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十四章 银行(上)

angryfox 收藏 4 64
导读: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十四章 银行(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6/


入夏的泉州,由于地处沿海,虽然白天艳阳高照,夜晚却凉风习习。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路人依旧可以看到泉厦行政长官公署二楼东边把头办公室的灯依旧亮着,叶江明正伏在桌案上聚精会神的批阅着公文,一个二十多岁左右的年轻人急匆匆地推开叶江明办公室的大门,叶江明抬起头来,温和的笑道

“是小潘啊,什么事。“

来人是民自盟内负责对外联络和延揽人才的潘汉NIAN,因为小叶江明几岁,叶江明平常都亲切地称他为小潘。叶江明本身年龄只比潘汉NIAN大几岁,不过自与潘汉NIAN认识以来,已经成为潘汉NIAN心目中的偶像,因此他对叶江明极为恭敬

“叶长官,这里是我们搜集的几位上海银行界知名人物的情况。不过他们大多都拥有自己的银行,自国民革命军北伐以来,和国民政府走得都比较近,比如先生提起的张嘉璈现在上海和国民政府都是如日中天的人物,恐怕不是轻易能说动的。“

潘汉NIAN所说的是叶江明前几天布置给潘汉NIAN的一项任务,让他从上海银行界物色一个熟悉银行业务的人才,为兴办泉厦自己的银行做准备。叶江明接过潘汉NIAN整理的材料,仔细翻阅起来,头一个便是中国银行界最为著名的人物张嘉璈。他当时担任中国银行总经理,正是蒋介石和宋子文的红人。北伐军攻占上海以后,蒋介石一系列的金融借款背后都有张嘉璈的支持,他熟悉银行间的业务与银行的国际业务,本来是叶江明心目中最理想的人选。按照目前张嘉璈的身份,叶江明再怎么盛情邀请,张嘉璈是不可能加盟泉厦的。要是使用特殊手段勉强让张嘉璈加盟也太过引人注目,会给泉厦带来不好的影响。银行是泉厦未来的经济命脉,掌舵人应通晓银行业务,在政治观点上也要与民自盟接近方为最佳,否则银行高层将泉厦的经济活动,报告中央国民政府,那就是灭顶之灾。在叶氏集团内部,汉瑟是最好的人选,眼下太平洋矿产资源还需要汉瑟奔波,位置不能动,才让叶江明动了从上海请一位银行家来的念头。一瞬间,叶江明在心中已经纠正了自己原来的设想,再往下看,是交通银行董事长钱新之,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总经理陈光甫,浙江实业银行总经理李铭,金城银行总经理周作民,盐业银行总经理吴鼎昌,中南银行总经理胡笔江这些人无一不与国民政府交好,自诩为蒋介石的亲信。直到翻到最后一页,叶江明的目光逐渐停住了,沉吟半晌之后对潘汉NIAN说道,

“这些人中,只有这个浙江兴业银行的叶景葵最近情况不佳,与中央国民政府多有抵触,政治观点上也不赞同蒋介石,最有可能成为我们的突破口。我看就以这个叶景葵为我们争取的对象吧。“

“不过,根据我的调查,这几年浙江兴业银行逐渐衰落,不复昔日的盛况与叶景葵的管理很有关系。从经营风格来讲,这几年浙江兴业银行稳妥有余,开拓不足,一味追求“不贪大利而冒进,务求小利而渐近”,不像其他一些商业银行灵活机动,这种保守的经营方法往往贻误良机。另外,浙江兴业银行的总办事处管理体制始终没有变革,束缚了全行业务的进—步拓展。特别是在竞争日趋激烈的环境下,董事长权力长期过于集中,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总经理的创新精神,引起决策层相互矛盾,不能提高重大事务处理上的工作效率,因而落后于时代的发展。当然,叶景葵是上海滩唯一一个不依附蒋介石的银行家,这也是浙江兴业银行这两年衰落的一个主要原因。“

“就目前而言,我们在泉厦初创银行,也需要一个作风稳健的银行老手把把舵。国际经济局势今年将发生巨变,稳健可能就是我们制胜的法宝,我看了资料,叶景葵的另一个擅长就是支持民族工业,这与我们泉厦的发展思路很吻合。泉厦不同于上海,在上海金融投机之风盛行,金融投机是银行的重要业务,在泉厦银行的首要任务实为泉厦的企业服务。当然这间银行以后要逐渐拓展国际金融市场,为我们在海外的工商业服务,要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完全可以为叶景葵配几个懂得国际金融,具有开拓精神的人才做叶景葵的副手,这是后话,第一步首先要先把银行开起来。“

