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五十三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19 5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等我打晕了那个小哨兵后,林默和袁笑又开始向营地靠近。从瞄

准镜里看去,他俩的动作就像一个半夜出来干活的小贼,偷偷摸摸的,

一有个风吹草动就会立刻趴在地上观察老半天。

扭过头看了看昏睡的哨兵,他的脸很年轻,虽然同样涂抹着伪装

油彩,可仍盖不住那脸上的稚气,再看看他的军衔,居然是个列兵。

正纳闷山地步兵们怎么会派一个新兵出来当暗哨时,地上的步话机响

了。

“小鬼4号,小鬼4号,这里是游魂2号,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等了片刻,步话机里没有人回答,我猜测小鬼4号就是这个小新

兵。果然,发现没人回答,步话机又响了起来。

“小鬼4号!闫超你个小兔崽子,是不是睡着了?赶紧给我回话,

不然回去我踢你屁股。”

压住笑,我将步话机拿了起来,哑着嗓子说道:“游魂2号,我

是小鬼4号,一切……一切正常!咳咳……”

“臭小子,叫你出来多穿点,就他娘的不听,这下好了,感冒了

吧。小兔崽子,还有半小时换班,记得回去找炊事班要碗姜汤。娘的,

都跟你说了下了雨会很冷,偏不听,还嫌穿多了累赘。回去再收拾你!

盯紧点,今儿晚上已经逮了两队人了,那些特种兵肯定还会来的,哼

哼!”

我连忙说,知道了班长,我盯得紧紧的,放心吧。

“放心,我他妈能放心才怪了,要不是班里实在没人了,怎么会

把你小子给扔出来。小心点,要出了漏子,回去我扒了你的皮。”

我一个劲儿地点头答是,肚子里却笑到了不行。虽然只听到那位

兄弟的声音,但仅从他说话的语气我也能勾勒出他大概的样子了。典

型的步兵班长,呵呵。外表看起来很憨实的那种,但心里面却细的很,

虽然说的话很粗鲁,动不动就要收拾人,可实际上,他却能把班里的

新兵照顾的好好的,新战士想不到的地方,他绝对能帮你想到。

还好我装得像,而且没说几句话,否则,保不准他不会发现异常。

不过,大概是因为已经有两组人栽到了他们手里,所以,他们的警惕

也有所放松了吧。是人都有松懈的时候,如果时刻都让神经保持在高

度紧张的状态,那迟早会崩溃的。这也是特种兵与普通士兵最大的不

同,因为他们能让自己的紧张状态维持得更久。

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敌人松懈了,那我们才有可趁之机。

在一群瞪大了眼睛守侯的老兵油子眼皮底下搞渗透,那基本上等于把

自己往枪口上撞。尤其是这些经常跟我们过招的山地步兵,只要你有

一点点大意,那你事后会连肠子都悔青,后悔当时为什么不小心一点,

为什么小看了人家步兵。

将从那个自称游魂2号的老兵嘴里得到的情报迅速地分析了一

下,得出了对我们有用的信息。

第一,半个小时后,潜伏哨会换班。这样就可以找到他们潜伏哨

的位置。第二,已经有两个特种兵小组做了他们的俘虏,而且是雨下

得正大的时候,这说明他们的指挥官对特种兵的作战习惯研究得很

透,知道特种兵喜欢挑哪些时机行动。雨越大越利于隐蔽,反倒是现

在雨停了,隐蔽系数大大降低。这说不定能让他们降低戒心,相当有

利于我们的行动。第三,他们的人手不够,为什么不够,这基地的规

模至少是一个营,怎么会出现人手不够,派新兵出来执勤的情况?这

个问题必须弄清楚,不然很可能给我们的任务带来麻烦,很大的麻烦。

我将我的分析通报给了林默和老洪,林默思索了一会儿,说出了

他的猜测。“会不会山地步兵们有两手准备,一种可能这里是个假营

地,引诱我们上当,另一种可能是他们预先派出了伏兵藏在我们的撤

退路线上,就等着我们拿到密电码本后自投落网。”

这时,老洪他们已经运动到了营地右侧的树林。听完林默的分析

后,老洪没有说他的推测,反而问我们能不能摸进去?林默说,正面

进去不大可能,营地正面有一小片开阔地,除非他们的哨兵集体睡觉

了,否则,我们绝对过不去。

老洪沉默了一会儿,应该是在思考。然后,他说,那好,按照原

定方案行动。A1组渗透,A2组掩护。等待地人哨兵换岗后行动。

“明白!”我们小声答道,然后,开始耐心的等待。

突然,一个大胆的计划在我脑子里冒了出来,利用这个昏睡的小

新兵的身份向他的班长骗口令。作为新兵,第一次出来执行任务肯定

会紧张的,忘记了口令的事情也很正常,这法子没准能成功。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林默,他想了想,觉得可行,然后再报告老洪,

如果他也同意,那我就决定赌一把,看看能不能骗到那个外粗内细的

游魂。

不过,这个法子太大胆了些,如果骗不到,那就等于告诉他们,

特种兵来了,还放到了一个暗哨。可如果成功了,我们就可以冒充下

岗的哨兵,从大门大摇大摆地进去。

老洪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终于点头同意。他说,撑死胆大的,饿

死胆小的。他们不是老说咱们喜欢偷偷默默,喜欢玩阴的吗?那好,

咱这次就给你们来个光明正大,看到底是谁阴沟里翻船。

我又一次拿起了那个步话机,深呼吸两下后,按下了发送键。

“游魂2号,小鬼4号呼叫,游魂2号,小鬼4号呼叫。”

