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七篇 上帝之鞭 第十三章 欲擒故纵

yuertou 收藏 27 13
导读:华夏春秋 第十七篇 上帝之鞭 第十三章 欲擒故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这天,李晨曦起了个大早,因为他将要在晚上去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宴会,而这正是这次行动的开始,也是关键,能不能打入敌人内部,获得对方的信任,就要看今天晚上的行动了,所以,他必须事先做好安排。

吃完早餐之后,李晨曦并没有通知另外三人,只是给大使馆的门卫打了声招呼,就开车直奔卡拉干达最豪华的“红场酒店”,他将去会见这次的牵线人,也是才到达卡拉干达,参加一次重要的商业投资谈判的“龙飞集团”的总经理李明翰。

在报出了自己的假名字之后,门外两名虎背熊腰,比李晨曦高出不止两个头的保镖才将他放了进去。一走进这间总统套房,李晨曦笑了起来,以前他在执行别的任务,装扮成富翁的时候,也住过这样的高级房间,知道这个才叫真正的享受。

“李晨曦!?”正在房间中看着一份当地报纸的李明翰抬起了头来,看到李晨曦稍微有点紧张的样子后,“不用担心,这里是绝对安全的,我们的人已经检查过了。而周国辉上将与谈部长都跟我提到过你,很高兴,能够在这个时候见到你!”

握住李明翰的手,李晨曦才放心了点,至少他能够说出周国辉上将来,那他的身份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毕竟能够接触到上将的人并不多。

“坐吧,随便点!”李明翰的话很随和,显然在商场上有名头的人,在社交方面都很厉害吧,“这次是周上将让我来配合你们的工作,有什么需要的话,就直接提出来吧!”

李晨曦一愣,他还一直认为自己是那种很直接很爽快的人,但是没想到,眼前这个本应该更狡猾一点的商人却比自己还要直截了当,心里也不得不感慨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其实李明翰也是有苦自己知。那天周国辉走了之后,他就被黄龙飞狠狠的训斥了一番,作为一名掌管着世界前10强大企业平常业务运行的总经理,竟然在基本原则性的问题上出了错误,如果是换着别人,肯定是不可饶恕的错误。对于这个自己一手养大,已经跟随了自己几十年的手下,黄龙飞并没有过于为难他,只是让他这次做漂亮一点,再不要给自己丢脸,然后就把与国安部特工配合的任务交给了他。

在到周国辉上将那与谈步声就具体的合作事情商量好之后,李明翰连夜赶到了卡拉干达,正好赶上了哈国的外贸盛会。到达卡拉干达后,李明翰就与在这等候他的特工接上了头,而就在休息了一晚之后,见到了李晨曦,这次任务的合作对象。

“相信这次行动的具体情况,你已经有所了解了吧?”李晨曦对于这种直接的人,反而更有戒心,在完全掌握对方的情况之前,他还是得留一手,毕竟,那只是名商人。

“谈部长已经给我介绍了一些!”李明翰发现对方的热情并不高时,心里一想,也就明白了是什么原因,“但是,他也告诉我,现在要视具体情况做出调整,而且由你做出决定,所以现在我们还是再讨论一下吧!”

李晨曦点了点头,虽然心里还有所防备,但是合作是必须的,不然的话,那后面的任务就没办法继续了。

接下来,两人讨论了2个小时,就一些细节问题达成了共识之后,李晨曦才离开了这家富丽堂皇的酒店,在大使馆准备开午饭的时候赶了回去。

“我说,你这一上午跑哪去了?”一看到李晨曦回来,正准备去吃饭的张鹏迎了上来,在四人当中,张鹏是与李晨曦关系最亲密的一个,大概都是很出色的男人吧!

