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七章 张古山血战(中)

丁老大 收藏 33 314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七章 张古山血战(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韩文德不知道,在他住院期间,发生了一件大事,这件大事就是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给俞济时发了一份电报:你如儿戏命令,我就儿戏汝命。

薛岳前面已连发了两份“AAA”级电报,命令俞济时带领七十四军一日之内赶赴金官桥,守住七十军的阵地。

接到前两份电报的时候,俞济时生气得大骂薛岳混蛋。从德安到金官桥有三百多里的路程,再加上启运装备,全军一万多人,一日之内不吃不喝不睡也未必能按时赶到。再说,俞济时肚子里还有气。上次兰封之战中,七十四军本是攻打野鸡岗的主力,最后的主要战功却算在六十军的身上,李汉魂获得了青天白日勋章,而他只得了个次一等的云麾勋章。俞济时认为,是薛岳他们广东一帮挤兑他,于是,俞济时便压下薛岳的命令不发,心说,看你把我怎么样。

于是,就有了那份薛岳威胁的电报。

南京失守以前,国民党政府已经宣布迁都重庆,但是,全国各政党、文化机构、军委会机关等大多聚集于武汉。武汉成了战时中国的临时国都。日本人便把目标对准了这个新的统治中枢。

继徐州会战后的一九三八年六月中旬,日本人马不停蹄,调集四十万兵力,飞机三百余架,舰艇二十余艘,企图迅速攻取武汉,迫使国民政府投降。

国民政府军委会授任蒋介石为武汉保卫战总指挥,重新将全国划定为九个战区,以李宗仁第五战区和陈诚第九战区的部队为主力,动员总计约一百万兵力,承担保卫大武汉的作战任务。

武汉保卫战从安徽安庆打响。

六月十二日,安庆沦陷,日军溯江而上,四十天内连陷马垱,彭泽、九江、姑塘,一下子将战线推到了庐山脚下。

根据日军的进攻态势,薛岳将他部下的第四军、第八军、七十军部署于南浔线正面的金官桥一带;将第二十五军、六十六军布阵于星子、东西孤岭一带;将第二十九军、七十四军设防于德安一线。

金官桥是日军攻打庐山,阻断南浔铁路的正面突破点,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六十四军军长李汉魂统辖粤军两个师和第十军部队防守右翼;第四军、第七十三军、第七十四军等部队防守左翼,第七十军为预备队。

七月三十一日,日军第一零六师团主力在十余架飞机的掩护下,分两路沿南浔铁路、公路南下,集中炮火,猛轰粤军阵地。

粤军素以骁勇善战、敢于牺牲闻名。在日军的强大攻势之下,他们前仆后继,接踵而战,但低劣的武器使他们不到两天时间里便伤亡殆尽。薛岳只得将七十军换了上去。

七十军是一支湖南部队,战斗力较差。眼看七十军也支撑不住、金官桥阵地就要被突破的情况下,薛岳等不来俞济时的部队,就发了那份威胁的电报。

俞济时抗命之余,为了解脱自己,也给薛岳拍了个电报:我敬命令,更惜性命,奈山重水复,插翅难飞,怎办?

七十军的右翼阵地已经丢失,薛岳左右等不来七十四军,拍电报问七十四军现在何处,俞济时推说被敌纠缠,走脱不得。

薛岳没有办法,只得搬动蒋委员长了!

蒋介石见俞济时闹得实在过分,当即电令七十四军沿德浔铁路连夜赶赴金官桥阵地,电报中有这样一句话,“抗令当以韩向方为鉴!”

俞济时当然知道韩复榘的下场,在蒋介石的“吓唬”下,只得放弃德安。城内的百姓知道部队一走,日本人肯定进来,只得带着一家老少成群结队、哭哭啼啼的逃难。

俞济时终于带队伍星夜赶到金官桥前线。

七十四军不愧是蒋介石的王牌部队,善打硬仗,部队到了金官桥,把七十军的残部往后一拉,自己的队伍向前几个冲锋,就把金官桥丢失的阵地给夺了回来。日军一零六师团啃不动七十四军,双方相持在金官桥一带。同时,东、西孤岭一线,一零一师团也被二十五军、六十六军粘在那里。这样一来,就为保卫武汉赢得了时间。

蒋介石高兴,日本侵华指挥官岗村宁此却开始头痛。在进攻武汉的三路人马中,他握有的兵力最多,但两个多月过去了,天气已经转凉,他竟被庐山的峻岭峰峦和薛岳兵团缠住,不能继续前进。

八月中旬,在强悍的波田支队的支援下,瑞武线上取得了较好的战绩,驻在九江城内的冈村宁茨乘飞机往返于瑞武与九江之间,指挥两地战事,以打乱薛岳的整个阵线。一天正午,当冈村宁茨飞临庐山上空时,见中方防守南浔线与瑞武线的两支部队阵地之间接合部空隙甚大,便以一零一师团接替一零六师团,加紧攻击金官桥,吸引中国人的注意力,而调一零六师团,乘隙穿过中国第二十兵团商震和第九兵团吴奇伟两支大部队的防地,占领马回岭、万家岭一带,以实现前后夹击金官桥线的战略意图。

