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70节 苦命红颜

不笑生 收藏 0 9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70节 苦命红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神州城总部会议室中的气氛沉闷到几乎让人感到窒息,徐烈钧闷着头只管“啵啵”地抽着他的烟袋。黄固阴着脸,谁也不理,一付跟人生气的模样。陈天华摇着他的小扇子,表情平静,一句话都没有。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那还得从黄鸣俊之子回到延平时说起。黄鸣俊之子是踏着夜色进城的,眼见儿子无恙回来,黄鸣俊露出一付几乎要喜极而泣的模样,忙支开了家里其他人把儿子带到了密室之中。

“怎么样?见到大帅了么?”

“见到了,这是他给您捎回的口信。”黄鸣俊自儿子手中接过那枝封在细竹管,再塞进斗笠里的信,细细端详。

“他对咱们拿去的使用说明赞不绝口,只是他要您回去朱家皇帝身边,说将来还有大用处。而且大帅当孩儿的面写好为爹请功的折子,已发往京里去了。他还说大清最重军功,此次爹的功劳必可上达天听,少不了厚加封赏。我还见到阮公,他对父亲的做法也是大加赞赏。”

“嗯,要说的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如此也罢,出去告诉家里人收拾东西,我们去福州看望你母亲。”

看着儿子出去的背影,黄鸣俊感叹了一声:“还是太年轻,什么事都想不长远。哎!富贵险中求啊!”

这句话王文远比黄鸣俊的儿子可清楚多了,自从慕容卓对他弃之不顾以后,很快纨绔子弟的作风又让王文远囊中羞涩起来。而且延平现下除了军兵,也就剩下一些官员还在,不过这些人对王文远这样的“穷鬼”均斥之一鼻少与他来往。令王文远感激涕零的是好在李公子很快出现,他的慷慨解囊颇颇缓解了王文远的窘境。

黄玉香现在的打扮已完全没了当日在妓寨当红牌时的浓装艳抺。作了良家人的她心中只是深悔看错了人,这个王文远实在不是她当时所想之人。定是急于从良急昏了头,才抓了这么个连稻草都不如的东西。

“王公子,只要您做了这件事。不但你有十万两银子落袋,还保你个官做。你爹么自然还是这延平知府,不知王公子意下如何?”

“这……”王文远为之语塞,还钱要命,收钱做官留辫子,这个关节可是有大大的学问在里面。

“王贤弟,你怎么也是个做不得大事之人,如此你便还钱,利滚利么你也差不多欠了我就十万两银子。……王贤弟,你想想看这里外里可就是二十万两银子,王贤弟,你可要想个清楚再做定夺才好啊!”

“李兄,兄弟与你神交已久,兄弟可是个怕事之人。只是此事却实为天大之事,你得容兄弟我想想。”

“想想也好,为兄就待在一旁,看贤弟你如何决断!”黄玉香悄悄靠在门口听见屋里的话。

“今日午后,你到城外十里之处,接一队车辆,就说是那老军营的岳老板从福州派回来运家私的,然后把这些车辆带到城中,你再劝降你爹,最后由你爹将这些车辆带到此间,待晚间大军到时给他来个里应外合,王公子……”

真如晴天之上的一个霹雳,打的黄玉香震惊当场。她原以为王文远只是个纨绔子弟,谁能想到他居然是这么个东西。悲愤之余,黄玉香不敢再想下去,忙退出院子往王府方向去了。

此时延平的人是走的七七八八了,只剩下郑森大军及王士和和黄鸣俊等几个官员。今个一早黄氏父子联袂出城,只说福州有紧急军务待办,打马飞去。唯一剩下的王士和这当已忙完了最后一批百姓离城,自己也在收拾行李,只待收拾妥了再找回儿子就可离了这战火纷飞的延平。

王士和老怀颇慰,要说儿子王文远平日里一付纨绔子弟模样,战乱之时尚还顾及老父不肯独自先走,也算颇颇有些男儿胆色。将来到了福州自己得了空好好管教一番,未见得便不可成材。既便真非可造之材,自己这些年的官囊所积也够他一生安享富贵。

门口王福走上前来禀道:“老爷,有一女子前来,口口声声要见老爷。”

王士和不满意的咂咂嘴说:“城里百姓不是都走净了么,怎么还有女子?”王士和说到这儿想:“不过么,这几日王士和已收留了不止一人,兴许是和家人失散未及离开也是有的。”想到这儿王士和说:“要她进来。”

黄玉香和丫头两个,两双小脚徘徊在延平大街上,来来往往的郑家兵将虽有人出言调笑,尚喜还不曾真的有不规矩的举动。黄玉香自知身负重责,赶着往王府报信,尽捡着人少的背街小巷一步一挪去。虽然殘花败枊之身不可能做了王家的媳妇,可跟王文远总算相好一场也不愿他真做下些不德之事。

王士和打量进来的女子,却是认识。虽然王士和自己不去青楼,可这延平当红的窖姐又哪能不认识,只是心中奇怪为何她还没有走。

“黄姑娘这是什么时节了,为何你还在这里?”

“大人,民女有一紧急事务,告知大人……”

“什么?……”王士和听完了黄玉香的话惊个痴痴呆呆。他不相信他不能相信,他也不敢相信,儿子指天划地一付顾及才父不愿先行撤走的模样令他时至今日依然记忆犹新,难道真如这女人所说一般,他是另有所图才不曾离去么?

“大人……大人”黄玉香见王士和表情心中焦急之下忙出声呼唤。

“无耻女子你是何居心来害我儿,你给我从实招来。”王士和一拍桌子,他不相信儿子虽然贪赌好色,可也不可能堕落到卖祖求荣的地步,况且一个青楼女子的言语又如何使人能够轻易相信。

“大人恐也听说,小女子已经被人赎了出来……”

“那又如何……”

“大人可能不知道,赎小女子出来的恰恰是王公子。大人,事情紧急,民女肯请大人将公子召回一问便知。民女只求大人勿使王公子坠入陷阱便好……”

“你胡说,我家文远如何会做也那等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内堂之中传来一声厉喝,内堂门帘一挑进来的却是满面寒霜的王夫人。

“夫人,你如何……”王士和停住嘴,因为他正瞅见跟在王夫人身后的王福。老管家王福只听到黄玉香提及王文远,心中以为王文远又做下那等欺男霸女的事情来,忙按照已往的惯例通知了王夫人。

王士和不相信当然也是不愿相信,夫人再出来,几句一说,更坚定了他心中所想。于是大喝一声:“来人,给我拿下这个娼妇,严加审问。”

几名王府家将拥上前来。

“咆啷”一声,拉扯之间黄玉香一名家将肋下拨出刀来,横在自己颈上。

“孩子,你可别做傻事……”王福见过这种事忙出言相劝。

“大爷,有你这声孩子,我也知足了。大人、夫人、小女子只因得公子相助才得脱了风尘。为感恩公子大恩。今日将就了这条命,也算是报了他的大恩了。只求老爷快快派人马寻他回来,以防铸成大错,悔之晚矣。……”黄玉香含泪再看了一眼众人惨笑道:“还请告知公子,来世玉香当做个清清白白的女子,与他再续夫妻情缘。”说罢,黄玉香手中长剑一拉,真个是万朵桃花开处香消玉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