“办了点事,先去吃饭吧!”李晨曦大步的向小食堂走去,他有点后悔开始在酒店的时候没有吃点东西,那里的饭菜肯定好吃多了。

由于大使馆的工作人员都不是很多,而且很多人的家属也一起跟了过来,所以在食堂吃饭的人也不多,李晨曦他们又来得比较早,当他们坐下来的时候,只有几个年轻的秘书坐在一个角落里面嘻嘻哈哈的聊着什么,等着厨师将她们点的菜送过去。

李晨曦选了一个靠边的桌子坐了下来,张鹏去点了几个菜之后,提着2瓶啤酒走了过来,坐到了李晨曦的对面。

直接用嘴咬开了啤酒瓶子盖,张鹏喝了一口之后:“是不是与今天晚上的行动有关?”

李晨曦扫了眼食堂内,周围没有人,而这座大使馆是由国内的专业工程队修建的,反窃听器材也很齐全,应该不会有人监视他们,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喝起了啤酒。

“应该有点眉目了吧?”张鹏似乎很心急,迫切的想知道今天晚上的行动。

“对,等下吃完了我们再上去详细的布置下任务!”李晨曦点了点头,这时候厨师也把两碟两菜端了上来。

两人正准备开始吃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两人。

“我就知道他们在这!”司马亮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事了,几步就走到了桌边坐了下来,“你们两个还真够朋友,来吃饭也不叫上我们,还喝点小酒,生活过得很滋润吧!”

李晨曦尴尬的笑了下,并没有说话,而张鹏也借着去多点两个菜,就跑开了。很快,厨师将他们的菜都送了上来,在那群小秘书的抗议声中,四人快速的吃了起来,即使是特殊身份,他们也觉得不好再去挑衅那几位已经快要吹毛瞪眼的秘书,还是赶紧吃完为妙。


送走李晨曦之后,李明翰并没有闲着,而是让人去把“龙飞集团”哈萨克斯坦分公司总经理夏炎叫了过来,现在他必须为晚上的行动做好自己这边的安排了。

“老夏,随便坐!”李明翰的态度很客气,“小杨,去给我们开瓶酒来,顺便让下面送点点心上来!”

那名被叫到的秘书赶紧出去了,两人寒蝉了一会,服务生就把他们要的一瓶白兰地以及几份精美的点心送了上来。

夏炎可不是一名普通的地区负责人这么简单。当年,黄龙飞开始创业的时候,夏炎是一名政府的公务员,在业务上,为黄龙飞提供了很大的帮助,后来,因为某些不是那么体面的事情,夏炎离开了政府机关,开始下海经商,随即就与黄龙飞合作。再后来,夏炎自己创办的“华夏集团”因为经营不善,面临倒闭的时候,黄龙飞出资收购了“华夏集团”,将其并为了“龙飞集团”的一家子公司,在帮助夏炎解决了麻烦之后,还让他继续担任子公司的总经理。而后,因为某些不那么光彩的事情,夏炎被迫离开了中国,成为了“龙飞集团”海外投资方面的负责人。现在他已经在哈国呆了好几年,而“龙飞集团”能够独占哈国市场,其中就离不开他的功劳,当然,作为一名与黄龙飞关系复杂的老部下,夏炎虽然在个人行为方面存在着一些问题,也受到了很多人的指责,但是其出色的办事能力,受到了黄龙飞的重视,其地位也就与一般的分公司经理不一样了。

支走了秘书之后,李明翰这才端着酒杯,开口了:“老夏,在来之前,黄总已经着重吩咐我,这次还要你多多协助,对哈国的事情,我了解得也不是很多,所以,很多方面还要依仗你了!”

夏炎点了点头,但是并没有马上开口。对面这个年轻的总经理,他也是从小就看着长大的。以前,他还可以以叔叔自居,但是现在却成了别人的下属,这让夏炎的心理有点尴尬,但是这么多年来的坎坷遭遇,夏炎的性格已经内敛了很多,而且他更明白,如果没有黄龙飞的帮助,他已经两次被枪毙,几次被黑社会砍死在街头了,而这名又黄龙飞一手栽培起来的年轻人,代表的并不仅仅是他自己,还是代表着黄龙飞,所以心里那一丝的不舒服,也只能压了下去。

“我明天就把分公司的帐目表,以及最近的所有计划书都送过来……”夏炎并不知道李明翰这次到卡拉干达来的真实目的,还以为他是来查分公司的帐目的呢。

“呵呵,老夏,这个暂时不用急!”李明翰摇着手笑了起来,夏炎的问题他很清楚,帐目上肯定会有点问题,但是这并不是他现在最关心的事情,“这次我并不是代表总公司来查帐的,而是来参加这里的外贸商会,当然,由于人生地不熟,所以还要老夏帮我引引路了!”

