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委内瑞拉的 中国空降兵

44124 收藏 0 172
导读:在委内瑞拉的 中国空降兵

一个空降兵少校写的,转到这来给大家看看

思前想后,最终我还是决定去参加这次难得的比武。同我一起参加的300名战友中,都是来自全军特种部队的侦察兵。我们空降兵部队派选了20人参加此次集训。总参谋部统筹中心安排此次封闭集训在北京某军用机场进行。将按计划进行封闭训练一年三个月,最终将淘汰280名战友,真正去委内瑞拉比武的只能参加10至20人。在这10至20人中,其中包括18人将是预备候补队员。 M

在封闭训练中,我们空降兵部队选派的队员都是精英,个个训练有素、出神入化:上天,能驾驶动力伞,会跳翼伞,能执行敌后侦察、渗透,打击各种军事目标。在地下,我们都能熟练掌握各种轻重武器,从手枪、冲锋枪到迫击炮、便携式防空导弹样样精通。还能驾驶各种车辆。能从空中、陆地、水下,立体垂直割裂、多路并举、越点攻击,犹如下山猛虎、空中猎鹰、出水蛟龙。

此次封闭训练具有任务特殊、时间仓促、作战效益一定要高的特点去计划实施。统筹中心要求我们先训练基本指挥方法、快速标图用图、组织侦察、协同作战。先学习理论,观看电影、录像,研究图片和模型,而后进行实地训练。要求我们能在10秒钟内对伪装的运动目标识别出数量、性质、方向、时速和企图。每星期要进行3次目标识别实地演习,演练识别20公里以外的各种运动目标。

海上训练是我们空降兵队员最为狼狈之一,训练内容主要包括海战兵器及码头设施实施爆破、高难度潜水、海上机动、水中射击、判定方位、定点机降、水中自救、武装泅渡、夜间通信等。这种饥饿、疼痛、落后、没有经历过的恶性循环的我,用不了几天就会让我走上淘汰之路。我知道,一生中最为严峻的考验到了。

记忆中最苦的一次10公里越野。酸软和疼痛不已的脚和腿仿佛被意志拉着向前迈动,连续训练的饥饿使我有一股强烈的倒在地上大睡一觉的欲望,遥远的终点成了我生命中一个不可企及的目标。“就是死也要跑在前面”。这绝望一点点地引发了我胸中的一股悍性,我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用身体每一个细胞验证着数字无法显示的生命对于痛苦和疲劳的承受极限。最终我领先了,我冲到了终点,我被淘汰的危险冰消雪融。

在集训队里,射击是作为一个基础课目来进行的,10多种枪,手枪、微型冲锋枪、比利时FAL自动步枪、狙击步枪、重机枪、轻机枪、威力强大的意大利来复枪、短小轻便的速射枪、猎枪等等。由于教员们讲课都是用英语和多种语言,对来自最基层的我们来说,理论课只能作为一段短小而宝贵的休息时间来对待。凭着我特有对枪的悟性,凭着敏锐的观察研究,我很快就了解了手中的枪械。

射击的训练方法也是十分复杂的,白天,夜间,175米精度射击,冲锋枪点射,抵近射击,多角度射击,运动目标射击,山地射击等等。在这些射击项目中,以手枪多能射击难度最大,要求射手在1分50秒内通过矮墙、轮胎、铁筒、汽车等10多处障碍物的同时,采用立姿、跪姿等多种射击姿式对10个不同的目标进行射击,要求最多使用20发子弹命中目标。我冲入射击场。矮培前,滚动的铁筒后,汽车上,无不是枪响靶落。最后一个目标要求我跳上弹簧板,射击10米外的一个拳头大的小圆球。我不待弹簧停止振动,瞄准击发,枪响球落。

经过一年多的魔鬼训练,我的游泳、射击、器械、体能以全优的成绩被选送去委内瑞拉参加比武。300人的队伍中最后淘汰了280人,我们空降兵选派的20人中淘汰了16人。将去参加委内瑞拉比武的队友仅仅10人。飞机掠过了云层,带着我们飘到世界的另一端去了。委内瑞拉的环境美得让人无可挑剔。和电影里面的一样。每个人都过来对你严肃着吼着,让我感觉非常的不真实。

委内瑞拉轻骑兵学校,坐活在加勒比海沿岸杂草丛生的山谷中。这所规模不大、设施简陋到甚至没有两层以上楼房的学校,在国际军事界却小有名气,这“国际影响”就来自它从1992年开始举办的国际反游击战特种集训。一种以高强度和极端贴近实战而闻名的反恐怖特种训练。

刚去委内瑞拉的时候,我们还要经过集训才正式比武。我们每天重复着12米墙攀登,分徒手和负重两种,无论哪一种,都需要有过硬的身体素质和良好的体能。尤其是负重攀登,全副武装时,身上的水壶、挎包、步枪、防毒面具、4枚手榴弹等就有12斤重。

有压力就有动力,起早贪黑向教官们请教,苦下功夫,每天至少完成两轮5个“二百”,也就是二百个俯卧撑、二百个仰卧起坐、二百个推砖、二百个拉臂、二百个撑臂。基本功练扎实了,接着我们就进行克服心理障碍的训练。经过一个月的苦练,我最后取得了三点固定攀登11秒、攀窗户10秒59、抓避雷针9秒2等一系列好成绩,这些功夫在南美丛林中大显国际关系学院学的是仪器侦察分队指挥专业,但对武装侦察兵专业的共同科目训练也是“照单全收”。

擒拿格斗、倒功、腿功、臂功、捕俘拳等等样样都是拼了命的学。为练好擒拿格斗和摔跤,我不断给自己开小灶,(在国内集训的时候就专门请某省获摔跤比赛第3名的一位教员辅导过)。我的个子小、劲不大,却专门找高大威猛的战友做“陪练”。开始时掌握不了要领,经常被战友打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后来,随着经验的慢慢积累,我渐渐能把比我高大得多的战友打倒。

优秀是筛选出的,这是生存发展的规律。虽然参加这次集训的都是各国选送的优秀特种兵,但能坚持到最后的寥寥无几。开训一星期后,两个意大利特种兵、两个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因肺炎、骨折、扭伤淘汰出局。俩个孟加拉国的特种兵因受不了而开除。我们国家的队友也因种种原因淘汰6人。


空降兵严格的训练磨练了我坚强的意志,养成了我良好的素质和过硬的技能,支撑我在委内瑞拉克服言、饮食、生活等诸多困难,成为完成那届特种训练的外籍优秀军人。在战场,黄继光用血肉之躯打出了军威、国威。在委内瑞拉训练,我和战友们“就是中国”,必须为我军争光、为国争光。

在二个月的近乎极限的比武中,在残酷的淘汰、竞争中,我们胜利了,3个月后首次升起在这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终于被我们用汗水和鲜血保持到了最后的胜利时刻。 经受了超越心理和生理极限的挑战,通过了反游击、战俘与反战俘、野战生存等28个课目的训练考核,我们4人中夺得5项第一名、2项第二名,我被委内瑞拉授予“国际反游击战队员”荣誉勋章,荣立一等功。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