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六章 激战黄河岸(下)

丁老大 收藏 31 159
导读:机枪响了 正文 第六章 激战黄河岸(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原来,冯玉祥奉命北上主持华北战事,宋哲元等华北部队过去都是冯玉祥的部下,按说应该指挥起来得心应手。当年蒋冯阎大战时,冯玉祥指挥他的几十万军队,差点就打下了江山。

谁知冯玉祥精神抖擞,满怀信心赶赴华北时,已升为第一集团军总司令的宋哲元躲到泰山休养去了。第一集团军代理司令冯治安和属下军长、师长们也都尽量避而不见。冯玉祥不能有效组织、统帅部队,造成战区战线溃退,不但战局被动,冯玉祥的处境也很被动。蒋介石命令山东的韩复榘拨两个师给冯玉祥指挥。韩复榘表面上服从命令,却一再拖延时间,不肯拨出队伍。后来迫于恶化了的北方形势,才勉强派曹福林的第二十九师,展书堂的第八十一师给冯,但这两个师也跟宋哲元的第一集团军一样,冯玉祥根本就指挥不动,事事都得听韩复榘的。

由于华北各部队贻误战机,日军乘机沿津浦路南犯。冯玉祥只得请求他的老部下韩复榘将拨出的那两个师开到德州一带待命,支撑已经垮掉的前方阵线。但韩复榘不肯支援。冯玉祥气得破口大骂,韩仍置之不理。冯玉祥没有办法,只得电告蒋介石,蒋介石电令韩复榘移师增援。韩复榘仍置若罔闻。冯玉祥只得退守德州。

谁知韩复榘此时却下令保境安民,不准败退下来的华北军进入山东地盘,致使冯玉祥陷入绝境。

这时,蒋介石电令冯玉祥和韩复榘趁日军在德州立足未稳,而主力又集中在山西的时候,协同反攻德州,并进击沧州,以牵制西线之敌。

冯王祥率领曹福林等部队自徒骇河一线向北反击,二十一日攻取德州、桑园,并一路挥师北进,直指沧州、马厂。正当第二十九、第八十一师乘胜追击日军之际,韩复榘突然打电话给展书堂,让立即率军回撤,并限令在十小时内撤退到禹县。

韩复榘釜底抽薪,造成冯玉祥的反攻全线溃退。日军得此良机,绝处逢生,又分路压迫过来。冯玉祥遂由胜转败。

冯玉祥坐飞机到武汉,气急败坏的找到蒋介石,汇报了战事情况。

蒋介石听完,坐在沙发里,脸色铁青地发愣。

冯玉祥说:反对我个人是小事,但这样随随便便,不服从军令,今后这抗战还怎么抗!

蒋介石没吭声。

冯老将军只得摇摇头,长吁口气,出门去了。

蒋介石的内心翻江倒海般动荡,他深感全国数百万人的杂七杂八军队太复杂,早在一九三五年春,他就在武昌行营专门设立陆军整理处,由驻赣绥靖预备军总司令陈诚兼任处长,全权负责陆军整编事宜。计划将全国中央和地方军,分期分批进行统编统训,精简整顿。但是,由于整军直接涉及各地方军阀利益,遭到抵制。几年过去了,陆军的整编仍然停留在口头上。后来。“七.七”事变突然爆发,整军也就停了下来,由中央给各地杂牌军一个统一的番号,令其开赴前线作战,就算是全国的军队统一了。

四川的军队当时有十万多。“七.七”事变后,蒋介石将其宣布为第七战区部队,由川军首领刘湘上将率领开赴前线。这支庞大的部队抗战热情极高,但装备实在太差劲,有的部队的训练距实战差距太大。因此,统帅部不得不将其整军整师地分别调到其他战区,与友军配合作战。一些将领认为这是分化瓦解川军,引起刘湘等人的不满,以致造成个别原本抗日的将领为了私利而暗中串通,置当时的抗日大局于不顾,图谋反蒋。

