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第六章 一场言而有信的比试(一)

晓龙君 收藏 9 23
导读:挺进大洋 之 王牌飞行员 天下虽安,忘战必危 第六章 一场言而有信的比试(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893/


试飞院,高鹏与陈成依依向大家道别。歼十的试飞结束了,院长实现了他的许诺。众人依依不舍地把他俩送到院门外,在大伙眼中,俩人都有着年轻人充沛的激情,有着共和国军人应有危机感、使命感,以及对于敌情的警惕感,他们理所当然地回到海军航空兵,回到更需要他们的地方。


高鹏知道,今天的离去,眼前的一切便将成为记忆。此刻,几年的时光历历在目,欢笑也好,苦泪也罢,好像都是那么短暂,就像黑夜里稍纵即逝的流星,就是那么一眨眼的功夫。虽然很伤感,但高鹏也清楚,这里实现不了自已的梦想,要想当英雄,就一定要回到“海航”!


这时,一名女护士跑了来,把一个礼盒塞到陈成的手里,声音甜甜的:“送给你的。”说完,便像含羞草一般转身跑了。


“谢谢。”陈成脸泛红光,目光茫然,有些不好意思。


“哦?这可别让杨雪知道哦!”高鹏面带坏笑。


“杨雪知道也没什么,我都不认识她。”陈成身正不怕影子歪。


“嘿嘿……”高鹏仍是一脸坏笑。


时间到了,高鹏和陈成上车,后视镜里众人在不停地挥手,直至消失在地平线上。陈成打开礼盒,发现里面竟是一个杯子,莫名自语:“送我杯子干吗?”


“这可有讲究,叫:送你一辈(杯)子!”高鹏点出其中奥妙。


陈成愣了一下,轻轻地苦苦地一笑,竟然会有人暗恋着自已,可惜自已的心早已属于杨雪。


俩人回到了汪伟生前部队,海军航空兵第二师。刚步入大门,一辆辆军车便呼啸驶过,顿生一种战争的紧迫感。高鹏问来接自已的段宇和赵辉。段宇说:哎呀,你们是赶上啦。这一段的新闻你们都看了,宝岛那边闹得挺厉害,天天喊着去中国化。前几天,M国国会又通过了“宝岛军售”,其中包括8艘柴电潜艇和4艘“基德”舰。所以,中央军委也针锋相对,准备了一场专门打击宝岛独立势力的大规模海、陆、空三军联合作战军事演习!


高鹏与陈成对视一下,看来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刚来部队就可以大显身手啦,心中暗乐上了段宇的车。


车子沿营区主干道驶向宿舍区,段宇和赵辉很热情,不停向他俩介绍师里的情况,还不忘打听歼十。段宇的声音很洪亮,就像一把重锤,轻而易举地敲碎了心里面那脆薄的拘谨外壳。赵辉同样是身材英武,宽厚的肩膀与结实的肌肉,却勾勒出完全不同的气质。


高鹏和陈成一边听着,一边向眼前这个陌生的环境左右环望。二师的环境很不错,主干道两旁宽阔的绿化带,十几个品种的绿色植物层次分明;中心转盘是一座大型喷泉,几头活泼可爱的海豚在喷泉的水柱下活灵活现;再往前便看到一个个幽雅的小花园,错落有致地分布在红白相间的楼房前后……陈成不禁小声感叹:“真是远看是绿洲,近看是花园啊!”


“桂林山水甲天下,不如军营美如画啊。”高鹏也是暗自称道。忽然,车子驶过德育墙,旁边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那是汪伟的塑像,回头仔细瞧,车子转弯看不见了。心里又一下不舒服起来,几次张口想问汪伟的事情,却又被段宇和赵辉有意无意的差开,直到车子在红顶白墙的飞行员宿舍楼前停下。


安排好了住处,段宇有飞行任务先走了。终于有了说话的机会,高鹏迫不急待地的问起了“撞机事件”。赵辉洋溢热情的脸上一下沉寂了,低了一下头收起了笑,再抬头时脸上添了一些遗憾和无奈。仨人在营区里转了转来到了后湖旁,赵辉讲起了整个事件过程……


