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奋斗史 六.强国基石. 122.威胁和怂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赫尔利和拉德贝目瞪口呆,心里为清朝监国王的流氓与狠辣摇头不已,却一点办法没有.明明知道这个恶魔的说话行事一向恶毒而卑鄙,可是,YF从政治不可能承认鸦片是毒品.全世界都知道鸦片是毒品,只是被以YF为首得殖民主义压制着.心照不宣行,说出来就会被打倒.可是,YF自己承认国家贩毒行为,全世界的反抗意志就压不住了.两人心中免不了暗自后悔,不该在清国这样一个不可能降服得庞大国家贩毒.因为,这个国家只要有反抗意识,只有三条路可走.第一,全力打压.第二,打压不住非得拉拢不可.第三,拉拢不了,只能将吞到嘴里的肉吐出来.否则,反抗之火会越烧越旺.

可是,这三条路在清国身上还都不好走,因这个国家已有了强国姿态.而如此一个庞大国家,只要他有强者意识,不管怎么落后,也都是一个强国.一个强国与另一个强国交往,无疑,最少需要说得过去的公平.YF不可能用一次公平得谈判代表所有公平.可以肯定,看清朝监国王的意思,他不过是找到了第一个机会而已,很现实得没向YF提出完全公平要求.否则,仅仅鸦片一项,清国提出几亿两白银的赔偿要求也不过份.

可是,YF能抵抗这个"赤裸裸"的"威胁"吗?

至少,赫尔利相信,这个威胁成功得可能性极大.上亿当然不行,YF要拿出来很困难.几千万两白银和军心民心之间呢?

统治者最不在乎,同时又最害怕得就是民心.YF真不要两万多战俘,只要清国一宣传出去,两国少不了几百万年青人不愿参军,少不了大部分民众对政府失去信心,那决不是几千万两银子能买回去得.

可怕得是,真要拼下去,YF的确可能成为二三流国家,清国真得不过是继续穷困几分而已,清国的战争承受能力太强了.还有,拥用不惧怕战争的足够实力支持,这个世上最无耻最卑鄙得流氓载镔一定敢魔鬼到底.

赫尔利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监国王陛下,请您记住<<北京公约>>,那可是您亲自促成并签订."

"哈哈呵呵,赫尔利先生,我把话撂这儿了,要么你一分钱不给,要么最少拿几千万两银子赎战俘.至于<<北京公约>>你放心,我不会强制YF战俘吸毒,但一定能让他们离不开鸦片.其实很简单,很少有谁的意志力是铁打得,没几个禁得起诱惑."

"上帝会惩罚您的."

"别扯上帝,老子跟那个魔鬼誓不两立,撒旦要惩罚我,倒令人害怕点儿.再说,他凭什么惩罚我,他的子民抢了几亿两银子,我要回几千万两都不行吗?你敢说不行吗?你的上帝坚持无耻吗?那我支持撒旦做上帝!你跟上帝一起下地狱."

"您不能经常污辱我的信仰,监国王陛下."

"哈哈哈,赫尔利先生,这只能说明您承认,上帝是支持抢劫杀人贩毒等恶行得.而我,正是给YF战俘喂食鸦片,同样是他的信徒啊!"

"您......您这是狡辩!"

"我当然希望上帝公平伟大,那么,YF是不是要证明上帝公平伟大呢?想证明,请将所有贩毒利益还回来,将我国所有吸毒者的健康还回来,将侵略给我国造成的所有损失还回来.白银十亿两,不要你们的利息,多吗?"

赫尔利闷不作声了.

"要证明上帝的公平伟大,光还我国的债务又怎么够呢!我估计,你们要赔偿全世界所有受害者五十亿两白银.哼哼,赫尔利先生,你可以大发脾气,我甚至于愿意接受你的决斗要求.因为我想说,你的女王陛下亲自去卖身都赔不起.所以,你们是最最无耻得国家,千万记住,无耻就是无耻,别再装文明与高贵,恶心!嗯,似乎没说脏话哦?"

"您......您太过份了!"

"所以只要你们赔偿几千万两银子啊!就这样,你们还不愿意呢!谁过份?您真得很好笑.只要求贵两国还一成不到的债务,结果却是我过份.你们想欠债不还就不过份吗?"

"几千万两白银太多了."

"这个问题你去与我们翁大人去谈吧!但是五千万两白银,少一两,就让YF两国焦头烂额."

"或者,您可以停止对YF本土的轰炸."

"完全得和平谈判前,那不可能!您知道,我国可以一两银子都不要,就是要打下去,就是要支持D国成为欧洲最强国.关于第二点,必须拿银子买,否则,过几天我就去找俾斯麦首相."

"您也知道他?"

"当然知道.咱不说卑鄙这个字眼,欧洲最杰出得人物是一男一女,虽说很烦维多利亚,但她确实是欧洲最杰出得女人.而那位男性最杰出人物,无疑是俾斯麦.对不起,您肯定不如这位铁血首相."

