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仲秋节的晚上,一家人心不焉地啃着月饼。月饼在嘴里搅拌着,味同嚼蜡。

爹只喝酒不食菜,两眼红红的,象一头饿极了的老狼。他心里难受。对酒,他本厌恶,没想到失去了女儿后竞迷恋上了。酒是个好东西,你对它亲,它对你更亲。只要你不负心,它就绝不背叛你。爹对它好倾心,见酒必贪,一贪必醉,醉成一摊烂泥,然而对女儿的思念直追不返。

娘啃了两口月饼,长叹一声,说:“唉!要是麦香妮子在家该多好。她的命真薄,谁知道她在哪里呢?”

小妹接一句:“俺姐呀……”也就没有了下文。

爹头一摆:“净说丧气话,大过节的……”便端起酒盅一饮而尽。又斟上,再喝时,门口站着了一个女人,下意识辩认,酒盅失手落地。

女儿!果然是女儿!一点也不假,是日思夜想的女儿!女儿瘦了……

他的眼眶里跑出了两颗热泪。

麦香默不作声地站着。

娘扑上去,小妹扑上去,抱作一团,放声大哭,哭声泣鬼神、动天地,铁石心肠的人也要陪泪。

足足哭了半个时辰,才各自抽搭着松开手。娘、小妹和爹谁也没有问麦香这几个月的去向,他们不忍心去戳她的伤疤。从她瘦脱得走了形的脸庞上就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她所受得磨难。如果说麦香上次和亲人团聚时她的脸庞还是一朵艳丽的鲜花,那么现在充其量是花而不鲜了。

她是一朵早萎的花。

麦香止住哽咽,问:“我失踪后,厂里有什么反应吗?明亮呢?他……”

父亲打断了她的话,说:“你还是不要问吧!”

“不!我要知道个究竟!”她执拗地说。

娘说:“就不要瞒哄孩子了,一五一十地告诉她吧。我们也放下个沉重的包袱。”

“那么急干啥?!等以后再说不行吗?!她受得了吗?!”爹的鼻腔里酸酸的。

“我受得了。您说吧爹,我不想等以后,不然我就憋闷死了,您快说吧爹!”

爹,好善良的爹。他避开了女儿的刚毅视线。断断续续地把她失踪后的事情讲了个大概。

1、厂里查帐,发现短款伍万壹仟捌佰贰拾陆元叁角肆分,得出结论她是畏罪潜逃。

2、明亮家认定她另有所爱,与人私奔了。于是明亮爹气势汹汹地带领族人来索要去了见面礼、定亲钱等折合成人民币肆仟陆佰肆拾贰元柒角伍分。

麦香七窍生烟,问:“明亮来要钱了吗?”

“没、没有。”娘回答。

麦香又问:“明亮现在有对象了吗?”

爹说:“结婚了。”

“结婚了?”麦香吃了一惊。“他和谁?”

小妹说:“你厂里的,叫李芳。”

“怎么?是她?麦香一阵心慌,但很快镇定了,艰难地一笑,说:“今日可是仲秋节呢,咱一家人应该高兴才对,我乱问什么,咱一家人应该喝个团圆酒。”


麦香向小妹讨要了纸和笔,将自己反锁在屋里,她木呆了好一阵子才伏案疾笔。她写得很快,字迹很凌乱,不过并不费力就能认得出来。

她说的似乎都写在了纸上。麦香的心里象被掏空了。可以瞑目了……

麦香从床下摸出一个酒瓶,酒瓶里装的是过年做豆腐剩下的卤水。这玩艺完全可以把自己平安地送到西天。杨白老喝的就是这玩艺……

可是,她举瓶到了半空,一串火花闪过脑际,她猛地掷瓶于地,自言自语:“不能死!我死也要死得清白!我没有贪污!我没有对明亮负心!我、我不能背这口黑锅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