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6/


第六十一章 谋划未来


半个小时后,赵羽清醒时已是凌晨快两点,身体依旧软弱,没有一丝力气,只能静静地保持原来的姿式躺着,垂眼凝视杨文娟,她诱人如水蜜桃般鲜艳欲滴的樱唇、淘醉的微笑脸蛋,滑嫩的肌肤,桃源妙景的触感,尽管软玉在抱,温香扑鼻,他却没有一点欲望,相反,一股怒火,不可抑制的在胸中越烧越旺。


努力平息紊乱的情绪,冥目内视,内息荡起一圈圈涟漪......良久,赵羽小心起身,着衣,游目巡梭,走近那开启的窗前:他记得窗子是关着的。雨还在下着,湿润的窗台上有浅浅模糊的脚印,若是晴天,不管如何,他一定要到外面查探一番,这雨天......


步入慕蝶房间,查验床沿四周,并未发现任何不妥,低头俯视慕蝶,她呼吸正常,脸儿白皙,忽然,她的长睫毛微微抖动了几下,虽然暗夜光线微弱,但赵羽还是瞧清她脸色泛起红晕:她在装睡?


慕蝶张开眼睛,两人视线交汇,片刻后,她如水明眸,羞涩的躲闪他炯炯的眼神:“小,小羽哥,我,我为什么不能动呀?”


“我们被屑小鼠辈用迷香暗算了,还好,大家都没事,只不知他究竟所图为何?”转身拉开窗子,室内迷香已稀薄了,但仍然留有残迹。


“会不会,会不会是昨晚那两个恶贼做的呢?”


真是个单纯善良的小女孩子。“不可能,那两小子,若是靠近这屋子前后搞鬼,而不被我查觉,我赵羽这身功夫岂非白练了。这偷施暗算之辈一定是道上的高手!嗯,小蝶,也许是我在无意间得罪了别人,我这人可能有点麻烦,你跟着我,只怕有点危险啊。”


“我,我不怕,只要,只要小羽哥不嫌弃我,不撵我走,我,我就永远不离开你。”


赵羽在床沿坐下,拉起她的手,放在掌中:“小蝶,你这么可爱漂亮,小羽哥怎么会嫌弃你呢?只是,你早晚要嫁人的啊,呵呵,到那时,我如果有能力,一定为你准备丰盛的嫁妆,哼,你未来的老公如果欺负你,我一定收拾得他满地找牙,嘿嘿嘿。”


“我,我决不嫁人,要嫁,就嫁给小羽哥。”小女孩子红脸微笑着,大胆凝视赵羽。


晕!小女生不会因为我救了你,就已感动得以身相许了吧?这等好事,居然会发生在我身上?你这么漂亮,想我赵羽乃色中之狼,还真做不到假腥腥的拒绝呀!


“呵呵,小蝶说笑了,你也看见了,我已有女朋友了。”


“嗯,文娟姐很漂亮,心也好。你虽然有了她,但并不妨碍我,不妨碍我喜欢你呀。”


现在的女孩子可真历害,不论是大胆表白示爱,还是在床第之欢上,我都没她们这么开放!“别这么想,你将来,一定会碰到比我更出色的男子汉,呵呵,到那时,你就不会说这话了,你继续睡觉吧,这迷香药力,要过会就自动消散。”


“小羽哥,我不想再睡了,你有没有办法让我变得有力气点,我想起来。”


“我试试看。”赵羽知道有些迷香需要对症解药,不知道水管不管用。


赵羽将毛巾浸湿了,轻轻敷抹慕蝶脸额。


“文娟姐呢?”女孩子似很享受的闭上眼睛,细声问道。


“她,昨晚在你睡着后跟我说话时,一起着了道,现在躺在沙发上。”不知我们欢好时,这小丫头是否也装睡?还有,她居然能清醒得这么早?“小蝶,我和你文娟姐商量了,你先在她学校住着,等她放暑假了,跟她一同回N市,就住在我家里,嗯,和我,和我另一个,另一个女朋友住一起,你看可好?”将来,她早晚会知道的,还是先与她说明白。


慕蝶睁大眼睛,惊讶的注视着赵羽:“小羽哥,你还有一个女朋友呀?你这么花心,文娟姐知道吗?”