"哦,天哪!一个无可抗拒得威胁,这个恶魔......"赫尔利和拉德贝极力保持着表面镇定,却一起在心中大骂着.

"就这么着好了,正式谈判明天开始,当然,你们不愿谈也没问题,反正不可能白养着几万战俘,过几年再谈都行.我不喜欢耍嘴皮子,去跟翁大人慢慢儿磨吧!"

"我们觉得,要表达强烈抗议!"

"嘿嘿,抗议无效,等YF接受并平息了我国的抗议再说.但要告诉你,我永远服强者,但又不想服,所以想亲为强者.我永远不会抗议,干不过人家就低着头,干得过,哈哈,咱就是爷.五千万两,否则我就做个小毒贩......其实,话说到底,只有一个威胁,不满足我,清国就拉着YF打仗,以促成普鲁士的倔起,除非,YF主动放弃亚洲利益.打到欧洲,咱还没那么牛!"

"您是政界第一流氓."赫尔利豁出去了,恶狠狠骂了我一句.

"彼此彼此,谢谢夸奖!回见了您哪!"

太高兴了,不就是想做个政界流氓么!终于得到国际承认了.

十二月,翁同龢率一群最会耍嘴皮子,最会算烂帐得谈判高手,和YF代表团唇枪舌剑无休止.但YF无法算帐,不是不能赖,但清国开口之大远超预计,并且不得到不罢手,斯特伦中将和两国公使无权明确回应大部分问题.所以,唯一一轮正式谈判还是在金銮殿上一番争辩,在YF全权特使再赴清国以前,无非是扯些鸡毛蒜皮.

不着急,YF自身一堆缺点,终有屈服或退让一天.眼看着1866年要到了,该把新一代军政领导班子要搭建起来了.除了李鸿章的西部工作重要走不开,其他近几年掌重权得军政高官都该升升级了,上京来夺权吧!保守派老臣子们退休好了,吃喝玩乐得钱也不少给他们.嗯,将一众巡抚以上正职官员和主力师正职以上将领召上京.但走前要先和慈禧谈谈心.这女人正正经经被软禁了两年有余,那本<<论妇幼权益>>应该读熟读通了吧?

这两年,把许多向往自由得皇妃都撺掇着搞支持战争的宣传,使皇宫里所有得女人们隐隐约约明白了女人应该有哪些权益,而我并没有把慈禧封闭起来,她不会没听到什么,是不是知道了这个时代的女人最该干什么呢?

与慈禧的谈话十分简短精炼,见面后我直接就问明白什么了没有,慈禧足足注视了我十几秒钟后点了点头.

"您是不是该干点什么?想不想干点什么呢?"

"监国王不软禁哀家了?"

"皇母皇太后要是被软禁上瘾,您就接头儿待这儿也行."

"从道义上说,你应视我为母,就不能客气点儿吗?"

现在换我盯了慈禧十几秒钟,然后摇了摇头.以慈禧之精明自然看得出来,我不是表达失望,而是表示决不会视她为母.嗨,三个太后,就没一个心理或者实际年龄比我大得.慈禧最大也只有三十,俺三十二了.

"那你想让哀家干点什么?哀家能干点什么?"

"我觉得,女子不应该是男人附庸,可以干自己想干得事情,所以地位一定要提高.但这件事让男人去干嘛,除了我之外,想不出哪个男人不为男人着想.因而必须由女人办女人的事才合适.皇母皇太后,不觉得您是最合适得吗?"

"监国王到底想让哀家干什么?哀家能办好吗?"

"帝国妇幼大臣,觉得您能干好,当然,您自己觉得不行,我也不勉强."

"妇幼大臣?监国王敢让一个皇太后抛头露面?"

"呵呵,这话不像是慈禧太后所言啊!您不是喜欢权力吗?我不会让您权势滔天,但决不是不敢给出权力.但请一定要明白,连我自己在内,权力必须要受限制.您如愿担任妇幼大臣,至少要诚心接受两个更上级代表领导,即监国王和内阁总理大臣.至于说抛头露面,如果连抛头露面都不敢,只能说您天生是个可怜得女人.两年前和我的辩论只是逃避卖国责任而已."

"你受限制?谁能限制你?"

"我主持的宪法制订中,自愿写进了一条.皇帝或监国王要接受内阁集体限制.皇母皇太后,这天下决不能由一个人说了算,更不能......您不要生气,更不能由一个陷入疯狂权力欲望得女人说了算,您明白吗?"

"哈哈,监国王,慈禧姐姐早就明白了,她是在你面前放不下面子啊!"

