,分三路靠近广场,斐济和自己那7名组员小心的潜伏在广场边上的一间茅屋顶上,斐济看到一幕他怎么也不敢相信的场景,四十多个身穿米黄色制服,头上戴着布制军帽从军帽两侧垂下两片布帘,手中端着装有刺刀只能在军事博物馆中才能看到的”三八大盖“刺刀上栓着一面醒目红白相间就像是某位妇女用过后丢弃的夜用型卫生*的膏药旗,数百名衣衫褴褛神情一脸麻木的村民被敌人用枪赶到一起,树上绑着一个中年男子,他垂着头,胸口一片殷红,看来刚才的那颗子弹就是他最终的归宿。

看到着些,斐济小心的缩回头仔细的分析刚才看到的场景,不会是在拍电视吧!斐济自嘲说到

“皇军说了,只要你们交出藏着的粮食,皇军就放了你们,否则皇军的狼狗可要吃人了”。一声嘶哑的中年男音打断斐济的思绪。斐济重新探出头,看到一个腰间斜挎着一把盒子炮身穿黑色丝绸衣服,头戴黑白相间礼帽一身汉奸打扮的家伙单手叉腰的对村民们“苦口婆心”的翻译道

一个看上去得有60多岁的老汉上前苦苦哀求道:“长官,连续两年的大旱啊,我们早就没有粮食了,你让我们上那去找粮食啊”。

“老不死的,不识抬举。敬酒不喝喝罚酒”。说完狠狠的抽了老汉一个耳光,回到一个少佐的身边点头哈腰迎着笑脸说到:“太君,这帮家伙说没有粮食”。

“八噶!皇军的作战的辛苦,大东亚共荣圈的辛苦,百姓的慰劳皇军的应该。粮食的一颗都不能少,不交粮食的统统死拉死拉的有”。花田公正少佐有生涩的中文吃力的说道

“嗨!太君说的是”汉奸在一旁附和说道

“太君,我看这群穷鬼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应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这样他们才会乖乖的听话,您看这样如何”?汉奸在花田少佐耳边低声的说道

“哟西,杨桑,你的是帝国大大的朋友。哟西”。花田满意的拍着汉奸的肩膀赞许道,心里花田却想道:“这东西真不是东西,你说你当汉奸也就算了,居然还出这样的主意来害自己的同胞,哼哼,等你以后没有利用价值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能够为我们大日本皇军效劳,是鄙人的荣幸,理应如此,理应如此”。

在屋檐上的斐济听完后,双拳紧紧的捏在一起,心里充满了愤怒。

“单方!向团部报告,就说在无名村庄出现45名身穿二战时期军服的日本军人,现正挟持超过250名无辜的中国平民,目前为止已经有一位村民遭到杀害,侦察排现在正在严密监视中。请团部指示下一步行动”。斐济小声的对身旁的通讯员说到。

单方飞快的用笔记下命令内容,悄悄的爬下屋顶打开通讯装置向不远处的大队人马报告。

“什么?无名村庄出现45名身穿二战时期军服的日本军人,而且挟持人质?不会是在拍戏吧“!看完报告后的我吃惊的从座椅上跳起来不敢相信的质疑道

“是的,首长。这是侦察排在无名村庄侦察到的,我们该怎么办”?许团长证实道

“派一个加强连去增援,让侦察排继续侦察,等待援兵的到来,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是”

汉奸指着人群中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脸淫笑的说到:“老刘家的三闺女,几年不见真是越长越俊了啊。哼哼,张大嘴,胡大棒槌,去把她拖出来”。汉奸对身后的两个伪军指画道

“小样,你给我出来吧你”两人从人群中强行把少女拖出来绑到广场中央的一棵百年老槐树上,汉奸走到少女前面对广大村民说到:“都是乡里乡亲的,我杨怀岁也不想走到这一步,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刘老头,你是村长,你肯定知道粮食藏在那里,你说,不说的话,嘿嘿,你女儿长的细皮嫩肉的皇军见了肯定喜欢嘿嘿”。

