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现在东北的局势,全世界人都不希望战争越来越激烈地继续下去。M国不希望看见资本主义世界的力量被消耗而让S联人有空子可以钻,更希望倭人能够取得东北的资源更好地抗衡S联人。S联人害怕自己难以出兵的时候让倭人乘机占领东北从而在远东又输一招,因此也主张谈判。倭人则希望能够尽量拖延时间,用以将更强大的力量投入到中国的东北战场。在这个时候他们害怕过分激烈的行为刺激东北军进攻被围困的1万多倭人军队。对于国府来说正处于反G高潮时期,上海的事情已经让国府很郁闷了,他们再也不希望为其他事情分神,因为委员长说:“禳外必先安内!”

从整个战争的战略态势来说,东北军依然是处于防御阶段,毕竟倭人强大的军力和尽管不是很强大的战争潜力对于仅仅是东三省来说不管哪一样,我方都处于劣势。这种态势并不会因为东北军歼灭了倭人两三万军队,或者十万甚至数十万军队而改变。毕竟战争的胜负还是要取决于国家力量的对比。

虽然突袭倭人达到了预定的效果,战果也令人满意,但是洛辉、包汉文和张学亮这两天有些郁闷。对倭人的进攻发起之后,东北军得到了全国各界的支持,一时间国家风起云涌,无数爱国仁人志士就如同无数的溪流一样向沈阳汇聚,甚至搞得火车站“北行票贵”,国家的人力和物资很明显地呈现出向东北倾斜的局面。而东北本地,包括华北,那些满腔爱国热情的学生就是让三人郁闷的原因。这些国家未来的栋梁、宝贝的知识分子,对于本身国家教育水平低下的中国来说十分之重要。这些人虽然有着纯洁、执热的爱国热情和无谓的牺牲精神,他们把抵抗侵略和为国捐躯作为无上的光荣并且也做好的准备。但是对于三人来说把这些国家的未来丢到沈阳防御作战的绞肉机,战略上没有胜利可言的战场,或者说注定失败,又或者说垂死反抗的东北军里去和倭人拼命那就是一种犯罪。把这些没有经过训练的人放到硝烟弥漫的火线,那对于军人来说更是一种耻辱。今日的局势还是那句话如果没有战略性的力量加入,东北还是必败的局面,可是作为军队和东北现在实际上的统帅集体他们不可能把这样“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传出去,也不是没有人看不清楚现在的局面。就是那些明明白白知道结果的有识之士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来。那么劝慰这些学生就成了东北方面最棘手的问题,还有这些人消耗的粮食等战争资源也让几人和郁闷。爱国是没有错,但是爱国可不是不怕死到战场是拼命那么简单,没一个人都要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明白自己的才能。知识分子救国的舞台不在沙场,能者多劳要明白自己的岗位。

再说说国内,随着东北军打响了第一枪整个国家被压迫了近百年的古老国家变得有些近乎歇斯底里的疯狂。在很多人看来现在已经是把所有侵略者赶出国门、自立自强的时候了,很多时候极度缺乏自信的国人会把东北军这样小小的胜利看成是国家的转折,就好比东南亚小国会为了一块亚运会金牌而疯狂一样,这样的疯狂常常会给自己的国民一种错觉好象自己就是亚洲运动强国了,国人也会错误的得到这样的信息好象战胜了倭人就是世界强国了一样。有时候国家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激情似火,关键是军队和国家的领导者要看清楚国家积弱的事实。话说回来东北军的首战告捷更加刺激了这些性子比较着急的人,也刺激了迫切需要民族自豪感的国人。倭国在中国的商业侵略网络在东北打响之后已经陷入了停顿。倭人也因此不断地向国府施压,倭人已经从横滨派出了一支太平洋地区最庞大的海军编队,只不过目的地不是东北,而是上海。虽然军舰离上海还有几天的路但是整个资本主义世界和国府已经等不急了。

28日M、Y、F、S等国纷纷发表声明表示愿意出面调停中、倭之间的矛盾,同时表示对于一意孤行的一方将给予惩罚。倭人乐得有时间凋兵遣将,第一个站出来表示愿意用谈判解决。同日委员长以国家领袖的名义,要求东北当局取消自治,接受政府领导。而作为政治交易的筹码,就是在东北军在接受国府条件之后可以在上海以北包裹津京地区在内的整个半个中国的地域作为东北军的管辖地。开出这样有吸引力的条件对于委员长来说实在也是因为不敢在这个时候说出任何反对东北军抗倭的言论。可是要别人接受自己的建议除了利诱还有威逼。于是国府开始向渤海湾地区集结重兵,表面上是北上支持抗倭,实际上是威胁东北军侧后要挟东北当局接受自己的领导,而在东北军接受中央领导之后那么停火的命令也就变得名正言顺,同时名正言顺的还有对管辖地区的重新划分,或者对东北军进行重新整编,又或者派东北军去打内战打完为止。同样如果和倭人谈判说条件,那么甲午战争带来的马关条约就是榜样。