“呵呵,她知道的,不是我花心,而是,而是,”而是什么呢?赵羽老脸微红,窘迫的避开慕蝶的眼光,一龙二凤,这在现代社会,真是有点不可思议啊,我赵羽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能得众女垂青,眼下这位,我如果努点力,用点心思,嘿嘿嘿......


“而是什么?”小女孩穷追不舍。


而是我床上功夫历害啊!“呵呵,她们都喜欢我,我也喜欢她们,所以,就这样了。”


“那,她们不吃醋吗?你将来打算都娶了她们吗?”


晕!小丫头干啥要打破沙窝问到底呢?这么复杂的问题,可难为我了!“怎么样?好了些吗?”赵羽岔开话题。


“嗯,好了些,我,我要起来穿衣服。”


“好,我到外面去。”杨文娟还光着身子,得去给她穿上。


赵羽在外间房子为杨文娟穿好内衣,他这才发现她的粉红网眼内衣裤十分暴露性感,那乳罩与小片裤仅仅只能遮挡住关键部位,几乎跟没穿一样。这想必是昨晚杨文娟与慕蝶在一家女人店里新买的吧,自已当时不好意思进去,在外面等她们。


等了会,见慕蝶穿着昨晚那套米黄色缀花纱裙出来,赵羽抱起杨文娟,将她轻放床上,拉上薄被覆盖她胸腹,理了理她散乱的发丝,他不打算弄醒她,她昨天真的很辛苦!


回头见慕蝶正悄立一旁、两手交握、眼神温柔的看着自已,就象,就象情人看着情郎?心中直喊要命,她都知道自己是个花心大萝卜,难道就没有其它不良印象吗?他可不信一见钟情的故事,杨文娟则是,则是他*了她,才“无可奈何”的爱上他的,这种事,他今后决不会再做了,每每想起自已居然会强奸一个女孩子,赵羽就不禁一阵汗颜!他真是衣冠禽兽啊!


自已无意中救了她,这个“光明磊落”的形象可要厚着脸皮继续“发扬”下去。“小蝶,你坐下,我跟你谈谈你的将来。”赵羽拍拍床位道。


“嗯。”小女生乖乖垂首与大男生并排坐落。


“小蝶,我跟你的情况差不多,我从小无父无母,是在一个和尚师傅的教诲下长大的,也吃过很多苦头,有一点你要记住,无论你身处何种环境里,你都要懂得自尊自爱,自强不息。这次你跟文娟姐回N市后,让她给你补习功课,我给你解决户口和学校的问题,到九月份你重新进入学校读书,好好努力,争取将来考上名牌大学。”她的户籍,只好再麻烦一下周怡姿她老爸了。


“小羽哥,我想将来跟你在一个学校读书。”原来他比我还要可怜可悲。


“好啊,我现在在读大学,你如能考入我那所学校,嘿嘿,今后哪个男生想追求你,先过我这一关。”


“小羽哥总拿小蝶开玩笑,小蝶决不会爱上别人的。”


“......”


赵羽和慕蝶促膝谈心,谈生活,谈社会,谈兴趣,谈未来,娓娓不倦...不知不觉间,两人背靠着背,不知不觉间,慕蝶仰身躺倒,头枕赵羽膝腿上,天亮了,赵羽忽觉屁股一阵疼痛,回头看时,却是杨文娟似笑非笑地睨视他,呵呵尴尬一笑:“你醒了。”


慕蝶闻听,触电般翻身起立,看着杨文娟,脸红耳赤:“文娟姐。”


“你们聊天也不叫醒我,不好哦。”杨文娟懒洋洋的道,她只觉浑身无力,都是自已贪欢纵欲过渡呀,这个冤家他怎么一点都没会到?还能精神饱满的泡妞,他也太历害太花心了吧,我能容忍他有多个女人吗?他会不会要求我跟其她的女人一起作爱呢?晕死,我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呀?