高鹏越听越投入,咽了一口唾沫,觉得嗓子灼烧般地疼痛。动情处,陈成的眼睛也忽地就濡湿了,千百句话堵在胸口。可当听赵辉讲到“雷明下达不许攻击命令”的时候,高鹏忍不住大叫了出来:“雷明?雷明?!他凭什么不准攻击?为什么不准攻击?”这一下倒把赵辉问住了,愣了片刻,方才回答:“他是参谋长,可能为了顾全大局吧。”高鹏与陈成对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吃过午饭,两人见到这个下达不许攻击命令的参谋长。中等个头,一张和蔼的脸,嘴边似有似无带着笑,说话慢悠悠挺温和,看起来哪都好,就是没有强悍的气势,怪不得不敢下攻击命令,这个第一感觉让高鹏觉不出是好是坏。


雷明拿来了他俩的训练计划和近期安排,高鹏和陈成一看日程表,问题一下就来了:“怎么都是模拟器训练和力量训练?”


雷明一笑,拍了拍他俩的肩膀,“别急啊,先适应适应。以后,有你们飞的。有什么事情,直接找你们的队长段宇和赵辉就可以了,找我也行。”说完,又拍拍他们的肩膀走了。


“走吧,去模拟室报到去吧。”陈成没在意,高鹏却隐隐地感觉好象看不起他俩,别扭。


下午的模拟训练,见到陌生又似曾相识的模拟座舱。俩人不约而同地想起自已在飞行学院练模拟器时,座舱里的仪表、电门、操纵开关和手柄还没认全,就天天吵着要上真飞机,可教练真带自已上了飞机,地面学得一下什么都忘了,有眼看不见天地线,有耳听不见无线电,手脚发紧身冒汗,准备的东西都忘完。杆握的紧,舵蹬的紧;听不清无线电;埋头座舱不敢往外看;飞机往左转,身体往右靠,洋相尽出。


模拟器训练是真飞前最好的、也是必不可少的训练。可是,对于早已是轻车熟路的两人来讲,应对得太轻松,完全当成了游戏,只不过这个游戏越玩越没有兴趣。


一转眼,几天过去了,本来就平淡无奇的模拟器变得更加索然无味。一声声单调平淡的节奏,早已不是刚来时的兴奋旋律……忽听,跑道方向轰鸣又起,心不在焉的高鹏抬头张望,只见窗外战鹰腾空盘旋然后飞出视野……忽生一种感觉,好像自已成了考试不及格的学生,要留在教室里补习功课。


“咱们是不是该找雷明谈谈。在地上练,对咱俩来说,纯粹是浪费时间啊!”高鹏面对屏幕里失真的天空和陆地,厌烦的情绪像飓风席卷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练吧,人家既然这么安排了,你就练呗。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陈成还是一贯地顺从随和,一拉杆,模拟器上,歼七再一次滑跑起飞,只是这个如常的动作却带出了一点失落和寂寞的味道。


又一个下午过去,数不清看了多少架次的起降。离开模拟机房时,远处,又一阵轰鸣传来,把渴望飞翔的心再次颠覆。


“你俩怎么还没上天呢?”段宇带着他的弟子们巡航归来,与高鹏和陈成碰了正对面,令俩人无从回答。


“从航校毕业的学员,也只不过有两天的模拟器适应。你们可还是歼十的首席试飞员呢!”段宇一边说,身后的几名年轻飞行员一边笑。笑得高鹏来火,雷明把他俩当什么了?堂堂首席飞行员还不如刚从航校毕业的学员?刚想发作却被陈成拦下了,笑着脸说:“就是,我们也觉得这么练是浪费时间。要不,段队长帮我们跟上面说一声,让我们早点上天啊,心里痒得都生毛了啊!”


“行,回头我跟雷参谋长说一声。不过,到时候你俩可要争气啊!”段宇豪爽地揽了下来。


陈成瞧了一眼高鹏,意思说:有希望了。可高鹏的眉头却没松开,还是觉得别扭,好象我们能力不行要走后门,不踏实,也没说话。


夜色笼罩营区,宿舍楼里分分亮起了灯光。书桌前,高鹏托着腮帮子,为怎么给母亲写信而烦愁。好不容易调回了海航,谁想却是这么不如意,好像越是想伸手触及天空,就越是感觉到手中的空虚……这信怎么写啊?总不能告诉母亲,从试飞院回到海军航空兵,是我做的一个错误的决定吧?正为难呢,忽听,屋外传来一口地道的东北腔:“咋,看不起人啊?靠运气算啥英雄?要比试,那就光明正大的大干一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是岳征,住在隔壁的东北汉子!