“游魂2号收到,小鬼4号请讲。”

听到他的回答后,我故意没有说话,我知道他一定会问我呼叫他

干什么的。

果然,见我喊完后就不再吭声,他立刻就问:“小鬼4号,讲话,

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啊!闫超你小子倒是说话啊!”他的声音有些焦

急,连音调都提高了不少。

我心里暗笑,看来计划成功了一半。再次按下发射键,我吱吱呜

呜地装作不敢说话的样子。他更着急了,在步话机里骂,臭小子,你

他娘的倒是说话啊,吱呜个啥啊,你想急死人呐?

我又吱呜了一会儿,才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吞吞吐吐地说,“班

长,我……我忘了口令了!一会人家来接岗了,我咋问啊……我……”

我使劲儿地抽鼻子,装出一副要哭的样子。别说,还装得真想,反正

从步话机里绝对听不出来。

“我的个娘诶,你小子咋这么笨啊,冻得连口令也忘了?出来的

时候不是反复交代过你了吗?”

我继续抽鼻子,“班长,我……我也不想啊,我刚刚还记得呢,

可这会儿就想不起来了,我……”

“臭小子,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娘的,连口令都能忘,还哭,

我田广亮手下怎么出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兵。口令是暴雨倾盆,给我

记好了,知道怎么用口令吧?”

我忙说,知道,知道。先喊站住,然后问他口令,然后我再回令。

“行了,行了,别在步话机里给我丢人,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臭小子,居然还给我哭鼻子,存心气我!”

又连忙说了好几声是,我结束了对话。我这边刚说完,林默他们

已经笑到快要断气了。林默说,墨尘,你小子还真他妈会装嫩啊!精

彩,真是精彩!

秦歌那小子更坏,居然在耳麦里学我。“班长……我……忘了口

令了,呜呜呜……”

老洪也不正经,笑得连话都说不利落了。“行了,行了,回头再

笑,回头再笑。干活,干活!哨兵快换班了,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

吧?呵呵,还真没发现,墨尘这么有表演天赋,哈哈……”

一群人又在耳机里面吃吃笑,只有我笑不出来。有那么好笑吗?

这群人……趴在掩体里,我无奈地叹气。

20分钟后,换班的哨兵们走出了营地,然后,散开,悄悄向各

自的位置走去。

“老鼠出洞!”耳机里响起林默低低的声音。“猎鹰,准备捕猎!”

“明白。”轻轻地应了一声,我将枪收了回来。然后,我开始等

待前来换班的哨兵。

由于每个暗哨的位置相隔有一段距离,所以,我们的计划是在他

们换班之后,先敲晕刚刚上哨的哨兵,然后再摸上去敲晕下哨的哨兵。

这样,我们就可以扮成下哨的哨兵混进营地内,而不致露出破绽。我

要做的比他们轻松,因为我早就敲晕一个了。

一个猫着腰行进的黑影突然进入了我的视野。“站住,口令!”我

压着嗓子问道。

“暴雨!回令。”听到我的喝声,他停住了,答出口令后向我索

要回令。

“倾盆!上来吧。”我答道,身子慢慢地弓了起来,像一张逐渐

拉紧的弓。

“闫超,你小子藏得还真隐秘,吓了我一跳。”他一边小声地咕

哝,一边往我这儿走。“行了,别猫着了,出来吧。哎……困死我了,

你还不快出来,赶紧回去补会儿瞌睡。”

“哦!”我轻轻应了一声,放松了绷紧的身子,慢慢站起来向他

走去。他还在打哈欠,头脑还有点迷糊,真是个好机会。我在心里想

着,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近。

“你……”面对面的瞬间,他发现站在面前的居然不是自己的战

友,那份惊骇可想而知。不过,我没给他继续张口的机会,冲着他嘿

嘿一笑,右手一记手刀便已落在了他的后脑上。

“两位兄弟,对不住,睡个好觉。”将换班的哨兵与那个叫闫超

的小伙子放到一起,对着昏睡的他们说了声抱歉,然后,我在掩体的

附近找了个合适的位置趴了下来。渗透的活儿交给他们就行了,我还

得在这儿守着,以防不测。

说实话,这种算得上是胆大妄为的行动方式的确是很冒险,一旦

暴露了,那基本上连逃跑的机会都没了。我在这儿守着,就是为了以

防万一,真要被发现了,逃命的时候也能多点胜算。

淡绿色的视场里,几条影子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向营地走去。

突然,最后面的两个人被人从后扑倒,来不及挣扎便没了动静。等前

面的哨兵都进门之后,扑倒他们的人从地上爬了起来,左右看了看,

没什么动静,这才大摇大摆地向营门走去。

不用猜都知道那两个家伙是谁,当他们通过营门的时候,我着实

为他们捏了一把汗。不过,似乎这担心有点多余,除了营门的哨兵例

行公事地问了一下口令外,他们根本就没遇到什么阻拦,就这么轻轻

松松地走进了“敌人”的营地里。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