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四十章

巴渝 收藏 3 12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四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四十章


江海洋来到驿亭铺粮站,向李站长递交了部队开的介绍信,他看了后叫来一个长酒糟鼻的工人,吩咐他把江海洋引到粮站职工住处去安顿。那个“红鼻子”工人,把江海洋安排在一间不大的破房里,又简单的介绍了一些必要情况,就一甩手走了。

江海洋住的是进大门的第一间,往右一个门洞进去,又分三间屋,全是用竹片编排隔断,再糊上泥抹上一层白灰,由于年久失修,好多地方都稀牙漏缝,更可怕的是墙壁二米五以上便是木制房梁,没有任何遮掩,不要说别人说话都听得一清二楚,连喘息声大点也都能互相听见。

他把背包放在床上,用双眼打量了一阵房间,简直可以用破漏不堪来形容,一张十分陈旧的破床,往上一坐便“嘎嘎”直响,一张用木板做的不规则的桌子,放在不平的地面还有些摇晃,这就是他现在的全部家档。这多少让他有点羡慕“小炮弹”的住所,比起自己的陋室大有“天壌之别”的感觉。无奈之下,江海洋也只好打开背包,铺好棉垫床单,挂上蚊帐,摆好洗刷用具,便算是“安营扎寨”下来,剩下的便是只等买饭票吃午饭了。

中午时分,住在他对面的邻居回来了,是一对三十岁左右的小夫妻,看到“解放军”来做邻居,男的主动送来一支暖水瓶和一根长凳。江海洋也以礼相待,拿出烟来给他抽。女主人则一声不吭的躲到屋里,打了一盆水,象一只无声无息十分爱清洁的猫一样,顾自洗脸去了。

职工房中间留有一条不足一米宽的通道,两边均为单双身职工住房,往里走二十米左右,再下三级台阶便是伙食团。双职工一般在伙食团吃早上中午两餐,晚上下班后便两口子分工明确,男的买菜,女的做饭,倒也“其乐无穷”。单身汉就只好一天三顿都光顾伙食团了,倒也省去了买菜做饭的麻烦,过着“一人吃饱全家饿不着”的清苦日子。

人总是对第一次遇到的事情总是记忆犹新,江海洋也不例外。那天中午,他从食堂打回饭菜回屋吃。菜是“包包白”,油又放得少,怪死难吃,要不是有半勺青菜泡的咸菜,可能他很难吃完这顿午饭。

对门的男主人吃着打来的饭菜,他蹲靠在门框上,吃的津津有味,一边主动与江海洋拉起家常。谈话中江海洋了解到他叫李单萧,和妻子淑玉来粮站做工五六年了,老家离粮站有六十公里,一个靠近通南县边界的小村庄。他上三班制,是打米机的机师,每次下班回来都是满身糠灰,特别是脑壳上一头米灰,活象是化了装的“华子良”一样,把他装扮成一个了五六十岁的老头。由于长期在机器的噪音中工作,他说话的声音就象和别人吵架一般,大声夸气的。

“狗日的,忙得很,一哈儿又要上班了。”他吃完最后一口饭,敲了一下碗站起来伸了一下懒腰说,“哎,各人老百姓的饭都吃不饱,还不分昼夜的打米给越南人吃,还要打成精米,真是叫化子怜悯相公。”

江海洋听了觉得他很落后,名字听起来就象“你胆小”,啷个说出恁个大胆的话来哟。

由于新来乍到,他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小心对待此人。于是说:“恁个,老李,反正我已安顿好了,下午和你到加工车间看看,早点熟悉情况,明天正式跟你们上班。哦,对了,我想问一下,啷个山高铺粮站没得你们恁个忙呢?”

“嗨!他们算老几哟。我们是国库粮站,他们是地方粮站。”李单萧仿佛一下子变得高大起来,提劲打靶的说道。“走嘛,跟我慢慢摇起到车间去,走拢差不多就正好上班了。”

他回屋放了碗,给老婆打了一声招呼,就和江海洋往粮库走去。半道上看见前面走着一个老头,背有一点驼,步履珊蹣,骨瘦如材,在二人前面摇摇晃晃的走着。

“庞老头!江解放军来帮你忙来了哦。”李单萧赶了几步上去对老人大声介绍道。

老人转过头看了一眼身穿的确凉军装的江海洋说:“呜呜,好好。你就跟我干嘛,反正我也干不了几个月就退休了。咳——咳!”老人好象有气管炎,说话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他的工作主要是把铁筛床下的粹米和糠粉分离,粹米归粮站,糠粉就是你们部队的啰,积多了就派车来拉回去喂猪哈?”李单萧得意地对江海洋说,好象他啥子都晓得。

“对头,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恁个。”江海洋认真的回答道。

“你一个城市兵,啷个搞起恁玩友来了哟。简直是大材小用,人才乱用,你们当官的也太没得水平了嘛。我看你不一定吃得下这个苦,你不比得我们农二哥哟。……”

吃午饭时,江海洋没有对他说起自己的背景,只是告诉他家在江都市。令“你胆小”意想不到的是,他身边的军人不仅是一个老革命的后代,而且也当过一年穿军装的农民。如今虽然一个人单独在外执行国外军队从来没有过的这种特殊任务,也只能说明他对军队的情况并不了解,而是凭各人的想像自由发挥。他与江海样一边走,一边牛皮哄哄,喋喋不休的斥这责那。江海洋对他讲的并不十分感兴趣,但因是近邻,也只好忍受他啰哩啰唆的带有不满情绪的夸夸其谈。

“只要是革命工作,总得有人干噻。你说是不是?再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无权作出另一种选择。”江海洋感到他讲话越来越离谱,对社会现状有些不满,且牢骚满腹,便批评了他一下说:“我看你这个同志牢骚太盛,可要注意学习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