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的航线完整版 和平时光 第五十三章打人一拳防人一脚(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662/

平静的过去三天,福龙号平安的航行在马鲁古海。再向南航行就是万岛之国印尼的腹地,这里岛屿纵横,船只穿梭来往繁忙,也是海盗出没的地方。整个印尼有17508个小岛组成,其中有6000个岛有人居住。该国有居民有2亿多,经济很糟糕,所以很多没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不得不以海盗为业。

马鲁古海南边本身就是一个海盗密集的区域。久历战火林飞宇也不得不考虑一下如何顺利通过海盗猖獗的水域。他为了迷惑印尼的军舰和巡逻艇,准备好了的大量的证件和文件,防备印尼军警登船检查。他自己穿着一身白色海员制服,还戴着一顶大沿帽,肩膀上的肩章有四条黄色粗杠,而且手里还拿着一个烟斗,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船长,只是他太年轻,有点不像。

在驾驶舱和甲板上活动的人员,都穿上了船员制服,不管这些人是不是船员。为了躲避检查,雷雨田不得不穿上一身白色的制服,也带上帽子。虽然极不情愿的穿上制服,他还是在发牢骚,“这套衣服怎么看着像孝服?”

他这么一说惹的驾驶舱内的一片大笑。

刚换好衣服的,曹秉正把几支手枪的保险关上,装进贴身枪套内,他来到雨田旁边,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眨着小眼睛问:“我肩膀上是2个杠,你怎么是3个?这分别代表什么?”

雨田看看自己的制服上的肩章,“四个杠是船长,三个杠是副船长,两杠是部门长,比如水手长、帆缆长、轮机长、航海长、枪炮长,一杠是水手,没杠是实习水手。”

“民用船上那有枪炮长。”曹秉摸一摸装在上衣下兜内的两支袖珍左轮枪,又检查了佩带在胸口前的工作证,基本还像个船员。

航线上的船只很多,林飞宇命令自己的几个兄弟都准备好望远镜,严密注意来往的船只,突然有船靠近就报告,他自己没也闲的,不时的拿着望远镜站在驾驶舱内观察前边的航道。

“现在找海盗船也不容易,他们不挂海盗旗,不好辨别。”富安换还一身水手制服,来到驾驶舱内,左手拿着对讲机,右手拎着望远镜。跟着他一起进来的还有江琦。他们都把长枪放在舱内,随身只带手枪,一旦有海盗登船就能随时开火。

雨田回头一看是自己人,“叫弟兄们准备好家伙,动起手来也不仓促。”

富安和江琦只是随便溜达,没想呆在这里,驾驶舱又小人有多,也不想留在这里,就下去传达命令去。

驾驶舱又安静下来,只有一个舵手在驾驶船,还有一个穿着副船长制服的真船长,其于的人像林飞宇、雷雨田、曹秉这三人都是假船员,站在这里只是装样子。

福龙号货船在整个白天安然无事,在驾驶舱呆的有些烦闷的曹秉从饮料柜内找出几瓶子可乐,问其他几个人:“一起喝吗?”

没人回答他,他自己喝着可乐又问:“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鬼地方。”

“这里是斑达海,等我们进了帝汶海就好,那里没海盗。”林飞宇坐在一个真皮转椅上,靠在舒适的靠背上,闭目养神,偶尔也回答一些问题。

曹秉没上过学,不懂的东西很多,不过他总想尽量知道一些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林飞宇也愿意回答那些几乎是无聊的问题。有时候他也纳闷,这小子打仗不含糊,谈起兵法战术武器等话题,基本可以说是无所不至对答如流,有时候干脆背一段兵书回答问题。可惜这么好的材料生在今三角这鬼地方,如果曹秉去上学,凭他的头脑一定是个好学生。

曹秉拿着海图看了一下,又拿出自己的掌上GPS看了一下位置,发现林老板说的一点都不错,“林老板真是好记忆,能把海图都记在脑子里?”

舷窗外,太阳落下去,天慢慢的变黑,此时海面上作业的渔船已经很少,都是赶路的货船。这个时间正是海盗船出没的时间。

一般白天海盗船都停在港外,海盗们吃喝玩乐,一到傍晚,天快黑还没黑的时候,海盗们吃饱了喝足了就回到船上。然后就出海,等到了繁忙的航线附近,天已经全黑,他们这时候就准备好武器,选择一些好下手的货船进行抢劫。

福龙号航线的前边,正好有一艘海盗驾驶的铁壳渔船。这船吨位不大,但是换装了好的发动机,马力大容易追上大船,渔船后边还拖着一艘小快艇。这小艇能坐十多号人,有时候抢劫离他们驾驶的渔船比较远的船的时候,海盗们就坐快艇追大船,毕竟渔船不如快艇的速度快。