慈宁太后一边说着一边从门外兴冲冲闯进来,门外,含笑得慈安太后缓步而行.两太后在我的授意或者说请求下,和慈禧走的很近,既是交流也是监视.而慈安和慈禧是两个极其聪明得女人,慈宁智商低点儿,但也不笨不傻,那么长时间,当然明白了监国王几分心思.这时,战争刚刚取得阶段性胜利,外部危机暂时被压制,内部相当团结,正是放手大干之机.这个时候,监国王于两年后再探访储秀宫,慈安慈宁当时就猜出了大慨.

"母后,圣母皇太后,您二位怎么来了?"

"监国王万岁金口玉言,将妇幼大臣之位给了皇母皇太后,我想为自己讨个副大臣职位行不行?慈安姐姐,您倒是开开口啊!"

"妹妹,这可要听监国王的,你吵不来."

"吵得来吵得来,两位皇太后都有才干当这妇幼大臣,至于母后吗,您就帮帮助好了."

"我知道自己个儿什么真本事都没有,本来就没想当大臣,但要是不搀合搀合,那就不是我了,呵呵."原来,慈宁就是想凑热闹.

"怎么样?两位皇太后,正副妇幼大臣非您二位莫属,就看您二位敢还是不敢?"

又是慈宁蹦起来,一手拉一个摇晃着,嘴里嘟囔不休.慈安慈禧不理慈宁,两人间对视良久,最后还是慈禧答话:"只要监国王敢任命......"

一拍掌站起来:"好!三位太后只要知道,天下间我最为女人着想,至于敢不敢任命......哈哈,您几位知道我敢不敢.那我现在先去把翁同龢调出来,反正与YF的谈判还是扯嘴皮子,谈不出个正事儿来,由他帮你们组织妇幼权益部.但要注意,翁同龢必将是大清内阁总理大臣,三位太后在宫内永远尊荣无比,但出了宫就要受翁总理大臣节制了."

两年来,慈安一直默默支持我改革内廷制度,本人也对三从四德越来越不放在心上,所以主动应了我一句:"既为朝臣,自以总理大臣为首,两位妹妹,你们说是么?"

慈禧慈宁一起点头,我则准备迈步离开了,走前叮嘱道:"那我就先走了,三位太后应该考虑日后工作先从哪儿入手了."

"等一下监国王......"慈禧开口叫住我,以一种我从没见过的恭敬态度请问:"两年以前,哀家权欲熏心,妄想把持天下,但真要干事却不知从哪儿干起......"

"天下女子占了一半,半边天啊!却毫无权益可言,实际上我是将国之大计之一推给了三位太后,种种责难与阻碍,也只有几位太后能撑下去......"

"监国王,你觉得我会怕责难阻碍吗?只望监国王给我们指出来,先从哪儿走?"心里转正得慈禧一脸自信光辉.是啊!这个女人只要走正路,绝对他妈一人才,说不定一天才.

"那好,我就提两个建议让三位太后选择.第一,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你们当是放屁,想方设法让女孩子和男孩儿有一样接受教育的权力.第二,呵呵,三位太后知道我为什么从不让宫女在大书房听差吗?"

"是啊,奇怪!监国王......怎么回事?"当年还是小阿哥时,我就不愿让宫女伺候,对此慈宁很清楚,却不知为什么.

抬起一只脚说:"我讨厌小脚.如果三位太后觉得包脚很舒服,当没听说啥.但我终究要把女子包脚风俗破除,这纯粹是人身残害."

"哎,监国王还小,可能不懂男人对女子小脚的......"封建社会众多男人的病态思维,连慈禧这么[凶恶]得女人也不想说.

"怎么不懂?我从来就不是个小孩儿,脑袋里想法和成年男人没区别......"

"呵呵,的确是,除了还没临幸过谁."三个女人竟一样的想法.

"可以告诉三位太后,请别笑话.所谓男人看女人是从脚看到头,几乎所有男人都有恋脚癖,我也一样,但却和数百年传下来地变态恋脚癖绝对不一样.我喜欢女人自然健康得小脚.嗨,见不得现今女人那双穿着鞋锥子不像锥子,棕子不像棕子,脱了鞋鸡爪子不像鸡爪子,肉团不像肉团,还臭气熏天得残废脚丫子,想着就想吐.所以......"

"监国王,你这是把所有女子都骂了啊,包括我们三个."

"我一个女人都没骂,是骂这种残忍得封建行为."

"封建?什么是封建?"

"对女人的残害就是封建行为之一,告诉我,几位太后愿不愿意裹脚?"

"哎----,你说呢?"

"那你们就废了这个狗屎规矩,我支持到底......"

"怕没那么容易!"

"所以,你们最该让所有妇女团结一致,大家都不裹脚,男人还能怎么样?当然,行事方法和宣传手段一定要讲究,太后身份一定要用足,皇上和我的名义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但不准污辱我啊!"

大笑声中别了三太后.我很有信心,这是三个感受过妇女权益,并有头脑有权势得女人,她们肯定会为了所有女人的未来奋斗,哪怕仅仅为了虚荣,特别是慈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