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王朝 第一卷 开皇风云 第四章 逆 袭(4)

点灯子 收藏 1 12
导读:大隋王朝 第一卷 开皇风云 第四章 逆 袭(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14/


“想不到,事隔十余载,此剑终究又出现了!”

说话之间,萧摩诃握住剑刃的五根手指向内缓缓弯曲起来,待倏然分开之际,一丝鲜血从指缝间滑落,而短剑的锋刃也彻底卷曲起来,变成了一根细细的铁棍。他随手掷还给木兰。木兰没接,任其落在脚边。

“快跑,这里我来抵挡!”杨广催促道。

木兰不动,却说出了令人吃惊的话语:“我也可以杀人了!”

杨广这才注意到,从震惊中复苏后,木兰的眼神和脸色都与过去判若两人。暴雨中那个瑟瑟颤抖的小男孩不见了,代之而出现的是嘴角上那一抹奇异的微笑。

正如萧摩诃以破坏短剑来排除往昔之事的压迫,木兰的心情也在经历了各位事件之后产生了某种惊人的逆转。这种逆转就发生在她失去意识的期间。她如蚕蛹作茧般将自己的意识彻底封闭起来,使别人从表面上看去,以为丧失了魂魄。但,谁能了解她在思维之茧中经历了怎样的天人交战呢?

“子英!不要说傻话!我才不要你变成杀人魔王呢!”

“殿下多虑了。”木兰的口气异常从容,“我才不会变成滥杀无辜的屠夫,但也决不允许有人危害我所守护的人!”

“你……要守护我?!”

看到木兰认真点头的样子,杨广一时间怔住了。他相信木兰不是在开玩笑,但又无法不将其视为玩笑。然而,木兰接下来的行动又再次证明,她是认真的。

“参见陈的骠骑将军。”木兰踏前一步,用自己的身体挡在杨广的身前,向萧摩诃微微躬身,“我名花木立,现任大隋晋王麾下骑兵队副军主,愿以自己的生命保护殿下的安危。”

“你看到那支短剑的命运了吗?”萧摩诃冷声问道。

“看的非常清楚。”

“任何人敢于拦阻我,就是这样的下场!”

“在下的立场已经说明!”木兰的语气微微一顿,“决不容任何伤害加诸晋王之身,因为他是我必须守护的人!”

萧摩诃忽然大笑起来:“很好!这才是玉璧勇者的子嗣!就让我成全你的忠诚之心吧!”

“岂有此理!”杨广抓住木兰的胳膊强行拖往身后,“子英后退,这是本藩的命令!”

“喝!你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

狂烈的吼声从萧摩诃的口中爆出,危险的战锤再度高高举起。肩头被木兰飞剑所伤的地方依然有血沿着盔甲的缝隙流出,他却根本不去留意,仿佛那是别人的血。

血气凭借战锤挂动的罡风向四外扩散出去,弥漫于山崖上的每个角落。杨广和木兰都很清楚,等战锤落下的时候,将会增添更多的血气。他们自己的血!

“殿下!”木兰用力挣扎着,试图拜托杨广的手的钳制,继续冲到最前面。

“子英!不必担心!”杨广用自信的眼神盯住木兰,“他杀不了我!上天会助我一臂之力的!因为他不配杀我!”

“死到临头还在吹牛!看我将你碎尸万段!”萧摩诃的力量随着愤怒而迅速提升着,战锤积畜的力量也在高度的上升而急速飙升!眼看就要接近危险的顶峰,其落下之势必鬼神难当!

“喂!等一等啊!”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同时震荡着三个人的耳鼓,萧摩诃虽然听见了,却根本没有注意到,濒临死亡绝境的杨广和木兰也是一样。

“不要性急啊,我这就到了!”

同样的声音再度响起,但说话的人依旧不曾出现。可是声音是如此清晰,似乎就在附近,终于引起了陈军刺客们的注意。他们向四周搜寻着,却一无所获。

“什么人在装神弄鬼?给老子站出来!”一名刺客忍不住喝骂起来。

“来啦,来啦!现在的人为何都如此性急。”

当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萧摩诃已经完成了全部的动作,灌注着强劲力量的战锤在极点处凝滞了片刻,给人以某种突然膨胀起来的错觉,然后就带着风雷霹雳的声音急速落下。周遭的空气受到摩擦,几乎被瞬间产生的热量所点燃,腾起一团淡淡的菲红色,仿佛正有一团火焰在包围着战锤。这雷火之力,足以令风云变色,鬼神胆寒!就连初升的旭日也在这一刻陡然闭上了眼睛,使得天地倏忽一暗!

