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八章 丧尽天良杀人狂

独孤雄 收藏 0 28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卷 血溅雄关 第八章 丧尽天良杀人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正在此时,只听大麻袋在下面汪汪叫了起来,显然是在催促独孤雄快去解救刘方。独孤雄不敢怠慢,立刻跟在大麻袋的身后到了关押刘方的帐篷上。

原来大麻袋看见刘方被押出帐篷,就悄悄跟在押送刘方的契丹兵后面,对刘方的去向了如指掌。关押刘方的帐篷外面有两个契丹兵在把守,独孤雄纵身落在他们面前,不等他们反应,左右两个盘肘上去打中他们的太阳穴,两个契丹兵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倒地死去。独孤雄低头钻进帐篷里。帐篷里点着一盏油灯,一个脸上涂满红黄东西像鬼一样的契丹女子正端着一盘牛羊肉劝说刘方:“……你不吃东西怎么行?能服侍公主是你的福气,是抬举你了,你怎么如此不识好歹……”刘方唾骂道:“滚开,我不想看到你的鬼脸!”契丹女子大怒,放下木盘子抬手就要扇刘方的耳光。独孤雄过去扭过她的手在她头上轻轻拍了一掌,契丹女子立刻昏死过去。

刘方惊喜道:“大哥……”一下便扑进独孤雄怀里号哭起来。独孤雄道:“先别哭,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突然“呱呲”一响,从帐篷顶上落下两个丑陋矮人,“嘿嘿”淫笑道:“想跑?没那么容易!”独孤雄定睛看时,正是先前跟在雁门关太守张无能身后的两个“特使”。

独孤雄冷冷道:“你们是什么人?”两个矮人走进油灯下,独孤雄这才看清他们的鬼脸。两个人都留着胡子,天下留胡子的男人很多,可是他们留胡子的方式很特别:一个把胡子留在脖子的喉结上,比山羊的胡子还过份;一个把胡子留在两边腮帮骨突出的地方,足有尺把长,而且还一边梳起三条小辫子,胡子的毛色也不光滑油亮,很是枯糙呲张,看上去就像是狗屎毛,令人作呕。

两个矮人的外貌本来就长得像蛤蟆,却偏偏留着时髦朝前的胡形,看上去更加令人毛骨悚然。比年画里给钟馗他妹子挑东西送礼的小鬼还要难看万倍。独孤雄看见两个矮人就像是看见鼻涕虫或是毛毛虫,心里顿时莫名涌起想上去用脚踩死他们的冲动!

胡子长在喉结上的矮人傲然道:“就凭你也想知道我们的名字,你还没有资格!”独孤雄忍住恶心道:“是谁的裤裆破了,把你们这两个臭东西放了出来?”腮帮上梳着六条胡子小辫子的矮人满是委屈的对胡子长在喉结上的矮人道:“大哥,他在侮辱咱们呢。他以为我们没有学过汉话,他拐弯骂咱们是人家裤裆里的鸡巴呢!”胡子长在喉结上的矮人把他搂进怀里拍着他的肩膀哄他道:“乖,弟弟不要生气,这种不讲文明礼貌的人待会我会打他屁股的!”独孤雄看他们如此肉麻的举动,心里已经明白他们有断袖之癖,分明是两个变态同性恋。同性恋独孤雄见过不少,但是竟然有兄弟二人干此事的,实在是匪夷所思!

独孤雄骂道:“老天怎么不把你两个乱伦的禽兽用雷给劈死呢?”喉结上长胡子的矮人慢慢把弟弟推开,从腰间“唰”地抽出两把六尺长的菜刀皱眉道:“竟敢侮辱我们兄弟,今天你死定了!”腮帮上梳着胡子小辫子的矮人也从背后拔出两把八尺长的弧形弯刀叮叮当当敲着像女人一样扭过脖子斜着眼睛道:“你想知道我们的名字,我们偏偏不告诉你。谁叫你这样没有礼貌!我们现在就要杀了你,让你死得不明不白,让你做个糊涂鬼!”独孤雄冷冷笑道:“现在就算你们不告诉我,我也知道你们是谁了!”

两个矮人大吃一惊,相互看了一眼惊问道:“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知道我们的名字?”独孤雄用眼睛扫视着他们道:“普天下不爱美人只爱自己亲兄弟后庭花的我只有听说过两个人,那就是日本的丧尽天良杀人狂!”两个矮人“哦”地惊跳起来,把独孤雄上下仔细打量个遍。独孤雄接着指着喉结上长胡子的矮人道:“你是老大丧尽天良。”指着腮帮上梳胡子小辫子的矮人道:“你就是老二杀人狂!你们从八岁就开始杀人,先是杀弟妹,后杀爷爷奶奶,然后是父母。最后全村的人都被你们杀光,长大后更是见人就杀,三天不杀人就浑身难受,平时没什么娱乐就喜欢拿人练刀!”

丧尽天良牛气哄哄道:“既然知道我们的大名,还不乖乖跪下好让我们砍你们的脑袋!”刘方啐了丧尽天良杀人狂一脸唾沫骂道:“就凭你们也配?想让我们跪下除非你们能从屁眼里生出儿子来!”独孤雄大惊,眼睛盯着刘方疑惑不已,他想不到刘方竟然会说出这种脏话来。刘方一时失口,脸唰地红了,避开独孤雄的眼睛不敢看他。

丧尽天良早已火冒三丈,哇呀呀挥舞两把菜刀嚷道:“竟敢把我手下的金牌忍者杀手和银牌浪人杀手全部杀光,今天我就要为我的弟兄们报仇!”原来先前去杀独孤雄和刘方的日本浪人和忍者都是丧尽天良杀人狂的手下,自从独孤雄在青龙峡谷把他们全部杀光后,兄弟二人没了手下,就成了光杆老大,早就恨独孤雄入骨,现在又遭刘方如此挖苦,哪里还忍得下去?话音未落,兄弟二人立刻将独孤雄围在中央乱劈。

独孤雄一把推开刘方,在刀枪架上抢过一杆枪来,沉着应战。独孤雄此次来救刘方并没有带上他的金枪,因为金枪很沉,救人逃跑时候非常不方便。

丧尽天良手舞两把大菜刀,劈头砍过来。杀人狂双手抓两把弯刀,朝独孤雄身上乱劈。二人都是杀人的专家,出手又快又恨,独孤雄躲闪不及,身上挨了几刀,被划破几道血痕。独孤雄把枪舞了个花,逼退丧尽天良杀人狂,然后凝神定睛闷哼一声,把手中红缨枪舞得水泼不进向丧尽天良和杀人狂逼近。丧尽天良杀人狂被逼得人随枪转,上窜下跳,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二人急忙跃身急退。杀人狂抹抹头上的臭汗说道:“啊哥,怪不得我们弟兄全部着了他的嘎子,着实有两下。”丧尽天良眼睛骨碌碌一转,抬脚把旁边的灯盏踢飞在牛皮帐篷上,帐篷被油受火,霎时间燃起熊熊大火,光照整个契丹营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