“说到其他人都没有什么把握,不过叶景葵我倒有七成的把握。一是他和蒋介石以及国民政府的关系很不好,因而这两年受到一些挫折,能够到泉厦开辟一番新天地,自然对叶景葵具有一定的吸引力。二是此老与刘鸿生交好,早年给了刘鸿生很大的帮助,刘鸿生最近在我们的帮助下,在泉州郊区新建了一座炼焦厂,原料煤炭是从太平洋矿产资源订购的,生产出来的焦炭专门为泉州的钢铁厂服务。这个炼焦厂,比原来的火柴厂规模要大多了,他对我们泉厦政府正是感激不尽,让他出面邀请叶景葵,肯定会竭尽全力。“

“难得你考虑这么周全,就由你牵头来做这件事情,让季方以我的名义给叶景葵写一封邀请信,说我拟出资五千万美元建立复兴银行,请他出马担任复兴银行总裁。至于刘鸿生方面我会安排人通知他,让他配合你。“

叶景葵今年虚岁已经五十有六,自从蒋介石强迫他给国民政府借款以来,他的气一直不顺。失去政府支持的浙江兴业银行也是惨淡经营,没有一点起色,他一直考虑辞去所有职务,避免政府因为他的缘故对浙江兴业银行另眼相看。所幸他的前半生艰难漂泊,养成了他迎难而上的意志,对眼前的困难始终抱着一种笑看风云的态度。叶景葵,出生于1874年8月29日,浙江杭州市人。他的曾祖叶庆喧,做过鄢陵县知县,著有《咏兰室诗文钞》,祖父叶尔安,官至商水县知县,署许州直隶州知州,件喜金石文字,著有《石墨证古》。父亲叶济,字作舟,清末任郑州直隶州知州,辛亥革命后为郑县知事,升任开封道尹。叶景葵是家中的长子,幼年在外祖父的塾堂求学,由于生性颖悟、读书勤敏,14岁时通晓《十三经》,16岁补县学生,举为秀才。1894年,叶景葵参加乡试,以第二名中举。但当年的中日甲午战争,华夏国败于日本,激起朝野强烈的变革要求,一批对西方比较了解的有识之士,倡导“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新学,寄希望于朝廷的励精图治,有所作为。然而人们一次次地失望了,叶景葵的心头笼罩着困惑与忧愁。1903年,叶景葵参加会试,终于金榜题名,高中进士,先后在湖南和东三省财政局任职。1907年,叶景葵离职,由于对政治感到厌倦,准备从事工商业,走实业救国的道路,恰巧,与浙江兴业银行在汉口分行经理项兰生相遇,他是叶景葵过去的同学,他乡久别重逢,相见更欢,得以与浙江兴业银行的许多高层熟悉。1907年10月间,为便利存放款业务的开展,浙江兴业银行与铁路公司进行分设。1908年,浙江兴业银行执行总理兼汉口分行总经理胡藻青苦于两行业务难以兼顾,屡次提出汉口分行总理另派人选。董事会研究后要胡导觅替人.乃邀请叶景葵出任此职。这样,叶景葵又成了浙江兴业银行汉口分行总理。1915年,浙江兴业银行实行大改组,把全行的行政和业务重心移到上海,改上海分行为本行(以后又称总行),改杭州总行为分行。在上海成立全行统一的董事会,实行董事长负责制,董事会下设总办事处,管理分支行的各项事务。叶景葵荣登董事长宝座,樊时勋、蒋抑卮为办事董事,胡藻青、王湘泉为董事。通过一番部署,浙江兴业银行的权力趋于集中,改变了以往“散漫无纪”的现象,面貌焕然—新。叶景葵还着手修改浙江兴业银行章程和储蓄规程,增设分支机构(包括附设货栈等),增加资本金,使全行实力得到加强,1917年资本收足100万元,到1920年猛增至250万元,进入鼎盛时期。1927年,蒋介石强行指派上海银钱两业分垫800万元盐业库券,其中浙江兴业银行被摊派40万元。叶景葵看不满蒋介石的强行指派,只认购25万元,惹怒了蒋介石,要把浙江兴业银行关门,后经多方劝说,叶景葵不得不认购40万元,此后因蒋介石对浙江兴业银行不满,业务日趋萎缩。