“不可以这样!”

在说出这五个字的时间只内,发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以至于当时在场的那些刺客直到很久以后还在怀疑自己的眼睛当时是不是出了问题。这些连锁发生的事件是:

悬崖的边缘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接下来,这个人以超越战锤落下的速度出现在萧摩诃的面前,然后举起手中一根长大的铁棒架住了萧摩诃的战锤!

不错,战锤确实被架住了,而两件武器之间的碰撞居然无声无息!两个人就象两尊雕像般骤然凝固,许久都没一丝动静。

不仅是他们没有动,包括杨广、木兰以及众刺客在那一时刻内都象中了定身法似的,失去了一切的语言和行动能力。如果此时有不知情的人走过,一定会产生这样的疑惑:山崖上怎么一下子出现了这许多雕像呢?

号称无敌的萧摩诃居然攻击无效,这是跟从追随他的人所不曾见过的奇景,而且一天之内连续发生了两次,使得许多人不得不怀疑自己身在梦中。因此情绪所控制,也就难怪他们如痴如醉,动弹不得了。

沉默延续了许久,随着死斗的两人缓缓向后退开,众人的石化才宣告解除。也直到此刻,大家才真正看清了这个闯入者的真实面貌,却又因此而再度发生了惊叹。

“这个……这个简直就是骠骑大人的翻版啊!”

诚然,来人除了三十多岁的年龄差距之外,无论身高、体貌都与萧摩诃几乎一般无二,宛然就是其人在这个世界上的另外一个镜象。

“天啊,这是个怪物……”刺客之中的一人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旋即又发觉失言了,连忙闭嘴。他的本意是感叹对方与萧摩诃居然生得如此相象,但乍听上去,形同在骂自己的上官。由于过于模棱,解释起来也很难。

“俺不是怪物,我姓麦,名字叫做——”那人晃了晃手中的铁棍,“名叫铁杖!”

“就是这根铁杖吗?”萧摩诃沉声问,脸色异常难看。肩头的伤口因遭到强烈的震荡,流出的更多。

“呵呵,你真聪明,比俺家大黄还聪明。”麦铁杖的笑声之中透着憨厚。

萧摩诃暗想,这个人看上去似乎有点缺心眼,但适才交手的情况又告诉他,此人绝非易与之辈,或许是在装模作样也未可知。至于那个“大黄”是什么,他并不关心。

“请问,你有什么事?”

“俺来找大黄。”

“什么大黄?”

“你这笨蛋,连我家的大黄都不知道!”麦铁杖气冲冲地说道,仿佛谁都应该知道大黄是什么。

“大黄是你家的耕牛吗?”杨广突然问道。

“原来你认识大黄啊,真聪明!”麦铁杖大喜,立刻转身跑到杨广面前追问道,“你看见我家大黄了吗?”

“原来这小子是在绕弯骂我蠢笨如牛!”萧摩诃心中怒意大盛。他彻底认定此人是杨广的手下,现在装疯卖傻,全然无视自己的存在。

“朋友你是在消遣老夫吗?”

“消遣?俺哪里有时间消遣!”麦铁杖回过头来认真的说道,“俺家没了牛就不能耕地,俺和俺娘都会饿死!人命关天,这可马虎不得。”

萧摩诃看麦铁杖一脸严肃,说起话来全然是天经地义的样子,暗想此人如果是在做戏,也确实是一流的演技。

“小白脸,你快告诉我,大黄到哪儿去了?”麦铁杖又追问起来。

“你的大黄已经回不来啦。”

“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啦。因为我是亲眼看着他们把你的大黄吃掉啦!”

