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王朝 第一卷 开皇风云 第五章 夜 渡(1)

点灯子 收藏 1 37
导读:大隋王朝 第一卷 开皇风云 第五章 夜 渡(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4/


大隋开皇九年正月初一,即南朝陈祯明三年的凌晨,长江两岸遭到了一场大雾的突然袭击,瞬间即化作一片混沌世界。这雾与常雾不同,并非渐起,而是骤落。其势上接高天,下垂厚地,渺乎苍茫,浩乎无际,无限山川,尽收其中。自江的南岸向北遥望出去,似乎那边的雾气更为厚重,直是雾裹山,山连雾,山雾溟溟;雾垂江,江连雾,江雾漠漠。

迎着草木被雾水蒸腾所散发出来的熏鼻酸气和刺骨阴寒,守卫采石矶的陈军的士兵们一边裹紧身上的棉衣,一边小声咒骂着这个鬼天气。白天还艳阳高照,宛如十月阳春,想不到转眼间就变成了冰窟。然而,最令他沮丧的事情的还不是眼前的寒冷。

采石矶虽然密迩京畿,却因其号称金陵钥匙而变成了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尤其是陈在宣帝末年丧失了淮南土地后,这里几乎就变成了防御北方帝国侵攻的最前沿。除了渡口处那简陋的戍卫军营地和营地中间高大的敌楼之外,就是荒凉的山野与连绵的树木。夏秋两季,它们总算还有令人可喜的苍翠颜色,然则一旦入冬,则万木萧然,鱼龙潜踪,偶有数声鸟鸣猿啼远近回荡,愈发显得凄厉哀绝。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因南北交恶,举国戒严,即使是偶尔由此渡江交易的贩夫商客也彻底断绝了行迹。这种情况对徐子建来说,绝不是一个好消息,形同断绝了他的全部财路。

过去,虽然南北双方也时常有所冲突,名义上也是敌国的关系,可还是有敢于冒险的商人来往其间,往往一次买卖就能获取巨大的利润。而采石矶就是这些人的必经之地。于是,徐子建便趁机私设关卡,独占了一份丰厚的税收利益。在他的最初的计划之中,只要再捞个一年半载,就立刻辞去军职,回老家去享受富家翁的人生。可惜,天不从人愿,进入开皇八年后,北方大军南下的消息如北风般一阵紧似一阵,彻底打乱了他的步调。

“可恶的家伙,哪怕再给我一年时间也好啊!”

“前方江面发现船影!”

从敌楼之上,监视北岸的士兵忽然发出的狂叫,这才截断了徐子建的抱怨。直觉告诉他,这应该不是睡眼朦胧所造成的失误,象这样的雾天,正是敌军展开突袭的绝佳良机。从军报可知,对岸的隋军有着空前庞大的阵容和渡江攻击的决心。而进来散布于江南的传言又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形势正在朝着对陈不利的情况发展着。在这些传言,最能打动人心的就是二百年前有神仙之称的术士郭璞的预言:“江东分王三百年,复与中国合。”在郭璞生活的年代,中国的南北分裂已经持续了一百年。这样算起来,任何人都难免会认为,实现这个预言的日子已近在眼前。既然神仙都这样说,那么必然是在代替苍天下达命令。天命已经不在陈这一方,凡人又有什么能力来对抗呢?

徐子建的头脑中飞快地旋转着这一连串的念头,一路疾奔上敌楼。因着士兵的手指北望江面,果然在重重雾霭之中看到了数点白色的帆影。

长江在这一带的幅宽已超过了四里,即使是晴朗的白天,从敌楼上也几乎见不到对岸。以现在的能见度,看到帆影只能说明这些船几乎已经快要靠岸了。

“这还了得!”徐子建立即派出十几个士兵去岸边侦察敌情,然后喝令其他士兵准备战斗。

“如果敌人的大队发动攻击,就立刻点起狼烟!”他大声向敌楼上的士兵下达了命令,然后就在士兵们奇怪的眼神注视之下飞快地跑回自己的房间里。身为卫戍部队主官的他,之所以在这紧要关头离开前线的岗位,无非是为了他打算照顾自己那些利用不正当手段获取的财货。在他的考量之中,一旦隋军进攻,他就立刻带着全部赃款从后营门溜之大吉,至于后事那就跟他没有任何瓜葛了。

他打开紧锁的屋门,走进去点燃桌子上的油灯,再打开床头一个铁柜子的锁,小心抚摩着里面的两个布口袋。那种坚硬的感觉所给予他的安心感,是任何事物都无法替代的。透过这种安心的感觉,他甚至可以看到自己那花天酒地的未来。

出了一会神,徐子建这才拎起布袋,打算现在就赶到马厩去。在那里,他早已为自己备好了一匹快马。就在他刚刚转过身来的时候,门外却突然有人跑进来,险些和他撞在一起。

“大人,江面上来的不是隋军,是商船。”

“什么?”徐子建一怔,随即想到手中的布袋,立刻飞起一脚,将报信的士兵踢得倒飞出房门。

“娘的,谁让你进来的?”

他用怒气冲冲的骂声来遮掩自己意图逃跑的尴尬,只是苦了那个传令兵。

当徐子建再次以主官的身份出现在军营之中的时候,两位身着白衣的男子被直接带到了他的面前。在当时,商人外出的标准服饰就是白衣。

“大人,我们是从西域来中原经商的。”

“兵荒马乱的,经哪门子商?”徐子建盯住对方的眼睛问。他注意到,左边的年轻人蓄着栗色卷发,确实有一张典型的胡人脸庞。右边正在对自己说话的中年人却是个标准的中原人。

“老爷,您说的每错。可是我们既然来了,也不能空手回去啊。是赔是赚,全凭老爷您照应”说着,他已经靠近徐子建的身边,将一个硬硬的小包悄然塞了过来。

徐子建只是用手指微微一触,就已经判断出里面是两颗具备相当尺寸的珍珠。如果变卖成现款的话,至少也有几十两黄金。但他的脸上依旧毫无表情,指着年轻人问道:“他是谁?”

“回老爷话,这位就是我们少东家。西域人,初次来内地,不会说汉语。”

一番查问之下,丝毫看不出破绽。何况珍珠在手,徐子建也就点头放行了。

“大人,现在天这么晚,雾气这么大,我们又带了很多货品,赶夜路不方便啊。”

“你的意思是……”

“如能停船留宿一夜,则感激不尽。”

“这……恐怕……”

徐子建方一迟疑,那个男子又凑了过来,在他耳边小声嘀咕了两句,立刻令他的脸色由阴转晴,口调更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出门在外,也不容易啊!那就先住下吧,不过天一亮就必须立刻开船,不得牵延逗留,更不得登岸!”

“大人放心,小人们是懂规矩的,不会给您老惹麻烦。”

“对了,你们一共有多少船?”

“就十条。”中年人一边说,一边对徐子建使着眼色,“如果大人不放心,不妨登船检看一番。”

“嗯,是该去看看。”徐子建打官腔的同时,早已心领神会。但他也没完全放弃警惕,因此随身携了武器。

“大人,多带几位弟兄去吧。”一个上年纪的伍长提醒道。

“这个……船上有女眷,恐怕不方便吧。”中年商人小声说。

“这件事情由本官亲自处理,你们只管看好大营就是,其他的不必多言!”

徐子建留下冷淡的口调之后,就随着两位商人走出营地,很快就隐身于浓密的雾障背后。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