这时,刚才出去串门的陈成把头探了进来,“喂,他们在说演习的事?过去听听。”


“走!”放下笔,高鹏跟了出去。


隔壁房间,赵辉带来了师里对此次演习的任务分配,说岳征所在的中队抽到了“上上签”,对手是比较弱的空军某师,这才引发了岳征的血性与直率:“打败所有强手,把他们踩在脚下,然后昂起头,大吼一声:老子天下第一!那才够威风!现在算什么呀?酸不溜秋的,没劲!”


“任务轻松还不好?”陈成插话了。


“好什么?赢了,胜之不武,被人戳后脊梁骨;输了,那就丢人丢到家了!现在当官的一到演习就知道成绩,不看质量,不像男人!要真是男人,就该雄纠纠,气昂昂,横扫群雄,跨过鸭绿江,而决不是私底下算计,撇开虎狼后独对羔羊的窃笑!”岳征的耿直豪爽,自成一种气势。对此,高鹏颇为欣赏,不禁打量了一眼他,充满生机的脸庞,棱角分明,红色的背心把坚实的臂膀裸露在外,勾勒出富有弹性与力感的线条。下意识的一抬头,看到了墙上挂着的吉它,没想到粗犷豪放的黑山白水,也有拨动琴弦的灵活与细腻,有机会一定听听。


“对了,我们分在了哪组,参加什么任务啊?”陈成提到了关键。


“你们刚来的,演习哪有你们的事啊?!”岳征从不拐弯抹角的话,完全不顾对方的痛处。害得赵辉忙打圆场:“你俩可幸福啦,雷参谋长特意照顾你俩,不参加这次演习。好好休息吧。”


“什么?”高鹏火了,好不容易从试飞院调回来,凭什么不让参加演习?不让参加演习,我们来这里干吗?还不如回试飞院呢!陈成也皱起了眉:“怎么又是雷明啊?!”后半句没说,但大家都听得出来:怎么老跟我们过不去啊?


此刻,雷明正在召开飞行员会议。由于A50预警机要参加演习,俄国专家团要在演习前来二师参观指导。为此,师里特委派雷明来按排俄国专家团来访期间飞行员的各项事宜。


会开了没多久,雷明刚讲到布置会场的安排,会议室的门就听“砰!”地一声开了。


高鹏立在门口,目光咄咄地环视着屋子里所有的人,让他们都能够听见垂在自已身体两边的手握拳发出骨头摩擦的、士可杀不可辱的声音!身后,陈成清秀的脸上也是少有的怒色,强烈的自尊心完全掩盖了等级观念。敢来这里,敢以这样的态度,俩人商量好,大不了再回试飞院,也不在这窝囊死!


本以为回到海航,日盼夜盼的地方,可以大展身手,燃烧青春,放飞梦想,像汪伟那样勇敢地与EP3面对面,骄傲自豪地守卫着祖国美丽的西沙群岛……不止一次赋有诗意的憧憬,心中的梦自由地飞扬,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甚至梦里天真烂漫的畅想,在汗雨飞洒的转寰间,让灵魂释放美丽光华!


就连,来海航二师的路上还在想,他们会怎样接待我们啊?不会搞个欢迎仪式吧?也许,师里领导会热情相迎,飞行员把我们围住对歼十的情况问个不停,各飞行团的团长为邀我们加盟而相争不下,别的师甚至会嫉妒为什么偏偏去二师……谁让我们是歼十的首席试飞员呢!


令高鹏最可恶的是,自已还担心他们会让自已讲话,还问陈成,我该说些什么?现在可倒好,来了两个星期整天泡在模拟机房,把我们当成什么了?下饭小菜?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我们是首席试飞员,可不是刚毕业的飞行学员!别看不起人!陈成也一样,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谁能受这般“奇耻大辱”?!


发红的眼睛直盯盯看着会桌前、那个“下达不许攻击命令”的、又不准他和陈成参加演习的参谋长--雷明。


“谁说我们不行,不信,比试比试!”


空气凝固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