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五十四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22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耳机里传来一声轻微的扣击,那是林默发来的信号,表示他们已

经成功完成渗透。开始寻找任务目标——密电码本。

老洪在耳机里叮嘱林默和袁笑尽可能快一点儿,现在离凌晨4点

只剩半个多小时,而且,步兵的巡逻队应该也快换班了,我们必须在

巡逻队回来之前撤退。他让留在阵位上继续监视,策应林默和袁笑。

而他带着A1组先去清理一下撤退路线上可能存在的障碍,这障碍便

是步兵们可能撒在撤退路线上的伏兵。这还得谢谢那个“游魂2号”,

如果不是他,林默他们也没那么容易混进戒备森严的营地去。

秦歌说,林默回了声明白,又突然说,头儿,你们能不能在撤退

的路线上给步兵们留点礼物?

听到林默这句话,老洪大叫林默你小子真阴险,你进去把人家东

西偷走了也就罢了,还要给人下点绊子。不过这主意不错,准保能让

步兵们气个半死。

林默不乐意了,挺委屈的叫唤,头儿,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啊,

咱们又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你不也经常这样干嘛,我这也是以防

万一嘛!

“行了,行了,赶紧干活儿,我们先走了。有情况随时报告!”

老洪显然不想在这问题上与林默争辩,明智地中断了通话,带着秦歌

和灰熊清理道路,随便给步兵兄弟们准备礼物去了。

静静地趴在潮湿的地上,一阵山风吹来,让我情不自禁地打了个

哆嗦。这才突然间想起,我们今天曾在水里面泡过,也曾被雨浇灌成

落汤鸡。虽然衣服早已被体温给烘干了,可那冰冷的湿气却顺着毛孔

浸入了肢体里。这时候,要有碗姜汤该多好啊!

只不过,这想法显然是妄想。苦笑了一下,我将眼睛贴上了瞄准

具,那个淡绿色的视场又一次出现在我眼前。

营地的门口有两个哨兵来回走动着,如果是真正的敌人,我只需

要轻轻地扣动两下扳机,那么他们就会立刻变成两具在肢体的抽搐间

慢慢变冷的尸体。而温热的血液,也将在绿色的视场中,飞溅出白色

的痕迹。

再一次苦笑,原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对待生命的态度竟已

是如此的冷漠。似乎,在这十字分割的世界里,我能看到的只有两种,

活人或者尸体,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情况不妙!”林默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我们已经把营地转

了个遍,却死活找不着那个密电码本。”

照理说,密电码这东西一般都是机要员保管的,所以只要能找到

他们的机要员,就一定能找到这东西。可现在林默说居然找不到,难

不成他们知道这东西是特种兵的目标,所以把它藏起来了?不过,这

不可能,更不符合演习的规则。

按照规则,假想敌只知道自己有可能成为特种兵们的目标,但到

底什么的特种兵要猎取的目标,他们是不知道的。如果知道了,那就

是破坏游戏规则,而且,导演部的参谋们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突然,我想到了被他们俘虏的那两队特种兵。步兵们肯定审讯过

这些特种兵,如果,特种兵们招供了自己的任务的话,那么,“敌人”

现在就已经知道,我们的目标就是他们的密电码本。如果真像我猜测

的这样,那这次的麻烦可就大了,说不定,我们已经掉进了步兵们设

的套子里。

林默和老洪显然也猜到了这一点,这时候,最保险最正确的做法

就是立刻撤退,可是如果这个任务不完成,那我们就无法得知下一个

任务的内容,同样会被判失败出局,这和那些被抓住的特种兵兄弟没

什么区别。

老洪的意见是他们立刻回来,如果无法偷偷摸摸下手,就制造混

乱,然后混水摸鱼。这办法似乎是目前最好的法子了,但后果却是我

们会被如同盛怒的马蜂一样的步兵漫山遍野地撵着逃命。林默却打算

赌一赌,他说,怎么说也是咱们的同行,虽然不是咱T大队的兄弟,

但咱中国的特种兵绝对不会那么没骨气。所以,我赌他们没有招供,

就算是说了,也不可能对步兵们说实话。

我问他找到那些被俘虏的特种兵了吗?林默说找到了啊,在帐篷

里睡得正想呢,羡慕死我了。我说,那都是哪个单位的哥们儿啊?他

嘿嘿笑着说,一个是海特的,还有一个是前A军区特种大队的。毕竟

不是擅长丛林战的主儿,栽在严阵以待的山地步兵们手上,很正常。

“对了!”他突然又说道,“墨尘,这营地的老大可是你的老熟人

哦?”

