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不朽金戈 地雷战上场

linxiumu 收藏 20 7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终于东方的天际出现了鱼肚白,太阳慢慢从群山中露出了脸,照亮了一个个山头带来一丝暖意。

一个鬼子忍不住舒展了一下冰冷的身体,立刻被一颗灼热的子弹穿透了他的脖子,眼见活不成了。鬼子们狂怒了,急切地寻找报复目标。但是山下还很黑什么也看不见。于是鬼子们朝着子弹飞来的方向用轻重机枪和掷弹筒发泄般的射击起来。用来驮运重机枪和弹药的骡马昨天几乎都被打死了,反正很多弹药带不走不如消耗掉。

山下李战捷向王灿吐了一下舌头:幸亏跑得快,刚才他们带的地方已经被打得飞沙走石了。

寅次郎督促士兵砍来柴火把尸体烧掉,因为实在带不走这么多尸体了。他现在不很确定自己的位置,只好大体上确定以下县城的方向丢下带不走的弹药往山外走。

一路上鬼子苦不堪言:找不到路只好在小山和丘陵中转来转去,身后还有抗日军的子弹追着。

终于鬼子们见到一座小村子,但是他们没有找到一个人甚至一个活物,也没有找到一粒粮食。恼火的鬼子沿着村边的小路往山外走之前烧掉了小村子。

傍晚时分鬼子们终于转出了山区来到一个比较大的村镇,但是鬼子的苦难并没有就此结束。抗日军一直跟在鬼子后面袭扰。鬼子一看立足不住便逼着老百姓连夜带着他们跑回了县城。

韩光武心情很好,因为这一次抗日军仅阵亡1人,伤9人。而日军看来伤亡不小,因为他们竟然丢弃了数支步枪。要知道日军步枪上有日本皇室的菊花徽,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丢弃的。看来日军是真的没法带走这些步枪了。但是最让韩光武高兴的是这次战斗基本上是按照自己的设想进行的没出什么纰漏,而且指战员们表现出了很好的应变能力,这表明这支队伍的战斗力已经开始形成了。

回家的路上战士们高兴的唱起了小调。韩光武被这种气氛感染了也扯开喉咙唱起来“豪气面对万重浪,男儿向那红日光……”高亢的歌声一起战士们都住了声。韩光武嗓子并不好,五音不全。但是唱这首将军令首先要有的一股豪情韩光武现在并不缺乏,特别是歌声中的慷慨之意更是感染了战士们,等到韩光武昌第二段时战士们跟着唱起来。

过了一会李战捷凑过来说“韩队长,以后我叫你哥吧。行吗?”韩光武说“当然行了。”

李战捷说“太好了。哥。不知道为什么我以前老是有点怕你。”

韩光武笑了“现在呢?”

“现在好多了。”

韩光五知道这是为什么:自己小时候很崇拜拿破仑,看到书上说拿破仑不苟言笑、看人时候的姿势象鹰一样就不自觉地模仿拿破仑。时间长了就给人一种冷峻的感觉。

张成鼎和王来田热情的欢迎韩光武直夸韩光武不愧是老红军。韩光武知道虽然周青和李力没有揭穿自己不是老红军的底但是这个底迟早会漏,到那时对诚实看得很重的组织会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可信的人。所以不如早些由自己来把这个底揭开,这样至少说明自己对组织是诚实的。现在自己的威信已经初步确立,正是把这个事情挑明的最好时机。于是就说“你们可不要弄错了,周青和李力才是老红军我可每当过红军。”接着又把自己参加八路的经过说了一遍。

张成鼎和王来田听到如此韩光武说自己失意后把自己的身世忘光了虽然不是太容易相信但是想到此人为抗日事业尽心尽力,没有发现什么异心,并且它带来的两个老红军都对他的领导非常服从便也不好怀疑,只是唏嘘不止。

韩光武心想“行了,故事听完了你们就该运动一下了。不然闲下来穷琢磨保不定生出事来。”便说“鬼子现在是让咱们打跑了但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一定会报复。所以现在咱们必须未雨绸缪开个会商量一下下一仗怎么打。”

说是开会,实际是韩光武分派任务。不一会各个人都有了自己的工作,散会之后分头去忙了。

松下大队长接到报告立即动身来到邻莒。虽然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现场看到如此之重的伤亡后仍然怒不可遏。他完全不顾寅次郎的嘴肿得象猪,狠狠地给了寅次郎十几个耳光把寅次郎彻底打成了猪头。

