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接《怀念战友——记遭遇的一场伏击战》1

http://bbs.tiexue.net/post_1821045_1.html

军车继续行进着……

道路出现了一个转弯,前面的几辆车已经转过了弯道,只剩下我们最后的几辆车慢慢地走着。

“小东北”大大咧咧地摸出了一包红塔山对身边的新兵说道:“来一根”!

新兵回答道:“我不会抽烟”。

“小东北”说道:X,不会抽烟算什么男人啊!

说完伸向我:“虎子,来一根”。然后又递向其他老兵。

我接过一根香烟叼在嘴上。看到“小东北”上下地摸着口袋,我站起身过去给他点着了香烟。“小东北”靠在车厢上深深地吸了一口。

我转身挪向自己的位置。

而就在我转身的一刹那,我的余光突然看到一束火光猛然冲向“小东北”身下的车厢。还来不及反应,只听到一声巨响,火光中我们的车厢被猛地掀离了地面,随后又重重地砸了下来。

我被狠狠地摔在车厢地板上,紧接着,一个人的身体重重地压在我的胸前。

我感觉到一阵巨大的眩晕。这时我才反映过来:

——是40火箭筒。我们遇到越南人的伏击了……

四周接连闪起火箭弹爆炸的火光。班长老牛弯着腰对我们挥着手,大叫着什么,但是我一点也听不见,耳朵里始终是巨大的嗡鸣,头很沉,反应也很迟钝。但我明白,老牛是让我们赶紧下车。

我推了推压在我身上的战友,但是他没有反应。我感觉到我的手上沾满了他的鲜血。我用力地推开他,这时我才发现压在我身上的是“小东北”——他已经没有了知觉,头上的血不停地涌出来。我想捂住他的伤口,这才发现他的整个后脑已经没有了,后背也是血肉模糊。我刚才给他点着的香烟还含在他的嘴里,但香烟已经被他的鲜血熄灭!——他已经死了!

我紧紧地搂着“小东北”的尸体,一时真的不知所措。

老牛狠狠地抓住我的衣领把我拖到车下,我的腿有点不听使唤,只能顺势倒在地上。身边不停地有兄弟倒下。车子也已经起火。

我趴在地上用力地摇了摇头,企图赶走头脑中那巨大的嗡鸣,并尽快地使自己保持清醒!但我感觉到我的脑浆似乎都在晃动,头疼的要命!

……

路右侧60—70米开外的灌木丛中不停地有子弹发射地焰火对着我们闪动。

而我身边,先下车的兄弟们已经在拼命的还击。

形式对我们非常的不利。

——我们前后的几辆军车也都被击中,军车燃烧的火光把我们的位置暴露无疑。而我们只能隐约看到对方枪口发出的火光!

我的视线有些模糊,脸上满是鲜血,说不清是我自己的还是“小东北”的。我用袖子狠狠地擦了擦脸,拉过我那支枪身上也沾满了鲜血的56冲,,对着树丛中闪动的火光处连连射击。

56冲锋枪在我手中不停地跳动着,弹壳不断地从枪里弹出,而枪身每跳动一次,都会震得我的脑袋一阵跳动着的疼痛。但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只知道绝不能停!

一个弹夹很快打空了。我用我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更换了一个新弹夹继续射击。

我渐渐地在恢复听觉。我能听到班长老牛在喊着什么,但是声音仿佛距离我非常非常地遥远。

第2 个弹夹打光了,我才完全恢复了听觉。我能感觉到子弹在我的四周划过。

副班长老陈卧在离我不远的地上操着一挺班用机枪压制着对方的火力。在我和他之间的是老根儿。

老牛一边射击一边不停地大声喊着:对着火光!对着火光!

就在这时,一颗子弹打中了老陈头部的钢盔,他的头猛地向后一仰,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就趴倒在机枪上!

“老陈”!

老根儿向老陈扑了过去。

我也向他们靠拢,并对着树丛狠狠地扣动着扳机。

机枪压制火力的停止,使得我身边的弟兄们不停地有人中弹倒下。子弹擦着我的身体打在身后的军车上。

我拼命地开枪掩护着我的兄弟!

老根儿突然放下老陈的尸体,抓起了机枪……“我操你姥姥”!……他一边射击一边站起身向对方扑去!

“老根儿,回来!”——班长老牛大声叫着。

但是刘中根的脚步并没有停止,并不停地扫射着。

突然,他的身体猛地一顿,但紧接着又向前冲去。

老根儿受伤了!


(未完,待续)

-----------------------------------------

下接《怀念战友——记遭遇的一场伏击战》3

http://bbs.tiexue.net/post_1821091_1.html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