这种威胁东北三人都看在眼里,但是这个时候却不能对内传出不团结的声音。而国府的重兵集结还是需要时间的,同时倭人的准备也是需要时间的,也就是说东北军方面还有不少的时间,这些时间必须歼灭3股被围之敌才能取得沈阳防御战的有利态势。而后世而来知道朝鲜战争的包汉文和洛辉很清楚谈判桌上的筹码是战场上打出来的。

到28日傍晚倭人支援东北的第一批50架战斗机已经到了汉城,照说明天就可以到达勉强修缮的白云山机场。为了消弭东北军的空中优势倭人这次快速支援的飞机清一色的战斗机希望能够迅速取得制空权。对于雷达还没有正式装备的1928年来说飞机在夜间航行是很危险的,所以倭人的支援应该是在29日清晨起飞前往白云山。由于倭人的支援部署一直是在赶时间,对于倭人来说先前的失败所有人都认为那是因为东北军的突然“背叛”才造成“皇军”的措手不及,所以倭人在部署支援的时候有很多漏洞,白云山飞机场就是其中之一。整个机场的防空能力在第一次被袭击的时候防空炮已经被炸的所剩无几,所以尽管倭人在房顶、高地等多处位置都架起了机枪但是防空能力依然薄弱。而东北军的飞机到28日下午就没有出勤了他们有新的任务,而任务也需要对飞机进行一些准备工作。

现在东北的局面来说最关键的就是两个字:时间。东北军毕竟还是军阀军队,东北腹地的大军有相当数量的队伍属于那种杂牌部队。因此在集结南下的速度上并不迅速,而早一天部队到位发动进攻就有更大的希望歼灭被围的敌人。由于时间紧迫三人已经决定不等东北腹地大军南下就要对抚顺之敌发动进攻了。

如今的沈阳已经近似于一个铁桶,千沟万壑的战壕和反坦克壕加上密部的明暗火力点以及各种坚固的混凝土地堡,往日繁华的沈阳以为市民的大量外逃躲避战火变得冷清,当然东北军既然要和倭人拼命那些倭人资本家的财富,倭人银行的真金白银自是没有放过,现在已经在运往南华的路上。而从华北北上的东北军已经源源不断地向沈阳补充而来,在沈阳南面坂垣师团先头部队已经到达辽阳,当然由于桥梁道路损毁严重,重武器和大部队只能以每天30余公里的速度前进。而和倭人处于犬牙交错态势的东北军部队除了被歼灭的都集结在了沈阳到辽阳一线,依托小型河流阻击敌人,毕竟东北是平原地形,除了河流之外几乎再无屏障。尽管如此携带大量重武器的倭人板垣师团想要兵临沈阳城下至少还需要5-7天的时间,而放弃重武器面对坚城沈阳到了又有什么用?。这些时间内东北军必须消灭抚顺之敌,因此包汉文和洛辉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将沈阳守军6万人调出4万余人对抚顺之敌发动进攻。而军队已经在28日夜开拔,29日就可以到达抚顺汇合抚顺监视倭人的5千余东北军官兵共5万人对抚顺之敌以泰山压顶之势务求一击而中。同时已经驻扎在沈阳以西刚刚打完中原大战正在休整的华北北上东北军开拔进入沈阳休整。

而原本用于监视四平和铁岭之敌的东北军都向南和向北两地集结以防御态势阻止倭人乘机进攻,只要他们能守住沈阳北面保护沈阳北面的运输线倭人要是肯从坚固的城市里出来那还真是难能可贵。28日晚包汉文以张学亮全权代表的身份指挥进攻抚顺大军下辖近卫一师、第3师两个陆军师,第七、地八两个陆军旅和一个战车团,一个炮旅气势如虹地向抚顺的5000倭人杀去。这些军队除了华北北上的一些部队可以说是整个东北军的精华所在了。

6月29日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中国人将证明战胜侵略者我们所依靠的不仅仅是突袭和运气,更多的是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