海盗船低速航行,船上的海盗等拿着武器等待猎物,海盗头目一边指挥着舵手向福龙开过去,因为距离近,没必要放出快艇追击,海盗驾驶的渔船加足马力开过去。

“你看那边,有一艘只亮着一盏等的船正向我们开过来。”曹秉指着一艘从福龙号侧面开过来的船。

雨田睁开有点疲惫的眼睛,用望远镜看了一下,“这家伙还真向我们开过来,后边还带着一艘小艇,可能是海盗,你吩咐兄弟们准备,都在舱门口待命,不要上甲板,他们登船就你就打,别的我招呼。”

曹秉马上离开驾驶舱,一边走一边拿对讲机招呼自己的人。

渔船已经加速靠近。

船舱内昏暗的灯光下,海盗们擦拭好枪支,给猎枪、步枪装上子弹,带好自己的砍刀,又用蒙面布蒙住脸。30多个海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做好了抢劫货船的准备。

渔船的马达声越来越近,躲避在副龙号船舱内的常胜军士兵摩拳擦掌,准备和海盗真刀真枪的干。

林飞宇离开舒适的椅子,站在驾驶舱内,他还没招呼自己的人拿武器,雷雨田已经命令自己的准备开打,这也省了自己不少事,又能看到常胜军屠杀海盗。

不过这些常胜军没打过海盗,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在船上发挥出战斗力。

渔船靠到福龙号货船的右舷,一个海盗扯着嗓子用英语喊:“停船,停船。”

这艘海盗船上的舵手也算是熟练工,居然紧贴着大货船行驶,现在福龙号做个急转弯就能把海盗乘坐的渔船顶翻了,但林飞宇没给自己的船长下任何命令,就站在窗户前等着看热闹,看看这些不长眼的海盗怎么死在这里。

海盗们一起冲上渔船甲板,都拿出飞虎爪,使劲向福龙号的甲板上扔,这些飞虎爪都是钢制的,十分结实,后边就是根结实的绳子,只要扔上甲板钩住船舷上的护栏,海盗就能顺着绳子爬上货船实施抢劫。

曹秉听见飞虎爪撞击到船舷护栏上的声音,就感觉不对,自己先跑道甲板上,看到十多个飞虎爪已经钩住护栏,海盗们正顺绳子往上爬呢。

海盗船上没爬绳子的上货船的海盗为了掩护这些人,拿着猎枪对空鸣枪,吓唬货船上的。

眼看十几个人就要爬到货船上,曹秉拿对讲机喊:“马上来前甲板。”

富安、江琦猛的推开舱门,一下冲上甲板,后边跟着一哨常胜军,都带着长枪来到甲板上。

正向船上爬的海盗听到甲板上有人说话,但这些人听不懂汉语,不知道说什么,都抓紧时间使劲向上爬。

此时曹秉、富安、江琦已经拿出手枪,等着这些一爬上来,30个常胜军士兵端着枪整齐的站在甲板上。子弹都上膛,就等着一声令下大开杀戒。

雷雨田和林飞宇像没事儿的人一样站在驾驶舱内看着一触即发的战斗,他们俩都暗自可怜那几个海盗,这些人死都不知道死在谁手里,变成鬼也难报仇,尸体也会落海里被鱼吃掉,不能入土为安,海盗们这辈子算是白活。

曹秉左右手各拿一把M9手枪,保险已经打开就等开火。忽然一个人爬上甲板,正从身上要掏出手枪,曹秉连枪都没开,一个箭步冲上去,飞起一脚就把这个人手里的枪踢飞,最后枪落进大海里。

这个海盗手一疼,就见枪撒手,此时已经十分惊讶,还没缓过神来,曹秉又一脚踢来,直接踢到他的小腹,这海盗疼的“哎呀”一声躺到甲板上,两手捂着疼痛难忍的肚子,疼的叫都叫不出来,这时候曹秉拿一支装了消声器的M9手枪对着海盗的脑袋就开了一枪。一个子弹壳从枪膛内飞出来,落在甲板上,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

第一个登船的海盗死去,其他十几个海盗刚上甲板,借助福龙号货船上的灯光才发现,一个同伴已经死在甲板上,手里也没武器,这些海盗自己一看,甲板上站立着30多个人。借助灯光能看的很清楚,这些人全穿着迷彩服,上身全是一样的防弹战术背心,头戴防弹盔,都端着枪看着自己。海盗顿时吓的魂不附体,以为这是印尼政府派来的特种部队或者特种警察。

但是这些海盗们都是亡命徒,一边拉着枪栓,一边叫喊着拿着手里的破AK-47步枪准备拼命。曹秉早已顾不上施展自己的功夫,他和富安、江琦三个人手里的6支M9手枪一起开火,带消声器的枪没有多大枪声,120发手枪子弹似乎打不完似的好一阵猛打,还有30支带消声器的AKM步枪也跟着搀和进来。

子弹有快又准的打到海盗的身体内,这些人连一枪都没开,就被打死在甲板上。第二波爬货船的海盗就听见子弹壳落在甲板上的声音,他们这些人刚一爬上甲板,刚一露头,子弹就打了过来,这第二波海盗纷纷中枪,重重摔到渔船上,虽然有几个没被子弹打死,就这么一摔下去,也活不成。

