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66节 新军(二)

不笑生 收藏 0 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一大早,福州城总部就开始热闹起来。会议室中的长桌子上摊了一桌子的图纸、本子,虽然已是金秋十月,可是满屋的烟雾缭绕,活似这里神仙成堆、那边诸佛相会,无奈之下只好窗户全开,八个大窗向外突突的冒着白烟,若不是见惯了此情此景听怕早有人拎了水桶来救火了。

“鉴于水泥已经研制成功,我们各个工程都要加快。钱庄改制要加快,绣月你的宣传要配合,刘文采招股办银行的事就看你的了。婧雯住宅区、商业区、开发区的建设还要加快,咱们自己的工业区更加马虎不得。至于水泥厂,污染太大,还是到江对岸去。不过那个可是下金蛋的鸡。徐烈钧、黄固、你们两个给我派人看好了,安全要保证。呃!还有……”

岳效飞一激动就显的有点乱,好在他的各项计划实际都是王婧雯来替他主持实施的。在坐的人也都清楚他这为人城主的职责最多会履行十分钟就会想法闪人。诸事全扔给娘子处理,好在王婧雯的本事够大,清晰的头脑还能把岳效飞这缠在一起交侍的事给理个清楚,不然这神州城还不定乱成什么模样呢!

“笃笃”敲门声响起,门口卫兵跑进来报告说:“城主,文昌明有急事求见。”

“呃,有急事!诸位,下面交由王婧雯主持,大家好好加快进度,我先走了。”岳效飞冲大家稍一点头,按照惯例把晨会扔给了王婧雯,自己飞快的闪身走人!

“不错,干的好。”一离了人们的视线,岳效飞就夸文昌明。

文昌明不等他夸完忙着解释:“城主你先别夸,是真有事!昨天来的那个王夫人家里的黑大汉又带了一个人来,说是有要事求见,请城主务必一见。”

“啊!真有事!”正打算溜回去睡个回笼觉的岳效飞翻翻眼睛,张着大嘴感到郁闷至极。“这个王德仁真是的,一大清早……”嘴里埋怨着向客厅走去。

“王大哥,你好啊!一大早就来看小弟了,真是让小弟受宠若惊啊!”岳效飞一进门就显露出夸张的热情,而且嘴里把“一大早”三个字咬得那个叫重。

王德仁感到不好意思表情古怪的搔了搔头,他是一大早上完操就跑来了“受人所托忠人之事么”。施琅听出来岳效飞话中带刺,以他的暴烈脾气真想一走了之。“听说过你历害,可就凭你这个德性也能成得了大事?说死我也不信”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肩负的千钧重担正是需要自己多多冷静,当下收拾了心情显出一付极为恭谨的模样。

随即心里又道:“我这一走不变得和你一样,也是个难成大器之人。”想到这儿,施琅心头算是平静了许多。悄悄抬眼见岳效飞正好奇的打量他!顾不得许多,几步跨到岳效飞面前,排金山,倒玉柱纳头便拜,口中大声道:“岳城主威名远扬,施琅今日特来相投,一时情急之下疏忽了礼数,还望城主多多见谅。

“啊!你就是施琅?!久仰、久仰。”可不是久仰么,又一个《鹿鼎记》中的“熟人”。仔细看过去,施琅生的颇似北方人,虎额燕颌,豹头环眼长相颇为威猛。

岳效飞伸手去搀扶施琅,可人家施琅是身怀武艺之人,说不起来就不起来,硬是行了三拜九叩的大礼。

他这一闹,可把岳效飞给弄了个大红脸。想人家架空的主角都是求才若渴,遇贤争趋的高人名士,而自己怎么是这付德性。摇摇头,努力丢掉胡思乱想又有些感叹“施琅这个人也算这个时代里最不得志的一个人,投黄道周不得重用,投郑成功立下汗马功劳最后被杀了满门大小,最后再投清廷才算报得大仇但却落下个汉奸罪名,一生也算是坎坷至极了!其实一个男人一家大小让人杀的净了不报此仇才真是枉为男子了。”

说起来大家都是看重集体,看中整个民族利益才会唾他为汉奸,可是集体是由个人组合的,如果个人利益得不到保证,这个集体的价值也是有限的很了,我们国家从古到今从来没有正视过个人的利益,这个大约是中华民族的所谓传统文化与之西方文化的根本区别之处罢。那么在网络时代里,我们该如何呢?

岳效飞虽然心中感叹,不过手上却是不慢,忙伸手将他扶起,拱手道:“施将军,不必不必。施将军大名在下早已如雷贯耳,你能来我已是欢喜不尽。不过有一点要说明白,你不是来投我的,你是投入神州城,虽然我是城主,不过相信你很快会看到区别在哪儿。“

施琅就着岳效飞的搀扶站了起来心想:“就看你授我个什么官职了,别枉了我这一拜就是了,再者这神州城不就是你岳某人,你岳某人不就是神州城么!这个还有区别?”

“施将军,你来的正好。我们神州城正要组建一支海军陆战队。”

海军陆战队中原来打算把徐烈钧搞过来为正,王德仁为副,但使岳效飞为难的是只黄固一个负责整个陆军,显的指挥力量稍显单薄。而且徐烈钧、王德仁虽然是两个人,但他们的实战经验比之黄固又相差较多,又是陆兵出身恐怕对着海军陆战队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来了施琅岂不正好,把他和徐烈钧扭在一起,王德仁么跟着黄固当陆军算了。

岳效飞想到这儿接着说:“这样,刚刚好,回头咱们沙盘演习,大家在沙盘上打上一仗,胜的人就是正职,得仁大哥也有你,回头你和黄固搭伙,这边陆战队就由徐烈钧和施将军搭伙,怎么样,二位意下如何?”

“多谢城主知遇之恩。”施琅再次跪下行礼。

王德仁、岳效飞二人对视一眼都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意思是说:“没办法,慢慢改罢!”送走了两人,岳效飞抬头看看表,快十点了,“得赶快了,那小子还急着看他的新军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