“畜生!这样缺德的事你都干的出来,你就不怕造报应吗”?刘老汉愤怒的吼道

“刘老头你敢骂我!张大嘴把他闺女的衣服给我扒了”。恼羞成怒的汉奸气急败坏的说道

“不要!不要!爹!”被捆在大树上的少女绝望是求救道

“排长!我们不能看着我们的同胞受那帮畜生的欺负而无动于衷,我们打吧!排长”!步话机里传来了两位班长急切的请战声

斐济权衡再三终于下定决心说道:“等下投掷烟雾弹后一班负责消灭看守村民的鬼子,并趁乱掩护他们撤往村外安全地带,2班负责消灭鬼子重火力手实施火力压制,其余的和我从正面突袭。现在检查武器弹药”。

“明白,弹药检查完毕”。

“我们只要坚持10分钟就行,我们此次行动最终目标的掩护村民的撤离,直至我们的援兵的到达。目标前方村广场烟雾弹十枚速投。注意不要误伤村民。行动”!

十个黑呼呼冒着白烟的铁罐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丢在广场中,在烟雾的掩护中,七名战士悄悄的摸到看守村民的鬼子的身后,用军刺解决他们后,轻声的对惊恐的村民安慰道:“老乡,嘘!不要出声。别怕,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现在救你们出去,跟着我们走”。

“怎么回事?那来的白烟?”砰“的一声脆响,花田的眉心出现一个大大窟窿,没有得到任何答案的花田重重的向后倒去。身旁的汉奸惊恐的叫道:“皇军死了死拉死拉的”。

惊恐的鬼子兵惊恐的向自认为可以的目标胡乱的开枪,丝毫没有精确射击可言,斐济带领7名队员从正面端着自动步枪向正处于混乱状态的发动突击,

“晨曦!三点半方向解决掉敌机枪手”。

狙击手李晨曦一个横翻躲到一棵大树的背面,小心的伸出狙击步枪,调整好焦距后把十字准心重新拉回到躲藏在一棵大树上的机枪手的额头后,果断的扣动了扳机。躲藏在树上的机枪手额头上迸发出一团血雾,重重的从树上一头栽倒。

当烟雾散尽,战斗就已经在瞬间结束了,15名俘虏双手抱头跪在在广场中央8支自动步枪正指着他们,医护兵正在替胸口受伤的斐济包扎。斐济恨恨的说到:“吗的,虽然打到防弹衣上,还是打断我一根肋骨,三八大盖威力真大”。

几分钟后随后赶到的我们来到斐济面前,许飞拍着斐济的肩膀关心的问道:“干的好,挂彩了?伤的重么”?

“报告首长,我没事”。斐济猛的站起身来,受伤的胸口“咔嚓”的一声骨头摩擦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伤口的剧痛,许飞微笑的说到:“行了,别逞强了,好好养伤”。

“是,呵呵”斐济一脸尴尬的笑道

“首长这些家伙怎么办”?许团长指着跪在地上的俘虏征询我的处理意见。

“问问他们是那支部队的,部队的番号是什么。长官是谁,来这里的目的的什么?然后就把他们交给我们身后的村民,相信他们会好好的”招呼“他们的”。

“这几个家伙自称是中国人,我们又该怎么处理”?许团长指着跪在地上浑身发抖的汉奸和十几个伪军说到

“既然他们打算不愿意继续做中国人了,那就连人也不要做了”。说完我用手在脖子上狠狠的一横,做了一个杀的手势。心领神会的许团长打手一挥,身后的警卫走到他们面前,“哗啦”的一声将子弹上膛,将枪口顶在他们的脑袋上。感到死亡即将来临的一群卖国贼们发出了最后的求饶声,但是他们求饶丝毫没有用,在十几声枪响后,他们马上就变成了十几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乡亲们!不要怕,我们都是中国人,他们!对就是他们是我们的仇人,他们杀害我们的同胞,掠夺我们的资源,侵占我们的国土,欺凌我们的姐妹,在他们的手上沾满了我们亲人的鲜血。面对仇人!你们还等什么”?在我的言语攻势下,原本麻木的村民在刘老汉的带头下爆发出一阵欢呼声,纷纷的捡起地上的石头,和鬼子丢弃的枪支,刺刀向跪在地上的俘虏扑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