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轰轰”车阵前面腾走一道相连的黑烟,每颗定向雷中有一千颗指头大的磁制圆椎,直冲之冲至进前队形的兵中,倒下成片的骑兵,可排在后面的近几十名骑兵竟毫无阻碍的跑至自行车防线边上奋力跃起。

原主人马刺下疯狂的马儿紧支着双耳,拼命张大鼻孔,一双硕大的马眼中似乎要迸出血丝。它似乎明白,它的使命即将结束。

“砰砰砰砰……”连续的枪击声响起。

腾在空中的马儿嘶叫着,惊挛着倒下来。马上的骑士也挥舞着手臂,闪亮的马刀自他手中飞出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颤微微地扎在地面上,摇晃着的手柄似是在招唤又似在向主人的生命告别。

失去生命的躯体压向底下的自行车,在一阵细碎的声音后,几辆相联的自行车被压躺倒在地下,自行车组成的防线出现了缺口。

更多的骑兵冲入缺口,马刀亮处,士兵惊恐的看着杨起的马刀迎着阳光闪烁着金属极亮的光点,下意识中士兵想扬起手臂来挡抵挡,可是还没等他扬起手臂,那刀朝着他的脖子飞来,只听“噗”的一声鲜血喷洒出一朵血色的礼花。好在这只是最后一名骑兵的垂死一击罢了。

那些乱了阵角的战车此刻还在五六十米的地方挣扎,几发枪榴弹拖着白色的羽烟使他们停了下来。里的的人或是被击葬或是被震晕,冲上去的游骑兵朝着车里一棵石灰雷,把他们全部活捉。

此战之后,大家都感到一阵发自心底的哀伤,这是神州军自从建军以来第一次有士兵阵亡。此役全歼清军一部计1562人,敌方骑兵大部阵亡。神州军阵亡五人,全连士兵在岳效飞带领下行军礼送别战友。

一个车出现,马车上载着装在牛皮尸袋,以及受伤的几十名清军,一个步兵班押解二百名俘虏回神州城去了。

看看渐行渐远的马车,岳效飞发自内心自责,一场零伤亡的战斗是有可能的,一但一场零伤亡的战争能有多大希望。他明白这个道理,由于这是神州军成军以来首次作战出现伤亡,他感觉到对待士兵们很有说一点什么的必要。

“士兵们,我们送别战友,他们永远的离开了,他们为了驱除靼虏,恢复中华这个目标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我们,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我要说我们将继续战斗下去,直到将我们中华民族建成一个强者的民族,只有强者才可以享受自由和安全的生活。我们,我们将继续战斗、永不放弃。”

接着岳效飞领头唱起那首被定为战歌的《精忠报国》歌声由零散而汇集而壮大,最后终于发出巨龙般怒吼一样的雄混声音。一瞬间,所有人似乎都明白了些什么,都丢弃了些什么,也许这只是一次蜕变罢了。

“什么,神州城的城主携夫人一同前来快到府门了。哎!怎么不早说啊!快要厨子备下筵席,另外招集诸将与我府门迎接。”

期间怎么的客套以及谈及王士和的死又怎样唏嘘,却不必细说,只说酒筵之后郑森把岳效飞请入书房之中详谈。

“岳城主,你说怪不怪,靼子如何会有战车的,据我手下见过的说那战车与咱们用的也有七八分相似。”

岳效飞眼睛看着自己心中颇为仰慕的这位民族英雄,三十多岁的郑森下颌上一层钢针般的短须将他的方脸更衬出了几分威武刚强之气,那一双眼更似一双深井,眼纹不波,显的极为沉稳。

岳效飞随口解释道:“这个战车曾四处与靼子做战,虽从未丢失过,可靼子照着模样来做也是有的。”一边还有心里自己对自己说着。

“这就是成大事者的模样”想起慕容卓曾嘲笑自己不是成大事者并向自己描绘的却不正是眼前郑森的模样么,当下更加上心细细观察,再听他说话果然是相当有技朽。

“岳城主所说确有些道理,我看那鞑子的战车也只是学了皮毛而已罢了。“

“正是,郑帅下次临敌之时,注意一下咱们的战车可不是推的,还有要注意效飞神弩及战车的保密,一但事不可为可叮嘱兵士速速或烧或炸,不让那些东西完整的落在鞑子手中,他们也就只能画虎不成反类犬罢了。”

“说的有理,只是,岳城主我想提醒你注意一下,以后例如延平城防的使用说明等物件却万不可交与兵部,还请岳城主直接交与使用之人更为妥切。”

“呃,这个……”

“这件事许是要城主为难了,在下倒有一计。那使用说明内容之上,不是可以略加区别毕竟咱们在前方的人是要靠这保命的,朝中之人么……!”

“我知道如何做了”岳效飞点点头,心说:“看来这隆武朝廷中的斗争还真是激烈,看来这方面工作以后大大加强。可是他不放心兵部的谁呢?”岳效飞心中疑惑,“难不成我们怀疑同一个人。”

那杨忠的情报中提到这样一件事,在出事的前一天,在延平督战的兵部尚书黄鸣俊领着儿子离城而去。可真准,他一走就出来这件事,这到底是意外呢?还是有其必然的内在联系呢?内奸这个问题是绝不能掉以轻心的。

“哦,郑帅,还有一事真不好意思开口。”岳效飞搓着手。

“岳城主,但说无防,只有郑某能力所及定为岳城主效犬马之劳。”郑森知道面前此人颇有些无赖手段,只不过新军在人家手中抓着他真要索个几万两银子的好处,也只好给他就是。

“嘿嘿,郑帅,此次你抓住的那些个俘虏可能与我们神州城战车的秘密有很大关系,还请郑帅把他们都给了我,让在下回去好好审问,也好查个水落石出,大家放心才好!”

“呃,这个”郑森越发觉昨眼前此人,颇与他人不同。别人索贿、要官,他样样不求,他要那些俘虏做什么?……

岳效飞和王婧雯在延平城只呆了一天,只敛了了王士和一家的几十口棺材踏上回神州城的路程,那里就是未来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