看着杨广煞有介事地编瞎话,木兰心中只觉好笑。不过,她也能了解杨广是故意激发此人的敌忾之心,借用他的武力挽救眼前的危局。事到如今,如不能行仙使诈,确实难安然过关。

“我的大黄啊……”这个麦铁杖居然大叫一声,借着就痛哭起来。

“大黄死的好惨啊……”杨广继续火上浇油,“被他们活剥了皮,剔出骨头,切成大块,放在火上烤熟,然后就……”

“不要再说啦!”麦铁杖丢了铁杖,双手掩住耳朵一阵大叫,然后就象个孩子似的一边哭,一边跳,闹了一阵才趋于平静。

“麦兄。”杨广趁机又道,“你说偷吃你家耕牛的人可恨不可恨。”

麦铁杖用力点头,还不时狠狠地瞪着萧摩诃。此时,萧摩诃也在向部下询问,这才得知他们之中有人昨天真的抢了山下一家农户的牛。可当时这家里只有一个老妇人,并未见过这样一条大汉。

他抬头看了看天空的太阳,暗想时间已经不早了,多拖延一刻就多一分危险,万一隋军大队赶来,就要前功尽弃。同时,他也确认这个麦铁杖确与杨广无关,于是大声说道:“麦朋友!我的部下吃了你家的牛,真是万分过意不去。”

说着,他解下腰间的一条金带,随手一掷就丢到了麦铁杖的面前。

“这个是纯金的,应该足够赔偿你的损失了。”

这是当初陈叔宝为酬谢他平叛护驾而颁赐下来的宝物之一,论价值就是换一百头耕牛也是绰绰有余。他想,这个村汉看到后势必手舞足蹈,满意而去。谁知,麦铁杖却看也不看,继续嚎啕大哭。

“我不要金子,我要我家的大黄!”

“对!大黄和你情同手足,多少金子也买不回来。快去打死这些吃掉大黄的恶贼,替大黄的冤魂报仇雪恨!”

“报仇?打死他们?”听到这样的话,麦铁杖顿时收住了哭声,瞪大了眼睛问杨广。

“是啊!让他们替大黄偿命!”杨广鼓动着。

“这……俺娘说,打人和杀人的都是坏人。他们吃大黄是坏人,俺要再打死他们不就也变成坏人了吗?俺不做坏人。”

这真是一个足以令人绝倒的理由。杨广的脸色变得极其古怪,嘴唇紧紧闭住,生怕不小心就笑出声来。再看对面的刺客们,几乎人人都笑弯了腰,即使是萧摩诃,也有些忍俊不住的样子。

只有木兰没笑,反而为麦铁杖的纯朴所感动。这是一种久违的情感,自从离开家乡的小山村后就再也不曾遇到。在自己的家乡,有很多这样的普通农夫,头脑简单但性情仁孝。一瞬间,木兰几乎就要将麦铁杖当作自己邻居家的大哥哥。

“铁杖大哥,你说的对。”木兰走上一步,拉住被笑声搞得有些懵懂的麦铁杖的手。他的手很大,几乎超过了木兰的两只手。

“随便杀人是不对的。”木兰说,“我这有一锭银子,拿去再买一头和大黄一样的牛。”

“俺不要。俺娘说……”

“可是没了牛,你就不能耕地,你娘就会饿死。”

“这……”麦铁杖迟疑起来。

“拿上银子回家去吧,远离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恩怨仇杀,幸福地过一辈子。”

“那你也跟俺走吧。银子算俺借的,早晚挣了钱再还你!”麦铁杖忽然拉住木兰的手说。

“我不能去。”木兰摇头,但没挣扎。她知道凭自己的力气做任何事情都是徒劳。

“为啥?”

“因为我要守护一个人,他对我的意义就象大黄和你。”说到这里,木兰看了杨广一眼,见他正在苦笑。知道是因自己把他与牛相提并论的结果。

“是这个小白脸吗?”

木兰向麦铁杖点头。

“那就带着他一起去我家。”

木兰点头。她要的就是这句话。

“你走可以!他们不能走!”萧摩诃喝道,手中战锤一挥,示意刺客们准备包围三个人。现在,他已顾不得什么勇者的面子,决心等自己与麦铁杖缠斗的时候,就让部下全力攻击杨广和木兰。

“他们要杀过来了!”木兰叫道。

“放心,俺这就带你们走!”

一个“走”字刚刚出口,麦铁杖就把手中的铁杖猛力掷向山崖,空出的双手左右一探,分别抓住木兰和杨广的后心,飞身向山崖的边缘之外跳了出去!

这样的出走方式是木兰所不曾料到的。她只觉强劲的风力扑面而来,猝不及防地倒灌入自己的口鼻之中。头脑中一片空白,呼息几乎完全停顿了。身子忽而轻飘飘地,忽而又沉甸甸地,眼前的景物一片模糊,只觉一切都在飞速地向上提升着。

这种感觉维持了不久后,她就失去了知觉……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