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71节 与清军战车的交锋(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士兵们骑动自行车,他们的自行车初具简单的减重设备。粗毛竹竹管车身,精钢所制的传动部分。

他们是神城新组建的游骑兵部队,这次由王德仁率领一个连保护岳效飞与王婧雯去延平城。近期神州军为了面对战争的需要,对军队进行了改组,海军陆战队的编制为:每团由五营构成,其中战斗营四个,一个为综合营,一个战车营,两个游骑兵营。装甲步兵团的编制为:每团五个营构成,两个战车营,两个游骑兵营,一个综合营。具体编制将来在外传中看吧。装甲步兵团一个排为五十人,海军陆战队一个排为三十人。

游骑兵的武器装备为一支青铜枪机-弩弓式步枪,有效射程三百米备弹五百发,手枪为双动式左轮手枪,外形参考早期柯尔特,子弹与步枪弹相同,箭形弹本身属于低后座力弹。

岳效飞估计的没错,他们定会遇上清军,只不过他全没想到的是他们遇上了战车。

岳效飞站在指挥车的的顶上专门的高台之上,抬起望远镜向清兵的阵形观瞧。这一瞧把他瞧了个目瞪口呆。

清军不但有了战车,而且战法一如他们教给新军的战法一样,前排战车开路,后排骑兵缓进,待战车冲破敌阵,骑兵近距离冲锋。

“预备”站在指挥车上手拿单筒望远镜,大约五百米外,清军战车缓缓前进,他们大约是溥洛派来骚扰远输线的,所以人数不多。大约在一千人以内,十五辆战车。

王婧雯是初经战阵,稍稍有些惊慌,不过她很清楚着些弩弓枪的厉害。岳效飞有些后悔没带战车来,虽然他对于游骑兵的作战能力深具信心,可是毕竟敌方也有了战车。至于为什么没带战车,那是因为神州城在他心目中只怕比自己的命还要重要,那是中国资本主义的火源,没了它他岳效飞什么都不是。

清军的战车在向前挺进,身后三十米处就是清兵的骑兵。岳效飞骂了句“笨蛋”,从望远镜里看出来了,清军的战车是用人推的,这样战车的速度限制了骑兵的速度,且不说这样的战车对这边游骑兵枪射火箭弹的防御会怎么样,而且那三十米还不够骑兵加速的。

步兵按照王德仁的命令摆开防御战线,所有的自行车横梁处都有联接的装置。所有的自行排在一起就是一条简单的防御战线,而且每个排都有有个机炮班,效飞神弩、弹弓式榴弹发射器各一台(坐在满街跑的底盘上)。

现在结构联成一个将近百米的战线,可是面对战车时无论怎么样过份的防线都会让人觉的防线太过单薄。

清兵那边列好阵势缓缓发动起来,越来越近并已进入弩弓枪的最大射程四百米。王德仁头上的汗下来了,这是他头次指挥做战,而且这次也是头次没有神州军赖以起家的战车做主力的作战,心里总觉得有点虚虚的!

岳效飞六匹马拉的指挥车上不但有一个卧室,在战时还能展开成为一个十米长快六米宽的指挥所。指挥所顶端竖立着大旗。蓝底之上细小的金黄色的五角星联成一个巨大的圆环,圆环之中是一条由长城组成龙身的金色巨龙。士兵手中也有一面大旗,红底中间是个斗大的金黄色岳字。女真族么说白了金兵而已,他们怕岳家那是怕到骨子里去了,这个大旗只是岳效飞的心理战武器罢了。

“预备,放”连排的枪声响起。

“自由射击”王德仁大声发出命令。连续的枪声中,战车并未受有阻力,依然在里面兵士的推动下向前冲锋。倒是十来辆战车后的一千多骑兵上不断有人倒下,可是有了战车的掩护他们的伤亡小了许多。

很快那些战车及他们掩护下的骑兵到了快一百米处,每个排都装备的效飞神弩开始发射,布下的箭幕。游骑兵的效飞神弩和将来装在军舰上的一样。三人操做,两人提供动力,中间操弩之人脚下有离合踏板,控制左右旋转,射速提高到每分钟百发左右。

不过它也不能阻止清军的前进,很快到了八十米左右的距离。这时的战车里显是已有人被打死,战车的一线横阵由于速度不均衡,已难以保持横队。这时,传来清军将领声嘶力竭的吼叫声,显然他们在力图保持队型。

“榴弹发射器,预备……放”这榴弹发射器说白了跟效飞神弩差不多,也是连发的,只不过射程较近罢了,备弹三百。

“轰轰”装有碰炸引信的小榴弹在敌骑兵群中连环爆炸,大群的骑兵被炸下马来,或是被受惊的马匹驼着跑出战场不知去了哪里。

从望远镜中看的见战车后面的骑兵伤亡颇大,这时清军在一阵大旗招展后加速了,骑兵纷纷从战车背后冲出,仿佛马其顿方阵中伸出盾牌的长矛。五十米的距离,只需几秒就可以冲到这边游骑兵所布下的自行车防线。

那战车的队伍已经彻底乱了,可是剩余的八百多骑兵从战车后冲出很快汇成一股洪流。擂鼓般的马蹄声越来越近。

阵他上的步兵面对迎面的冲来的骑兵明显有了慌张的感觉。

好在阵地前面还布置有一些被命名为为蜘蛛雷的跳雷,这样的称呼是因为它伸出的长长的金属线有多达八条之多。

大队的骑兵只要一踏过蜘蛛雷,被触发地雷直直跳起五米高下,向下喷射出成片的瓷珠。

战线前埋的十数颗蜘蛛雷清理爆炸,在骑兵群中清理出了在片的空白,并使整个骑兵群滞了一下,因为没人知道再跑下去还会遇到什么。

“定向雷,预备,放!”王德仁使劲压住心中的惊悸,再次前进的骑兵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