“熟人?”我愣了一下,山地步兵里我的老熟人,难不成是他?

去年拉练的时候跟他们狠狠干了一仗,不打不相识的老虎营长,雷老

虎?

“雷老虎?”我有些迟疑的问。

“对,就是那个火药筒子,曾经被你气得跳楼的老虎营长,你的

步兵老哥哥。”

“真是冤家路窄啊!”我摇头苦笑,那家伙从来就看不惯一向牛

气冲天的特种兵,每次我们两个单位对抗,他都在琢磨着怎么杀灭特

种兵的威风。也难怪两个特种兵小队这次都会栽到他手里,人家是铁

了心要收拾咱们特种兵的啊。

“我想我知道他们把密电码本藏哪儿了!”我苦笑着说道。

“你知道?”耳机里同时响起兄弟们不相信的询问。

“是啊,以雷老虎的脾气,他绝对是个不爱守规矩的家伙。所以,

我猜测他肯定把密电码本放在自己的身边了。”我缓缓地说着我的猜

测,我知道那老哥的性格,他是个不喜欢被那些陈腐的规则框住的人,

而且,他是个绝对细心的家伙,如果你喜欢从外表看人,那绝对回被

他粗犷的外表所迷惑,会认为他是个莽撞的汉子,可实际上,他的心

比发丝还细。不然的话,上次我也不会栽到他手里,享受一次枪林弹

雨的滋味儿了。

“靠!”林默呻吟了一声,“说我们不喜欢按理出牌,我看这家伙

才是最不爱按理出牌的一个。把密电码本带身边,摆明了是要我们去

摸老虎屁股嘛!”

