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七章 张古山血战(上)

丁老大 收藏 23 98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七章 张古山血战(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因为黄河决口,暂时挡住了日本鬼子,第七十四军被紧急调防回救南京。正在这时候,韩文德一次饿极,吃了点不好的东西,拉开了肚子,一连拉了五六次,拉得浑身没劲,还得跟着队伍跑。

队伍晚上在通许县驻下,韩文德给营长弄来饭吃了,又安排好营长的休息,正想歇一会,营长要看地图,对韩文德说,你把昨天从墙上拆下的地图拿来。

韩文德说声好,手往怀里一摸,地图不见了,韩文德的头发“支棱”一下就立起来了,汗珠子冒出来。

营长见他手搁在怀里不出来,声音大了,地图呢?韩文德嗫喏着说,不见了。我拉肚子,一路上拉,不知掉哪儿了。

营长厉声道,找去,找不着枪毙你,没有作战地图我拿什么指挥部队。

韩文德走出营房,心想,可能掉到拉屎的地方了,回去或许能找到?拔腿就跑,一直跑着找了十多里路,不但没找到地图,肚子也饿得跑不动了。已经行军好几天了,也不知道在哪儿掉的,总不能再跑几天寻找。韩文德坐在一个坟头上喘气,心里害怕,不知怎么回去见营长。他想,如果不回去就是逃兵,逮住了要被枪毙,他也不想当逃兵,他又想起他在壮丁欢送会上向县长杨季成发的誓言,他如果跑回去,见到县长脸往哪儿搁。嘴里念叨着地图,地图。忽然,他想起背包里还有前几天缴获的一卷日本鬼子的地图,说不定有用,还是回去吧,如果被枪毙就认命啦。

韩文德打定了主意,下了坟头又往回跑。到了通许县的西门外,见军队静了街,不许通行,人都靠边不许动,城里十几个号吹出来,呜哩哇啦的,还有几个军官骑着马,像娶媳妇一样。一队部队排着整齐的队形,枪上亮着明晃晃的刺刀。后面是两个人押着一个犯人,大约有八十多名,都用绳子五花大绑着,背上插着标子,上面写着罪名姓名,多数写着汉奸。

小孩子心里不搁事,韩文德见有热闹可看,就把丢地图的事忘了,跟着出了西关。见把那伙人押向南边,在城壕沿上排成一溜,有的主动跪下了,有的被吓瘫了,一放手就像一堆没有骨头的肉一样出溜下去,有的很硬,站直着不肯跪下,被押解的兵们从腿弯里踢着跪下,站在高处的一个号兵吹响号令,号声一停,枪就响了,眼看着八十多个犯人一头栽倒,有的跌下城壕,没跌下的也被一脚踢下去。

枪毙完人,静街也解除了。

韩文德刚来到城门口,就碰见了营里的传令班长。班长一把拉住了他说,小鬼,看见了刚才枪毙人了吗?你把营长的地图丢了,回去营长非枪毙你不可。你娃就跟刚才那些犯人一样倒下去。传令班长边说边作了一个倒下去的动作。

韩文德说,我不怕,我把营长的地图丢了,我背包里还有前几天打仗的时候缴获日本鬼子的地图哩,日本鬼子的地图也能用吧。

传令班长说,能用,听说日本鬼子印的地图比咱们中国人印的还细致。

韩文德说,那就好了,营长不枪毙我了。

传令班长笑着说,小鬼,我和你开玩笑哩,营长不见你,急得要发疯,在营部乱骂人,哪里能舍得枪毙你。他让我顺行军路把你找回来。营长说,那孩子个性强,他不会逃跑,一定是找地图去了。现在队伍马上就要出发,连夜晚要赶到必阳,营长怕把你丢了。

两人跑回来,队伍已经在院里站好了队,正准备出发。

营长见韩文德回来后我笑了,眼里还带出泪水。他对韩文德说,那屋还给放着两碗米饭。快去吃。然后对马夫说,你不要跟着我,等小鬼把饭吃完。你们俩骑马赶过来。

韩文德急急忙忙把饭吃完,和马夫骑上马,跑了五六里路才赶上队伍。

队伍在必阳县住了半个多月,因为部队减员厉害,又补充了河南一个旅、湖北一个旅的新兵,简单训练后出发,到汉口乘木轮船东下救南京。

部队还没到南京,就得到南京陷落的消息,部队又奉命在湖口马当登陆,驻扎在江西德安一带,阻挡敌人西进。韩文德听说他们对面的日本鬼子就是日本人的一O一师团佐支支队。

日本军队取攻势,他们取守势,仗每天打,飞机每天轰炸个不停,有一次把韩文德的腿炸伤了,一块弹片从他的左腿外侧进去,又从内侧出来,伤口很大,还伤了骨头,把韩文德疼得齿牙咧嘴的。

王之干派人把他送进德安县师医院住院,医生检查以后说要截腿,征求韩文德的意见,韩文德一听截腿,眼泪就下来了,说,截了腿我还怎么走路,怎么打日本鬼子。

医生说,不截腿就可能得坏血病,连命都没有了。

韩文德说,没有命就没有命,我愿意没有命,也不愿意没有腿。

医生说,不行,要救你的命就要把腿截了,只能这样。

韩文德在埋尸首的时候搜出了一把小枪,做得很精致,还有三粒黄亮亮的小子弹。估计可能是一个鬼子当官的。他把这把小枪贴身藏着,不让人知道。这时候听见医生非要他截腿不可,就从身上把枪掏出来了,然后说,我有枪,谁敢截我的腿我就打死谁。给他做工作的医生脸都吓白了,连忙走出去。

医院里就与王之干联系,说韩文德伤重,要截腿,不然保不住命,但是韩文德不让截,还掏出一把手枪要打医生,让王之干过来劝劝韩文德。

王之干营长来了,问医生,韩文德是个士兵,怎么会有手枪?

医生说,不知道呀,看样子还是一把好枪。

王之干营长坐在病床边对韩文德说,听说你不听医生的话,还与医生犟嘴,是不是?

韩文德不说话。

王之干营长又说,你哪儿来的手枪,把手枪给我。

韩文德不情愿的掏出来,把枪交给王之干,说,埋日本人尸首的时候搜出来的。

王之干营长接过手枪,然后说,住院就要听医生的话,医生让怎么办就怎么办。

韩文德说,医生要砍我的头我就伸出来让他砍?

王之干说,瞧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说话?截了一条腿就把命保住了,医生也是为你好啊,一条腿算个啥。

韩文德说,腿不重要,让医生把他自己的腿截了,看他愿意不愿意。

王之干又好气又好笑,说,人家医生腿又没受伤,怎么能截。

韩文德说,他不受伤的腿不能截,我受伤的腿更不能截了,我还要养好了伤跑路打鬼子哩。

王之干没做通韩文德的工作,又反过来做医生的工作,说,这孩子才十六岁,固执不懂道理,你们不要与他计较。

医生说,我们也不想计较,但是截腿的事怎么办?

王之干说,不截了,看他的造化吧。

韩文德的这一番争执效果还不错,最后医生没有动手术截腿,不到月余伤却好了,他出院回营房对王之干营长说,多亏没有截腿,截了腿我就剩了一条腿了,还怎么跟你打仗,保护你。

王之干把他抱起来转了一圈,然后放下,说,你命大,是个打不死的程咬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