寅次郎忍着疼艰难的说“这些卑鄙的支那人太狡猾了,他们根本不和我们正面接触,而是用蚊子战术对付我们。所以我们才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

“蚊子战术?”松下不解的问。

“是的。他们象一群蚊子一样围着人飞,只要有可乘之机就会立刻扑上来吸血。但是等你要打死他的时候他却飞走了。”

“巴嘎”松下狠狠地说“我倒要领教一下这个蚊子战术。”

果然几天后松下调集了四个步兵小队,两个机枪小队和步兵炮小队气势汹汹来到邻莒。

这一天下午韩光武正在视察马明的医院。马明说从县城带出来的药品块用完了,新的药品还没买来。王来田主管后勤。韩光武就去找王来田催他买药,半路上碰到了张成鼎。“老韩”张成鼎说。韩光武心想——我倒,我不会这么老吧,怎么还和韩复渠一个称呼阿。

张成鼎说“你要的人才来了?”

韩光五问“是谁啊?”

“赵家赵老太爷的二儿子回来了。他是咱们县中学毕业的,后来到日本留学学开矿。听说后来又去了德国。回来以后在京津一带,年前跑回来了。”

韩光五来了兴趣“那太好了,这样的人才可不好找。咱们不能让他跑了。这样吧明天你亲自去一趟,看看能不能请动。要不是预备着鬼子还要来我也去。”

风怀玉快步走来,一见两人便过来急切地说“咱们的人报告过晌有二十辆汽车拉着鬼子进了县城。现在在县城里呆着,是不是就是来报复的鬼子?”

韩光武一听立即说“肯定是来报复的。嘿嘿,鬼子是不见棺材不死心,咱们就给他来个好看。现在马上在把各项准备工作检查一次。等鬼子走了我和你一起去赵家。”

第二天早上天还不亮鬼子的车队就出了城。松下大队长坐在驾驶室里看着笔直的站在那里恭送自己出城仍然是猪头一样的寅次郎心想“这一次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帝国军人。”

道路比较平整路上雪不多并且已经被踩实了,所以汽车可以开得比较快。眼看天就亮了,前边搜索车的司机渐渐的加快了速度。

车厢里的鬼子端着枪警惕的搜索着可能出现的威胁。但是旷野里什么也没有。偶尔一两声乌鸦的叫声更显得野地里空旷寂寥。

“太安静了,有些反常。”松下想。

汽车爬上一个大坡司机看看前边的路比较平就放心的让汽车放空档下滑。趴在驾驶室上的机枪手忽然看到一道黑影向自己扑来。他本能的一闪,但还是晚了。一根铁丝挂住了他的脖子把它的动脉和气管截断。

猝不及防的鬼子们纷纷摔倒有的被刮倒摔出车外。司机听到后边一阵混乱急忙停车,还没等刹闸车轮下的雪地猛然陷下去,汽车一头栽进一个大坑里。

同时里道路不远处一个抗日军战士猛地一拉一根绳子,公路的地面炸裂开来。

松下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硝烟弥漫,爆炸掀起的土石冰雹搬砸在车上,前边传来士兵们的惊叫声。但是松下毕竟是一个素质过硬的军人,他立即跳下车抽出倭刀指挥士兵下车作战。

密集的子弹从路旁高地上的树林、草棵里飞来,很多士兵没有来得及跳下车来便伤亡了。但是鬼子兵们还是很快就摆开了防御姿态。

这是密集枪声却稀疏起来“不好,敌人要跑。”松下立即意识到。他举起战刀高喊“杀给给。”一群鬼子立即冲出公路一头冲进雷区,霎那间爆炸连连,鬼子的冲击队形立即在爆炸中变得七零八落。等硝烟散去,可以看到很多残肢端体挂在树枝上。

本来韩光武想造石雷来着,可是急切间没有材料。韩光武灵机一动把老百姓家的瓷坛子搜罗来不少,里边装上黑火药(反正正在过年,这玩艺儿多的是),再安上个简易起爆装置,然后填充上铁砂和石子。这东西爆炸威力也不小,上一次对付寅次郎效果不错,这次又作了不少。更有甚者,赵虎他们找来两个小口的大瓮把里边塞满炸药埋在公路上。

