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这个新兵一个“眼睛 ”

在新兵射击一练习的预习中,连长要求个班的班长互相对调,来检查纠正新兵射击的动作要领。我来检查9班,由于趴地的时间太长,大头鞋里特别的晾,我就站起来跺跺脚,当我站在一个来自凌源新兵的后面时,就感觉这小子的瞄准动作,是特别的别扭,当时我就心里合计,这是怎么回事呢?我在他的后面观察了好一会,又上他的前面看。呦呵,这小子怎么用左眼瞄准,左肩顶枪托。难怪我是怎么看的别扭,怎么这样的不舒服。



我马上喊他起立,出列,问他这动作要领是谁教的,还挺能搞知识产权性质的发明创造。知道军队要步调一致,统一一致不,射击更要严格按要求来做,让他说明情况,这是到底为什么?


他用乞求的眼光看着我,小声对我说:“班长你小点声,我求求你先别告诉别人行不。等会训练完事,我告诉你全部的经过。”我见他急的眼泪就在眼眶中,马上就要掉下来了。心想这里肯定是有隐情的,可能在这里也是难为情,说不出口.我心想"以人为本吧"就说:“行,你先入列训练吧。”


晚饭后,这个新兵主动找到我,告诉我说:"在上高中做化学实验课的时候,由于旁边那组人的确操作不当,把玻璃杯里的溶液烧干,就在玻璃杯就要暴炸的那一瞬间,他拿起屁股下的褥垫,赶紧盖了上去,但那玻璃杯仍是暴炸了,别人都没有事,唯独他的右眼,让飞出的小玻璃碴给扎失明了。"


他说到这以是泣不成声,我也一时没了主意。我说让我想想。他说:“班长你不要在想了,你要是和连里汇报,我肯干是要送回地方的,假如我要是提前回去了,家里的邻里会怎样的看我,在有一个月我就授衔了.班长我这么多的苦都顶过来了,就剩下这几天了,你放过我吧,我就求你了班长,你不说,别人是看不出来的,平时这眼睛和正常人的一样。你说我要是被送回地方,我还能活吗?那有脸在见人?”听完这话,我也陷入沉思默想中.


这个新兵在平时的表现的确不错,人长的也非常精神,在连里的新兵当中各项考核中,成绩也是不错的.应该给他一次机会,也许从此能改变他人生的命运.


我说那好吧,我们得有个条件。就是你的个各科目成绩必需突出,特别是射击科目。他向我保证一定能达到优秀。也许是压力变成动力了,这小子还真是争气,在个各科目的考核中,还真全是优秀。在我们的约定中,他通过自身的努力,实现了当初的承诺,当然我也是给他保守了我们两人的密密.


新兵下班后的不长时间,他到我们军区医院做了手术,当时我们连还出一个人,护理他有一个多月,到全部治愈出院。


他学习基础不错,为人也很诚实,在第二年底就顺利的考上了军校,这期间我们还有过几次通信,从中说了许多对我感激的话。但我想他的成材是和他自身的努力奋斗分不开的,我也只做了我该做的事.是人材就要爱护.很多年了,不知他现在怎么样,我想他一定会很好。


说心里话,我现在还真是为这事,没告诉连里而庆幸。如果要告诉连里,我相信他的命就不是这样的结果了.


祝我们的战友平安.


本文内容于 2008-9-4 13:31:40 被知松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