30个海盗死的死伤的伤,海盗船上只有一个舵手,他拿着AK-47步枪走出驾驶舱,一看十几个同伙从货船上摔下来,还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正端着步枪寻找货船上的人,想继续抵抗。

江琦走到货船的船舷旁,低头一看还有个海盗拿着枪正找什么呢,他开了一枪,那海盗就倒在渔船上。他一边收起枪,一边叫自己的部下:“过来几个人,把甲板上的尸体扔海里,把他们的子弹收缴起来,他们的枪丢进大海。”

“过来几个人,登上海盗船,收了他们的武器。把尸体丢进海里。”富安把几个没事的兵派到渔船上。

几分钟就打扫完战场,海盗船上空无一人,飞护爪、砍刀、步枪都被扔进海里,尸体也丢进大海。

福龙号货船继续向南航行。

自己这边没任何损失,林飞宇放心的坐回到自己的椅子上,继续闭目养神。“你的人做的不错,办事干净利落。”

“你可别当面夸奖他们,背后说说还行,等我们忙完正事,你怎么夸都成,他们本来就傲,再一夸怕他们不会办事。”雷雨田拿着果汁饮料大口的喝着。

福龙号航行到帝汶海上,这里阳光明媚距离赤道很近,气候温暖。

雷雨田和林飞宇站在后甲板上,看着风景,雨田好好睡了一天,精神十足的说:“好吃不如饺子舒服不如躺着呀。”

“恩,假期又要结束了。”林飞宇拿着望远镜看着海面,忽然远处的一艘军舰进入他的视线内。

这是一艘深灰色的军舰,正向东行驶,正好和福龙号走的是一个方向,军舰的桅杆上挂着的是太阳旗。

怎么会这么巧,难道是鬼子查出来我们了?林飞宇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万一鬼子的军舰真是来找麻烦的那该怎么办?他又仔细看了看,后边跟着的是一艘金刚级驱逐舰,这家伙用的可是燃气轮机,福龙号是柴油机,想跑是跑不过来的。这可怎么好?

雷雨田也拿着望远镜看到了金刚级驱逐舰,“他们找到了我们?”

金刚级上的127毫米大炮一炮就能让福龙号完蛋,真要追过来怎么办?正在雷雨田和林飞宇想怎么对付鬼子的驱逐舰的时候,许睿来到后甲板,“是一艘返航的鬼子的驱逐舰,不是找我们麻烦的,前几个月的新闻里说过,这是一艘给美军护航的军舰,把美军护送到中东,它就返航。”

把望远镜放在一边,林飞宇低着头走了几步,“不管是真找麻烦的还是路过的,我们做点准备,给几艘交通艇加满油,预备一些弹药、淡水和压缩饼干,打不过他们就撤。提前告诉其他人一下,以防万一。”

常胜军的士兵们忙碌的整理着个人物品,船舱内倒不是很混乱。

给林飞宇打工的船员按照他的吩咐给交通艇加油,如果鬼子追上来,打不过就想办法逃跑。

金刚级驱逐舰强劲的马力是所有民用船只没法比的,它很快的就追上福龙号,但是并没有为难这艘船,大家只是虚惊一场。

为了应对将来的战争才建立了西南舰队,但是战争还没准备好,基地就让人家折腾掉,太丢人了。

首相连续几天召集军政要员开会研究对策,他一个文官怎么也不会明白很复杂的技术问题,即使让将军们讲的满头大汗他也听不懂几句。

“为什么西南舰队守备团那么不堪一击?”首相很生气的问道。

岛田康夫被问的惊魂未定,“是这样的,因为我们的步兵没有普及夜视装备,所以夜战并不是强项,每个夜视镜要上千美圆,还有枪上的红外瞄准镜也很贵,只有特种部队侦察部队才装备。”

“为什么不装备夜战器材?”首相声音很低,但把前来开会的装备局局长松井寿吓了一跳。他知道为什么没装备,但直接出说出来恐怕首相不高兴,但不说出来这糟老头儿肯定要问到底,“如果不采购夜战装备,每套士兵装备才不到一万美圆,如果采购上,装备一个兵的成本就高出许多,国会多次没批准拨款,所以我们的陆上自卫队不能像美军一样整团整师的投入夜战中,需要采购的东西太多,国家有有规定,为维持军品生产线开工,采购军品必须以高于百分之三十的价格采购,这可是定下了很多年的法律,采购装备一直就是告价买进。如果大量采购,必须裁减其他采购项目。”

老头坐那不说话,大家都看着首相。首相自己坐那也生气,他第一恨邻国,第二就恨国会,国会制定该死的法律导致扩军成本超出真正预算的百分之三十,这些钱没用在军队上全落进军火商的钱包里,而且国会批准军事预算每次都刁难自己,第三就恨那些无能的自卫队军官,连仗都打不了把责任都推到武器上。

这一切都怪自己无能,还是怪日本没这个扩军强国的气数?自己已经尽力了,看来下一个回合不把国会打败了那就别想和中国过招,免得白忙活一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