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换个沙盘。黄固、王德仁该你们两个上了。”

王德仁苦了脸道:“长官,我们就不必了吧!我哪能及得上他呀!我又没带过兵。”

“不行,你不来怎么就知道自己做不到!”

他们两个比试更让岳效飞大跌眼镜,两个沙盘比徐、施二人的稍稍大了一些。第一回合,王德仁居然是全军紧守,以不变应万变。而黄固的战车居然也不直接对攻,而是兵分两路、分进合击。第二个回合……一个是战场宿将一个是武林高手,硬是打了个难解难分。一个是来去如风快如闪电,一个是一击不中立即脱离战场;一个是故布疑阵,在暗中陡出奇兵。最后的结果竟然是平手,不过依岳效飞判断,最终还是黄固获胜,因为黄固变化多端的进攻下,王德仁士兵的士气很有可能下降较快,再都打仗这回事跟干那事差不多,面对一波波、一潮潮的强悍攻击最后没个不泄的。

岳效飞翻起眼睛,看看这个瞧瞧那个,一边摇头心里想道:“这个王德仁倒是个搞特种部队的好手。只可惜朱聿键那里人多机制不好,我这里机制倒还可以,就是人他妈太少了。看来将来得搞个军校给自己整点人才储备才行。”一边想一边自口袋里摸出一个铜板说:“猜铜板,谁猜对了谁当老大!”

四个手下互相看看,显然眼中都是一个疑问:“这样也行?”

当天下午,施琅坐车往军营去时候,在车里还想呢:“昨天的沙盘之战输得真是冤,不过说起来这战车还真是个好东西,看来以后这仗的打法要变了。”

军营里面士兵们正在出早操,施琅稍有不快“自己好歹也是这支军队的二首领,怎么也该有个欢迎仪式罢”谁知他走了没两步就听到徐烈钧和岳效飞在那吵吵。

“长官,你怎么把欢迎仪式给取了,人家施副团长怎么说也是初来乍到啊!”

“初来乍到怎么了,我到老军营的时候也没有人给我来个欢迎仪式,今个我也算是初来乍到怎么没有欢迎我啊!”

“你跟他不一样吧!”

“怎么不一样了,难不成我比他多个鼻子!”

“鼻子嘛!道不多。不过你的脚一定比他的臭,也不知道两个嫂子怎么受得了你。”

“关你屁事,嗳!说正经的。徐黑塔我给你说个媳妇吧!哥哥我的手下里面家里漂亮闺女可是多了去了,个个都比你老子有钱。”

“你不说什么婚姻自由么?难不成还打算替我包办不成。再说了,咱是海军陆战队,将来打到红毛国去了,说不定我整上两个红毛娘们回来,我馋死你!”

“切,德性……”施琅听着他二人的对话心想:“这也算大帅和将军说话,怎么两个人都没没个正经。”

按照岳效飞的想法,搞什么阅兵、搞什么队列,差不多就行了。要想展示实力那就得打,实力也是打出来的,不是为了感情问题打,要打就要打出利益,这样就会越打越富、越打越强。所以不论岳效飞嘴头上再怎么说,神州城的这支军队首先的目标就是保证神州城的利益,然后才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为什么这么说?显的小人气十足!其实不然,高调唱的再好也白搭,就如当年罗斯福在珍珠港被袭时说过,“只有强者才能享受自由、安全的生活”,所以什么阅兵之类花架子都不用搞,就一个字“打”,为了利益而打,逢打必赚,最后就是越打越富、越打越强。

施琅压下心中对岳效飞取消了欢迎会的不满,走进屋去。

“施将军,你来了,来坐”岳效飞一见施琅进来,忙坐徐烈钧的行军床上坐起身来。

一旁的徐烈钧上前把自己叠的整整齐齐的被子整理好。这也是岳效飞不同的要求,被子给叠的四棱四方这样的条例显的多余,部队要干什么就两字“训练”其他的要求就叫多余。所以嘛被子叠个差不多就行了。

不过令人没想到的是徐烈钧居然上前把他的被子是拍了又拍,整了又整,仿佛是个有洁癖的小姑娘的模样,没人能想到五大三粗成这个模样了,居然还能有这样的癖好。

望着进来的施琅进来行的标准军礼,两个人心下略微微惊讶,按岳效飞原先的想法,今个就先派施琅参加训练,什么简单的队列训练普通礼仪训练,还专门给他找了个标兵来教他。没想到人家一大早来自个全会,不过想来也没什么太过奇怪的,定是他要那个王德仁教的。

“不错,你学的很快,那么这个基础班就算你毕业了,下面开始正规的训练。”

施琅昨夜里跟着王德仁学了半夜,那个黄固也在美酒的引诱下倾囊相授。原以为自己已经练的差不多了,谁想到岳效飞能来这么一句。

“从今天开始,你们开始和部队一起进行各项训练,我的要求只有一个,你们是头,你们就得比别人强,如果不行你们就下去,让行的人上,都明白了吗?”

“是”二人立正敬礼。

玩笑归玩笑,正经归正经,俗话说“由将看兵”。施琅算看出来了,这支部队虽然人人都不怎么正经,可是办起正事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玩笑一收,再看那股子若有若无的气势在徐烈钧身上显的尤为明显。

岳效飞安排完工作,拍拍屁股下到连队中做为普通一兵,这里部队的早训正式开始。

先是简单的队列等热身训练、接下来又是什么杀敌动作训练,然后什么战车步兵协同训练等等不一而足。在人们累的几近虚脱之时,展开的才是射击训练。

施琅也是在战场出生入死过的人,可是当他面对齐射的步枪、连发的弩箭、榴弹时他清楚为什么朱聿键会那么怕这去军队,他也明白这支军队将会带给他怎样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