叶景葵平生酷爱藏书,受祖辈影响,于金石一学也有很深造诣,这两年浙江兴业银行业务开展不顺利,不少网点被裁撤。气闷之时,叶景葵就躲在书房之中,看书解忧,这一日叶景葵安排好行里事务早早回到家中,正在藏书楼中解闷,这时管家快步走进藏书阁,对叶景葵说道:

“老爷,门外有刘鸿生刘先生求见。“

“快请!这是贵客,让他在客厅等我,我换了衣服这就过去。“

叶景葵和刘鸿生最为交好,早年刘鸿生能够成为火柴大王,叶景葵的相助功不可没,这几年刘鸿生去泉厦发展,两个人的走动少了些,即使如此,叶景葵在礼节上也极为注意。叶景葵换了一身礼服,来到客厅,刘鸿生早已经在客厅就座了,身旁还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皮肤白净,身穿浅灰色西装,脚踏皮鞋,白衬衣领子下系着一条格子领带,一副入时的金丝眼镜架在高高的鼻梁上,双眼皮、两眼炯炯有神。

刘鸿生一看叶景葵进来,立刻站了起来

“揆初(叶景葵的字)公,多日不见,风采一如往昔。“

“哪里,哪里,哪里如你这个火柴大王啊,自去福建发展以后,一切都还好吧?“

“托揆初公的福,现下除了火柴、煤球之外,也开始经营些煤炭,炼焦的生意。“

“这些以前可都是洋人干的事情,看来你这个火柴大王的业务是大大发展了。“

“不瞒揆初公,现下泉厦乃是全国的经济热点,这些国民政府内部派系斗争,战争波及到了湖南、湖北、河南、山东、广西、广东、江西,只有福建是个宝地,免受战乱波及。此处有大量跨国巨头兴办的钢铁厂、化工厂、汽车制造厂,就工业水平,是全国首屈一指。航运也非常发达,泉厦的太平洋远洋运输公司,南洋的陈嘉庚先生参了股,由航运奇才卢作孚负责经营。轮船的吨位像滚雪球一样往上升,目前在泉州的企业,货物可以通过太平洋远洋运输公司销往东南亚、美国、欧洲和国内各地。在泉厦执政的叶先生是美国归来,曾经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创办的叶氏集团在美国是有名的大企业。据政府内的官员说,叶先生母亲祖籍泉州,临终前嘱托叶先生要为家乡多做点事。叶先生是个大孝子,头一年就免了农民的税,所有开支由他个人自掏腰包。这几年,叶先生在泉厦的投入可真是大手笔,每年用于泉厦基础设施和兴办工业的开支不下银元四万万元。这种自己掏腰包的地方官,想必全华夏国全世界也只有他一个人吧。他从美国回来,依着洋人的办法,对待工商业极为重视,对我们这些办实业的优待有加,我的好些发展都离不开他为我出谋划策。瞅着这个势头,现在泉厦除了金融方面以外,其他的都只在上海之上,不再上海之下啊!“

“我也听说此人是个奇才,很想见上一面,向他当面请教,只是他经常往返美国,行踪不定,一直没有成行。“

刘鸿生一看时机成熟,立刻开门见山

“揆初公,真是英雄识英雄,叶先生也想请揆初公到泉厦发展,这不他专门委派泉厦对外联络署的潘署长,来邀请揆初公。“

潘汉NIAN接住话道

“揆初公的大名,叶先生早有耳闻,目下泉厦正在大力发展经济,创华夏国模范城市。叶长官对于发展民族工商业,一直持鼓励的态度。他说,要加快发展我们民族的工商业,自然离不开金融的支持,泉厦现在虽有汇丰等几个银行,但都属于分行性质,还没有一个属于泉厦自己的总行。叶先生在全球医药市场独领风骚,近些年积攒下了一些钱,准备投资5000万美元创立泉厦自己的银行,为泉厦的工商业服务,这间银行取名为复兴银行,暗含希望中华民族复兴之意,特意邀请揆初公担任总裁,总管银行业务,不知道揆初公意下如何。这是叶先生的信,请揆初公过目。“