蒋介石在屋子里踱步,眉字间暗藏可怕的杀机,心里发狠道:此一问题,如不尽早根除,在日军机械化部队疯狂冲击下,中国军队又将溃不成军,中国也就必败无疑了。但是,蒋介石还没有真正下收拾韩复榘的决心

紧接着,韩复榘率十几万大军不战而逃,几天之内,战略要地山东大半沦入敌手,山东门户洞开,致使第五战区侧翼受到鬼子的威胁。

蒋介石得到这个报告,这才拍了桌子,骂声,娘西皮!马上召集何应钦、白崇禧、陈诚等人商议,蒋介石用简洁的语言,操着难听的浙江腔,分析了全国军队的混乱状况,力主严惩韩复榘,杀鸡给猴看,以便能赶快镇住这混乱溃败局面、扎稳全军阵脚。

幕僚们完全支持老蒋的意见。经过一番密谋策划,以举行北方抗日将领会议之名,将韩复榘诱捕,押解至汉口。

一月二十四日夜,韩复榘被判死刑后枪毙。

一月二十五日,中央通讯社发表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高等军法会审判决书,通电全国。

其实,韩复榘当初还是抗日的,就是因为不满蒋介石没有任命他为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才瞎胡闹,把脑袋丢了。

韩复榘曾是冯玉祥手下的十三太保之一。 作战勇猛,被誉为“飞将军”。冯玉祥举兵反蒋时。韩复榘拉石友三拥蒋倒冯。得到蒋介石信任重用。

韩复榘三五年任山东省主席。对日本人毫不客气。

日本人想在胶济路侧开采矿藏。要他签字。韩复榘一想,这他妈的是出卖主权,坚决不干。日本驻济南领事馆武官花谷,以请客设宴为名,安排美人计,诱韩上钩。韩复榘心知肚明,却欣然赴宴,被几个日本娘们陪着,喝酒调情,花谷见时机成熟,拿出合同要韩签字。正在此时,韩的一位部下冲了进来,大叫韩主席快回府,南京来了十万火急的电报。然后架着假装醉酒的韩复榘就跑。韩复榘常常得意地对省府的厅长们说:“对小日本不要软。”

韩复榘任山东省主席不几个月,就有日本人邀请他参加冀察鲁自治活动;并先后四次劝他与蒋介石公开分手,韩复榘认为,投靠日本人当儿皇帝,既没有他当土皇帝自在,而且当了汉奸要遭国人唾骂。所以坚决不干。

有一次,花谷设鸿门宴,韩复榘照常赴宴,花谷提出让韩复榘出任华北自治政府首脑。韩复榘大怒,把酒杯一摔,破口大骂道,什么自治,这是他娘的强奸!明话讲了吧,让老子当汉奸,没门!

花谷惊得目瞪口呆。

韩复榘把大手一划,对卫队命令道:走!

领事馆的人挡住去路。

韩复榘两手又腰,冷笑道,这里是山东地盘,不是华北,也不是满洲,本主席手里有权有枪,谁要惹得老子上了火,老子可不客气!

花谷恼羞成怒,气得脸色铁青,正待发作,突然,一个门卫跑进来报告,中国炮队把领事馆包围了,就要朝里边打炮啦!

花谷吃了一惊。赶紧跑到楼上一看,好家伙!只见领事馆院外的马路上架着一杆杆大炮,一个个黑洞洞的炮口正对着里边,炮队那边,尖啸的哨子声,铿锵的金属碰击声,震得人心发怵。

花谷没想到这个土皇帝如此野蛮无礼,虽然气得冒火,却点头哈腰向韩复榘赔礼道歉。韩复榘拂袖而去。

韩复榘被杀的原因就是为了官小。要说韩复榘也是罪有应得,作为有守土之责的一方大员,置民族利益与不顾,而为争一个战区长官贻误战机,又率十几万大军不战而逃,够杀头的罪了。


就在这时候黄河大坝炸开了,七十四军在大坝炸开前接到命令,南下急救南京,七十四军刚离开,汹涌的黄河水就淹了河南几十个县,虽然暂时挡住了日本鬼子,几十万灾民却遭了殃,死的不少,活着的大多沿着铁路线到了陕西,也有到湖北江西等地的。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