老洪问林默打算怎么做,林默笑了笑说,还能怎么做啊,老虎屁

股摸不得也得摸啊。指挥帐篷门口有两个哨兵,解决他们不是问题,

然后直接突进去逼他交出密电码本。

老洪没再说话,林默的方法,就目前来说,已经是最可行的法子

了,更何况,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没多少了。

“墨尘,你还有什么可行的意见?”老洪在耳机里问我。

摇了摇头,我说没有,要是现在有古时候采花贼用的迷魂香就好

了,林默也不用担心摸老虎屁股的时候把老虎给惊醒了。

我说的是实话,可这群家伙居然又在耳机里笑到了快要断气。几

个大老爷们儿,压着嗓子的笑声,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

林默看来憋得很辛苦,连说话都断断续续的,他说,墨尘我真服

了你,人家用迷魂香是偷香窃玉,你这算啥啊?偷一个五大三粗的爷

们儿?白糟蹋那迷魂香了。

少贫!赶紧摸你的老虎屁股去。我恨恨地骂了一声,不再理会这

群人的哄笑,闷闷地趴在地上,透过瞄准镜观察着沉睡中的营地。

轻微地调动了一下枪口,我看到了那个指挥帐篷,位于营地的正

中央,门口有两个哨兵正随意地站着,并时不时来回走动一下。他们

又一次面对面地交错而过,就在这时候,两个黑影突然从帐篷的角落

里扑了出来,狠狠地扑向了两个哨兵。

我猜想,那两个哨兵肯定都看到了对方身后扑过来的黑影,也想

发声报警或者是采取反击。可那两个黑影的动作太快了,下手也太狠,

两个哨兵大脑里的命令还没来得及传到神经末梢,便已经被两记重重

地手刀砍晕在地上。

接着,那两个从背后偷袭的家伙又将昏过去的哨兵给拖到了帐篷

的阴影里。然后,他们留了一个站在门口,而另一个却一把掀开了帐

篷的门帘,毫不客气地钻了进去。

指挥帐篷似乎轻微地晃动了几下,门口站着的那哥们儿显得有点

紧张,左右观望着,还不时地回过头向帐篷里面望去。

站在门口的是袁笑,而钻进帐篷里的却是林默。虽然看不见他在

里面的情况,可从耳机传来的声音里,我知道这小子把雷老虎给敲晕

了。我想,他应该是想偷偷摸摸找到东西走人的,不过,对于一个天

天为战争准备的军人来说,要想不惊动他实在是太难了。林默进去的

时候,雷老虎就被惊醒了,两个人都明显地一愣,但林默的反应比雷

老虎快了一点点,他迅速地用枪对准了正准备掏枪的雷老虎,低声说:

“少校同志,别动,你被俘虏了。袁笑,进来,让少校同志与我们合

作一点儿。”

听到林默的呼唤后,站在门口的袁笑立刻钻了进去,这让我不得

不把注意力从他们的对话上抽出来,专心给这两个家伙守门。

我们这次用的是喉头送话器,所以我听不见雷老虎的声音,不过,

我可以想象那老哥的脸色绝对不会好看到哪儿去。过了一会儿,我听

见林默说了句:“雷老哥,对不住了,得让你睡会儿。哦!对了,我

代墨尘向你问声好!呵呵!”

又过了一小会儿,他们俩才从指挥帐篷里钻了出来。不过,这次

却不是猫着个腰,像小偷一样偷偷摸摸,而是直着身子,大摇大摆地

走。不过,这两个家伙还没有得意忘形,在离开前没忘记将两个哨兵

给搬进帐篷里去。

林默在耳机里向老洪报告:“A1,A2报告,找到菜谱,正在离开

厨房,完毕!”

“老虎呢?”老洪问道。

“老虎中了暴力迷魂香!变睡美人了。”林默笑道。

“靠!”我咬着牙齿骂了一声,这小子又取笑我呢,回头再找他

算帐,现在,不跟他计较。

“道路已基本打扫,A2,立刻撤离。”老洪也是强压着笑,这时

候他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A2明白!”林默和袁笑边回答边往外走。对,就是走,而不是

偷偷摸摸地撤。

从瞄准镜里,我清清楚楚地看到这两个绝对算得上胆大妄为的小

子。林默那小子手里打着个手电,和袁笑大摇大摆地往营门口走。一

边走,还一边将手电四下乱照,而且是专找那些有哨兵的位置照。要

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是查哨的军官呢。

这两小子就是装成查哨的军官走出营地大门的。到营门口的时

候,哨兵问他们口令,这个当然能答出来了,林默这小子还装腔作势

地问人家哨兵一句冷不冷?人家哨兵当然是站的笔挺说不冷了。然

后,这小子又打着官腔说,咱老虎营长说啦,叫兄弟们都把招子放亮

点啊!绝对不能让那些偷鸡摸狗的家伙进来。

听不到那个哨兵答话,不过我想,一定是说什么坚决完成任务之

类的话。

从营门出来,这两小子又如法炮制,把人家的明哨、暗哨全都唬

得一愣一愣的。说起来,林默这家伙还真是阴险,为了避免不被哨兵

看出破绽,那强光手电每次都是照着哨兵的脸上打,晃得哨兵们眼都

睁不开。

我想,那些哨兵们肯定在心里骂这两军官怎么一点素质都没有,

你查哨就查哨呗,老拿手电晃我眼干什么啊?肯定又是刚分下来的新

杆子,一点常识都不懂。可怜山地步兵的军官们,又得替林默他俩背

黑锅了。

T大队还真是个培养怪物的地方,一想到当初那个心地善良、性

格腼腆的大男孩,如今居然也变成这整死人不偿命的德性,我不禁摇

着头叹了口气。

林默的手电似有意似无意地从我藏身的地方划过,然后耳机里传

来两声轻微的扣击,林默在叫我撤退。

慢慢地从狙击阵位里退出来,临走之前,再回头看了看那俩仍旧

昏睡着的哨兵兄弟,在心里说了声抱歉后,我往撤退的方向摸了过去,

那里是我和林默他俩汇合的地方。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