“呵呵,我是看你太累了,想让你多睡会嘛。”


还不是被你害的!杨文娟白了赵羽一眼:“我去洗个澡,你们继续聊吧。”掀开被单,毫无顾忌的起身:反正这个慕蝶只怕早晚也难逃花心贼的“毒手”,而且,看他们也是“狼”有心,“妾”有意。


眼见杨文娟肆无忌惮的,丰臀款摆,几乎裸身走入洗手间,赵羽和慕蝶视线一触即离,各自微笑着,一个苦笑,一个羞笑。


“小蝶,你也准备着洗漱吧,完后我们去吃早点,我出去打个电话。”


“哦。”


赵羽整理了一下衣裳,走出旅馆。早晨五点多,天空雨丝绵绵,城市开始从睡梦中苏醒,人群渐多,喧嚣渐起,日复一日,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志刚,还在睡懒觉吗?是我,赵羽。”


“靠,羽哥,跑到上海也不跟我讲一下,我去你家找你,岑姐才告知你的去向,我们可是朋友啊。”


“废话,不是朋友,我还打电话给你?嗯,你知道我为什么到上海来吗?”


“除了玩,还能做什么?”


“你听着……”赵羽简单透露了如何被冯导看中,进入艺院读书,参加电影“都市猎人”的演出拍摄经过。“志刚,我走到这一步了,心中没有野心那是假话,在影视圈我能走多远,我也不知道,但是,无论未来怎么样,我一定会发展自己的事业,拥有自已的公司,你和李鸿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希望你们能帮我,跟我一起进步,你考虑好了,跟我说一声。”


“羽哥,没有什么考虑不考察的,我当然跟你混。”徐志刚激动的喊道。


“你错了,不是混,我要求将来,你们能独当一面,当然前提是你们必需努力,积极进取,你既然已决定帮我,我现在给你们提出要求,一是要刻苦学习,认真吸收文化知识,争取考上大学,二是努力煅炼身体,目前你两人不许偷懒,每天起早晨练,在我回来之前,你要减肥十斤,李鸿要增膘十斤,如果,你们连这点做不到,我也无话可说。”


赵羽知道这两小子有义气,但是毅志不够坚强,并且懒散不思进取,这后一点自己也是五十步笑百步,大家都是一丘之貉,好不到哪里去。然而,昨晚,不,应该是今天凌晨,莫名其妙的被人暗算,他的危机意识油然而生,心底更将此视为奇耻大辱,这尤其令他难以忍受:我一身功夫白练了,连自已的女人都不能保护!


果真如师傅所言,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自已已引起多方注意,首先是鬼影女人,在上海又来一个莫名其妙的“明珠会”组织,今后还不知又有些什么人和事找上门来?看来安逸平静的生活即将远离?想我赵羽胸无大志,只想泡泡妞,快快乐乐的过好每一天都不可得……不能这样被动下去,我决不能任人摆布!我的命运要由自己来掌控!我命由我不由天!我要创造属于我的天地与未来!


“羽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徐志刚小心翼翼问道。


“不知道,最少也是一个月以后吧,我相信,这段时间,足够你轻轻松松减去10斤脂肪了,当然这还不够,等我回来后,我开始训练你们,并传授你们功夫,你和李鸿要有思想准备,如果认为自己吃不了苦,不是男子汉,早点跟我说,我不免强。”


“羽哥,你放心,有一个月时间,我可以减肥二十斤,这次,我说到做到。”


“很好!另外,你们还要每天去‘国术武馆’训练拳脚两小时,这事,我会跟武馆老板赵大哥打招呼,你们去见他时,报上自己的名字就可以了。”……


回到房间,只见二女并立洗手间镜前,亲热的嘀嘀咕咕、描眉画妆,杨文娟已是衣纱齐整,一袭粉红色薄纱长裙,檀脸明艳不可逼视,窈窕腰肢妩媚妖娆。


“小羽,我今天带你和小蝶去复旦各处参观游览一下,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名牌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