叶景葵接过信认真读了几遍,由于丝毫没有心理准备,有些没反应过来,嘴里喃喃说道

“此事太过突兀,老朽还想考虑一下。“

这时,刘鸿生劝道

“揆初公,叶先生与时下国民政府其他军阀不同,对于经济极为熟悉,在泉州时,还经常组织我们几个报纸上吹嘘搞实业的聚在一起讨论,他的观点新颖,立意高远,我们都以他的观点为学习和前进的指南,推崇备至。现下前往泉厦发展的几位实业界朋友都有很大的发展,浙兴虽为揆初公一生心血凝聚,奈何最近受政府影响,发展近于停滞,揆初公如能主政复兴,可得事业第二春天。“

潘汉NIAN也笑着说道

“叶先生之所以邀请揆初公加盟,实为揆初公一贯支持民族工商业发展所感动,在下听说浙兴与政府不和,可是若在泉厦则丝毫没有阻碍,揆初公正可以大展拳脚。“

这一时,叶景葵脑子中已经转了几遍,叶江明的言辞恳切,复兴银行资本金充足,泉厦工商业发展迅速,这些都是有利条件。不过浙兴是他一生心血凝结,此时若轻言放弃,确实心有不甘。

“揆初公若浙兴难以割舍,可仍保留浙兴董事长的职务,两头兼顾。“潘汉NIAN像是知道叶景葵心中在想些什么,建议道。

刘鸿生却插话道

“浙兴是揆初公的心血所在,难以割舍也是人之常情。不过揆初公因为借款一事得罪蒋介石,现下政府处处给浙兴穿小鞋,不如揆初公借此机会,避一避政府的风头,也可以使得浙兴得到喘息之机。“

刘鸿生是叶景葵老友,知道浙兴目前的处境,直言说了出来,叶景葵的眼角抽动了几下,像是在做很大的决心。停了大约十分钟,这期间,客厅里雅雀无声,只有墙壁上挂的摆钟有规律的发出摆动的声音,刘鸿生知道叶景葵已经到了决策的时候,不敢怠慢,从包里又拿出一封信,递给叶景葵,说道。

“揆初公,这是泉厦工商业知名者联名请揆初公接受叶先生邀请的恳请信,由陈嘉庚先生领衔签名。“

叶景葵却像已经拿定了主意,说道

“这信我也不用看了,你们的心意我都领了,叶先生至诚邀请,我也正想转换一下角色,我把这边的事情安排一下,就会离沪赴闽。“

潘汉NIAN这才松了一口气,知道这件事已经办成了,按照他们两个人事先的商量,刘鸿生说道

“我这几天要在上海处理一些事情,要耽搁一些时间,我就等揆初公一起回泉州。“

叶景葵知道刘鸿生的用意也不点破,心里却佩服叶江明的魅力,也产生了几分好奇,想真正见识一下这位传奇中的人物。

叶景葵接受了叶江明的邀请,第二天即召开浙江兴业银行董事会,宣布辞去董事长职务,改任普通董事,叶景葵一手培养的项书翔出任浙兴董事长,徐寄庼任总经理,徐新六任副总经理。此事一出,浙兴内部虽然感到突然,但也不是无法理解,这几年叶景葵与国民政府不和,业务呈现萎缩之态,这样的辞职很多人都认为对于致力浙兴二十余年的叶景葵或许更是一种解脱。

此后的几天,叶景葵通过银行界的好友网罗了几个熟悉业务的年轻人,随他一起去创办复兴银行,本来浙兴的中高层干部都是叶景葵着力培养,最为熟悉。但是叶景葵离任后,浙兴正处在多事之秋,若从中抽走骨干,叶景葵有些于心不忍,也怕担负落井下石的名声,所以浙兴的人员都不在叶景葵的考虑之列。好在他早年就主持浙兴,银行界人头很熟,要人并不是一件难事。两周之后,叶景葵带着七八个从上海各个银行招募来的精英和刘鸿生一起,乘坐轮船,离沪赴闽。这些人叶景葵好友推荐的骨干中,绝大多数年纪在三十岁左右,既有丰富的银行工作经验,又年富力强,正是干事业的时候。泉厦的崛起也就是这几年的时间,这些人多从报纸上了解泉厦的飞速发展,对于未来充满了憧憬,极其想干出一番事业来,故而一群人站在甲板之上指点着碧蓝的大海,抒发着胸中的意气。这些人的身后,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他也是受到叶景葵邀请去复兴银行创业众人之一,不过似乎与其他人并不合群,神情也十分平静,静静的看着大海,享受着海风的清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