一听到暂时不用查帐之后,夏炎终于放松了下来。李明翰这次赶来卡拉干达,只提前一天通知了夏炎。在这之前,夏炎是该地区的最高负责人,而黄龙飞也没有像别的地区分公司一样,派了总公司的会计来负责监视夏炎在帐目上的问题,所以,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约束夏炎。前面以及说过了,夏炎的能力,特别是处理与政府之间关系的能力是很出色的,但是在个人问题上,却存在着一些小毛病,黄龙飞是知道这点的,但是他还能够忍耐,毕竟夏炎为集团做出的贡献,比他私自拿去的要多得多。而李明翰这么快就赶来,根本就没有时间让夏炎去细致的修改帐目表,掩饰自己的那些错误行为,所以他到李明翰这里来,心情是很复杂的,也非常担心,直到这时候,才稍微平静了下来。

“这完全没有问题!”放下心里的包袱之后,夏炎如同变了一个人一样,“我们可以为你举行一次宴会,邀请哈国的重要领导人,以及商界的朋友来参加,以我们现在在哈国的投资数量,以及与他们政府要员的关系,相信大家都会给这个面子的!”

“不,不,不!”李明翰摇手否决了夏炎的计划,“我在这里的时间不会呆多久,就没必要准备这些了。今天晚上哈国总统不是专门要举行一次招待各国投资者的宴会吗?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将去参加,你帮我介绍一下这里的朋友就可以了!”

“这个更没问题了!”夏炎点了点头,“虽然哈国总统事先并不知道你会来,没有发来邀请函,但是我现在马上去处理,他们肯定不会拒绝的!”

“那就好,我也认为他们不会为一张请贴得罪我们吧!”李明翰笑了起来,“但是,我还有几个国内的朋友也到了卡拉干达,他们开始找过我,希望能够认识一下在这里的朋友,这些人的请柬,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有多少人?”夏炎有点为难的样子,这可不是一般的宴会,如果仅仅是哈国的某位部长举办的话,恐怕就算有多少人,都没有问题,但是这次的主办者是哈国的总统,所以在安全方面是非常严格的,一般的人,当然不会被允许参加。

“不多,就三、四个!”李明翰当然明白这点,所以着重强调了一下,“这四人都是我们具体团非常重要的朋友,他们是准备到哈国来投资的,而且手里有大笔的现金,我想哈国的领导也不会拒绝的吧。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要与他们多联系,相信对我们在这里的工作很有帮助!”

“这没问题!”听到只有4个人,夏炎才放下心来,以他们在哈国的投资数量,以及在哈国商业界的地位,多带几个人去,而且这还是潜在的投资客户,那就好办多了。

“这样的话,那就最好!”李明翰站了起来,“现在你先去忙吧,晚上我会带人去参加宴会的!”

夏炎点了点头,这才带着一颗平静下来的心离开了,幸好李明翰没有追查他帐目上的问题,不然的话,恐怕他今后的好日子也不多了。但是夏炎还是知道轻重后果的,如果失去了黄龙飞的庇护,那他即使再有成就,也将走投无路。当然,现在他必须要马上回去把帐目的事情搞好,即使不能够全部瞒过去,那能瞒多少,也就算多少吧!

夏炎的脚刚一出门,李晨曦就把秘书叫了进来:“现在,有件事情你马上去办!”

秘书点了点头,示意他在专心听着。

“你马上让我们带来的那两名会计不要急着查帐目表了!”李明翰更知道事情的轻重,如果失去了夏炎的引路,他们在这将一文不是,“如果已经查出了什么问题来,下给我压着,不要向总公司汇报,等过了这几天,我自会去处理!”