于是,就有了血战马回岭,张灵甫扬名天下。


马回岭是德安以北的一个不大的盆地。它的西面是白云山高地,东面是庐山的西麓,南面是博阳河以北的山地,只有北面的沙河镇至马回岭铁路沿线地势比较平坦。

九月三日,一O六师攻占马回岭后,中国军队已经识破了日本人的阴谋,薛岳于九月五日将金官桥一线的守军全撤下来,以第四、第七十四、第二十七军占领左起白云山,中经乌石门、戴家山,东至庐山西麓的反八字形阵地(简称乌石门线);以第六十四军控制德安西南地区,将第七十军调至靖安补训

对一O六师团的进攻,薛岳自然不敢稍存轻心,他除了将手下精兵部署在反八字这种收合自如的阵地之外,还将重机枪架设在马回岭的盆沿上,炮兵集中于乌石门线之后,使重型火力能组成严密火网罩住整个马回岭地区。

武汉保卫战是一个大战役,战线拉得很长,战斗情况也错综复杂,当薛岳布重兵于马回岭一带,准备消灭一零六师团时,瑞武线外日军第二十七师团却由瑞昌向武宁发起了大规模的进攻,欲借此冲破中国人的防线,实现与一O六师团会合,将庐山地区中国人的军事部署全盘打乱,再逐一加以消灭。

在万家岭,五十八师腹背受敌,两面作战,全师几乎伤亡殆尽,阵地随时都可能丢失,冯圣法师长为守住阵地哭喊着向俞济时求援,俞济时身边只有一个军部警卫营,只得把警卫营分出两个连前往增援。五十八师终于扼死敌一O六师团的退路,保证了万家岭合围成功。王耀武的五十一师,也就是韩文德所在的师,在据守岷山阵地的川军不战而逃时,五十一师奉命堵住缺口,浴血激战七昼夜,使飞机大炮助战的日军不得前进半步!

万家岭战役中,五十一师奉命攻占张古山,王耀武观察地形发现,该山易守难攻,却是整个战役的关键,必须夺占,但势必伤亡巨大。张古山之北的鹰绝岭是山地旅团把守的要地,王耀武组织力量攻了两次张古山,损失不小。

这时候,王耀武召开军事会议,商量拿下张古山的办法,王耀武说,如果拿不下张古山,其他的仗就没法打,哪怕把全师拼完也要拿下。手下的将领面面相觑,也拿不出个具体好办法。

张灵甫见大家都不吭声,就站起来说,三国演义上,魏国大将邓艾为攻取成都,出蜀将之不意,带精兵暗渡阴平,飞越摩天岭,一举攻克了江油、涪城和成都。我们也可以仿此战例,大军从正面进攻的同时,再挑选一批精兵强将,从人迹罕至的张古山背面进行偷袭,两面夹攻,就能把张古山拿下来。

王耀武眼前一亮,说,这个方案不错,谁还有什么好办法?

有人提出,这个方案确实好,但是,需要攀越的鹰绝岭山势陡峭,易守难攻,别说攀援不上去,就是攀援上去也不一定能攻下来,真要攀到半山腰被敌人发现了,就只有死路一条,一个也别想活着回来。

张灵甫说,打仗就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如果仍然从正面进攻,日本人以逸待劳,部队伤亡会更大,万一奇袭成功了,张古山不就是我们的了。

王耀武说,别说了,就这样定了,张团长,你挑选一千人,由你亲自带队,要找个熟悉地形的向导,你们攀上去一打响,正面也开始进攻,一举拿下张古山。

于是,张灵甫亲率一支突击队,轻装出发,攀木挂树,穿过艰险的深山峡谷,老林恶水,攀藤附葛而上。日军根本没料到中国军队会在这黑灯瞎火的黑夜爬上鸟兽绝迹的鹰绝岭,所以,当张灵甫的千余精兵出现在他们面前,大刀片砍到他们头上的时候,他们中的许多人还在睡梦之中打着呼噜,说着梦话。

正面的进攻在张灵甫打响以后也开始了,并很快攻了进来,这次奇袭共消灭防守鹰绝岭的日军八百多名,终于飞夺张古山。而后日寇不甘失败,出动飞机与重炮狂轰滥炸,几乎将张古山夷为平地。张灵甫率部浴血死战,与日寇鏖战五天五夜,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反复拉锯。亲临前线指挥的他身中7块弹片,鲜血直流也没有退下火线。张灵甫从此声名大噪,旋即被提升为旅长。一九三九年冬,剧作家田汉将张古山之战编成话剧《德安大捷》在长沙演出,张灵甫自然就成了剧中的主角。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