这边韩光武连忙指挥冯怀玉带着大部分人先撤,自己指挥李战捷和周青指挥另一个机枪手点射压制鬼子。对于李战捷,韩光武已经改变了主意。这家伙太活泼好动了并且比较喜欢表现自己,培养成狙击手比较困难,还不如让他干点别的。这孩子胆大包天、脑瓜灵活,也许是个干武工队的好材料。至于狙击手,韩光武已经开始培养王灿等几个年轻人了。

经过最初的慌乱很快在机枪、掷弹筒和步兵炮的掩护下,鬼子开始交替掩护向抗日军的阵地搜索前进。韩光武让战士点燃鞭炮检查好陷阱先撤,自己指挥机枪手边打边撤。

如果是韩光武和周青俩人操枪鬼子肯定要吃大亏,但是韩光武现在的重点是培养人才,使自己能够脱开身去干更重要的事。

鬼子又踩响了几颗地雷才摸到抗日军的阵地。那里枪声仍然响成一片,鬼子们象模像样的扔了一堆手榴弹,带手榴弹爆炸后冲上去。但是连个人影也没有,只有两个样铁桶和一堆炮仗皮。鬼子正在纳闷,其中一个脚下绊了一下,随即爆炸声大作,数不清的二踢脚、钻天猴从四处飞来打得鬼子没处躲没处藏。等爆炸声平息了,抗日军早就跑没影了。

远处的李战捷想象着鬼子的倒霉样笑得开了花儿。韩光武谈了一口气:哎,没办法,地雷不够了。

松下清点了一下人数:死了31个,伤了四十多个。很多士兵是被瓷片、石子和铁砂打伤的——这是什么武器?他想不明白。冲上袭击者阵地的士兵虽然没有几个真正受伤的,但是大多都浑身上下青一块紫一块,灰头土脸象庙里的小鬼。第一辆搜索车上的士兵被全部杀死,装备也被抢光了,和寅次郎遇到的情况一样。第二辆车被炸的浑身是窟窿,第三辆车正好压在一个大地雷上被彻底炸毁了,后边的车情况好一些。

付出这么大的伤亡竟然没有看见袭击者的样子?松下恼火的想:必须让他们付出代价。于是他让汽车掉头开到比较背风的地方,把不能战斗的伤员留在车上,自己带着队伍循着袭击者留下的脚印猛追过去。

李力按照作战计划带着一部分战士在鬼子追击队伍附近不即不离的骚扰,不时远远的打几枪,虽然没给鬼子造成什么伤亡,但是把鬼子的怒火撩拨起来了。鬼子就这样跟在李力身后转悠。李力他们也不靠近村庄,就在野地里带着鬼子撩出几十里地去。

韩光武和待命的主力会合后听听枪声渐渐远了就领着部队悄悄的逼近公路向鬼子的汽车靠近。

放哨的鬼子汽车兵刚刚来得及发出警报就挨了一串机枪子弹。抗日军的人成散兵线从远处的树丛中出现,猫着腰飞快的沿着公路两边靠近。鬼子们别看是汽车兵反应也很快,立即就地隐蔽向抗日军射击,那些还能拿枪的伤病们很快也加入了射击的行列。抗日军在遭到射击后立即卧倒匍匐前进并和鬼子对射。

鬼子们只注意出现的敌人了,忽然一个坐在车厢里的伤兵大叫了一声“那边,那边”引得鬼子们扭头一看,不得了了,一群大汉挺着身子飞快的冲上公路。

韩光武一手拎着鬼头刀一手拎着驳壳枪,飞快的跑着。现在的决定因素就是速度,如果稍一迟疑和鬼子对射起来伤亡就会加大。可不能小看了鬼子,必须利用人数上的优势一下子之敌人于死地。

一眨眼,鬼子还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两帮人就搅到一起,现在是冷兵器的天下,有些鬼子还没来得及开枪就被梭镖钉在地上。鬼子那点人立即就被抗日军的洪流淹没了。很快鬼子就被杀的干干净净,毕竟不是作战部队啊。因为韩光武中途停下来用驳壳枪点了几个鬼子的名,等到他冲上公路已经只剩下一堆残肢断体了。

阮信端着梭镖挨个给鬼子补上一下——现在张成鼎不在,可以明目张胆的干了,见到韩光武裂开大嘴说“哎呀,这些鬼子不经打啊。打得不过瘾。”

韩光五教训他说“你以为该怎么样?他们不过是些开汽车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