秘书表示明白之后,赶紧出去处理这件事情了。这哪算是什么大事,现在公司的日常事务基本上就是由李明翰一个人在处理,只要不涉及到重大的决策性问题,都不需要请示董事长,也就是黄龙飞了。而查一个分公司帐目,这本身就是总经理职权范围内的事情,李明翰要压下来,当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等到秘书一出去,李明翰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国内的号码,现在他需要将这边的情况给黄龙飞做一个简单的汇报了。


夜幕刚刚降临,哈萨克斯坦总统府就亮起了华丽的灯光,五颜六色的光芒,都快照亮半边天了。

跟着大使从豪华红旗轿车中走出来,李晨曦舒服的伸展了一下身体,并不是车内的条件差,而是这身才从裁缝店拿回来的晚礼服让他觉得有点别扭。李晨曦已经记不起来是哪次任务的时候穿得这么整齐过,好象这样的机会并不多,只是当时混进日本外交省的时候,大概才这么正经过吧!

跟着走出来的张鹏脸色更难看,李晨曦至少还能够适应这种上层社会的烦琐礼节,但是对这名特种兵来讲,他们更多的时候是在泥地里摸爬滚打,现在,张鹏恐怕更情愿去丛林里面执行站岗的任务,都不愿意被那一身裹得紧紧的礼服给缠住吧。

屠雯的样子稍微好点,毕竟做为女人,爱美是她的天性,而在一身盛装的打扮之下,屠雯也终于显出了一点女人本色,一种让所有男人见了都会眼前一亮的那种感觉。现在屠雯心里有点兴奋,其实更多的是得意,不但她没有想到自己打扮好了会这么漂亮,就连第一眼见到屠雯现在打扮的那三个大男人,都做出了很惊异的动作,李晨曦是摇摇头走开了,大概他也没想到在自己身边竟然还有个大美女没有被他开发出来。而张鹏是捂着嘴跑开了,大概他也不相信这是一个在战场上杀人不眨眼的钢铁战士吧。只有司马亮留了下来,评点了一番,淡然多数都是赞美褒扬之词,只是很少的说了一些让屠雯不那么高兴的话。

最后一个走下车的司马亮,作为一名心理学博士,司马亮对衣着很有讲究,所以,在他们四人当中,大概现在就他的表现最为得体吧,一副金丝边眼镜,配上一身素黑的晚礼服,正个人都显得那么的有气质,高贵的外表,文静的面孔,让人不能怀疑他不是上层社会的大人物。

但是,当他们四人一踏上了总统府前面的台阶时,就连最不适应这种环境的张鹏都变得很沉着了,敌人就在里面,而且他们的任务就要从这里开始了。

宴会非常盛大,毕竟这是一个国家的元首为来之四方的朋友举办的盛会,是哈国向世界展示他的一个机会,而且招待的可都是世界上的名流富豪,即使是最低级的,也是世界前500强企业的主要管理人员,如果做得太差的话,那就丢了整个国家的脸。

宴会上,李晨曦的表演非常到位,按照这个外经茂一名副部长的假身份特点,他做得有点官场人物的那种高傲,但是在遇到比自己地位更高的人时,又显得有点卑微,当然,这都很不明显,只是让对方隐约的感觉到他的态度就好了。

在假身份中,屠雯是李晨曦的妻子,所以一直陪在李晨曦的身边。而她扮演的这位女经济学家也非常到位。因为在宴会上是不可能过多的谈论业务上的事情,所以屠雯也只是做到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应酬就够了,她那并不多的经济学知识也算是够用了,至少不会穿帮吧。

张鹏因为性格的原因,在他这个身份中,他是一名地方省级官员,而且是通过裙带以及一些不明的关系爬上去的,属于政治爆发户那样的人物,所以他就显得粗鲁了许多,给人一种并不是那么舒服的感觉。这也正好适合了他现在的心情,不然真要他扮演一个文质彬彬的官员,恐怕杀了他都做不到。

司马亮就不同了,他的假身份是一位教育部的高级官员,属于技术型的那种人物,虽然这与他心理学的博士学位不大配对,但是也算是够用了,而且他那稳重与智慧的外表,让他当即就赢得了很多人的好感,如果不是特意介绍的话,恐怕别人都会以为他才是这四人中的核心人物,而忽视了李晨曦。

“啊,李总,好久没见,想不到你也来了!”一看到李明翰,李晨曦就笑着走了过去,这是他们约定好的见面方式,到了李明翰身边,李晨曦又小声道,“都准备好了?”

“呵呵,李部长,真高兴在这还能见到你!”李明翰如同很久没见面的老朋友一样,握住了李晨曦的手,小声道,“都搞好了,一切都很顺利!”

“呵呵,是啊,这次我是到哈国来办理一些政府投资方面的事情的,想不到会凑巧碰上这么盛大的宴会!”李晨曦故意将声音提高了一点,因为两名科克将军的亲信就在他们旁边不远的地方,这话是说给他们听的。

“呵呵,那你这次可真是赚到了!”李明翰把李晨曦向那两名科克将军的亲信那边拉了两步,“这次你们的事情搞得怎么样,是不是又‘赚’了不少啊?”

这话说得很隐晦,但是李晨曦视线的余光看到了那两名哈国政府的官员神色明显变了一下,即使很快又恢复了常态,但是这却足以说明他们正在偷听这边的谈话了。

“那里的话!”李晨曦心里笑了起来,真是一丘之貉,“这只是小买卖,还是与你们的合作赚得多啊。对了,怎么没看到黄大老板,他最近很忙吗?我都好久没有去拜会他了,以后有空了,一定登门拜访!”

“呵呵,李部长的心意我会帮你转达的,而我们也期待着李部长的到来,相信我们黄总会很高兴见到你的!”李明翰这话一说,显然就让李晨曦的身份高了一层,能够与黄龙飞有这等关系的人,那肯定不简单了。

“那就太谢谢了!”李晨曦一笑,看到那两人已经走开了,就将李明翰稍微拉近了点,“知道科克将军在哪吗?”

“我们的人已经去查了,马上就有消息,现在先等一下!”李明翰点了点头,正好看到夏炎向自己走了过来,就向李晨曦示意那就是他安排的人。

夏炎就看到李晨曦他们四人,愣了一下,对于这些从国内来的大人物,他肯定是留了心的,所以一下见到李晨曦与李明翰这么亲切的在一起,有点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老夏,来我给你介绍一下,相信这位李部长你早就知道了吧?”李明翰说着,给夏炎使了个眼神,夏炎一下就明白过来了,接着李明翰将这位地区总经理介绍给了李晨曦。

“呵呵。李部长的大名早就有所闻啊,今天能够得见,真是幸会!”夏炎对笼络政府官员很有一套,因为他以前就是政府官员,能够很准确的把握这些官员的心理活动。与李晨曦寒蝉完了之后,他才在李明翰耳边小声的说了两句。

“恩,好,那我马上去!”李明翰点了点头,刚要走,好象突然想到李晨曦还在那一样,转过身来,“李部长,我现在去见我们这里的一个合作伙伴,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去?”

夏炎惊讶的看了李明翰一眼,这种私人会晤,再邀请别的人,就有点不那么正常了,所以一时搞不懂李明翰到底耍的什么花样。

李晨曦也马上注意到了夏炎眼神中的那一丝怀疑,但是见到夏炎并没有说出来。这才稍微放心了一点。这是他们整个计划中最薄弱的一环,为了保险,他们并没有将李晨曦四人的真实身份告诉夏炎,如果这时候被夏炎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来,难免今后不会出问题。

“这……”李晨曦为了保险,并没有按照他们说好的办法,马上答应下来,“不太好吧?”

“呵呵,李部长,你这就见外了!”李明翰心里一奇怪,也就明白了过来,显得更热情了,“我们都是朋友,多认识几个朋友有什么不好呢?而且我相信科克将军也不会介意的,老夏,你说是不是?”

“呵呵,当然不会,当然不会!”夏炎这下就没有什么好疑惑的,想到他们之间的这层非同一般的关系,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反对的意见。

“那好吧!”李晨曦做得有点尴尬的接受了这个提议,“既然李总都盛情邀请了,我再客气的话,那就不好了,我们走吧!”

李明翰点了点头,让夏炎在前面带路,然后陪着李晨曦向科克将军的那间单独的休息室走去。直到现在,他们的行动还没有出现什么问题,这让李晨曦有种能够把握住事情发展的感觉,对后面的行动也充满了信心。


夜色下,一队人迅速的在月光下移动着,远远看去,就像是时隐时现的山豹一样,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更为这平静的夜晚添上了一份危险的气氛,当然并没有人会有幸看到这一幕,因为这附近不要说人,恐怕连晚上出来觅食的野兽都没有几只。

童志文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战位,并且迅速的隐蔽了下来,而与他合作的王申达也迅速的在他旁边五米的地方做好了战斗准备。

“目标已经出现,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听我指挥!”

炎胜虎的声音很沉着,但是也很冷酷,似乎这次的行动不仅仅是任务那么简单,这也直接带动起了所有队员的心理状态,确实,这次他们的任务不仅仅是一次任务那么简单!

童志文以最快的速度做好了战斗装备,突击步枪被放到了左边的土丘后面,保险已经解开,随时可以使用。而狙击步枪被他小心的从背上取了下来,检查了一下装了8发穿甲弹的弹夹之后,在调整好瞄准镜的修正数据,迅速的将第一发子弹推上了枪膛,拉上机柄,解开扳机保险,射击的准备工作就做好了。

这时候,前面山谷中出现了一队骑着马或者是驴子的商队,虽然距离在1000米左右,但是皎洁的月光却将这些人照得分外分明。即使对方没有怎么注意到周围的危险,但是在这个深更半夜还赶路的人,那就绝对不是商队,而是有着特殊目的的队伍吧!

“开始分配目标,准备战斗!”

炎胜虎的话一落音,童志文就在自己的战术电脑上得到了他对付的目标数据。这是才装备特种部队的战地通信系统,采用的超短波调频通信技术,能够有效的躲过敌人的无线电侦察设备的监视,同时为基层部队之间的通信提供一个最安全的条件。

童志文甚至不需要高倍率望远镜,仅仅通过12×50的瞄准镜,就能够观察清楚目标了,甚至连目标身上背的那把AK-74的具体型号都能够辨认出来。

手指在扳机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然后压在了扳机上,童志文先预加了3公斤的压力,等下只要稍微再用点力,就能够击发枪弹,消灭掉他的目标。

“全体注意,三秒开火!”

炎胜虎的声音很急促,显然他已经屏住了呼吸,只是他并不是射手,而是作为指挥人员在控制大家的行动吧。

童志文在心里默默的数了三下,然后毫不迟疑的压下了扳机,在枪声还没有停止下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瞄准竟里看到目标被打成了两半,子弹是从胸部射入的,在14.5毫米脱壳穿甲弹的打击下,就算是任何的防弹衣都起不到防护作用,反而会因为扰乱了子弹的弹道,制造了大量的碎片,加重伤亡。但是这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一个被截成两半的人,是没有必要在乎伤重还是伤轻的。

几乎就在童志文射击的同时,另外的队员也开火了,其中还有人用上了拽光弹,一条明亮的弹道连接着枪口与最后的命中点,当枪声的回音在山谷中消失的时候,那支奇怪的队伍中,已经没有人能够站起来了。

“搜索前进,确认目标!”

炎胜虎的话一落音,童志文就看到他从隐蔽点跃了起来,猫着腰向前冲去。

二十多人的小队摸索前进着,出了要提防可能还隐蔽着的敌人之外,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危险了,而被攻击的对象,出了那名重要的人物之外,别的都已经到他们的真主阿拉那里去报道了。

童志文背好狙击步枪,端上准备好的突击步枪时,长长的出了口气,将这段时间一直压在心底的那点恶气给发泄了出来,整个人都觉得轻松多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